第18章: 训话
修鱼笑2017-04-05 03:313,357

  第十八章:训话

  “爹,孩儿……”柳无极一副犹豫迟疑的样子,低着头,小声的说了这三个字,没有话了。

  “胡闹!”柳傅延突然把手中的毛笔重重的摔到桌子上,威严的冒出这两个字,双眼责备的盯着柳无极。

  柳无极低下头,再也不敢吭声了。

  “你参加了武状元后,就去谋个职位!”柳相用命令的语气直接吩咐。

  过了许久,柳相看了看柳无极,带着慈爱的语调说“你过了年就十八岁了,也该娶个媳妇来管一下你了。”柳相说话的时候,好像想到谁了,然后点点头。

  “爹,孩儿……还小!”柳无极有点惊愕的突然抬头,看到柳相的神情,一脸着急,急急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难道他怕柳相突然指个媳妇给他?看来也是哦,好像古代的婚姻,都是父母做主的。

  呵呵,是啊,在现代来说,这个年龄真的还小,还在学校里面念书呢,只是在古代来说,十六岁就成年了,他已经成年了两年了,也该去工作了,不能在家吃喝嫖赌浪费家里的钱了。

  娶个媳妇回来也好,有人管教一番,就不会想到到大街上去调戏人家女孩子了!

  柳相,做得好,我支持你。

  有工作,有老婆了,就什么都没问题了。

  要不然像他这样的人,没有事情做,经常在街上乱晃,晃多了,就会无事生非。

  比如像上次那样,居然和其他的人一起联合打赌来调戏我,幸亏我还是个好人来着,要是遇到个坏蛋,说不定会把他们几个人给杀了,真的是该好好管教一番了。

  特别像他们这样的富二代,要好好管教才行,柳相,看在你和老爸长得相似的份上,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

  “还小?”柳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看着柳无极,声音带着压力“为父像你那么大的时候都已经为朝廷做事了!”

  “……”柳无极没有说话,只好低下头。

  “就这样说定了,你这几天就好好练一下功夫,谋了职位马上给你娶媳妇。这段时间,你也别再出去了,省得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闹事。”柳相说完,挥一挥手,示意柳无极出去了。

  柳无极哭丧着一张脸,带着郁闷的表情看了一眼柳相,但是柳相一副再也不理会他的样子,坐在椅子上认真的写东西了,柳无极只能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看着柳无极的背影,我抿嘴笑了。

  如果有柳相和他在一起,我当然是站在柳相这边了。

  看到柳相的那种气势来折服他的儿子,感觉就是我爸爸也有那种气势一样,我喜欢我父亲压倒别人的感觉。

  柳无极走后,我就静静的看着柳相写东西,看着看着,我发现柳相有一个习惯,思考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摸一摸自己的下巴;这个动作和父亲一样耶,父亲如果在想问题的时候,他也会不自觉的摸自己的下巴。

  我沉浸在上辈子和父亲相处的点点滴滴里……

  柳相一直呆在书房里面,写了一个下午,我也在他的对面站着看他,看了一个下午。

  站到我的脚都累了,柳相还没有停下来,我故意趁有点风吹进窗户的时候,把书架上的几张纸张吹落到地上,提现他该休息了。

  但是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事情,全神贯注在手中的毛笔上。

  一旦投入工作了,就那么入迷了,周围什么事情都没注意,和父亲一样。

  我走过去看了一下,原来他在写一些有关于举办武状元的等事情,我对这个东西没多大的兴趣,于是觉得无聊了就又回自己的小院子睡觉去了。

  对于今天见到柳相,我感到满足,也感到难过。

  我满足是因为我看到了和父亲一模一样的人,聊以安慰自己思念父亲的心情;难过的是,父亲在现代,我在这个世界,我想尽孝,却没有办法对父亲尽孝……

  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

  哎……

  突然想到了墨炫说到的色舞,他好像有不一样的能力吧?

  我记得我被抓进井里的时候,那时候我虽然觉得惊慌失措,双手到处乱抓,现在回想起来,我没有睡觉之前,感觉周围的环境都十分的宽敞了,试想想看,但是我都那么挣扎,周围却没有碰到任何井边的东西,说明我一被色舞拉进去的时候,已经转移了地点了。

  如果,可以转移地点,那么估计改造一下说不定可以转移空间呢?如果转移空间掌握得好的话,说不定能回到现代呢?

