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庙里请道士?
弓楚2017-04-08 16:543,425

  !#

  云真和尚闭目不语,在院子中间盘腿坐下开始打坐。

  赵小天目不斜视的盯着云真和尚,像是盯着一坨金子一样双眼发光。村长赶紧凑过来说道:“咋样啊二双?你看这事儿行不行?”

  其实村长心里也苦不堪言,要不是媳妇的大哥是镇里的官员,要不是媳妇抽风非要积阴德,村长也不至于跑到赵小天这边求爷爷告奶奶。但凡这件事情有任何缓和,村长都不会忍着被赵小天宰的危险来让和尚入庙。

  赵小天依旧微微笑着,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村长急的两眼发直,等了好一会,赵小天才张口说道:“村长,和尚的事儿咱先不说,你先把欠丫丫的五百块钱拿来,既然事情已经撕破脸皮,我也没必要跟你打官腔,我离你八十米都能闻出你兜里的钱味儿,先把钱拿来万事好商量,不给钱的话,我现在就跟屈大叔去聊天去。”

  村长已经对赵小天恨之入骨,本来以为五百块钱的事儿已经被切手指的事件揭过去了,没想到这个瘟神已经掉进钱眼儿里,脸上陪着笑,村长狠狠的掏出兜里的五百块钱,一把塞进赵小天的手里说道:“二双啊,那让我带着这个和尚去庙里边看看?”

  赵小天抢过钱,一边数着一边说道:“钱是我撞破了你的好事得来的,和尚的那份儿咱们得单算。”

  村长有心抽赵小天一个嘴巴,可是人在屋檐下,又问道:“那你说个数,这个和尚值多少?”

  “我要你从我家抢走的那二十亩地,除了这个,别的面谈。”说完连头都不回的往屋里走。

  村长追进屋里,再三想要砍价,可是赵小天就那么一句,只要二十亩地,别的没商量。

  央求了大概半个小时,赵小天也没有松口的意思,村长再看看丫丫,这女人把五百块钱都数了不知道多少遍,根本不像是会帮村长说话的人,至于和尚更不能指望,除了嘴里念叨的佛经,其他一概不理。

  但是村长实在是觉得二十亩地换一个和尚很不值得,没办法,只能讪讪离开赵小天家,出了门,村长没回家,直接去了屈家。

  一进门,屈大婶早已经恭候多时,早就听老屈说要出去算一笔账目,那村长肯定不一会就会来,屈大婶找个理由支开了自己的儿子凯夫,坐在屋里梳洗打扮一番开始等村长入门。

  村长憋了一肚子火,进门就开始骂道:“他娘的赵小天,真不是个东西!”

  屈大婶问清了事情的经过,也皱了皱眉头,她倒是不担心和尚的问题,关键是这五百块钱的事儿让她很困惑,想了半天对村长说道:“老吴,要我说赵小天知道咱俩的这个事儿一定得解决,按照他的性子,那就是个无底洞,将来肯定隔三差五的就敲你一笔,那可不行。”

  村长点点头,这个的确不好办,但是又不得不解决,一时间想不出好方法便问道:“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

  屈大婶沉思说道:“有是有,不过有点难……”说完后贴着村长的耳朵很轻的说了几句。

  村长听完后哈哈大笑,抱着屈大婶说道:“那这样就委屈你了,我会补偿你的。”

  说完开始脱下屈大婶的衣服,整个院子都回荡着一个女人的叫喊。

  之后的一个月里,赵小天按照每三天一次的频率出现在诊所的院子里,陆子萱就像一张不知世事的白纸,对张小天的意图毫不知情。赵小天在的时候周杰不敢说什么,只有等他离开的时候才跟陆子萱进行冷战。

  在陆子萱心里,赵小天只是玩世不恭而已,并没有坏心,况且医者父母心,赵小天来诊所也只是换药罢了。周杰终于在又一次赵小天走后爆发了情绪,“子萱,你不知道这个小子的底细,小心被他骗了,他三天两头往咱们这跑肯定没安好心,你说他是来换药,你是不知道,耳大爷在村里最宠赵小天,就他那个伤口,耳大爷随便拿些药,不出三天就好。要我说这小子肯定是想对你图谋不轨,子萱,我在这还好,我要是不在,他指不定能做出什么样禽兽的事情!”

