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宝剑谁属
云 鹰2015-10-29 22:063,602

  牛头山,聚义厅。

  马贼头领赵大宝把玩手中剑道:“二弟呀,你说这就是听雪剑。”

  二头领王兴国道:“正是,不瞒大哥说,早些时我是学过一些大篆字体的,所以这两个字绝对是‘听雪’无疑。”

  赵大宝叹道:“听说听雪是把神剑,如果这就是听雪剑,那怎么没什么特别地方呢?”

  王兴国想想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难道是刚出炉不成,早些时听雪剑可是被萧易水萧大侠自己震断了的,如果这是真剑,那就可能是还没有用的原因吧。”

  赵大宝疑道:“还没有用?你是说——它还没有杀过人?”

  王兴国斩钉截铁道:“肯定还没有开锋过。”

  正当二人讨论这事不得结果时,有手下慌忙来报:“不好了,不好了,有——有人闯山了——还——还杀了我们许多弟兄。”

  赵大宝大怒道:“嗯!竟有这事,咱家去会会他。”

  王兴国适时道:“正好拿他试剑。”

  赵大宝大声道好:“不错,二弟只管在一边看着。”

  二人与报信的人走到门外,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自己的兄弟,能站着的除了自己三人,就只有对面拜山的敌人叶少华了。

  叶少华远远的看见赵大宝手中剑,目泛精光,见正是师傅所用的听雪剑,喝道:“人走,剑留下。”

  赵大宝眼见兄弟们丧生,早已心惊,却仗着有宝剑在手,嚎叫着攻向叶少华,奔到近前,眼中突失去对方人影,只听得脖颈脆响,已是倒地毙命。

  王兴国见状,大吼一声“还我大哥命来。”凶狠扑向叶少华,叶少华腾空转身,先解决了先前报信的手下,一掌灭杀,转向王兴国,同样是一掌击杀,只不过用了五成力,而杀那名手下只用了一成力而已。

  叶少华手执听雪剑,仰天狂笑道:“哈哈哈哈,听雪呀听雪,你终于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老头子总是不肯传给我,哼,现在还不是为我所用,哼哼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

  云啸飞赶到牛头山之时,扑了个空,只见到满山乱堆的尸体。

  青衣上前一一检视,突呼唤云啸飞前去。

  原来是王兴国内穿厚甲,幸得不死而掉着一口气,但也只是死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云啸飞凑近细听,王兴国声若蚊蚋一般,也只有云啸飞才能听懂,说完后头一偏,再也没有知觉。

  青衣道:“少主,我们来晚了。”

  云啸飞道:“不晚,对方刚走,要是我猜得不错,从这些人的死伤情况来看,应该是死于奔雷掌下,普天之下,只有我师兄叶少华会使,是从师傅的风雷掌变化而来,却更显狠辣。”

  青衣拱手问道:“少主高见,我们现在去追应该还来及。”

  云啸飞摆手道:“不,我们要快些赶到他前面去,正可迎接他。”

  青衣点头道:“少主是要走捷径抢在他们行走路线的前头,这样我们就等于以逸待劳了。”

  云啸飞道:“不错。”不再言语,展开行云流水身法,往山下另一边跃去。

  空中振衣声响,却不见人踪,是紫衣破空之声,其隐身术几乎能让任何人看不到她,但要练成却是要付出十倍的代价和汗水的。

  青衣望了望虚空,紧随其后而去。

  \\\\\\\\\\\\\\\\\\\\\\\\\\\

  通往雪峰山的官道上,春寒料俏,了无人迹。

  寂寂的山道似从天边而来,曲曲折折延伸到遥远的地方。

  急骤的马蹄声响,自远而来,声如惊雷,打破了这一方宁静的天空。

  叶少华背着听雪剑,驾马飞奔,原本要两天的路程,他却要在一天内完成,是以快马加鞭,迫不及待要回去向雪月教教主易清莲报喜。

  世间不如意事时时常有,处处都在,若不能居安思危,则可能乐极而反。

  叶少华策马狂奔,行至转角处时路边一棵树间忽然响动,叶少华深知有异,待要勒马止步,已不能够。

  奔马前蹄腾空,重心落于后蹄,正因如此而落入陷阱,虽不甚深,也无机关暗器发出,却也让叶少华心底暗怒。

  叶少华行走江湖近二十年,何曾有过这般羞辱,旋身跃出陷阱,也不看来者是谁,运足十二成功力当先拍向对面的人。

  那人正是抄近路赶到的云啸飞,云啸飞知道叶少华既得师傅赞赏,必有他过人之处,且行走江湖经历较自己丰富,也就没有过多按排,只是简单的弄个大坑而已,见叶少华掌势凶猛,平移三尺避开,转而出抓拿向叶少华背部。

