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黄泉同路
云 鹰2015-10-29 22:063,331

  另一路也是凄惨无比,死伤无数,但中原武林一样受到重创。

  中原武林东方世家东方明日,皇甫世家皇甫怡。释迦门妙空方丈,燕山派张奉久掌门,九华派一心大师,燕美姬等皆率一百余好手参与阻截。

  双方在长安城外杀得天昏地暗,星月无光,山河失色,宇宙悲泣。

  另有玲珑公主急调各地总兵三千余人支援,却是以多敌少了。余振原部胡寨主为头的二千余人,几乎全部命丧于此,只逃出百来人,一二流高手在胡寨主带领下北逃,可谓损失惨重。

  俗话说,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中原武林同样的也是伤亡巨大,前一辈高手差不多幸存无几,活着的也是重伤垂危。

  经此一役,中西武林各自修整养生,老一代基本上退隐江湖,江南江北则传出九位后起之秀——五龙四凤。

  \\\\\\\\\\\\\\\\\\\\\\\\\\\\\\\\\\

  秦际方带残部仓惶北返。

  余振原重伤垂危,被安置在马车中,一路快马加鞭而行。车马厢中只轻微颠簸,但却苦了跟随其一起奋战的手下辛劳奔波。

  行经一半,余振原悠悠醒转,耳听沿途风吹草地,神思恍惚,只觉得草木皆兵,尤自哆嗦不已,疑问道:“际方啦,另一队人手怎样?胡立峰可在?”声音低沉,几近嘶哑。

  秦际方犹豫之后还是具实以告道:“哦,胡寨主已与我们会合,他们兵力较我们为众,死伤较我们多,只幸存下来百来人,返回途中路上十来人支持不住掉队,现在只剩下百人不到了。”

  余振原闻此,虽早在意料中,却不想败得如此之惨,心痛之下牵动伤势,流血不止,且吐血数口,秦际方见状,赶紧为其师推宫过血,掏出一粒药丸给他服下,这才稍稍好些。

  一天一夜后,余振原所部二百余人悉数到达漠北。

  葛尔丹十八寨联盟大本营,余振原的中账内。

  余振原环顾一周,齐刷刷站着仅剩的八个寨主和三名徒弟,心内那个痛啦,这些培养多年的精锐队伍,这些跟随自己多年的战友和兄弟,如今却只剩下这么零丁几个,如何不教人心内滴血。

  胡立峰上前禀道:“总寨主还是养伤要紧,不要急着起行。这一次虽然功亏一篑,可我们留下的是精锐中的精锐,还可以重整山河。都是属下们没有尽力,请总寨主降罪!”其他人都是同声请罪。

  余振原似想起什么,传话道:“没事,没事,都起来吧,这不怪你们,先前给我们透露南人消息的北山钧可在?”

  另一个赖劈狼回道:“我早就看那北山钧不是好东西,果然搜遍各营账都不见他踪影,一定是回去了,为南人当了这么多年探子,我们却一个都不知道,草他奶奶的,唉!”说话时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胡立峰。当初北山钧带伤投奔,正是胡立峰审查通过的。

  一旁的胡立峰像是没有看到,又像是没有在意,未有丝毫异常,似乎与他全无关系一般。

  余振原一惊,接着问道:“劈狼,他可有什么东西留下来?”

  赖劈狼恨恨咬牙道:“这个混蛋家伙,平时真看不出来,他住的地方都搜过了,只有一封信在桌上,本想当场毁掉,但属下不敢作主,所以留下来了。”上前呈上信,得余振原首肯后,秦际方接过,拿到床前给余振原展开。

  余振原初一看,已是脸色大变,看到后来,脸不由得由白转青,最后呈紫黑色,信从手中滑落,身体仰后便倒,转眼便吐血而亡。

  秦际方动容,上前探其呼吸,呼吸却早已停止。

  胡立峰大怒道:“赖劈狼,你——”

  赖劈狼摇手抗议道:“这不能怪我,你们看完信也许就知道啦。”胡立峰与其他几位寨主和秦际方及其两个师弟一同观看其信。

  看完信后,秦际方怒气无处发泄,抓起信一阵撕扯不止:“南人欺我太甚!!!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

  几乎同一时间,长安城内一家客栈中。

  云啸飞已被救醒,睁开迷糊的睡眼,问道:“我这是在哪?后来怎么样了,师伯。”

  玄机道人告诉云啸飞后来的情景,并告诉他那玉扳指收好了,说到玲珑公主处理战场后事井井有条,大为欣赏。

  云啸飞似乎并没有听清,却突然想起一事来,不禁愁容满面,玄机道人早已察觉,关心的问道:“啸飞可是有什么急着待办的事,你现在可是中原武林的少年英雄啊,师伯我就为你跑一次腿,有什么事就说吧。”

  云啸飞有些难为情的道:“师伯应该也知道,玉石可‘除中热,解烦懑,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安魂魄,疏血脉,明耳目’等诸多功效,我有一个小时候的朋友,她自小便身体虚弱,我想这枚玉扳指应该会对她管用,只是昨天就是她的生日,我却没有去,前几年也是一直未得师傅允许,没有下山,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却又受了重伤,徒弟是不是很没用呀?”

