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名小卒斗高手
云 鹰2015-10-29 22:063,617

  云啸飞人虽小,胆量却宏,决不输一般大人.

  如此行为,就算是江湖上一流的青年高手,想来也少有这般胆识。

  因为云啸飞看准了一点,那就是余振原在西北一方是数一数二的绝世高手,而他云啸飞显然是无名小卒,至少在今天以前还是名不见经传的,一个绝世高手对上一个无名小卒,江湖好汉当然会笑话这位高手有以强凌弱、以大欺小之嫌。

  是以余振原作出那翻说辞来,早在云啸飞的意料之中,其中曲折却不为余振原所知了,而云啸飞如此年纪,却精于计算,并且连番阻截其部,也大多出于云啸飞谋划,这更是余振原小视中原天下所犯大大的严重错误。

  有些错误是可以犯的,这些错误是可以弥补的;有些错误则是不可以犯,因为它可能会成为你致命的暗器,更足以令你堕入万劫不复之境。

  云啸飞眼下是无名之辈,但经此一役后,必为武林共知,不管生死伤残,不过这却是要冒着颇大危险的。

  见对方中计,云啸飞拱手长笑道:“好,义盟首席弟子云啸飞领教阁下高招。”

  余振原也不见怎么准备,脚形不丁不八,骤然横飞而出,早已稳如山岳般立于两军阵前。

  云啸飞展开‘行云流水’,绕行飞旋,试探性的攻击数次,不作正面攻击。

  此功是将玄机道人的行云诀和萧易水的流水诀合而为一了,目前虽不能完全的融会贯通,但可以想见将来必是武林众广周知的绝世轻身术。

  余振原见云啸飞如此,却如古井无波。放在一般高手眼中,像云啸飞这般戏弄,早已迫然大怒了,但余振原没有动怒,并且把眼睛闭上。

  云啸飞也没有发怒,从小就经父母培养美德的训练,已然颇有大家风范,更想到师傅常说,如果与高于自己数倍的高手比技,武技和战略还有时机要相互配合,方能全身而退。云啸飞开始在心中算计,改变策略,使出逍遥剑法。

  第一式开始‘空无一物’、‘云海射日’、‘仁者无敌’、‘怒海狂涛’、至第十八式‘云收雾散’,余振原仍是不为所动,因为这些招式太熟悉了,熟悉到他都可以使出来。直到第十九式萧易水自创的‘左右逢缘’,云啸飞掌剑合攻,竟左右各使不同招式,将奔山拳和风雷掌二种用剑法中的‘左右逢缘’变化而出,余振原终于不再平静,双目微睁,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双袖舞动,以袖劲挥开云啸飞左拳,见云啸飞剑使风雷掌堪堪攻来,以双掌合十夹紧来剑,欲要震断其剑。

  但云啸飞手中剑乃是‘金龙剑’,虽不是十大名兵之例,却绝对是十大名剑之一,但武林‘万事通’却没有编入。云啸飞的金龙剑剑端轻颤,滑如游龙一般脱出余振原手掌,这也是余振原托大,一时疏忽之故。

  江南游侠‘一剪梅’战天这时见状,颇为欣赏云啸飞之胆识气魄,更有那玲珑公主少年巾帼而不让须眉,为不使武林断送如此好苗,产生惑敌想法,忍不住大声道:“怎么光让小辈动手,我们也别闲着呀,各位好汉大哥,犯我中原辱我子民者,人人得而诛之!”说罢,率先动手,见敌方尚无动静,又以胡语说了一通。十八寨年轻一辈者听后群情激愤,纷纷怒骂不止,只是中原武林无几人能懂,可见战天方才必是极尽侮辱之能事了。

  在场众豪会意的抢先动手,见机不快的看有人开始行动,也加入反侵略队伍,本不想动手的,被旁人带动,一时兴起,双方杀得不亦乐乎。

  江河大地,血雨飘飞,腥风吹骨,寒意衾人。

  \\\\\\\\\\\\\\\\\\\\\\\\\\\\\\\\\\

  端木世家的冷如冰早在一旁观察多时,这时却没有跟着众人一起动手。

  身旁的冷剑尘见此,讶异道:“姑姑,你怎么不上去,如此大快人心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姑姑的侠驾呢。”

  冷如冰冷冷道:“你去吧,正该是你们年轻人逞英雄的时候,不过要小心一点,注意他们会使毒。”

  由于双方再度混战,几乎难分敌我,只从场中所呈劲气来看,正气凛然的定是江南江北的绿林白道英雄无疑。

  没有动手的尚有素玉斋一方两女,素玉斋的‘圣女’龙映霜缠扶着师傅柳月英,关心的问道:“师傅,你没有什么大碍吧?”

