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鬼门关上走一遭
破壶2017-04-08 07:303,294

  朝堂之外,靖王爷劝的口干舌燥,王太傅等人就是不起来,非要按律严惩‘凶手’之后才罢休。靖王爷无奈之下,看来只能让那倒霉的小子当牺牲品了。

  “来人~带朱天降。按大丰律法,殴打朝廷二品命官,当诛~!抢夺先皇御赐教杆,实属大不敬,当诛~!今天就当着国子监众学正的面,杖毙于此!”

  靖亲王说完,整了整朝服,威严的坐在了朝堂之外。王太傅与众学正三呼万岁,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

  靖王爷也想赶紧杖毙了事,不然传到郭天信的耳朵里,没准那帮武官也来跪谏。只要人一死,这个结就算解开了,郭天信再闹,那就是皇帝的事情了。

  朱天降被差官带到朝堂门外,看着王太傅等一干学正,朱天降觉得很奇怪,难道是要当着他们的面,打老子板子吗?朱大官人想了想,觉得或许有这个可能,总得给这帮老家伙们点面子。在他看来,无非是打几下走走过场,大家的面子都好看。

  “朱天降,跪下!”还没等朱天降站稳,靖王爷就严肃的大吼了一声。

  朱天降心说麻痹的装的真像,跟昨天判若两人,难不成皇家的人都会演戏。朱大官人心甘情愿的跪倒在地,表情尽量装出一副痛心悔改的样子。反正昨天都说好了,朱天降心里很安稳。

  “朱天降,你可知罪!”靖王爷本着脸说道。

  朱天降一愣,心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在演戏?不对啊,老子要说知罪那不麻烦了。

  “回靖王千岁,学生不知道什么罪?”

  “大胆!身为学子竟然殴打自己的恩师,还抢夺先帝御赐教杆,你还想狡辩吗?”靖王都不好意思看朱天降,干脆把脸仰着说话。

  王太傅心里美的直冒泡,死一名学子到不算什么,关键是这次维护了大丰律法,让那些武官知道法不容情。不要以为他们有点兵权,就可以肆意妄为。

  朱大官人一下子傻眼了,“靖王千岁,您~您是不是搞错了?昨天那啥~不是那啥了吗。”朱天降急的直冒火,心说你这老家伙不会是喝大了吧?当着王太傅的面,老子又不能直说。

  “放肆!在本王面前,什么那啥~还那啥的!来人,按大丰律法,此罪当~!”

  靖王刚说到这,就看到魏公公忙的,跟媳妇被抢了似得,一溜烟的跑了过来。

  “靖王千岁,等等~等等!”魏公公心说您老可千万别说出那个‘诛’字,不然想收口都难了。亲王的话,也是一字千金。

  “魏总管,又有何事?”靖王心说老子每次看到你都没好事。

  魏公公喘息着来到靖王身边,一看王太傅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赶紧趴到靖王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

  “啊~你~你不会是听差了吧?”靖王一张老脸都气的变形了,要不是皇上下的圣旨,换个人他早跑过去骂街了。

  “靖王,您给老奴三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假传圣旨啊。”魏公公苦着脸。刚才皇上说了,朱天降要是因为他跑的慢出了事,就打断他的双腿。不然的话,他才不会跑这么快。

  “这~这不是欺负人吗,不行,我要见皇兄!”靖王再好的脾气,也被弄的上了火气。刚才说杀,现在又不让杀,这不玩人吗。

  “靖王,陛下说,处理完此事之前,他是不会见您。靖王,您别让老奴为难啊。”魏公公擦着汗,一个劲的拱手。

  靖王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来回走了几步,狠狠的一拍椅子扶手,“你们都为难,本王就该倒霉是不是。”

  魏公公哪敢再说话,只能不停的拱手,只求别给他惹麻烦。靖王真要一怒之下闯宫,他可不敢阻拦。

  靖王无力的坐了下去,看着吃惊的还张着嘴巴的朱天降,他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皇兄在外面的私生子,不然为什么这么袒护他。要说只为了他那点才华,也不至于。

