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调戏
修鱼笑2017-04-05 03:313,272

  第六章:调戏

  变回我自己的模样,从后门溜走,我打算去找点京都的小吃来尝尝。

  上辈子,因为疾病的原因,我很多东西不能吃,而现在,没有这个忧虑了,什么都可以吃了,不如大吃特吃?

  如果不那样做的话,哪里对得起自己的胃?

  一走出小路口,我就发觉周围的人的眼光,目光如炬般盯着我。

  哈哈,这种感觉就是明星的感觉吗?

  这种感觉真好,不错。

  我这样想着,为了行动符合我自己的人物形象,我把刚学来的那招走碎步的方式,运用在这里。

  走过一堆看起来是京都公子哥的男子之间,我分明的听到他们倒吸一口气的赞美声。

  我心中暗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情,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太好了,我因为太美了,所以周围的人都被我倾倒了。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也许你会说我臭屁,为啥那么执着于美貌?

  说实话的,我从十多岁开始,一直用药,药里面有激素,害得我浮肿到十六岁,我死的那一刻。

  看起来我就是一难看的肥女,有谁会喜欢我?多喜欢我一点?

  除了我的父亲喜欢我,没有人喜欢我。

  而杨晨,也是因为要一直照顾我,和我混久了,才和我成为朋友的。

  我的主治医生,护士,家教的老师等等,只要是男的,看都不会多看我两眼。

  就算我很聪明,念书念得非常好,毛笔字写得很好,画画也画得很好,人家一看到我的脸和我的身材,就不想再理会我了。

  所以,我特别在乎人家欣赏我的眼光。

  哎,早知道能用银子入宰相府,我直接就变个美貌的小姑娘,砸一点银子给那个陈管事了。

  看,现在我要一直顶着个黑色胎记做人,郁闷啊。

  幸亏,我还可以出来外面游荡,到外面来呼吸新鲜空气,要不然,就憋坏了。

  正好看到旁边的大婶是在卖吃的,我看了看她手中弄的东西,也不懂是什么来着,只是黄色的,细细的东西在碗里,看起来像糍粑,又没有任何的东西,闻起来有一股蛋糕似的香味。

  而坐在摊位上面的那些顾客,吃得真香。

  我不由得食指大动。

  “这个怎么卖?”我指着摆在哪里的东西问大婶。

  本来想叫大婶,或者叫阿姨的,其实对这些人的称呼我不怎么懂得,所以我就直接问,没有称呼。

  想了一下,估计叫大娘的吧。

  “姑娘,这个两文钱一碗!要不要来一碗,清甜可口的鸡蛋糕!”大婶非常热情的向我打招呼。

  我吞了一下口水,试试吧,刚想说“来一碗!”就被人打断了。

  “啪!”的一声,突然一把白色的扇子把我的视线挡住了。

  “小娘子,你想吃鸡蛋糕啊!”一个穿着墨色的锦衣男子嘴巴笑得弯弯的看到我的眼神从扇子上转移到他身上。

  我看到他旁边三个偷偷笑的和他一样的锦衣男子。

  这四个人长得还不错,大概十八九岁左右,端正的脸庞,有点像电视上的那几个棒棒糖的男生。

  我心里一乐,双眼马上发亮了,难道,这就是小说中,电视上演的浮夸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情节?

  太好了,居然让我给遇到了,感谢上苍啊,而且调戏我的这几个男生还长得不赖,从了他吧。

  其实,如果是我在没有遇到柳傅延之前的话,我绝对是没有现在这个乐趣来玩这些的,也许因为有了柳傅延的存在,所以我就有了归属感,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兴趣了吧?

  或许吧,杨晨都说我这个人很幽默很乐观,就是长得太……了点。

  大婶一看到这样的架势,一直对我使眼色,她那个眼色是什么意思我看不太懂,估计她知道这一行人是什么人吧,想提醒我,也是个善良的人啊。

  不过,我是谁?我是白念蝶,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念蝶呢。

  这样的桥段,我求之不得呢。

  “这位公子!”是叫公子合适还是叫兄台合适?或者叫官人?不管了,还是叫公子吧。

  “你想请我吃鸡蛋糕啊?”我装作一副天真年少无知的可爱样子,哎没有镜子啊,还不知道我装得像不像。

  墨色锦衣男子愣了一下,估计我没有按照他的剧情走,对他没有害怕还一脸期待的问他。

  稍微愣一下的还有他身后的三个锦衣男子,他们三个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小娘子!只要你跟爷走,想吃什么,爷都请你吃!”墨色锦衣轻佻的说话的同时,并把扇子点在我下巴上,还用点力,稍微的把我的头抬高来。

  他的扇子顶在我下巴上,顶得我不舒服,我一把把他的扇子拿住,依然一副十分兴奋的声音回答:“好啊,我跟你走!”

