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抢夺听雪剑
云 鹰2015-10-29 22:063,674

  九宫八卦阵虽是难破,却还难不倒云啸飞。

  留下九人围住外面,不让阵中人走脱,而另九人分两层环绕云啸飞行走,一半攻一半守,守时六人掠阵,三人剌机佯攻;攻时六人分二批进攻,余三人接应,以对不测之需。

  整个阵法攻守绵密,实难教人攻破,因其防卫实在是滴水不漏。这只是对付一人之用,若是人数增加,则阵中人位置和任务太攻守会相应变化,就算是上百个高手在其中,也休想一时半会就出得来的。

  云啸飞观察良久,终于发现十八人中最弱的一个人,这就是他寻找多时的突破口。

  云啸飞故意声东击西,令其中九人关注于他,另九人围攻之时,云啸飞快速的对其中六人每人同时攻击一招。

  另三个接应的见云啸飞来势凶猛,迅速上前接应。

  云啸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见此飞身而起脚蹬左边黑衣人,一拳虚击右边来人,留下最弱那人顷全力攻之,瞬间拿下,控制其要害,令其手不能动,转而扣住此人作武器攻击围上来最近的两人,两人不防云啸飞变招如此迅速,更是料想不到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一时反应不及,两人被云啸飞的‘人兵’点住穴道动弹不得。

  外围九人仍是不动,阵中另六人各自不顾同伴,纷纷抢攻,要将云啸飞迅速拿下。

  云啸飞以人兵支地,双脚飞旋环踢六人一圈后落地,又以人兵双脚攻向众人,如此循环,竟让六人疲于应付,一个不防又是二人倒地。

  余下十三人在玄机道人指挥下,六人留守,七人组成七星剑阵复攻云啸飞。

  云啸飞抽出金龙剑,遥指七人,虽是面色不改,实则胸中早有谋划,只见云啸飞不待黑衣人动手,早已先发制人,仍是一式七剑同时分攻七人,六虚一实,其间时虚时实,虚实相生,真假难辩。

  七人刚组成的七星阵尚不稳定,即刻有一人倒下,云啸飞一指禅及逍遥剑法相互配合,指东打西,面南攻北,有时手势突然不是捏着剑诀,而是使出一指禅来,更是让余者不知何者为真,何者为假,哪处实,哪处虚?云啸飞将新创的七情拳施展出来,此功却是众黑衣人并未见到过,再过盏茶时分,阵法即告瓦解。

  玄机道人挥手退下十八名黑衣人。一刻钟后,与萧易水一起,来送云啸飞。

  云啸飞三跪后,拜别二位长辈:“师傅,师伯,啸飞会想你们的,此去一定为武林正义谋福址,为天下万民去隐忧,为师门清理门户。”

  萧易水道:“不管有什么事,如能脱身,务必在冬月回山一次,切记切记。”

  玄机道人没作多言,却已经用眼神传递了消息,云啸飞想起前一夜师伯所说的话:提防小人和女人。

  云啸飞再一次鞠躬后,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身后跟随二团人影,一个青衣、一个紫衣。

  \\\\\\\\\\\\\\\\\\\\\\\\\\\\\\\\

  听雪剑,听雪阁主萧易水所执佩剑,乃上古名剑。

  剑长三尺七寸,剑宽三寸七分,剑身刚柔相济,曲能围腰而不折,剑锋光灿如雪,弹之似有雪花飘落,故名听雪。

  听雪剑号称神剑,持之习武,可十倍于功力,自从百年前现世后一直在听雪阁历任阁主手中,而十年前将军府一战后,萧易水折断听雪剑之后一直下落不明,江湖上有好事者自不免苦苦查访,欲谋为己用而后快。

  这柄举世名剑此时却放在小鹏的包袱中,因无正气开锋,是以与普通之剑一般无二,当时佩剑盛行于世,过往行人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于他。

  但世间有些事情,不管你如何防范,它终究是要发生的,而且来的还特别快。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此话一点不假。

  小鹏紧赶慢赶,还有一天路程,就可以到达江城了,走得累了,在路边草地上略作休息。

  远处蹄声劲急,一匹奔马迅速的向这边弛来,不等小鹏反应过来,马上之人一鞭抽向小鹏,待小鹏闪避时,长鞭却将他的包袱卷走了,疾马奔驰,扬长而去,未作停留。

  小鹏大骂不止,追赶几十丈远,奈何对方骑马,如何能追得上,转眼望见田间有劳作的农家,上前相询,方知是附近牛头山的马贼,只要是见了落单客身有包袱者,必定沿路洗劫。心里愰然,寻思之下,对方人多,暂时也拿不回听雪剑,他们就算拿去也用不了,还不如先去‘风雨亭’见见云啸飞再说。

  江城,通往风雨亭的必经之路上,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背对风雨亭而跪,后面插一根稻草,地上有张发黄的纸,上面简单的写了几句:家传宝剑丢失,若能找到,如果有缘情愿将宝剑送他,小鹏愿跟他作牛做马、无怨无悔。

  江城三面环水,只有西面靠山,一个有着十万户人口的大城市,长街车水马龙,往来游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小鹏特意选在城西这个地方,人来人往的有很多人注意到他,应该会有侠客站出来吧,小鹏心里想着,最好是云啸飞这时候赶来。

