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道士大战赵小天
弓楚2018-03-29 17:153,269

  !#

  道士一击未中,左手顿时化掌,朝着赵小天肋下拍去。

  村长一看两人要决斗,立刻找了一个柱子躲开,探出个头来张望,心里阵阵窃喜,赵小天,这下一定要教训你一下。

  赵小天眼见道士掌风过来,急急后退,双手挡住左肋,卸去道士掌力的瞬间一腿踢向小腹。在战斗中最忌讳一味防守,而赵小天跟耳大爷学了这么多年的杀狼杀猪方式,耳大爷曾经说过,赵小天的身体骨骼不适合练体,所以招招都是先发制人取人要害,以攻为守。

  道士右手拂尘一甩,拍打在赵小天小腿,赵小天只感觉像是铁棍敲打的疼痛,但是由于身体强度不够,只能硬生生的接下打击,否则一旦收腿,道士便会有机可乘,而不善防御的赵小天会凶险万分。

  道士本来想赵小天一定会投鼠忌器的收腿,可是没想到这小子招招是拼命,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拂尘功。

  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好似肠子都卷在一起的疼痛,道士心里一惊,“内劲内收?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山沟里居然卧虎藏龙,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居然有这等功力。”当下不敢大意,尽量用后退的方式化解腿力。

  在对方后退的刹那,赵小天上前一把抓过老道肩头,向老道后退的方向推去。人在后退的时候重心向后,被人在正面一推,老道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再退两步或者对方再一加手中的力道就会失去平衡。说时迟那时快,老道左手一探,拇指按向赵小天手掌虎口,右手拂尘不停,虚空画圆,直击赵小天腋下。

  凡是练武之人,都有自己的罩门,而赵小天的罩门正是在腋下,一见老道拂尘的落点,当时收手,双腿急转,侧身避开老道拂尘,收腿抱手,转腰分掌再探道士面门。

  老道方一站定,见掌力又来,躬身向下,做起蹲马式,左右拍打,瞬间分开赵小天双掌,右腿不停顿的向赵小天脚下伸去,阻挡住赵小天双脚方位,同时腿部一抖,膝盖顶住赵小天膝盖,使其不能前进。

  赵小天一见老道腿部动向,更是一惊。赵小天用的是太极拳的白鹤亮翅,步法自然是平云步,而老道右脚所在正是自己下一步要走的方位。赵小天双掌招式未老,先转手抱圆,一招借力打力拉扯过道士拂尘,用力向自身方向拉扯。

  第一次拉扯,双腿已收,同时左手逆时针画圆,引着道士重心再次向前。

  第二次拉扯,道士更临近赵小天身旁,赵小天以左肩顶撞道士下颚。

  道士侧脸躲开赵小天的肩膀,第一次被牵引猝不及防的向前进了一步,第二次牵引时知道对方已经使出太极拳的粘字诀,当下不敢轻视,尽量向后蓄力准备迎接捋字诀的第三次牵引。

  第三次拉扯,赵小天再次转身,以右胸撞道士右胸,向前急速用力。道士右手放开拂尘,双手化拳直逼赵小天右胸。

  两人的蓄力一击都命中对方,砰的一声,双双倒地,道士双拳被赵小天内劲的借力反震,赵小天的胸口被道士双拳所伤。

  两人互拼分开后,赵小天双手平举垂落,并腿还原。老道士站定身形,双手合十后卸力还原身体两侧。

  寺庙内极其安静,村长在柱子后边看的目瞪口呆,这简直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心底冒出一阵畏惧,幸亏一直以来自己对这两个人都算客气,否则的话,随便一个人出一招都能把自己打趴下。尤其是赵小天,知道这小子拼命的特点,但是却不知道还是个会功夫的人,一瞬间心里百味丛生。

  赵小天面不改色,一改往日的嬉笑,转而代之的是严肃和毅然。从小到大都跟随耳大爷练习太极拳,但是却没有在实战中使用,第一次与人交手就被对方双拳震退,这事儿如果让耳大爷知道了一定免不了受罚。毫无实战经验的赵小天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只是站着不动,随时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三人中最震惊的要数道士了,习武多年的他虽然身经百战,但是很少落败,这次居然和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打了个平手,让他极为愤怒。更加意外的是,这个小子居然是会用内劲太极的人。早就知道这个小子姓赵,于是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他不能确定,对面站着的少年是否是传说中赵家的传人。

  打圆场是村长的为官之道,于是伟大的村长笑嘻嘻的站了出来,冲着两人说道:“道长,二双,你们二位本来切磋一下就好,没必要继续斗气,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

