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墨笛
修鱼笑2017-04-05 03:313,307

  第十七章:墨笛

  好了,误会解开了,我突然觉得这古代的空气真是清新啊。

  正在进宰相府里面去。

  “你就这样进去?不要化一下妆?”墨炫指了指我的左脸。

  好吧,我差点忘记了,被那个色舞抱住的时候,他还摸了摸我的脸,估计他破了我的法术了,不知道他怎么破的。

  我马上化成左脸有黑色胎记的小丫鬟,放心,我前面的墨炫是隐身的,我也是隐身的。

  我从洞穴哪里赶来的时候,是隐身赶来的,能不隐身吗?我大白天的,在天空飞来,不隐身人家会以为我是鬼呢,一身白,吓死人多不好。

  虽然我不知道妖怪吓死人,算不算在我的头上,但是佛家有云: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为了我的修行,还是多做善事吧。

  刚要走进去的时候,我回头问了一句墨炫“小炫,要是想找你,去哪里找?”

  “要是想找我,就吹这个吧!”墨炫微微一笑,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根黑色的笛子,递给了我。

  我非常沉重的接了过来,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双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笛子,天啊,我不会吹笛子啊,上辈子,我对音乐没有任何兴趣,五音不全啊。

  我该怎么吹啊?

  反正他说吹就行了,我乱吹还不行吗?我就是吹了估计就能找到他了吧?

  我回到我的小房间里,就是那个小院子的柴房,床上居然有一个躺在床上的小丫头,我定眼一看,是有人用一根树枝变的。

  我一走进,那个人就变成一根树枝,时效过了吗?还是人家把法术撤销了?

  我拿起那根树枝看了看,是谁帮我掩饰呢?是墨炫吗?

  想到墨炫,摸了摸插在腰间的黑色笛子,这?算不算是墨炫送给我的礼物?

  嘻……我甜甜一笑。

  我的工作就是天天在小院子里劈柴,还有就是砍柴。

  每天都有人定时的送货上门,直接挑到这里,让我一个人劈柴,刚开始两天,我还非常有干劲的用法术把任务完成。

  到了第三天,我觉得没劲了。

  我以为色舞会来找我算账,居然没有来。

  难道我的这辈子就委屈在这里劈柴了?

  我来到宰相府的目标是什么?是贴近我们亲爱的宰相大人啊。

  可是我现在在做什么啊?劈柴?天天对着这些死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可不想继续上辈子的那种生活,那种生活过怕了。

  虽然我怕国师大人,但是,我不害人啊,我躲着他还不行?只要我一看到他,我就溜走,行不?

  再说,国师大人应该没空来宰相府里面晃荡吧?

  用一颗鳞片,变成了丑八怪丫环的模样,在床上睡觉。

  于是我就在宰相府里面隐身游荡,希望能撞见宰相大人。

  先去宰相大人的书房,不见人,去了他的房间,也不见人。估计在外面公干没有回来吧。

  于是就到处溜达。

  咦,在前面的那个书房里面的人不就是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柳无极吗?

  他在画什么?

  我飘过去一看,居然在画一个清纯飘逸的女子,只是这个女子没有五官,他到底在画什么啊?

  柳无极就是对着那女子发呆。

  我看了看他笔下的水墨画,天才啊,年纪轻轻的,画风就那么好了,再老一点就不得了,只是他为啥不把里面的女子画完呢?

  柳无极好像突然回过神来,拿起手中的笔往眼睛的方向送,打算下笔了。

  我飘了过去,打算看看他画的是谁呢?人的好奇心是有的嘛。

  纸上的人,看身材和衣服配件是女子的,高挑的身材,优美的身段,整幅画看起来特别的唯美,柳无极画这个女子的时候,一定饱含着深深的感情,要不然,我就是看到发梢,都显现出无限美的遐想。

  要是他画完的话,纸上的人一定是美如天仙了。

  可惜柳无极的笔就要碰到纸张的时候,他顿住了,双眼就盯着纸上的人,眉头微微一皱,摇了摇头,又把笔收了回去,放下了毛笔,看着没有五官的女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柳无极,真奇怪啊!不知道他在纠结点什么?

  也许是因为他功夫不到家吧,不敢画这人的五官,一画了就把这幅画给破坏掉了。我撇撇嘴。

  想到他调戏我的事情,虽然最后还是搞笑结局了,那是建立在我的“功夫”极高的天赋上,如果我是普通女子,不就是白白被他调戏了?

