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黑子丢了!谁偷的我弄死他!
弓楚2017-04-08 16:543,621

  !#

  “你干啥偷看子萱妹子洗澡?”丫丫冷冷的声音就像宣判一样在赵小天脑海里响起。

  赵小天回过头,嬉皮笑脸的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晚上睡不着觉,想要起来清醒一下,洗个澡,谁知道她在里边啊!”

  “胡说!”丫丫趾高气昂的说道:“俺来这都快俩月了,也没见你洗过一次澡,你早不洗晚不洗,就挑着子萱妹子来的晚上洗,说出来谁信啊?”

  赵小天做贼心虚,一时间也找不到借口,顿时耍起无赖:“我咋没洗过,都是你睡觉了我才洗的,我一个大老爷们洗澡能让你看到?”

  “你要想让子萱妹子当少奶奶俺一百个同意,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下流吧,居然还狡辩,你不是啥都不怕嘛,那你咋还怕承认事实?”

  “娘西皮的!”赵小天誓死要将无赖进行到底,绝对不承认的骂道:“我就是洗澡去了,爱信不信,我还不解释了呢!刚想看看里边是谁你就拍我,我冤不冤啊我!”

  说完也不等丫丫说话,赶紧跐溜一下蹿进屋,躺在炕上忐忑起来,“丫丫不会告诉子萱吧?应该不会,我可是少爷!那可说不准,万一告诉了子萱,我就死不承认,对,就这样!”赵小天打定主意之后,依旧难以入睡。

  心里一直挣扎,不知道丫丫会不会告密,同时又想起陆子萱妙龄的身躯。想着想着,听到外边有脚步的声音,心里知道是陆子萱洗完澡回来了。

  赵小天实在不放心,悄悄跑到西边的屋门口听了半天,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终于放心下来,心想丫丫还是比较识大体的。

  第二天一大早赵小天就起来开始准备早餐,心虚的表现越来越明显,等几个人都起床后稀饭和馍已经放到了桌子上。丫丫看了一眼赵小天,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坐在桌子边开始吃起来。

  陆子萱心里很纳闷,这主仆俩人在作秀吗,怎么颠倒了顺序了,到底谁是丫鬟啊?

  云真和尚坐下来之后,嘴上挂着一个难以琢磨的笑容,念了声“阿弥陀佛”开始吃起早餐。

  赵小天俩眼睛一直盯着丫丫,祈求的表情好像在说:“丫丫,好样的!”

  几个人各怀心事的吃着饭,门外边急急匆匆的跑来一个人,赵小天抬眼一看,是张大爷的闺女翠兰,脸上好像还挂着眼泪,抹着脸进门冲赵小天哭喊:“小天哥,出事了……”

  赵小天一愣,问道:“妹子你这是咋啦,赶紧坐下,慢慢说。”

  张翠兰又抹了一把眼泪,大口的喘气,想要说,又捯饬不过来气息,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给赵小天急的直跺脚。

  终于忍不住了,赵小天询问的说道:“妹子,是张老头翘辫子了不?”

  刚说完,就连云真和尚都愣了一下,抬眼用一种看傻逼的表情看赵小天,丫丫抬手打了一下赵小天,示意他别瞎说,陆子萱在一旁苦笑的摇摇头。赵小天人并不坏,就是这张嘴实在是臭,动不动就喜欢说别人死。

  “黑子丢啦!”翠兰终于缓过来,大声喊了一句。

  “啥?”赵小天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震惊很愤怒。

  丫丫一看赵小天的表情,这个样子她太熟悉了,但凡赵小天真的生气了都会这样,就像那天他隔断自己的手指头一样。

  “他娘的,谁把我兄弟偷走了?”赵小天撸了一下袖子,一看那架势就是想找人拼命。

  陆子萱听的云里雾里,对翠兰说:“黑子是你哥哥还是弟弟?”

  翠兰摇摇头,喘息着说道:“黑子是我们家的大黄狗。”

  陆子萱更不明白了,赵小天怎么和一个大黄狗称兄道弟的?而且看他的表情,似乎黑子对他很重要,陆子萱心里想,如果要是赵小天听说翠兰他爹死了,没准都没这反应。

  云真和尚听了以后,双手合十,再看看赵小天的反应,念道:“阿弥陀佛,赵施主宅心仁厚,善哉善哉!”

