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那个叫朱天降的不能杀
破壶2019-11-26 09:323,362

  四皇子这么一说,朝堂之上一片哗然。靖王气的一张脸都快变成了猪肝色,心说你个小兔崽子到底是哪头的。

  王太傅露出一副孺子非常之可教的表情,欣慰的点了点头。

  “陛下,老臣问完了。”王太傅就问了一句,但这一句就能完全推翻了靖王的调查。

  成武皇帝拿眼瞟了瞟靖王,心说你这是办的什么事,连自己的侄儿都不帮你。

  “玄珠,这么说那朱天降,确实打过老太傅?”成武皇知道只要自己皇儿一证实,这下谁也保不住那孩子了。不但要重重判罚,按大丰律最轻也要下大狱关一段时间。二品大员可不是随便就能打的,如果是一般百姓当场就可以问斩。要不是看在郭天信的面子上,直接交给刑部就完了。

  “回父皇,儿臣只是说朱天降动手,这并不代表他就打了主薄大人。昨天儿臣说的很清楚,是主薄大人要摔倒,那朱天降伸手想扶没扶住。”四皇子一副傻呆呆的样子,看着极为诚实。

  正在兴高采烈的王太傅及一干文官,听到四皇子这么说,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

  “你~你~四皇子,明明是朱天降把老夫推到,你怎么能这么说。”王太傅愤怒的说道。

  “主薄大人,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看到的确实是他要去扶您。”四皇子话虽然是这么说,双手却是微微有点颤抖。好在他在学堂之上练就了一副二傻子表情,显得非常真诚。

  王太傅压了压心中的怒火,眼前这孩子再怎么说也是皇子,他总不能上去踹一脚。

  “好!就算他没打老夫,但抢夺先帝御赐的教杆,这总是事实吧。”

  “这~好像是挡了一下。”四皇子没想到王太傅会这么问,一下子有点答不上来。

  靖王一听,赶紧接口说道,“皇兄,朱天降也承认,是挡了一下~!”

  “好!承认就好。”王太傅没有给靖王说下去的机会,“陛下,那教杆是先帝所赐,在学堂之上可上打皇子公主,下打朝臣子弟。这就相当于御赐尚方宝剑,朱天降阻挡受罚,根本就是对先帝的大不敬。”王太傅可算抓着个把柄,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郭天信一听可不得了,连先帝都搬了出来,赶紧走出班列,“陛下,臣有奏~!”

  成武皇一看,好家伙,本家也来人了,看来这朝堂今天想不热闹都不行。

  “准奏!”

  “陛下,据臣所知,因为王太傅在学堂之上,羞辱本官,郭府门人朱天降才不接受惩罚。”

  “哦?还有这事?”成武皇一怔。

  郭天信一指王太傅,“身为重臣,当着学子之面,竟然说臣是一介武夫,不懂得治国之道。陛下,臣镇守边关多年,拒敌于国门之外。难道说,我们这些武将,都是只知道打仗的草包吗。臣到觉得,他们这些只知道读书写字的老迂腐,才是一群草包。”

  靖王一听,我地个亲娘啊,这郭天信还真是一介武夫,把整朝的文臣都骂上了。

  “郭天信,你休要胡说,没有我们文臣,你们这些武夫何德何能治理天下。”王太傅气愤的瞪着眼。

  靖王苦笑了一下,心说郭天信个性直爽,这王太傅也是一张嘴就能看到屁眼的人,都是直脾气,他连整班的武将都骂了进去。

  这一下不要紧,两边的文武大臣马上形成了团结战斗的集体,互相指责起来。

  魏公公一看皇上脸色气的发青,赶紧高喊了一声,“大胆~肃静!”

  文武百官一个个跟斗鸡眼似得面红耳赤,这个恩怨早就埋藏在文武百官的心里,今天算是借着打人事件爆发了出来。

  成武皇帝站了起来,威严的扫视了众人一眼。

  “朝堂之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本皇很多年没杀人了,是不是想让本皇开戒。”

  众人一听,唰的一下全都跪倒在地,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出。相当年成武皇帝登基之后,为了清除异己,当场斩杀了一半的朝中大臣。或许是过去了很多年,这些臣子已经忘却。

  “文臣武将都是定国之基,缺一不可,朕还没下结论,你们自己到下起结论来了。”成武皇背着手,看着一干大臣。

  “此事到此为止,至于学子朱天降~!”说道这,成武皇看了郭天信一眼,“保留官籍,清出国子监。为了惩前毖后,不让其他学子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责令宗人府,重打一百大板。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退朝!”