  这几个字说出来,大家都愣住了,包括卖东西的大娘。

  于是我非常着急的对大婶说“大娘,帮我弄一碗,我打……带走的!”差点就习惯性喊出打包这两个字了。

  这个善良的大娘,就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估计她在想:这个姑娘,看起来挺漂亮的啊,想不到是一个傻子啊,傻呼呼的被人调戏,还为了吃跟人家走呢。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帮我弄了一碗鸡蛋糕。

  我左手一接过来,右手就马上一把拉住墨色锦衣男子的左手问他:“可以走了,往哪里走?”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分明的感觉到那个墨色锦衣男子脸上有龟裂的表情,而身后的三个跟班,都是一副偷偷的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你……你是怡红院的姑娘?”墨色锦衣男子眸子闪过一丝厌恶,马上把我的手甩了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怡红院?难道是说妓院?我的脸马上黑了下来,看我的样子,像是妓院出来的女孩子吗?我自己觉得自己可是温柔可爱美丽大方的好姑娘呢。

  “哈哈,怪不得!”墨衣男子打着哈哈往他身后的兄弟笑了一下,为自己解脱道:“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呵呵,真没趣,居然是怡红院的姑娘,不行!”后面的男子跟着起哄。

  “是啊,再找过。”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找一个良家妇女来给你柳无极来调戏一下!”另一个男子甩开扇子四处看,看看是否有单身女子在街上行走。

  我马上脸更黑了,什么?柳无极?这,不是我那个相似老爸的二儿子吗?

  还非要找良家妇女来调戏?真是古代的男人吃饱了没事做,撑着呢,我那么美丽的一个大姑娘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不调戏,还要找别人。

  这,还给不给我面子了?

  我,白念蝶的小宇宙爆发了。

  “调戏?”我板起脸来“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我没有念错吧,这就是电视的台词。

  “你们居然想调戏良家妇女,我白素贞代表武林正道来铲除你们这些人渣!”

  本来我想说代表月亮来消灭你们的,但是好像不符合情节,我就改了台词了。至于我说白素贞,反正我也是一条白蛇,白素贞也是一条白色,大家也姓白,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她不会介意我用她的名号做这些维护正义的事情的。

  “唰”的一声,我在腰间化了一把软剑,拔了出来,指着柳无极。

  “啊!”柳无极俊美的脸马上慌张起来“侠女,白大侠,误会!”

  “是啊,误会,别激动!”

  “白侠女,不是你想的那样!”

  “……”

  四个男子都有点慌张。

  我早就看出他们不是真正的登徒子了。

  是真正的登徒子,绝对会眼里流露出色的东西,绝对会让女孩子不舒服。就算柳无极调戏我的时候,一双黑色的眸子依然平静,都没有被我的美色迷住的那种色相,我也不会不觉得不舒服,所以我才顺从他的调戏。

  谁知道,我一碰他,他就慌张的甩开了我的手,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好歹也是美少女一枚。

  “噗!”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拿剑的手一直在发抖“逗你们玩的呢!”

  四个男子叹了一口气,看他们四个,拿着扇子的,看都像文人来着,估计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吧。

  “白姑娘,刚才柳某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柳无极向我抱拳,道歉。

  “我一定会包涵的!”我微笑的收起了软剑,塞进了腰里面,继续笑着说“最近我少银子花,不知道柳兄能否一借?”

  借点银子花花,也省得我总是用我的鳞片变银子,再这样变下去,我的鳞片也会完的一天,我还打算来个秒手空空呢,这个柳无极就送钱上门了,何乐而不为呢?

  “这……”柳无极看了一眼身后,迟疑着。

  我马上冲过去,在他们的肩膀上各自点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点穴一样,事实上是我使用法术把他们定住了。

  “白姑娘,你要做什么?”柳无极动不了,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我的手伸到他的胸部摸了摸,还伸到他的腰间也摸了摸。

  我没有说话,我在摸钱袋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