  “朱~朱天降,本王想了想,确实是昨天那啥~你起来吧。”靖王尴尬的真想自己抽自己俩嘴巴。

  朱大官人长出了一口气,心说这老家伙脑子总算清醒过来,不然老子可冤枉死了。

  王太傅等人奇怪的左看右看,不知道靖王今天玩的哪一初,怎么叫这小子起来了。

  “靖王千岁,我等国子监所有臣子,恭请靖王肃我大丰律法,严惩罪人。”王太傅躬身喊了一句,提醒着靖王可以继续了。

  “那个~王太傅,天也不早了,你等赶紧回国子监开课去吧。”靖王挠着头,心说老子今天是不是没大便,把晦气留在了身上。

  王太傅等一干学正呆呆的望着靖王,他们觉得靖王今天怎么跟往常不大一样,已经胡说八道的连他自己都找不着北了。

  “靖王,你~你怎么能这样。”王太傅怒道。

  “奶奶的,我哪样了。”靖王愤怒之余,居然冒出一句粗口。

  “你~你怎么能~!”王太傅气的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

  “靖王千岁,我等学正可都看着您呢,您身为千岁,不能出尔反尔啊。”一群学正们,跟着说道。

  朱天降有点摸不着头脑,今个都是怎么了,难道说是老子糊涂了?麻痹的,这些家伙是不是早朝的时候没吃药,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靖王看了一眼朱天降,咬了咬牙,心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真把老太傅气出个三长两短,本王的名声可就臭了。这些文人的嘴可把不住门,不知道会把本王说的多么万人很。既然皇兄不仁,那我也不义,就让他们自己斗去。

  想到这,靖王把身子一挺,“老太傅,您也别生气,我看这样吧,你们当面对质说出理由。谁占理字,谁就那啥~!”靖王说着,嘴都松了。连前朝历史翻遍,恐怕也找不出他这样的做法。

  “靖王,老臣怎么能与这黄口小儿一起辩论,荒谬,简直是荒谬。”

  靖王心说你奶奶的除了荒谬就是荒谬,真正荒谬的是皇上,关老子屁事。

  “如果不辩论,就放人,你们这么多人,他就一个,还想怎么的。”靖王彻底被激怒,自己反正是两边不讨好,大不了你们这群混蛋跪死在这里。

  “好!既然是让老夫训斥他几句,那就把所有文正都喊来,老夫就让我大丰朝官员看看这个‘理’字是怎么写的!”王太傅满脸涨的通红,心说你靖王不嫌事大,老夫就看你怎么收场。

  朱天降脑子都快崩溃了,从头到尾他都没明白什么意思,到底是让自己走,还是打几板子再放自己走。

  “嗯~靖王千岁,我可以回府了吗?”朱天降天真的问道。

  我地个娘啊,靖王都背过气去了。说了半天,这家伙居然跟没他事似得要回府?。

  “好你个朱天降,本王不管你有多大能耐,不说出个道理别想走!”靖王也豁出去了,把事闹大,我看你皇兄出不出来。

  朱天降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发现不是在做梦,“我说靖王,咱昨天不是~怎么今天又~您是不是大清早就~喝了?”朱大官人心说是不是你收人家礼了,怎么变得婆婆妈妈。老子心里可没有皇族概念,惹急了我就勾引你女儿。

  “放肆~大胆~再放个屁信不信我就~我就把你扔给皇上不管了。”靖王后面一句撤着嗓门大声喊了出来,就是想让皇兄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逼急了,爱谁谁!

  在王太傅的吩咐下,众学正开始四处奔波,召集那些散去的文官大员。皇帝不出面,这个靖王又是个不讲理的糊涂蛋,逼的老太傅要在众官面前,当场痛斥朱天降几大罪状。既然闹到这份上,那就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件朝堂丑事。

  郭天信没有回府,愤怒之余被李洪尚书请到了兵部。到现在他还以为皇上是按照在朝堂说的,保留朱天降官籍,清出国子监。所以一出朝堂就跟王太傅大吵了一架,郭府的面子这下可丢尽了,成为大丰史上第一个被清出国子监的府邸。

  李洪大人本想安慰一下,然后亲自去找成武皇再说说情。还没等喝上二道茶,就听一名差官说太傅要在朝堂前面训朱天降,一定要按律法办理,绝不留情。

  这下郭天信真急了,“王老匹夫,真乃欺人太甚。逼急了,老子就跟他同归于尽!”郭天信说着,抽出腰刀就往外走。在这个时代,名誉面子看的比命都重,郭天信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替母亲大人着想。

  李尚书一看不好,赶紧拦住了郭天信。不过李洪也觉得王太傅确实过分。既然陛下都发了圣令,竟然还要把人往死里整。看样子,他们是想借这个机会,让武官的颜面彻底扫地。

  “天信,有本尚书在,还容不得他们乱来。就算他王太傅是托孤老沉,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来人!传我兵部令,命所有在京武官,前去朝堂门前集结,不得有误。”

  李大尚书决定替自己的部下出头,不然的话不光压不住郭天信的愤怒,他在军中的威信也将会降低很多。

  刚散朝不久的文武百官,呼呼啦啦都开始向朝堂集结。朝堂后宫,成武皇帝气的拍打着桌面,恨不得连靖王拉过来臭揍一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