  道士哼了一声,望着庙门,背对赵小天说道:“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竟然假惺惺的用上太极拳,别以为会了两三下三脚猫功夫就了不起,若不是贫道手下留情,你早就受了内伤。”

  赵小天本来心里极为不平衡,但是血气方刚的他一听对方的话,也习惯性的顶嘴说道:“我说老道士,好像你没占多大便宜吧,别的我不知道,内劲外放我还是懂得,要想让我受内伤,恐怕你这个岁数还办不到吧。”

  说完赵小天拍拍腿上的土,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寺庙,不可一世的狂傲到了极点。

  见赵小天走了,村长凑到老道士身边说道:“道长,你真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省得他一天天在村子里称王称霸。”

  老道骄傲的哼了一声说道:“贫道是见这小子初生牛犊,给点教训就可以了,年轻人是该受受挫折才好。村长放心,以前我不管,现在我在佛爷村,这小子嚣张不了几天。”

  村长心里很高兴,自己请道士回来是个正确的决定,从此以后佛爷村有自己只手遮天的资本了。

  但是他哪里知道,老道说话的时候,双手也不停的颤抖,刚才那一记硬碰硬险些把自己的虎口震裂。

  赵小天走出寺庙,离开两个人的视线同时,立刻蹲坐在地上拼命揉着自己的小腿和胸口,掀开衣服一看,胸口已经一片淤青,小腿更是好不到哪去。呲牙咧嘴的叫唤半天之后,赵小天扶着墙,一瘸一拐的朝诊所走去。

  苦不堪言的赵小天一进诊所,陆子萱赶紧搀扶着他坐到了病床上询问:“怎么了你?表情这么痛苦。”

  赵小天咬着牙,绝对不能在老娘们面前显示自己的脆弱,全身无力的躺在病床上,慢慢掀开了自己的上衣。

  “啊!”陆子萱惊的大叫出来,“这是怎么弄的,怎么紫成这样?你等着,我去给你找跌打酒。”

  赵小天痛苦的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战斗。老道士的拳力还真是够大,幸好只是皮外伤,只是胸口的骨头有些隐隐作痛,应该不会骨折。

  陆子萱拿来跌打酒,赵小天已经虚脱的抬不起手,她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沾上药酒擦拭在赵小天的胸口,赵小天“嘶”的一声叫出来。陆子萱只是护士,不知道自己的手法对不对,一直关切的问赵小天有没有事。

  赵小天摇摇头,缓了一会说道:“你把我上衣剪开,衣服蹭着身子很疼。”

  陆子萱点点头,回头拿出剪刀,几下便剪开赵小天的上衣。暴露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瘦弱但是却健壮的上身,六块腹肌显得孔武有力,但是这些都不能让陆子萱感到震惊,唯独让她意外的是,赵小天的上身布满了伤疤,基本上每一寸都有,肩膀上更是有许多抓痕。

  陆子萱疑惑的问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疤?你是父母打的么?”

  赵小天痛苦的摇摇头,说道:“一部分是耳大爷用鞭子抽的,更多的是野兽的攻击导致的,你听说过狼搭肩吗?”

  陆子萱傻傻的摇头,不明所以。

  赵小天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传说中森林里的狼会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身后搭上人的肩膀,如果人一回头就会咬断那个人的脖子。”

  陆子萱啊的一声尖叫,“这太可怕了,是真的吗?”

  赵小天扑哧的笑出声说道:“这是假的,我十岁的时候差点被这个传说给骗了,其实狼是在正面搭在人的肩膀,根本不容任何反应就会上前咬断人的脖子。”

  陆子萱再次惊叫,她怎么想都不会相信,一个十岁的孩子会去跟狼拼命?还是他是躲在周围看到了这一幕,如果说是看到别人的话,那肩膀上的抓痕要怎么解释?

  赵小天貌似看出了她的疑惑,又说道:“其实跟狼比起来,野猪更加可怕,我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野猪用獠牙顶出来的,他们的皮很硬,用刀子都划不开,很难对付。”

  说着说着,赵小天看了看陆子萱手中的药酒,又说道:“如果你这药酒再不擦的话,我就要疼到休克了……”

  陆子萱这才反应过来,由于刚才赵小天的反应,衣服在身上都会疼,所以她低下头,离赵小天的胸膛很近的情况擦拭药酒,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他。

  正擦着,周杰刚好回到诊所,在门口看到陆子萱低着头双手放在赵小天胸口,而赵小天上身赤裸,在他的角度,好像陆子萱趴在赵小天胸口亲吻他一样。

  周杰愤怒不已,蹭的冲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