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西北来客
云 鹰2018-03-19 16:423,429

  无名谷,天高云淡。

  听雨轩——云啸飞将住处起的新名字。

  萧易水在一月后为云啸飞新增训练内容,从听力开始,到眼力,嗅觉,味觉,最后练习超感应。

  由简入难,循序渐进的练习。

  练习听力,蒙上眼睛后,判别身周各类运动的物事所处位置,数量多少,动向何方;

  考眼力,夜间练习,并夹杂着与归虚功同时练习,闭左眼,练右边,闭右眼,练左边;

  嗅觉练习,亦是蒙上眼睛后,单凭鼻子来练,闻各种东西,识别其名称和危险性;

  练味觉,以舌分辨食物种类,好坏,有无毒素,特别是试毒,先从毒性小的食物入口,含而不入,激发自身抗毒因素,并每日泡在药桶中两个时辰——如此经久习之,可百毒不侵;

  超感应目前功力尚浅,暂不修习。

  其后是力量训练,在任何时候,云啸飞手上或脚上都是负重训练,几乎是两项或三项四项一起训练,可谓是疯狂至极,累了便修习归虚心法,

  速度训练(包括反应速度),两手抓握大石,持续出拳;足上绑铁球奔跑,练习跳跃,空翻,

  耐力训练,为了激发人体极限潜能,在后力将竭之时,仍然坚持一刻,每一次增加,每天一直累计,

  柔韧训练,提高自身在各方位全身攻击能力,达到全身每一处皆成兵器一般,达到强撼效果,

  精神修练,精神与肉体相结合,并以精神带动全身器官激发无限潜能,突破人体极限。

  云啸飞每天便在各种不同的修练中度过,周而复始,身体各项机能发生极速变化。

  \\\\\\\\\\\\\\\\\\\\\\\\\\\\\\\\\\

  京城,元帅府。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吴师傅(云梦天将军府的云忠扬)照例巡视元帅府新园,一路行来,与府中上下人等招呼不停。

  行至‘见心亭’,看看没人,找个空地略坐一会,寻思着来帅府一年多了,心中初起的报仇念头竟有逐渐淡忘的趋势,唉,谢道元这一年来着实为老百姓做了几件大好事,三年不征税,释放无大恶的囚犯,整顿黑白两道,在朝在野君臣上下一致好评如潮,一时踌躇难决,如果现在杀他,一旦成功,那黑道绿林与白道英雄又将会恢复到相互争斗私杀之局,老天爷啊,你教教我吧,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已风烛残年,可没有几年时间等了呀。

  吴师傅仰首望天,感慨万端,不能自已。

  突然听到不远处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走到近处,却突然停了。

  多年来在将军府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此人所发出的气场也是以前谢府中所没有的,绝对是除谢道元和五大侍卫之外元帅府中的第七位高手,心中按捺住一探究竟的冲动,缓缓的回过头去,装作不经意的发现了来人。

  来人正是卜十,卜十心中猜测,口中却粗声道:“你应该就是府中精通花艺的吴师傅吧?”

  吴师傅道:“年轻人,你叫我吗?不错,我正是,不知你是哪位?以前从没有见过你。”

  卜十心中悲吼:天啦,怎么会这样?真的是爹,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嗯,难不成他也是为云将军报仇来的,不行,一定要把他想办法弄走,不能让老父惨死在这里。

  卜十嗓子嘶哑着道:“我叫卜十,应该跟你是一样的,只不过,你巡视花草,我却巡查府中上下的人事安全,似乎本不相干,咱们各就各位吧。”抱手见礼,与吴师傅擦肩而过。

  吴师傅在与卜十交叉而过时,分明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再看卜十那背影,多像耀方那孩子呀,可是那孩子死在大火中了。

  卜十知道,以后决不能多与吴师傅相处,以免识破,因为父子间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令卜十心感愧疚,却也不敢上前相认。

  吴师傅心存疑惑,不得释怀,此后暗中注意卜十来。

  \\\\\\\\\\\\\\\\\\\\\\\\\\\\\\\\\\

  无名谷,听雨轩。

  天高云淡,日丽风和。

  萧易水照例在教武前先传授云啸飞理论知识。

  萧易水道:“武谚云:脚上无力,整劲难发,所以足为人之根本,不管轻身术,或是与人搏斗,下盘都一定要稳,静则如山岳般沉定,动则如行云流水,飘渺迅速,让人无迹可寻。

  劲与力不同,劲即是练武者所说的由内气带出的暗力,与普通的力不同,这股劲可以随时随地,于瞬间发出,全身各处皆可以配合使劲,让敌人防不胜防,而力却有尽时,力尽则心怠,必处于不利地位。

  因此发劲时需注意五点:

  ——劲路及筋脉必须时刻畅通;