  这样说来,柳无极啊柳无极,你做人不厚道啊。

  你调戏我,不如让我戏弄一下你?

  那样咱们就扯平了。

  哦,好像上次我把他身上的银票和银子都拿走了,恩,那个算是他借给我的钱好了,下次我妙手空空,再还给他好了。

  于是我钻进画里面,看着前面的柳无极,带着微微的笑容,我在画上,慢慢的把五官显现出来了。

  柳无极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一直盯着我看。

  我于是加大了深度,把嘴角往上扬,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柳无极眼睛里带着惊讶,他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闭起来,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

  这次我的眼角上扬,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

  柳无极的双眸带着惊骇,嘴巴张得大大的。

  “啪!”的一声,柳无极慌张之极的一把把桌子推到一边,自己的椅子往后倒去,他摔到了地上。

  看来,我是吓到他了。

  趁他摔倒,我从画里面跑了出来。

  柳无极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马上扑到桌子前面,双眼紧紧的盯着桌子前面的画,此时画中的女子依然没有五官。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说:“原来是我看得眼花了!”然后摆好桌子和椅子,再次坐了上去。

  只是这次我总觉得他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好像是惆怅吧?

  “咚咚咚!”有人敲门声,把散发在空气中的氛围给打碎了。

  柳无极马上把桌子上的画卷起来,一边卷一边有点慌张的问“谁?”

  “三少爷,老爷叫您到他书房去!”门外传来一个听起来像下人或者书童的声音。

  “哦!我马上来!”柳无极应了一声,匆匆忙忙的就把卷起来的画卷塞到书房的枕头底下。

  我不是说想找柳宰相的吗?难道是柳相回来了?我也跟着柳无极一起去吧。

  于是,我就在柳无极后面飘去。

  柳无极在柳相的书房门口敲了一下门“爹,无极来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我非常熟悉的声音,一听到这声音,我就异常激动,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情绪,扭头看了一眼无极,这家伙,居然跟我一样,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推门进去。

  呵呵,搞笑了,这个柳无极见老爹还那么紧张,好像在见大人物一般?

  看着门就要被柳无极顺手关上,我马上打断自己的念头,一个闪身,进去了。

  “爹!”无极恭恭敬敬的站好,一副低头认错的神情。

  “无极,武状元大会即将开始了,你也去参加吧!”柳相没有看无极,只是坐在桌子后面,一边写东西,一边随意的说。

  他一回来就开始忙了吗?

  当宰相也许是很忙的一个人吧。至少一个国家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是要他来处理的,能不忙吗?

  而我,静静的呆在柳无极旁边,看着坐在那里的柳相,真的很像父亲。

  看着眼前这个相像的人,我感觉又回到现代了。

  父亲会在杨晨放假的时候,到医院来陪我,很多时候,他都会带来工作到医院里来做,他认真做起事情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丝不苟,全神贯注在事业上,而我,总会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我唯一的亲人。

  而如今,我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桌子后面的柳相,感觉我和父亲没有分开,依然在一起,好像亲人就在身边的感觉。

  那种浓浓的亲情在我旁边围绕着我,这样的感觉真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真的不后悔进入宰相府里面当个丫环,如果我不进来,我就没有机会看到他了。

  就算要我一辈子呆在宰相府里面做什么劈柴的活儿,我也愿意,只要能呆在他的身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就行。

  有一种亲情,一种爱,已经深入骨髓。

  从我查出有病的那一刻起,我和父亲的亲情就更近一层了。父亲经常熬汤给我,一口一口的喂我,我为了让父亲不那么难过,经常忍着难受,在他面前笑……

  他知道我的情况,我也知道他的情况,他经常说起他的同事,他的工作,就是为了不让我那么闷。

  我也经常和他说在电视上看到的事情,还有就是电脑里遇到的朋友搞笑的事情和他分享。

  看着前面的不拘言笑的柳相,和父亲苍白的两鬓的形象重合在一起,我的眼睛,湿润了。

  “爹,孩儿……”柳无极一副犹豫迟疑的样子,低着头,小声的说了这三个字,没有话了。

  “胡闹!”柳傅延突然把手中的毛笔重重的摔到桌子上,威严的冒出这两个字,双眼责备的盯着柳无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