  时近黄昏,小鹏斜靠在墙上,早已是手足乏力,一天没有进水和粮食了,可想而知,间杂有太阳高温曝晒,更是难挡,尚未倒下,已经是小鹏强作坚持罢了。

  正要万分失望之时,一个瞕头鼠目的驼背中年人带着六个人赶来。

  \\\\\\\\\\\\\\\\\\\\\\\\\\\\\\

  江城北,天心楼。

  天心楼,是江城北一带最负盛名的青楼,楼中女支女分为艺妓和娼妓,其中要数艺伎更为出名,因为她们打着卖艺不卖身的招牌,渐渐的声名远播,虽不卖身,但有钱人还是可以包养的,这样既方便有钱人和官家及时行乐,又可免于家中妻妾的干扰,何乐而不为。

  老板娘姓艾,是一名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风马蚤女子,虽徐娘半老,然风韵犹存,人称‘艾大娘’。

  青楼只在夜间营业,白天则闭门休息。此时,艾大娘正与一个和她一般大年纪的青年对面而坐。

  艾大娘走近前来,给青年再倒一杯酒后顺势倒在青年怀里,撒娇道:“这半月来死哪去了,也不来看看老娘,你呀,坏死了。”嗲声嗲气,极尽媚人之能事,娇声婉转让人听之莫不蚀骨销魂。

  青年剑眉鹰目,眼中射出一道电光,似欲看透艾大娘一般,但转眼又恢复常态道:“你不过比我大上几个月而已,你若是老娘,我岂不成老爹了,嗯,哈哈哈哈。那我们的孩子们呢?”

  艾大娘娇气道:“嗯,少华,哪有啊,你也知道,咱们这些风尘女子,是不能有孩子的。”

  叶少华正色道:“你这样‘老娘’的手下和姐妹们不正是你的孩子吗?怎不见他们呢?”

  艾大娘愰然大悟道:“哦,你说他们呀,你好坏哦,又不是我生的,怎么算哩,要不,我俩生一个吧?”艾大娘眼望叶少华,媚眼如丝,直欲勾魂摄魄。

  叶少华扶正艾大娘道:“好啊,不过你先说说他们做什么去了。”言罢抱着艾大娘走向其一间秘室,属于老鸨的房间。

  \\\\\\\\\\\\\\\\\\\\\\\\\\\\\\

  那人走近小鹏,见小鹏这般模样,应该也暂时说不出什么,指挥手下上前就动手拿人。

  其时周围站了不少人在看热闹,前来赴约的云啸飞也在其中。

  云啸飞问周围人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要干什么呀?”

  一个老汉闻之,瞧瞧云啸飞,听口音知道他是外地人,劝道:“年轻人不要多管闲事,那些是天心楼的人,带头的正是他们的龟公,可不是好惹的。”

  云啸飞再问道:“天心楼,老伯,那是什么地方?”

  老汉想了想,还是答道:“天心楼是本地最大最大的青楼,看你小小年纪,一表人才,最好别去惹事,否则可要断送自己的前程了。”

  云啸飞拱手谢道:“大伯多虑了,萧某不会的。”

  突然一阵风起,云啸飞立时趁乱发动,地上的纸飞到他手上,定睛看去,觉得甚是眼熟,像是听雪剑,心想,莫不是师傅说的碰头的人,就是他;难道这剑弄丢了不成。

  青衣暗中靠近,却没有瞒过云啸飞灵通的耳朵,云啸飞传音道:“你稍候拦截他们,我来救人。”

  青衣见云啸飞发现了自己,也不在隐藏,与云啸飞一前一后跟随那七人而去。

  七人向江城北而行,当众人行至无人处时,青衣突然现身,首先击晕领头龟公,余众怎么是青衣的敌手,只是这么一缓,小鹏已经被云啸飞带走,青衣扔下众人,跟随云啸飞而去。

  \\\\\\\\\\\\\\\\\\\\\\\\\\\\\\\\\

  龟公被手下唤醒后,骂骂咧咧的走回天心楼。

  艾大娘听到龟公所说,大骂道:“不中用的东西,养你们何用?这点事都办不好,你们可知道这是华爷交待的事。”

  龟公吓得直哆嗦,不敢说话,叶少华见此,挥手道:“不用怕,你且说说那当街跪下的人是为了什么事?”

  龟公知道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赶忙道:“华爷,那家伙说,他丢失了一把家传的宝剑,剑的样子属下找人画出来了,是这样的,据他说是被附近牛头山的马贼抢去了。”

  叶少华见那画的剑虽说不是很好,却也逼真,仔细寻思,似乎在哪见过,思虑良久,突想起像是师傅用过的听雪剑,心中颇为高兴,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好,不错,你继续留意这一带消息,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先行通知艾大娘,好派人手接应,知道了吗!”

  龟公等七人这才起身道:“属下一定照办!”率众离去。

  叶少华对艾大娘道:“我去一趟牛头山。”言罢,穿窗而去。

  艾大娘低声骂道:“你当老娘这是凉亭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下次碰到,一定让你留下本钱不可,哼,好事偏被那帮混蛋破坏了。”龟公等人都已下楼,只好拿拿茶壶出气,茶壶落地,却也不烂,想是金铁所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