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王爷,我没有打人
破壶2017-04-08 07:303,271

  “你闯大祸了,恐怕得把你交到刑部。按大丰律,殴打一品大员可是重罪。”玉格格担心的说道。

  朱天降挠了挠头,自己只是推了一把,怎么就成了殴打。

  “玉格格,现在大门关闭我出不去,等会如果我被人带走,麻烦您赶紧去郭府通知一下。”朱天降觉得有必要请郭天信出面,大不了也就是赔偿点医药费用。官官相护,就算王太傅看不起鲁莽的武将,总会给点面子吧。

  学堂里乱哄哄都在议论着会怎么处理朱天降,大门忽然一开,走进来四名黄马褂官差。

  “谁是朱天降?”一名官差问道。

  “啊~我就是!”朱天降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硬着头皮答应了一声。

  四名官差二话不说,拷上朱天降就走。肇事的人被带走,学堂大门这才重新开放。

  玉格格觉得有点奇怪,不但是她,几位皇室成员也很疑惑。怎么抓人的不是刑部,反倒是宗人府的差人。

  七公主轻轻碰了碰玉格格,“玉儿妹妹,你不是喜欢他的诗吗?这下机会来了,不给你写个几十首绝句,就让靖王叔狠狠的制他。”

  玉格格捂着嘴偷偷笑了笑,就是主薄大人一年也写不了几首绝句,这也太狠了吧。

  就在朱天降被带走的同时,太医院里来了几名宫中太监。为首的正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内府总管魏公公。

  王太傅伤的并不重,只是急火攻心被气晕的。来到太医院一诊治,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王太傅拍打着床沿,对太医们痛斥着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他那根教杆是先皇所赐,有权对任何在国子监读书的皇子公主责罚。朱天降竟敢夺他的教杆,这简直是欺君的行为。

  魏公公走到门口就听见王太傅的咒骂声,他是奉命来安抚王太傅的,但魏公公却不想让朱天降就这么轻松的躲过。看皇上那意思,好像还要让朱天降继续留在国子监。如果靖王爷真这么办,以他与郭天信的关系,恐怕连板子都免了,直接罚银赔罪了事。

  或许由于身体的缺陷,魏公公养成了睚眦必报的心理。上次朱天降对他的咒骂一直耿耿于怀,这回魏公公连郭天信的面子也不顾了,他要来个火上浇油,直接逼着这位老太傅去上书房跪谏。

  魏公公可没想到,他这一己之私,却造成了大丰朝文武百官大对抗。同时,也成就了朱天降,让他有机会在朝堂之前舌战群儒。

  王太傅正怒斥着朱天降这种人间败类,学界的耻辱,就看到魏公公眯缝着小眼走了进来。

  “老太傅,圣上命咱家专程来看望您,不知道老太傅身体可曾有伤?”魏公公抱着双手走到床塌之前。

  王太傅一看是魏公公,立刻闭上了嘴巴,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在朝中为官的人,几乎都怕这位魏公公,但王太傅自认清高,还就不买他的账。魏公公内心也不喜欢这个老家伙,要不是想来挑拨离间,魏公公才不会亲自过来。

  “老太傅,听说您让国子监一名学子打了?呵!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堂堂国子监主薄大人,竟然被自己的学生打,真是闻所未闻。不过,我听说您那学生,是镇南将军府的人,这就难怪了。武夫的门人就该进军营,跑到国子监来撒什么野。老太傅,您也别生气,就当给咱家一个面子,消消气就过去了。”魏公公笑眯眯的说道。

  旁边的几名太医一听,魏公公这几句话,明着是安慰,暗地里却是在挑逗。以王太傅那耿直的脾气,怎么能压住这股火。几名太医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敢说话,悄悄的退了出去。他们是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况且这魏公公小肚鸡肠,最喜欢搬弄是非。

  果不其然,王太傅一听勃然大怒,“魏公公,这是关乎尊师重教之大事,凭什么要给你面子。如果刑部敢徇私枉法,老夫就带着学正们去当面质问刑部尚书。”

  “哎~我说,您别冲我发火啊,咱家也是好心劝您不是。再说了,听说那朱天降已经被宗人府的人带走了,这事根本不经过刑部。”魏公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宗人府?他又不是皇亲国戚,凭什么是宗人府来过问。哼!就算他是皇亲国戚,老夫也要讨还个公道。”王太傅说着,穿鞋下了床,扔下魏公公独自向外走去。