  成武皇说完,给靖王爷使了个眼色。靖王爷一躬身,跟着成武皇走进了后堂。

  成武皇帝把靖王留下,是想让他事后安慰一下郭天信。在大丰朝历史当中,还没有哪家的学子被清除出国子监的。成武皇这道圣旨,等于是长了文官的面子。不过,他故意保留了朱天降的官籍,也算留了个后手。

  “靖王,朕让你去消灾解难,你到好,成了火上浇油,弄的文武百官在朝堂上骂大会。”后堂之上,成武皇帝生气的说道。

  “皇兄,您早下旨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非得扔给我处理,我也不好办吗。”

  “靖王,郭府那边你去安抚一下,朕今天没有给郭家面子,实属无奈。特别是郭老夫人那边,你要好好的说说。至于朱天降,过段时间,随便安排个差事,也让郭家宽宽心。”

  成武皇说着叹息了一声,朝堂之上无小事,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很可能就会引起大的风波。成武皇明白,铁腕之下,还得有安抚。

  两个人正说着,就看到魏公公颠颠的跑了进来,“启禀陛下,文武百官在朝门外吵了起来,王太傅带领一干学正,顶着先皇所赐教杆在朝堂外跪谏,您快去看看吧。”

  成武皇帝一听,脑子蒙的一下大了一圈,“又来了,跪谏跪谏,就知道跪谏。”

  靖王一看,幸灾乐祸的看着成武皇,心说刚才还担心郭家,现在人家王家也不乐意,我看您怎么办。

  成武皇看了靖王一眼,发现他在幸灾乐祸,“靖王,你去把老太傅一干人,劝走!”

  “这~怎么又是我去?”靖王的脸马上苦了下来。

  “你不去谁去,有些话朕不能说,你却能说。难道,你让朕去跟他们赔礼吗。”成武皇瞪着眼说道。

  “皇兄,那帮老家伙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总不能挨个打板子吧。”靖王心说王太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是先皇的托孤老臣,死硬的很。

  成武皇深吸了一口气,“为了一个学子,竟然惹出这么多的事情。实在不行的话~”成武皇脸色一寒,“那就杀一儆百,至于郭府,朕另行赏赐安抚。”

  靖王一愣,看样陛下是真恼怒了,杀一个郭府的门人,安抚住太傅学正,这到是不错。但是郭府的脸面,可丢的有点大。难道说,陛下要给郭天信升官晋品,以此来达到平衡?。

  看着成武皇有点震怒,靖王没再说什么,告退了下去。他准备尽量劝说,最好能圆满解决。现在已经不是朱天降个人的事情了,已经牵扯到郭王两派的争斗。实在不行,那就赶紧杀人解套,先安抚住国子监一方在说。反正郭家和军方,会找皇上去闹,没他什么屁事。

  靖王一走,成武皇站在桌案后面,提起笔想书写什么,但愣了半天也没下笔。魏公公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心说谁得罪老子,绝对没有好下场。

  “陛下,臣有事奏!”龙幔之后,闪出一道身影。

  成武皇帝一愣,放下了手中笔,“你们都退下!”

  几名太监及魏公公,赶紧躬身告退。魏公公眼里露出一丝羡慕之色,在皇宫里,也只有这个人见到陛下,不用跪拜。这个人身份很神秘,魏公公只知道他叫卫展,才是名五品带刀护卫。但是,每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魏公公都有种冷嗖嗖的感觉。最可怕的是,这个人神出鬼没,不知道就从那里钻了出来。而且,每当他要说话的时候,成武皇都会撤去左右。魏公公心里明白,这才是皇上最亲的心腹。

  “卫展,你有何事?”

  “陛下,那个叫朱天降的,不能杀。”

  “不能杀?什么意思?”

  “林风林大人出现了,他叫人给我带了话,让我照顾那个叫朱天降的人。”卫展说话有点放肆,连臣子都不称,直接以‘我’来说话。

  “林风?你说的是当年父皇身边首席青龙护卫林风?他不是失踪很多年了吗?”成武皇吃惊的问道。

  “陛下,在粘杆处,林大人就是座丰碑,没人可以跨越。当年他就是奉了老主子的命令,我们粘杆处才暗中铲除了齐王和晋王爷的爪牙。陛下,念在这份情谊上,还请陛下开恩。”卫展默默的说道。

  成武皇帝眉头紧锁,当年要不是粘杆处倒向了他,这皇位恐怕都坐不上。先皇临终前,把粘杆处交给了成武,才使得他坐稳了江山。现在林风竟然让卫展照顾朱天降,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成武皇帝捻着玉扳指,开始琢磨起朱天降的身份。

  “卫展,马上调查一下朱天降,看看此人进入郭府之前,是什么来路。朕相信郭天信,但恐怕有些事情,郭天信也不清楚。”

  “遵旨。”卫展说完,闪身消失在房中。

  卫展没有问成武皇是不是开恩,但他知道,自己既然说了出来,朱天降的命肯定是有了保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