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入府
修鱼笑2017-04-05 14:073,434

  第五章:入府

  走到阴影处,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脸上有一块黑色胎记的女孩子,走上前去排队。

  我突然想起电视里面曾经表演过去牢狱探人的时候,要给点银子的,不知道招聘这回事要不要给银子?不如也给点吧,说不定就进去了,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我可不想在宰相府外面一直守着,直到柳傅延出来了,才能跟着他走来走去。

  再说了,他是宰相,说不定就可以去皇宫,既然宰相府的道法都那么厉害了,皇宫?皇帝住的地方,更厉害吧?

  然后手中的鳞片一变,就变成了十两银子,抓在手上。

  轮到我了。

  “名字!”管事依然不抬头看我,直接问。

  “白念蝶!”说完这句话,我马上扑上台面去,直接握住管事的手,同时把手中的十两碎银过到他手中,非常悲惨的哭丧着哀求:

  “大人,求求大人大慈大悲,收下奴婢吧,奴婢上有七十老娘,身患重病,下有三岁孩童要养,呱呱待抚,求求大人你就当可怜可怜奴婢,收留奴婢吧!”为了效果,我硬生生的挤出几滴眼泪,把声音语调拖长,让它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就连身后的排队的小女孩听到我的悲惨的声音,都默默的擦了擦眼睛。

  我内心暗笑,看来,我白念蝶,有当影星的潜能啊。

  我对着管事,抹了抹眼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差点忘记了,我左脸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会不会显得我不够惹人怜惜呢?

  我心里忐忑不安的看着管事。

  他偷偷的把银子塞进了自己的袖兜里。

  然后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分明的感觉到他的眼睛盯着我左边脸上的黑色胎记,然后闪过一丝厌恶就恢复了精明的神色。

  “哎,既然你那么可怜,我陈奇今天就当一个好人吧!”

  “谢谢陈大人!”我马上感动得泪流满面,又是弯腰,又是点头的。

  陈奇问清楚我的祖籍,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问题,就叫我回去收拾好东西,明天早上卯时过来,到那时候再领我们进宰相府。

  我终于较劲脑子编了自己的祖籍和家人情况后,可以退场了。

  再次回头看了看陈奇那张看起来非常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脸,我,后悔了。

  哎,真是的,早知道不弄块胎记在上面好了,变个凤姐,说不定也能顺利当个丫环了。

  只要献上十两银子。

  不过,这样也好,我摸了摸左脸上的胎记,这样的话,就是太丑了,丑到人家不会来理会我,连多看我一眼都不会。可是也是这样,不会被人忽视呢。

  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至少我也可以入宰相府了。

  想到这里,我四处张望刚才那个穿着红衣服嘲笑我的小丫头,却不见了她的踪影,也许,我的估计没有错误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像个小媳妇一样,拿了个小包袱,畏畏缩缩的跟在其它的丫环后面,在后面进府了。

  我以为进去的时候我会被弹出来,谁知道,我安然无恙的在后面进去了。我的心,终于安下心来,悠闲的跟着大家走了。

  陈管事带我们走进宰相府的下人住的房子前面,开始签约,为了预防有人不会签名写字,一律用按手指印的方式。

  当我按下手指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白毛女卖身。

  签约后他告诉我们有关于宰相府的情况:

  宰相府大概有两百多号人,其中包括护院之类等等。宰相四十岁,柳傅延,男,40岁,三个儿子,两个夫人。

  大夫人叫黄梅,三个儿子

  二夫人叫陈美香,没有生男孩子,生了个女儿,听说早年混青楼

  柳安道,24岁,大儿子。

  柳飞擎,22岁,二儿子。

  柳无极,18岁,三儿子。

  柳烟,16岁,柳傅延唯一的女儿。

  下面就是一等丫环:近身服侍的有16人。

  二等丫环:打扫卫生等。

  三等丫环:做粗重活的。

  一等侍卫:可以随意跟随主子出入的人。

  二等侍卫:在护院里走来走去的,维护治安的。

  一等下人:累死管家之类,各个负责人。

  二等下人:普通的下人。

  三等下人:做最重的活。

  真是个大府邸,大规矩啊,听得我两眼昏花,头脑在打结。陈奇还介绍了这个宰相府的情况,哪里是主人住的地方,哪里是下人住的地方,哪里是书房客厅等等,哪里是下人不能去的,然后就把我们交给何嬷嬷训练一周,再上岗。

  一看到何嬷嬷的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我就想到《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

  “以后这一周的训练,由我何嬷嬷来教大家我们宰相府的礼仪!”何嬷嬷非常威严的说着这句话,眼睛如看一堆死人般扫过我们这十二个人。

  我们十二个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一看到她的眼神就马上战战兢兢的低下了头,除了我,我已经十六岁了。