  陆子萱哼了一声,嗔怒着说道:“我看就是你多疑,别说我不认识什么耳大爷,就算是认识我也会说,那些老掉牙的老偏方一点都不科学,我们在学院学了这么多医学,不就是为了能多治几个病人么。”看看周杰一点都不被说动,陆子萱撒娇着说道:“哎呦,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么,有多少富二代追求我我都没答应,却偏偏跟你跑到这个山沟里来,难道我会被一个平平常常的小村民迷惑吗?好啦,赶紧去忙你的吧”

  说完也不等周杰回答,转头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周杰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

  赵小天每次从诊所回来都笑嘻嘻的,一来二去,丫丫看出了不对劲。这天丫丫终于忍不住问道:“少爷,你是不是有未来少奶奶的人选了,怎么一天天的笑成这样?你看看,账本已经一个月都没有更新了。”

  丫丫拿着小账本,撅着嘴表示不满。赵小天也发现最近的收入基本为零,本以为资产达到了八百之后,丫丫会拿着钱找个地方定居,可是这丫头压根就没有要走的意思,而赵小天也习惯了每天回家喊一句“回来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并不解释,穿上鞋走了出去。头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应该是向全体村民报答的时候了,老赵家的地,也是时候该拿回来了。

  刚要出门,看了一眼坐在正厅里的云真和尚。这个和尚已经在屋里打坐一个月了,每天除了念佛经和吃饭以外,其他毫不在意,本来赵小天有意赶走他,可是想了想,村长早晚会请和尚,这个和尚还很值钱,但是每天的饭钱也不是个小数目,这让赵小天心痛不已。所以他决定,要拿回自家的地,第一个要敲诈的就是村长。打定主意,赵小天开始奔向村长家。

  还没到村长家的时候,村长已经从门里出来,见到赵小天开心的打招呼:“二双啊,这阵子跑哪去了,也不见你,还以为你出村了呢。”

  “哼!”赵小天白了村长一眼,“你巴不得我赶紧离开佛爷村,你就能心安理得的占着我家的地,祸害着凯夫他娘,我告诉你,做梦!”

  村长笑了笑也不否认,负着手不理赵小天往外走,赵小天心里奇怪,这个老头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就不怕自己再泄密?不明所以的赵小天试探村长说道:“村长,你那个庙修的也差不多了吧,和尚的事儿你就不想商量一下?”

  村长哈哈一笑,“二双啊,本来你心平气和跟我商量,咱们是可以用和尚达成交易的,可是你狮子大开口,我也没办法啊,和尚的事儿你不用着急,我已经有人选了。”

  “啥?”赵小天不敢置信,“方圆几百里你能找到第二个和尚?就凭你这老东西?我说村长啊,你不是想不开自己要出家吧?”

  村长没有生气,只是自信的继续走,边走边回头看赵小天,那个意思就像说,你跟我来。

  赵小天疑惑的跟着村长走,不过一会走到了寺庙里。庙已经被村长修成,佛像也像是崭新的一样。

  两人前后脚的进门,只听庙里有人念了一声:“无量寿佛!”

  见到发出声音的人,赵小天差点笑出眼泪,弯着腰对村长说道:“村长……不是我说你没知识啊,但凡是个有脑子的都知道,和尚是在寺里的,尼姑是在庵里的,观里才是道士,你这庙里边请了个道士有个屁用啊,你见过猪圈里边养鸡的吗?”

  村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不出表情,半个月前,村长请示老婆能不能光修庙不请和尚的时候,村长媳妇怒眼一瞪说道:“你要是找不来一个住在庙里边的人,你就给我去当和尚,要不我带着孩子回我大哥那!”

  无计可施的村长只能跑到各个临近的村找和尚,可是这方圆百里的穷山沟子里哪来的和尚,又不能找个穷人给点钱让他当和尚。黔驴技穷之际,村长在附近的一个村子发现了一个穿着破烂道袍的道士,村长心思一转,反正都是出家人,和尚道士又有什么区别?

  说明来意之后,道士一口答应,当然了,如果村民给了香油钱要跟村长五五分账。两人商量好买卖,村长带着道士来到了佛爷村,一个是被媳妇逼的走投无路的村长,一个是逃难的道士,两个人又同样是贪财的人。

  就这样,道士成了佛爷村庙里的“方丈”。

  赵小天笑的实在是站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拍着地看着两人,指了指村长,又指了指道士,依旧哈哈大笑的说不出话来。

  道士四五十岁,虽然看似一股仙风道骨,可是双眼看人的眼神非奸即盗。村长见道士也露出不悦的表情,安慰道士说,“道长别理这小子,他是故意在戏耍您呢。”

  这句话说的很巧妙,表面上是劝诫道长不要跟赵小天一般见识,可实际上是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意思是告诉道士赵小天在把你当猴子看。

  果不其然,道士登时大怒,手中的拂尘一甩,摆出了一个“鲤鱼甩尾”的姿势,手腕一抖,拂尘根根直立,俨然变成了一件杀人凶器,直奔赵小天面门。

  赵小天本来在大笑,忽然耳旁劲风突起,抬头一看,道士愤怒着一张红脸,手中拂尘已经临近,当下不敢大意,席地一滚,堪堪躲过攻击,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上下打量道士。

  心里暗道:“不好,是个练家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