  想到这里,我马上跳了起来。

  好,现在马上找找色舞,去了解情况。

  就算是0.001(百分号)的可能,我都想去试试。

  不过,色舞,怎么找他?跟他又不熟。

  恩,墨炫不是说是他的侄子吗?我找墨炫吧,估计他会知道怎么找他了。

  摸了摸好像用黑色的玉石制作而成的笛子,墨炫,这个东西,貌似很贵重的样子呢,你居然拿来给我当哨子……难道你是有钱人?不,是很多法宝的妖精?

  我把笛子放到了嘴边,吹了起来……

  “嘟嘟嘟……”哎,水平太差了,吹笛子,居然和吹哨子没啥两样,估计古今中外,唯一一个能把笛子的声音吹成哨子的声音,只有我白念蝶一个人了。

  吹完之后,我就躺在床上等待,至于等待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我在想,也许墨炫会突然出现,他出现了会做什么呢?也许他在很远的地方呢?听不到我的笛声呢?该怎么办?

  如果墨炫不知道怎么联系色舞呢?如果墨炫知道我是穿越而来的话,他会不会帮助我啊?

  贸贸然的找墨炫就是为了找色舞?

  墨炫对我的态度很奇怪,他为什么无缘无故对我那么好?难道我这个身体原来和他有什么关联?难道是邻居关系?

  如果是邻居的话,他应该知道,内在已经换了个人了,他怎么还和我套近乎呢?

  难道他有什么目的性?他有什么目的?

  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我自己做事,感觉没有条理性,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我站了起来,这个问题,的确该好好想想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

  居然有人敲门?来找我的就两个人,一个是阿花,找我霉气,另一个是陈妍,找我聊天,关心一下我。

  如果是阿花直接来找我的话,老远就听到她声音,然后一脚把门给踹开的。

  如此是陈妍的话,她会在外面轻轻叫一声我,再敲门的。

  难道是墨炫?他那么快就来了?

  好像正印证我的话一样,一阵淡淡的鸢尾草的香味飘了进来,同时,墨炫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小念,你找我?”

  “小炫,进来吧!对,我找你!”

  墨炫这家伙,连门都没有开,直接就那样穿门而进,一脸笑意的在我面前。

  一看到他那张俊美的脸蛋,我刚才怀疑他对我有什么目的的念头就被我丢到天边去了。

  哎,美色害人不浅啊。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墨炫一脸关心的问我。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踩了一脚他,把他当成色舞对待了,忘记道歉了。

  “对不起,昨天晚上踩了你一脚,还痛吗?”我看了看他的脚,真诚的向他道歉。

  墨炫的嘴角抽了一下“没事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你现在才提起?”

  “我……我现在才想到嘛,我想到了就向你道歉啊!”我也觉得自己说话太不符合时间地点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难道这是因为我很少和人交往的原因?

  哎,我和人交往的对象就仅仅限于两个,一个是老爸白振明,一个是杨晨。

  其他人很少和我交流的。

  杨晨有时候都说我,有时候我的想法太奇怪,问出的问题,说出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好了!逗你玩呢,看你急得!”墨炫一脸灿烂,带着明显的看戏成分。

  好吧,逗我玩的……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墨炫,你知道怎么联系色舞吗?”我问。

  “你想联系他?”墨炫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快,但是太快了,害得我以为自己看错了。

  “恩!”我点点头,继续想着如果他会转移空间的可能性“不知道色舞有什么能力?”

  “他有什么能力?”墨炫不以为然,似乎对色舞没多大的好感:“他除了胡闹之外还能做什么?”

  “不对啊!”我思索着哪天被色舞搂着的情形:“我记得那一天,他抱着我的时候,是从宰相府飞到山上……”汗个,我还不知道我的洞穴所在的山上叫什么名字呢。

  “他抱着你?”墨炫声音突然变冷,语言中包含着怒气问我。

  我超级无语,墨炫怎么听我说话总是抓不住重点的?

  还是我不怎么会说话,总是说不到重点上?我的重点不是这个问题,我的重点是色舞能空间的飞跃。

  本来我不想回答的,但是看到墨炫有点发怒的情况,我总觉得有点害怕“他突然把我拉进井里面,我吓晕了!”

  好像那时候我虽然被吓到了,只是叫了一声而已,没有被吓晕的啊,我明明记得了,后来我怎么晕过去了?

  或许,我真的是被吓晕了吧,我自己都不太清楚了,反正就是那段时间我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