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四皇子串供
破壶2017-04-08 07:303,425

  三位大人物把目光都看向了朱天降,此时的朱天降一脸的委屈。

  “王爷,学生真没打人。事情是这么回事,当时学生正在认真听讲,王太傅就过来问学生是谁家的子弟。学生回答说,是郭府的朱天降。谁知道王太傅就辱骂我家将军,说他是一介武夫,只知道骑马射猎,不懂治国之道。学生本想辩解几句,谁成想王太傅举杆就打,学生只不过挡了一下,他就摔倒了。此事玉格格和~四皇子能证明。”朱天降侃侃而谈,声情并茂说的连自己都差点当真。他怕玉格格一个人说话不顶用,勉强把四皇子拉了进来。他还真担心那个鲜猪不给面子,要不承认那可麻烦了。

  郭天信咬着牙,“听见了吗,那王老匹夫就是看不起我们兵部的人。别说没打,就是打了也打的对。”

  郭天信镇守边关多年独断专行惯了,谁敢骂他。这下到好,当着众官家子弟的面,说他是一介武夫,能不急吗。

  李洪尚书默默的也不说话,幸灾乐祸的看着靖王爷,心说这证人找的好,一个是你女儿,另外一个是皇子,看你怎么办。

  靖王爷挠着头,“我说你俩坐下说行不行,这事本身我也没想怎么着,只是王太傅他不愿意,本王总得一碗水端平了吧。”靖王爷说着,狠狠的瞪了朱天降一眼。心道这小子连自己女儿都拉了进来,还真不好办。

  “王爷,公道自在人心,您看着办。”郭天信好像抓着理了,口气更是强硬了起来。来之前他还想着备份大礼,托李洪和靖王帮他转交王太傅,算是赔礼道歉。现在看来,连礼品都省了。

  靖王叹了口气,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去把玉儿和四皇子叫来,本王要对对口供。”

  靖王吩咐完,又对着朱天降说道:“你小子别欺骗本王,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靖王不再理睬朱天降,开始与郭天信和李洪聊起军方的事。靖王年轻时候也带过兵,三个人到是能聊到一起去。

  朱大奇人这下心里有点发毛了,等会要是玉格格和四皇子都不承认,那可怎么办。他本来觉得靖王爷或许不会对证,没想到当场就去叫人。朱天降到不担心其他学子,他们都是官家子弟,回去后肯定会被父母交待要三缄其口,哪边都不得罪。

  靖王爷三人说着聊着,玉格格和四皇子被请了过来。

  四皇子一进门,非常规矩的参拜了下去,“侄儿给王叔请安。”

  安毕,四皇子站起来又对着李洪与郭天信拱手鞠躬,“两位大人安好。”

  玉格格到是简单,直接做了个万福,“给父王请安,两位大人安好。”

  李洪与郭天信也客气的拱了拱手,不管年纪大小,人家可是皇室的人。

  “玉儿,玄珠,朱天降说他没有动手打王太傅,你俩可以作证,是否有此事?”靖王爷问道。

  由于算是正式开始问案,一名笔录官差开始记下详细的口供证词。

  玉格格和四皇子一听,都奇怪的看向朱天降。朱天降侧过半个身子,不停的眨着一只眼睛,那意思哥们姐妹帮个忙,以后有啥事好商量。

  “回皇叔,朱天降确实没有动手打主薄大人。”四皇子非常认真的说道。

  “啊~嗯!”玉格格却是心虚的点了点头。

  朱天降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看来这小胖子挺够意思,老子一定想办法让他接皇位。

  知女莫若父,靖王爷一看玉格格那通红的小脸,就知道在说谎。不过他也不点破。

  “玉儿、玄珠,朱天降说王太傅过来问他是谁家的子弟。这小子回答说是郭府的朱天降,那王太傅就辱骂他家郭将军,说他是一介武夫~~你们说,是不是这个过程!”靖王爷居然把朱天降的原话重复了一遍。

  听的朱天降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麻痹的这哪是问案,简直就是串供。看样是怕他女儿和皇侄说差了,专门交代一遍。朱天降看到李洪那神秘的微笑,这下明白了,原来这三个老家伙是一伙的。

  “王叔,句句是实,其他学子也可以作证。不过,其中有些文官的子弟,恐怕他们会偏向于主薄大人。而且,主薄大人平时威严的很,估计也会有不少人摄于主薄大人的威严,不敢说实话。”四皇子正义言辞的说道。

  朱天降都快乐疯了,心说这小子可够奸诈的,连后路都想好了。麻痹的,他不去当律师都亏了,简直就是无赖当中的一朵奇葩。

  靖王爷眯着眼睛,看着旁边的官差奋笔疾书,写完后,靖王爷拿过来满意的看了看。

  “李尚书,郭将军,看来这都是一场误会,您二位请回吧。不过朱天降还要呆一晚上,明日早朝后,打他几板子算是让王太傅消消气。”靖王爷微笑着说道。

  “嘿嘿,靖王爷,我那还有一把珍藏的好剑,有空我拿给您鉴赏鉴赏。”郭天信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二傻子都能听出来靖王爷是在帮着郭府,郭天信总不能一毛不拔吧。