  ——松紧相间,张驰有道;

  ——动作迅速,即爆发力才会更强;

  ——头眼一致,并与听觉嗅觉相结合;

  ——动作精准,上下身配合协调。

  克敌制胜的要素:除了前面训练的力量、速度、柔韧和耐力之外,还需注意的是——

  第一,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第二,要有顽强的战斗意志;

  第三,是技术方面的要素:包括战略时机、身体及筋络各处的平衡、还有就是战术,当你与强敌相差太远时,就要运用到战术,如果你能在那种时候抓住敌方弱项,才能保得住自己的性命,并大有可能反败为胜,否则只知正面硬抗的话,其后果只是死路一条,这战术碰上比自己差的武林中人也可运用,这样可以为自己保存更多实力,以应不测之变。”

  云啸飞认真听着,不停的点头呼应,心中牢记不已。

  萧易水接道:“师傅要你做的那些训练,其实就是要把人的弱点变强,每个人的身体都有相应的软弱部位,如果把这些地方变得强大,在对敌应战时,就能做到少受伤害,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人体的要害部位,要勤加练习:包括上面的——眼、鼻、下颌、喉、太阳穴、耳部、后脑、颈椎,以及中门——心脏、腹部、肋骨、腰部及裆部;四肢有——指节、腕脉、肘部、肩胛、腋窝、膝盖和脚背等等。

  五年后……

  \\\\\\\\\\\\\\\\\\\\\\\\\\\\\\\\\\

  西北兰州,通往京城的官道上。

  一骑疾奔而来,刚过秦州,早已是人困马乏。

  初入土集,终马失前蹄,倒地不起,马上骑者跃落于地,身子连晃,尚强自镇定而立。

  骑士在马上就已看到这土集全是红土堆成的,知道已入了红土集,该集不大,仅有百来户人家。急跑到最大的酒楼‘华乡楼’进门后仆倒地上,再也无力站起。

  骑士喘息道:“快!快!快转告在中原的江湖兄弟们,西北强敌来犯,要谋我。。。。。。”话未说完,人已经昏迷不醒。

  远处蹄声急响,有数骑疾向红土集赶来。

  楼中就座有十余人,有几人带刀挂剑,显然也是练家子。

  其中有人起来道:“西北强敌,那应该是说葛尔丹十八寨联盟了,如果真是他们倾寨来犯,那中原武林可就真得要大祸临头了。”

  另有人道:“就算他们都来了又如何,五年前白云寺开坛那时,他们派来的四个高手无一不是都没有过得三关,由此可见,那些人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不足为虑。”

  一个体形略胖一脸福相的壮年上来见礼,似是此楼店主,并吩咐人下去照顾倒地的骑士:“各位,是与不是,我看稍候即知。”

  外间疾马奔驰,只听嘶吼数声,人已下马,不久,华乡楼迎来五个奇装异服之人,显是塞外胡人。

  为首一人神情甚是慓悍,由额至左颊有一条四五寸长的刀疤,只听他大叫道:“兀那南蛮子,可见到一个青布衣,背挂一包袱的青年,右手有道刀伤。”

  店主心中暗惊,方才叫手下拖那人下去时,早已瞧得清楚,正是此人所说的模样,暗想这些人莫不是来追杀他的吧。

  \\\\\\\\\\\\\\\\\\\\\\\\\\\\\\\\\\

  无名谷,听雨轩。

  五年后的云啸飞已近十三岁,却是生得英姿焕发,虽还甚是瘦弱,然却少年志远,由于长年累月的刻苦锻炼,早已经成长为堂堂七尺昂藏的好男儿。

  云啸飞轻功速度,已能赶上萧易水五成功力之时所施展的轻身术,非是萧易水故意相让,而是现今功力只能用出五成,内气仍未恢复之故。

  对于玄机道人所授六韬三略,尤喜其中的文武二韬,且能举一反三,据实际情况变通,到后来往往是闻一知十,稍点即透。

  更由于对武道的执着追求,生出创招奇想,兴起行动,不管在练功或是吃饭睡眠当中,都在苦苦思索着。

  云啸飞给自己的这路拳法起名叫七情拳,初定为九招。

  自创的七情拳中,已思得并演练出的有前二式:‘喜乐’、‘怒啸’(发之若狂涛怒吼),后七式分别是:‘忧心’、‘思潮’、‘悲歌’、‘恐慑’、‘惊雷’、‘无情’(细分无情有欲和无情无欲)、‘有情’(又分有情有欲和有情无欲),云啸飞认为如能创出无情式,那就说明这拳法已及大成,如要圆满,必须再创出最后一式‘有情’,人世间是一个有情的奇怪而又美满的世界,如果最终自己能做到道的最高境界之无欲无求,那毕生将再无憾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