  魏公公对着远去的王太傅,狠狠的‘呸’了一口,“什么东西,敢对本公公无理,早晚告你的黑状。”魏公公拂尘一甩,带着一群小太监离开了太医院。

  王太傅憋着一口恶气,他没去给皇上进谏,而是直奔了宗人府。

  镇南将军府里,负责在国子监外等待朱大官人的车夫赵四,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赵四鞋都快跑掉了,慌张的来到正堂。要不是玉格格专门出来找到郭府的车告诉了他一声,恐怕赵四得等到天黑。

  郭天信正在看着兵部的信函,听到喊声眉头一皱,“什么事大惊小怪,又不是当云国入侵了,瞎叫唤啥。”

  “老爷,朱公子在学堂之上,把~把王太傅给打了。”赵四喘息着说道。

  “什么?把王太傅给打了?”郭天信一下子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赵四。

  “是玉格格亲口告诉我的,说是朱公子打伤了王太傅,已经被宗人府关押。”

  “宗人府?”郭天信一愣,怎么不是刑部?。

  “这该死的东西,我就琢磨着会给我郭家惹事。你先下去吧,不许乱说。”郭天信叫赵四退下,开始琢磨着怎么办才好。毕竟朱天降是以郭府门人身份去的国子监,真要被赶出来他的脸面可就丢尽了。京城官员门第,对这种事情非常在意。

  “来人,备马。”郭天信吩咐一声。

  郭天信要去兵部尚书李洪的府邸,这事得跟他商量一下。郭天信知道王太傅那倔强脾气,他想找李洪当中间人说和说和。

  宗人府后堂之中,靖王爷揉着脑袋,冷冷的看着朱大才子。刚才被老太傅吵的脑子都疼,看来这事还真有点棘手。王太傅犟的跟头驴似得,根本就六亲不认,非要按照大丰律法重判不可。靖王爷心说这老头是不是疯了,要重判的话,皇兄还把这小子扔给他干什么。明显的是让他大事化小,互相给个台阶就完了。

  “朱天降,本王问你,为何要以下犯上,殴打自己的恩师。”靖王爷也算给郭天信面子,没有在前堂审问,而是带到后堂单独过问一下。

  本王?“您是~靖亲王?”朱天降谨慎的问道。

  他从郭颖那里听说过,当年成武皇帝兄弟几个争夺皇位,弟兄六个干死了三个,剩下的俩其中一位还发配到外地当了闲散王爷。在京城里,只留下了靖王爷,因为当年靖王爷是支持成武皇帝的一方。

  “正是本王。”

  “哦,常听玉格格提起您,老在我面前夸,说您是一位慈祥的父亲。靖王爷,听说您很喜欢骑马射猎,那箭术肯定很高明吧。”朱天降开始套着近乎,搞的跟玉格格多熟似得,反正他知道靖亲王不会去问玉格格。

  靖亲王捋着胡须“呵呵,本王的箭术~~”靖亲王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差点被夸蒙圈,“臭小子,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少说废话,交代你打人的事实经过。”靖王爷说着,狠狠的瞪了两眼。

  朱天降挠了挠头,“靖王爷,我没打人,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朱天降刚要说一下现场发生的情况,就看到一个黄马褂的官差来到门外。

  “启禀王爷,兵部尚书李大人,和镇南将军郭大人求见。”

  靖王爷一听,脸难为的跟吃了苦瓜似得。朱天降一听来了救兵,干脆闭嘴不说了。

  靖王爷摆了摆手,“请他们进来吧。”

  官差下去不久,就看到风风火火的郭天信与一名身穿朝服的老者走了进来。

  “靖王千岁,又给您添麻烦了。这小子第一天进国子监,就弄出这么档子事来。你说打谁不好,偏偏去打王太傅那老家伙。”郭天信一进门,就开始说个没完。

  李尚书苦笑了一下,“我说郭将军啊,你这话说的不对,谁都不该打。”李洪说着,看了朱天降一眼,对靖亲王说道:“靖王,郭家几十年没人进过国子监,总不能第一天就给踢出来吧。天信兄既然把我给拉了来,王爷您总得给下官点面子。”

  靖王爷为难的摇了摇头,指了指李洪,“你们啊,兵部的就向着军方的人,这让本王怎么办。刚才王太傅来我这吵了半天,吵的我脑子都疼。”

  “怎么,那老家伙看样不把我郭家整臭了,他就不甘心是不是。”郭天信不满的说道。

  朱天降一听,头一回觉得郭天信也有可爱的一面,这一点郭颖到随他。看来这军方的一派,跟那王太傅还真不对付。想到这,朱天降脑子里开始有了想法。

  “郭将军,你也不要冲本王吼,你的门客打伤了王太傅,怎么说都是错在你这方。”靖王与郭天信关系不错,要换了别人,早给轰出去了。

  “王爷,我没有打人。”朱天降忽然喊了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