  靖王爷把李洪和郭天信送到门外,朱天降赶紧对着四皇子拱了拱手,“四皇子,够意思,以后咱们就是死党。玉格格,你的这份情我记下了,早晚会还给你。”

  “呸~谁和你有情,讨厌。”玉格格羞的满面通红,转身跑了出去。

  “朱天降,我帮你也是有代价的,以后父皇再给我们兄弟布置写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四皇子说完,撇嘴一笑,端着个大脸走了出去。

  朱天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过了一关。明天估计王爷也会刻意安排,不会打的多重。

  王主薄被打之事,一夜之间传遍了京城各大府邸。王太傅奋笔疾书,连写了三道奏折,准备明日早朝面呈皇上。

  靖王爷本来是好心想平息这件小事,谁成想好心办差了事,掀起了文武官员对持的朝堂风波。

  历代的早朝,都跟开例会似得,主要起到调节和宣布大事的作用。基本上这些事都办理的差不多了有了结论,给皇上汇报一下。或者是六部有了争论,才会拿到早朝上议论。

  但是今天的早朝气氛却有点不同,人来的非常齐,文武百官都想听一听靖王爷是怎么处理‘殴打’主薄的案卷。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左右分列,靖王爷站在文官之首。而兵部尚书李洪,则是站在武官之首。由于郭天信是镇守边关将军,按理可以不参加早朝。不过,郭天信到是想在早朝后私下给王主薄赔个不是,化解一下双方的恩怨。所以,特别申请了今天的早朝。

  成武皇端坐在黄金打造的禅椅上,俯视着文武百官。成武皇帝对着魏公公微微点了点头,魏公公扯着公鸡嗓子高声喊道。

  “六部官员~有事早奏~无事禁声~不得喧哗!”

  靖王爷看了看李洪,往右横跨了一步,“启禀吾皇,臣弟有奏!”

  成武皇帝微微点了点头,“靖王请说!”

  “启禀陛下,宗人府昨日调查了国子监王太傅晕倒一事,现已查明经过~!”

  靖王一开口,文武大臣都马上开始议论纷纷。靖王爷说的很婉转,没有用‘殴打主薄’这个词汇,而是说王太傅‘晕倒’。这样一说,事情的性质变得微妙起来。

  靖王也不管旁边的嘈杂声,耷拉着眼皮依旧念着宗人府精心调查的问案。成武皇捂着脸忍不住偷偷小笑了一下,心说靖王你也真是,就算偏心也不能偏成这样吧。朕把事交给你,就是让你掌握个平衡,你到好,简直就是说王太傅年老体弱自己摔倒的。

  王太傅气的直哆嗦,“荒谬,简直是谬论。陛下,老臣有本奏~!”王太傅颤颤巍巍走出班列,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靖王爷眨了眨老眼,一撇嘴问道:“王太傅,你是说本王说的都是谬论吗?”

  王太傅一愣,这老学究脑子里皇族概念其重无比,怎敢藐视靖亲王。

  “靖王,老臣只是说你这调查有出入,明明是那朱天降动手打了老臣,怎么成了老臣自己摔倒?”

  “这么说,就是本王的女儿,还有四皇子在说假话了?”靖王面色黑了下来。

  “这~这个可以当面与他们对质。”王太傅挺着脖子说道。

  靖王一看高高在上的皇兄还不说话,这不是成心看热闹吗。

  “好!既然王大人说了,那本王就恳请皇兄,传四皇子进殿!至于玉儿,女孩子脸皮薄,上不得台面,还是算了。”靖王心说皇兄你不是看热闹吗,我就把你儿子弄出来,看你怎么办。

  成武皇瞪了一眼靖王,沉声说道:“准奏。”

  靖王耷拉着眼皮,只当没看见皇兄的白眼,反正就算被王太傅翻了案,那也是皇子说谎,与他一文钱的关系也没有。

  不大一会儿,四皇子玄珠跟着一名太监走进朝堂。

  “儿臣叩见父皇。”四皇子别看长的跟弱智似得,礼节上到是非常规矩。

  “玄珠,你皇叔的案卷,可是你作的证词?”成武皇帝威严的问道。

  “回父皇,正是儿臣。”

  “那好,王太傅有话问你,你要照实说出,不得有半句虚假。”

  “儿臣遵命。”

  玄珠说完,转过身来,对着王太傅深深鞠了一躬,“学生玄珠,敬听恩师的教诲。”

  王太傅对这四皇子的印象到不错,别看他学业不怎么样,到是皇子中最‘尊师重道’的一位。

  “四皇子,本主薄问你,昨日学堂之上你与那朱天降坐在一起,可曾看到他动手了?”

  “回主薄大人话,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