  何嬷嬷非常满意自己的天威,没人敢对视她。

  “你们要时刻记住,你们是奴才,奴才是不能直视主子的。如果在府里遇到主子,低头,目不斜视。”何嬷嬷继续教训。

  如果总是低头走路,会不会撞到人啊,何嬷嬷?自然,这句话我是在心里问的,我可不想当出头鸟,被这个何嬷嬷赶出宰相府。

  我现在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往后还有更多的机会让我去和柳傅延接触呢。

  “要是我何嬷嬷知道你们谁胆敢目光直视主子,我就把你们的眼珠挖出来喂狗!”何嬷嬷这句话提高声音,非常严厉的说。

  此话一出,我周围的小姑娘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可怜的娃啊,才是夏天,早上的太阳暖暖的照射在我们身上,这些小姑娘也觉得冷,看来,都是被这个何嬷嬷吓住了。

  “好了,你们先下去整理你们住的地方,一个时辰后来这里集合!”何嬷嬷下了命令。

  我们一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陈奇管事指定的地方收拾行李,并换上宰相府的丫环服饰。

  我这才发现,那个陈妍,居然在我旁边整理行李,还是住在我隔壁床位的女孩子。

  “陈妍?”我疑惑她,她也是姓陈的,会不会是陈管事的什么鸟亲戚之类的,所以才能进来?

  为啥我在她之后,没她那么妖艳的,居然进不来?

  陈妍听到有人叫她,她回过头来看到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盯着我的胎记看了一下,闪过一丝看不明了的情绪。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十四岁的陈妍,算个小家碧玉的美人胚子,年轻小小的,面貌都显示出来了,估计她也是在这里干几年,到十七八岁就嫁人了吧。

  古代的女子,一般都是十七八岁就嫁人,也有早的,比如说十五岁啊,或者迟到二十岁那样。

  “我叫白念蝶!”我对陈妍笑笑,然后贴近她问:“陈妍,你是不是和陈管事是亲戚?”

  “不是!”陈妍听到这话,脸有点微微的红了。

  看起来挺害羞的一个女孩子嘛。

  “那么你怎么进来的?”没有关系她怎么进来的?难道也是用银子?当时我没怎么仔细看清楚。

  “我有个表哥也在里面做事,他……他说陈管事喜欢银子……”陈妍脸红红的,提起表哥的时候,双眼要滴出水来。

  看来,这个陈妍,钟情于她表哥啊,只是,陈妍,你才十四岁呢……那么早熟啊。

  汗,我自愧不如啊。

  “嘻嘻,我也是一样,用银子买进来的!”我非常哥们的拍了拍陈妍的肩膀。

  陈妍水灵的眼睛对上我,我们相视而笑了。

  这样一互动,我们俩的感情就升温了。

  “哇,那个何嬷嬷好可怕啊!”其中一个女孩子小声的议论。

  “她那么老,火气还那么旺!”另一个女孩子埋怨。

  “不知道进来宰相府是对还是错啊!”

  “我就是听说柳飞擎还没有成亲,如果能成为他的丫环,最后……”这个女孩子一脸花痴样。

  “你想得美了!”另一个女孩子打击她,拍了一下她的头。

  “嘻嘻,难道你不想吗?”前面那个女孩子笑着抓另一个女孩子的痒。

  “呵呵……”后面的那个女孩子在床上笑了起来。

  我叹息,不愧是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啊,天真可爱,这个样子算不算和上学差不多?

  我上辈子没有上过学,没有什么朋友,一下子能和那么多女孩子共处一室,我觉得非常的新鲜。

  我看着她们在打闹,自己也感受到那种天真无邪的快乐。

  “闹什么?”何嬷嬷吆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

  我们马上静了下来,并站直来,低头看自己的脚趾头,不敢动。

  这个模式,我突然想到了军训,军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我不由的对未来开始期待起来。

  何嬷嬷豪迈的踏步进来,嘴巴里非常严厉的继续训练我们:“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宰相府里面的丫头,也要有规矩,不能大声说话,笑不露齿,还要掩嘴笑。”

  哇塞,不愧是大家族啊,这规矩真多啊。

  特训我们走姿,站姿,还有遇到主子要怎么样,等等之类的。

  许多女孩子叫苦连天。

  我觉得做哪些动作,没多大的难度,何嬷嬷一说,我就做到位了。所以我基本上不会挨鞭子,如果我不想做了,就去化个替身在哪里,像个木偶戏般,跟着陈妍,我自己就溜出外面去吃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