  二人身法皆甚快速,斗得越久,叶少华越是沉不住气,原本的好心情,全被云啸飞打乱了。

  倒是云啸飞不急,旋身游斗不休,其‘行云流水’身法较之叶少华尚要高上一筹不止,因为他是兼得两家之长,而叶少华只是师承萧易水一人罢了。

  青衣和隐身暗中的紫衣二人也不着急,只作旁观,并无动手相帮之意。

  叶少华从对方招式看出是师门武功,并且留意到对方还有一人未曾动手,必须要速战速决才行,遂狠下杀手,掌心突转腥红,运转‘搜魂手’左虚右实照云啸飞胸前按去。

  云啸飞观其双肩耸动,早已知道其虚实,却不动声色虚张声势接他左拳,实则右手食中二指分点叶少华的天泉和天府双穴,待其回防之时,云啸飞已经伸手拿到听雪剑,叶少华反应迅速,转身劈掌,听雪剑离鞘飞出,插入路边大树干上,只留剑柄在外,尢自铮鸣不已。

  二人近身搏杀,渐渐的靠近大树,但在此时,突然闪出一人极快的飞近大树,拔剑在手,就欲离开,青衣离得远了,也是抢救不及。

  云啸飞极快的传音与青衣:“青衣,这里有紫衣在,你只管拿回听雪剑就行了。”

  青衣的身法传自玄机道人,自然也是出神入化,上前截住黑衣人,三五招一过,已摘下对方蒙面巾。

  此时叶少华欲以内功震断云啸飞筋脉,二人双掌粘合,暂呈胶着状态,叶少华斜睨,见到夺剑的人,怒道:“郑朝恩,我会叫你死的很难看。”

  那人正是天水教坐第二把交椅的郑朝恩,徐飞虹的把弟,郑朝恩拿剑便走,青衣身法虽奇,但郑朝恩却胜在内功绵长,两个一逃一追,总是拉开一丈远的距离。

  叶少华知道想追也追不上了,索性缠着云啸飞,这时也已经看出云啸飞内力不济来,道:“想不到老头子真的收了关门弟子,没想到的是却不把精深武功传与我,要知道当时只有我一个徒弟的,哼,我走江湖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假以时日,那还得了,心底暗怒。

  云啸飞道:“大师兄,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叫你,叶少华,此次我是奉师命,来清理门户的。”

  \\\\\\\\\\\\\\\\\\\\\\\\\\

  郑朝恩如何得知听雪剑呢?

  并且在一天之内,听雪剑现世的消息就已经不径而走。

  十年前白云洞开坛授法,一些武林高手的名兵皆被解剑崖吸走,十大名兵中最强之兵听雪剑却得幸免,而今重出,江湖高手莫不兴奋,着手谋划,就算不能据为己有,至少能看上一眼,摸上一把,就算死也已无憾了。

  武林中风云再起,眼看又将再起争杀之局,而始作俑者此时却是不得而知。

  这正是小鹏的杰作,虽说被云啸飞救下,但却仍不能相信他就是云啸飞,为免日后有什么意外,他还是将丢剑经过说出来,只是稍候张帖榜文,广传消息,使江城行走的武林人士众广皆知。

  江城东,中贤王府,面江顶楼。

  龙映霜独立窗边,白裙如轻纱飞舞,飘然若仙,更显得她的玲珑身段诱人至极。

  黄忆明静坐桌旁砌茶,首先打破沉默道:“圣女此来,应该是为那听雪剑的事吧?”

  龙映霜未回头道:“不错,难道不是你手下所为吗?”

  黄忆明处变不惊道:“难道圣女进来时没有发现我府中出去几个人吗?他们正是去查明此事的。我虽然也想一见那听雪剑,却还未到要明抢暗夺的地步,虽说你们三圣地并不往来,但那听雪剑属于听雪阁之物,我又怎会据为己有呢。”

  龙映霜回过身来,凤目盯着黄忆明良久,似乎看不出什么才道:“好吧,我们也只是暂时合作,别忘了还少一个帮手,没有他,我们各自的事可能都不会成功。”

  黄忆明接道:“你是说云啸飞吧,你真的相信他还活着。”

  龙映霜没有直接回答他,却道:“我相信玄机道人说的话,要我来找你,也是他的主意。”

  黄忆明想了想道:“此事值得商榷,若云啸飞现在果真活着,那么当世青年一辈,恐怕罕有敌手,关键在他身后还有义盟的一百余精英弟子,好,有消息我一定及时通知圣女,请圣女放心。”

  龙映霜正要说话,突听远处高空发出信号弹,知道同伴遇到麻烦,告辞道:“好,有事先告辞了,如有云啸飞的消息,也请转告我门中弟子,自然会通知到我的。”转身飞出,‘天外飞仙’身法尽力展开,快若流星般朝事发地赶去。

  郑朝恩并未向南走,而是与叶少华相反,一路往北。正在沾沾自喜之时,却不料半路杀出一帮女弟子,足有七八人,武功虽不甚高,却比较难缠,待他料理完素玉斋弟子后,青衣已经赶上来,二人战在一处,都是以快比快,远远看去只见一黑一青两道人影往来穿梭,只听呯呯之声不绝于耳。

  不过片刻光景,龙映霜飞身赶到,解开众弟子穴道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弟子言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啦,我们走在路中,没有招惹谁呀,这个人一来就点倒一个师姐,说我们挡住他的路了,我们这才拦住讨要说法,谁知他武功甚是厉害,只好向同门求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