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攻守
云 鹰2018-03-19 16:573,429

  余振原立足贺兰山上,眼望前方或浓或淡的云雾交叠变幻,成各种形状升腾而起,逐渐形成一大片奇异的云海。

  见此情景,忍不住对空长啸数声,越发显得豪情万丈,野心勃发,再复高声吟道:

  ——“立马高山顶,雄视中原陆;不消三五日,踏遍九州平。”

  右边下首一个英姿焕发的青年人接口道:“原来师傅心中早已有了收拾南人的大计,恭喜师傅,愿师傅早日一统中原,实现海内大同。”

  余振原哈哈大笑道:“好,际方啦,还是你懂为师呀,九个徒弟中,我最满意的就是你了,现在应该是八个了,老五已死,自然不算,你要时刻记住,给为师丢人的,就不是我余振原的弟子。”

  秦际方恭敬道:“是,际方记住了,其实这都是拜师傅教导有方,际方才小有所成,不过只能学到师傅十成中的一成而已,以后定当加倍努力。”

  余振原‘嗯’一声后,微闭双眼,再不说话。

  秦际方年约二十五六,跟从余振原十余年,不论是计谋武功,还是待人应酬,皆深得各寨头领赏识,知道师傅不说话又无动静时必是在想对策,站在一旁,眼神崇拜的看着屡屡创造奇迹的师傅。

  一刻钟后,余振原睁开双目,眼中透出一道神光般电射四周下属,似乎能看透每个人内心的想法般,寒声道:“招集部众,准备出发。”

  \\\\\\\\\\\\\\\\\\\\\\\\\\\\\\\\\\

  云啸飞早在半年前就被萧易水置于义盟副盟主的位置,可说是义盟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高级首领。

  云啸飞到了附近镇上,换马前行,一路上披星戴月,风尘仆仆赶向西方而去,沿途留意各方分舵的消息和动静。

  云啸飞心内早有计较,心想,师傅定是已有了一些决策,不然不会这般轻易的让我去阻止敌人,如果我处在师傅的位置,一定会派各路弟子前往最近的大帮大派告知此事,约定一处地方商议,现在是要尽最快速度到达秦州的长安,他们必定知道在哪里商谈战事。

  想通之后,举一反三之下,其余不解处也便迎刃而解,夹紧马肚,再行加速,恨不得立时便到达秦州方好。

  三日后,正是小年夜,云啸飞飞骑而入长安。

  长安地处秦州的中心地带,是通往西南、中原、华东和华北各区的门户和交通枢纽,也是丝绸之路上一大重镇,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垂直交错的大街将廓城划分为108个封闭式的里坊,坊内有民居、官衙、寺观等。朱雀大街两侧的四列坊面积最小,只设东西两个坊门,坊内有横街。皇城两侧诸坊面积最大,四面开门,内置十字街。当时继承了北魏洛阳城的军事管制制度,坊门有兵把守,早开晚闭。廓城内有东、西二市,东市称都会,西市称利人,各占两坊之地。市内设“井”字形街道,沿街列置店铺。

  长安曾作六朝古都,因此非常繁华,街上车来人往,熙熙攘攘,俊男美女走马观花,叫卖嘻笑打闹之声不绝,三教九流皆有人混迹于各大街小巷之中。

  然而这些云啸飞都没有来得及去欣赏,只是直奔义盟在长安的秦州分舵而去。

  找到隐藏地点,自侧跃墙而入,讲了切口,小院中五人方知是副盟主到了,齐声道:“不知副盟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云啸飞向五人拱手道:“不用客气,各位都比我大,允许我叫各位一声大哥吧,不知各位大哥可知敌踪如何,还有就是在哪里商议会盟的事。”

  其中一人答道:“敌方现在分成两路,一从北方沿长城北往中原,人数最多,略有二千余人,却不是主力;而南方一路,则由他们的总寨主亲自带队,虽只一千多人,却是敌方精锐人马,目前已接近长城关中的第一台镇北台。。。。。。”

  \\\\\\\\\\\\\\\\\\\\\\\\\\\\\\\\\\

  被人们称为万里长城第一台的镇北台,站在镇北台上放眼望去,方圆几十里风光一览无余,难怪它是这里最大的军事观察所,然而在它的脚下却有一处蒙汉双方官员友好往来的场所。

  镇北台非常安静,城中居民渐次熄灯睡去,大地一派祥和。然而,眼下却有一场暴风雨将要降在此处。

  长安城外,镇北台西,余振原所率一千余众奔涌而来,全部人在暗中潜行,要在今晚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镇北台,然后直奔释迦门。

  就在余振原的人马将到镇北台时,从左侧杀出百十人,为首者高声道:“兀那老小子。想去中原,先过我皇甫珍这一关吧,”其人正是皇甫世家中人,其后跟着其侄子未来皇甫世家家主皇甫怡,余振原副手秦际方指派数十人往左驰援。