  玄机道人愰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哈哈,她一定女的吧,师伯猜她一定是啸飞梦中念叨的谢清芳,对吧,哈哈!”

  云啸飞见师伯取笑,嫩脸稍红,点头不语。

  玄机道人拿出玉扳指,旋即穿窗而去,远远送来一句:“啸飞莫急,不用一个时辰即回来,哈哈哈哈”最后一字说完,人早在百丈开外了,身影数闪,消没无踪。

  果然很快,没有一个时辰,玄机道人已去而复返,此去中都,最快的马也要三个时辰,而师伯只用一个时辰不到,可知师伯的办事能力和轻功之强悍,其他已不用多说。

  云啸飞终于放下心来,想想之前的历险转而询问道:“师伯,你说那余振原可还能活?”

  玄机道人:“他走时应该没死,但到了西北之后必定会死。”

  云啸飞奇道:“哦,师伯怎么会知道呢?啊!我竟忘了师伯能未卜先知的,呵呵”玄机道人含首说出原委。

  原来那封信是玄机道人命人写的,北山钧就是玄机道人按排的探子,只不过不是余振原的探子,而是探查余振原听命于义盟的探子。如果经此一战后,余振原可以息兵罢战,彻悟也就罢了,如对方仍有此意徐图中原,则阅信后,必定吐血不止,当场毙命,那就是他咎由自取了。这个探子北山钧,就是一着妙棋,玄机道人早在十年前游历漠北时查觉异像后,耗弃五年功力得以测出天机,便秘密筹备此事,此计划也早在五年前已经付诸实施。

  未雨绸缪,才能防患未燃,这正是中原胜之机,漠北败之源。

  \\\\\\\\\\\\\\\\\\\\\\\\\\\\\\\\\\

  素玉斋一行九十多人,死十多人,算是比较轻微的了。

  柳月英不时咳血,龙映霜一边输送内力,一边安慰师傅注意运功疗伤。

  龙映霜作主找一最近的客栈落脚,好让师傅稍作休息。

  柳月英却也没有反对,只是拉着龙映霜的手不让其走开:“霜儿,你可知为师如何知道余元洲(余振原)的罩门所在吗?”柳月英另外吩咐留下十人,其他人先行回去,因为客栈实在太小,住不了这么多人,并且离山太久,也好有人先行回山向冯月梅师妹以报平安。

  龙映霜摇头道:“霜儿猜想,师傅一定在以前就认识那个余振原了,对吧。”

  柳月英颤抖着用手轻抚龙映霜之头,看到不足十五岁的龙映霜就已这般聪明懂事,心里欣慰,轻点头道:“唉,为师就在与余小三的较技中,被他暗算中毒的,当时没有告诉你,是情非得已。

  唉,那时候,他是最讨厌那些使毒的人,谁能想到,于今事过境迁,他竟然学会用毒了,咳——咳——”

  龙映霜担心的道:“师傅,您还是休息下吧。”

  柳月英摆手止住道:“别浪费时间了,为师时日无多,恐怕那余三也是命不久矣,那些个陈年往事,也该说出来了,咳——咳——不然还带进棺材里去不成。”

  龙映霜见师傅态度甚是坚决,也就不再勉强,为其师端上一碗补血的汤药。

  柳月英喝过汤药后继续说道:“师傅与那余三小时候曾是邻居,打小就相识了,在一起差不多都有十多年吧,邻里皆知,他是个聪明听话而又孝顺的好孩子,只是后来的余元洲(现在的余振原)却变了,他父母因为意外去世,他变得不务正业,乡里人渐渐的都看不起他,疏远他,我与他本是指腹为婚的,这时候父母也就断了这门娃娃亲,然而为师却并没有看不起他,仍然时有来往,并试图规劝他。十六岁那年,为师知道余振原在练邪门武功后,劝说无果,还被他打了一耳光,到这时,为师才算看透了他,看透了这人生,看透了这红尘俗事,领里早对我们不堪忍受,要赶我们走。为师再三考虑后作出决定,遂从此长伴青灯古佛,盘发出家为道,第二年冬,正好上一代素玉斋主发觉为师我极具灵根,就收为徒弟,并在为师三十五岁时传与掌门之位,而这些却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