  柳月英峨嵋微皱道:“师傅没事,余小三可不止这点功夫,真正武技还未出手前是伤不了我的,你也去吧,见机而作,素玉斋也该重现江湖了,希望你不要让为师失望。”

  龙映霜虽有不忍,却不愿拂师傅之意,“是,师傅。”身形飘忽,加入战团,与玲珑公主二人合攻秦际方。

  \\\\\\\\\\\\\\\\\\\\\\\\\\\\\\\\\\

  云啸飞于自创的七情拳中,前二式:‘喜乐’、‘怒啸’已熟练,半年前悟出第三式‘忧心’,云啸飞此时使出,全不顾头背空门大露,只以全身精力放于敌方脚上,非要其移步不可,此式略有玉石俱焚之意,是以终落下乘,但总算用这招让余振原的脚动了。

  其实也不算移步,因为余振原是连人带起地面五尺见方土地升空丈余,待此招一过,再复落下,尚未落地,已是动了杀机,心知如果再让云啸飞施为,可能自己真的要受伤了,‘云手印’暗中藏劲,在云啸飞后力将尽,新力未生之时,就待一掌毙之。

  掌未至,风声起,方圆丈许范围已经被锁定。云啸飞感觉寒意袭来,知道这才是对方的绝招,却是不曾想到敌人这时候会突下杀手,心里想道这回是不能幸免了吗?想起以前种种,如果这时候能再见清芳妹妹一面,那该有多好啊,怎么会第一个想到她呢?转而又想到父母,唉,难道父仇难报了吗?不!——父仇不共戴天,怎能不报,我一定要活下去,至少现在还没有为父了愿,云梦天临死前一切的一切如时空碎片一般在脑海中眨眼间涌起。

  云啸飞急运功相抗,脚步虚浮无定,两手不停变幻,忽拳忽掌,不断化解敌人强悍之劲,余振原顿时对云啸飞刮目相看,想不到对方这时候还能变招迅速,招式不由得慢了,心中升起欲要收服的心意。云啸飞可不知他是什么想法,仍是左拳右剑卸力,待敌势力竭之时,左掌撑地,两脚从下而上连环踢出,未到余振原身前丈许,突然拧身转向,虚空一指,点向余振原,果然余振原伸手挡面,却不料云啸飞那是虚招,云啸飞欺近五尺范围,右剑使出刚得之的第四式七情拳‘思潮’,却以剑法出击。

  余振原左手不惧刀剑,欲以指弹开云啸飞的金龙剑,但云啸飞手中剑并非要击杀他余振原,金龙剑虚晃不定,划圈不停,却听‘悭’‘嚓’声响,余振原左手食中二指连同手指上的玉扳指被削断,飘落数丈开外,余振原终于大怒,堂堂一帮之主如此受伤,颜面何存,奋起全力,‘云手印’最强一记‘灭天’轰向云啸飞,誓要消灭云啸飞于掌下。

  与此同时,一旁观战的冷如冰悄然上来,手中兵器‘幽灵剌’,无声无息的没入余振原后背,余振原缓了一缓,攻向云啸飞的力道改为七成,分力抵御冷如冰的‘幽灵剌’,不想冷如冰的幽灵剌竟也是锋利无比。

  余振原狂叫一声,幽灵剌震落在地,云啸飞全力化解之下,身子仍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疾飞五丈外,一路过枝枝断,遇树树折,空留飞枝坠叶飞落。

  这一摔实,即使还没有给掌力震死,恐怕也要摔死了,由此可见这一掌之威。

  余振原反身一掌冷如冰也被震开,上身不住的摇晃,终不支倒地,冷剑尘杀掉一敌,抢上扶起,大喊‘姑姑’不止。

  就在云啸飞将要落地之时,一人飞身抢上,救下他,云啸飞只喊出‘师伯’二字,即昏迷过去,来的正是玄机道人。

  \\\\\\\\\\\\\\\\\\\\\\\\\\\\\\\\\\

  秦际方见师傅突然被剌,为恐意外,对龙映霜狠下杀手,甩出毒槉黎,要致龙映霜和玲珑公主二人于死地。

  龙虎卫中两个轻功好手迅速飞身相拦,以身体挡住,各自飞出袖箭代替玲珑公主合攻秦际方,却仍如常,想必有软甲护身。

  素玉斋主柳月英看见秦际方手腕一动,心知有异,拂尘挥处,已将暗器扫落,见是毒槉黎,不禁朝余振原骂道:“余小三,想不到你的徒弟竟得你真传,一样的都不是好东西。”

  余振原逼出幽灵剌后暗中稍作运功,暂补伤口,使其缝合如初,这才跃出,拦住要对其徒秦际方动手的柳月英。

  秦际方那招‘天花乱坠’,放眼江湖,一流高手也不一定会接得那般潇洒,见柳月英拂尘遥指,欲要痛下杀手,遂躲在师傅身后,回骂道:“没人要的道姑,只会欺负小辈!”殊不知,他与玲珑公主何尝不是如此。

  柳月英使出‘暗云飘涌’,狂攻余振原,余振原大喝道:“柳月英,你已经中毒,最好不要再使内力,不然,此时此地,就是你的死期!”,

  龙映霜听得大惊,心道师傅中毒了,为何刚才没有说起呢?师傅定是不愿我分心之故。

  见余振原道破,柳月英也不慌张,招式再变,‘乱花奔月’如满天飞花一般罩向余振原,一往无前,仿佛已将己身置之度外。

  余振原脸色大变,‘啊,你要同归于尽。’可是他知道的太晚了,繁华过后,一切烟收云散,柳月英震飞,龙映霜急忙接住,连声呼唤。余振原大叫一声倒地,胸前巨阙穴插上一柄拂尘,尤自迎风轻舞。

  秦际方环视手下人等,知事已不可为,当机立断,招呼残兵三百来人仓惶北返。

  中原武林几个前辈高手传人清点人数,所来四百余人,死二百来人,伤者更众。但从所有尸体上看,显然敌方更多,许多

  伤重未及逃生者,被武林人士全数灭绝共死七百余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