  过得不久,右方蹄声渐起,亦奔出百来人,来者是雪峰派手执‘如梦鞭’的掌门梁玉燕,和点苍派衡山派等人;

  秦际方连忙又派出一百来人截住右边,正当一阵忙乱之时,后方冲上来一批女将,余振原一方的手下何曾见过这般娇滴滴的少女竟也会杀气腾腾的冲来,直看傻眼了。余振原一声断喝:“镇定,镇定,不要为其所惑,这一定是素玉斋那柳月英门下的女弟子。”

  乱相已起,虽为大喝声惊醒,然阵脚已乱,余振原大出意料之外,不成想还未到中原,就要在这长城脚下饮恨不成。

  余振原大怒,拔身而起,冲向后面那群女将,抬手便将一女子头胪抓破,顿时鲜血四溅,周围众人忘了动手,对余振原这辣手摧花颇有不满,就在余振原瞄向下一个目标要动手时,前面一团白影飞速而来,远远传来一声尖叫:“余元洲,休要猖狂,还我徒弟命来。”

  二人相隔五丈,柳月英已然执拂尘在手,千丝直飞而出,竟突然长达数丈长,根根坚硬无比,带起千般劲气向余振原袭来。

  余振原嘿嘿阴笑两声道:“原来是柳姑娘到了,想当年我们还曾经花前月下,共约海誓山盟呢,为何现在却要这般下死手呢?你不顾忌,我却要让你三招哩。”

  柳月英完全没有一丝出家人的形象,大骂道:“余小三,休要胡言乱语,扰乱视听,贫道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你回老家去。”说罢,二人分而又合,杀到一处,战场指挥则交给了秦际方。

  \\\\\\\\\\\\\\\\\\\\\\\\\\\\\\\\\\

  陆续有中原各地的义军加入,虽无完整的阵形,却按事先准备的方位,找到各自阵营,与皇甫世家,西南各派,及素玉斋等一道,杀入敌阵,一时杀得兴起,直杀得人仰马翻,尖叫喝骂声此起彼伏响彻云宵。

  余振原所带一千余人在一个时辰内就损失近半,而其队伍被义军全面包围,无后方支援,义军虽也伤亡惨重,却在不断增援中,生力不断注入,伤者退下休息,如此等如车轮战一般,以弱敌强。

  当此时刻,前面一匹俊马当先而来,马上人稚气未脱道:“我是玲珑公主,代表朝庭来征剿番贼的,各位义士辛苦了。”

  玲珑公主身后十八名龙虎卫恐公主有失,迅速跟上,护卫着玲珑公主也自杀入敌阵。

  而十八名护卫身后尚有数百名弓箭手和刀斧手整装待发,围而不攻,待玲珑公主一声令下,刀斧手加入战圈帮忙,随后,有数百人响应而来。

  云啸飞按排好一切后,也终赶来,细看四方,审清形式,立时计上心头,环视一周后大喝道:“谁是你们头领?你们这样欺负到家门口来,莫非是欺我中原无人了吗?那就由我来称一称你们头领的盖世神功吧,哈哈哈哈。”言中故意提高语调,形情中透满狂傲之态。

  此时余振原与柳月英刚拼了一掌,各自都是受了内伤,正静坐各方阵营中疗伤。

  秦际方见状,怒斥道:“哪里来的屁孩,乳臭未干就来逞能,小爷来教训教训你。”一时间已是混战中,指挥无用,不如出手。

  玲珑公主向前截住,嘻笑道:“呵呵,我们不都是乳臭未干的吗?让小女子来与你比划比划吧。”

  玲珑公主轻功甚好,手握一条玲珑鞭,外门名兵中例第五位。敌住秦际方两个铜锤,别小看玲珑公主手中的小鞭,它可以长短变化,并且可一条化三,合三归一,等于三个人之力合斗一人般。

  秦际方因为顾忌于玲珑公主身旁尚有未出手的龙虎卫,随时要提防他们偷袭,加上要分心关注战场上形势变化,而对方兵器端的又是变化无方,是以,暂时二人斗了个平手。

  余振原起身,喝叫已部人停手,云啸飞也恭敬的劝义军这方停手在旁观战。余振原见上来的是十多岁的小子,根本就没有把云啸飞放在眼里,却是对玲珑公主颇感兴趣,看来数十年不见,中原武林后起之秀高手辈出呀,若晚来几年,兴许就让他们成就一身技业了。

  云啸飞上前拱手道:“你就是原来叫余元洲现在改叫余振原的人吧,挂了个葛尔丹十八寨总寨主的名头,不错,小弟我也是中原义盟的副盟主,与阁下比技一番,应该不会辱没阁下你吧!”

  余振原何曾见过如小小孩竟也来气人,高声道:“哼哼,很不错,小小年纪,竟然也是老二,老朽一般不与江湖后辈动手,这样吧,我脚不挪步,与你比试,方法任选,只要小子能让老朽移步,就算你赢,十八寨从今天起不履中原,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