  “善哉你娘个蛋球!”赵小天骂了一句:“我兄弟丢了你他娘的还有功夫念佛,佛祖有个蛋用,你天天念叨能把我兄弟念叨回来?”赵小天咬着牙,恶狠狠的骂着云真和尚,面目狰狞无比。

  要说赵小天听说黑子丢了之后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自打赵小天吃百家饭去张老头家那天开始,就跟黑子成为了好兄弟,那个时候黑子也刚生下来没多久,还是个小狗,成天跟赵小天在泥里边打滚,跟个黑煤球一样,黑子这个名字也是赵小天取的。

  那时候赵小天还小,爹妈死了之后忍着心里难受也不哭,实在是憋的难受的时候,就抱着黑子在狗窝里哭,黑子好像有灵性一样,每次赵小天偷偷摸摸哭的时候就舔他的眼泪,一来二去,赵小天心里有事儿没地方说的时候,就会钻进黑子的狗窝,跟黑子倾诉。十几年来,不管赵小天挨饿受冻,只要是有肉吃,肯定要分一半给黑子,再难再苦也不苦了黑子。

  前文说过,赵小天逼翠兰和铁柱洞房的时候曾经说有一次打折了孙癞子一条腿,就是因为黑子。前几年村里闹饥荒,家家户户都吃不上东西,孙癞子曾经打过黑子的主意,那时候黑子已经养了七八年,孙癞子看见黑子就想吃了,有一天忍不住,趁张老头家没人,偷偷的把黑子带了出来。

  正在家磨刀准备杀了黑子的时候,赵小天听耳根子说孙癞子把黑子绑了,气冲冲的奔到孙癞子家,抢回了黑子不说,还恶狠狠的打断了孙癞子的一条腿,孙癞子在床上躺了仨月都没下得了炕。

  那一年赵小天只有十四五岁,可是孙癞子是二十五六岁的成年人。从那以后,佛爷村就没人敢招惹赵小天,都说这小子狠着呢,人都活不下去了还想着狗。

  赵小天骂了云真和尚之后,云真和尚摇摇头,闭目又念佛号。赵小天急的在屋里转圈,挠着脑袋想谁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偷黑子。

  翠兰一看赵小天要发狠,心里就害怕了,哆哆嗦嗦跟赵小天说:“小天哥,你先别着急,要不我回家再看看,没准黑子自己跑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了。”

  赵小天骂了句:“放屁,黑子从小到大,除了你家就是我家,能他娘的跑哪去。翠兰啊,你咋不捆着黑子啊。”

  翠兰听到赵小天骂自己,更害怕了,赵小天虽然谁都敢骂,可是打小赵小天都对翠兰客客气气,从来不大声嚷嚷自己。她心里有些后悔,明明知道赵小天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惹耳大爷和黑子,自己还大清早跑过来告诉他,这要是闹大了,赵小天杀人的事儿都敢办出来。

  “小天哥,你先别生气,我回家看看,你先别着急啊。”说着赶紧往家走,没准黑子真是跑出了,一会就回来了。

  “我跟你一起去,妈的,黑子要是没回家,我把佛爷村掀了也得找到偷黑子的人,我要是不打死那个狗日的我就不姓赵!”说着先于翠兰一步往老张家跑去。

  屋里三个女人一个和尚也都害怕了,四个人二话没说,追着赵小天奔了出去。

  赵小天跑的飞快,心里一阵颤抖,一直念叨着:“兄弟你可千万不能丢啊,你走了留我在佛爷村一个人,还有啥意思!”

  三个女人生怕赵小天做了啥不理智的事,赶紧追着赵小天,他可是连自己手指头都能剁下来的人啊!

  云真和尚心里也嘀咕,在人家家住了这么长时间,要是大黄狗真的丢了,自己出力找找也是理所应该的,想着想着,脚步加快了更多,瞬间超过了三个女人,几步就追上了赵小天。

  赵小天心里着急,一看和尚就在自己身边,一边跑一边说:“大和尚,你真他娘的够意思。”

  云真和尚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远看到张老头家的大门,赵小天边跑边扯着嗓子喊:“黑子!黑子你在没有,兄弟来了!”

  铁柱一听是赵小天的声音,迎了出来。张老头坐在门口抽烟,俩眼睛望着远处,眼泪在眼眶里转悠。

  农村里苦日子比较多,如果养了狗都当自家人一样,黑子丢了以后,张老头再自私自利,也总感觉不是滋味,一看赵小天来了,瞬间找到了主心骨,踉跄着站起来,一个激动,眼泪没忍住,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赵小天上前抓着铁柱的领子喊:“黑子回来没有?你他娘的说话啊!问你黑子回来了没有!”

  铁柱不是不想说话,是赵小天把铁柱给拎了起来,领子卡主脖子,连气都喘不上来,更别提说话了。

  张老头拍拍赵小天,哭诉着说:“二双,先把铁柱放下来,他咋说话啊。黑子还没回来,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今儿一大早就不见了。”

  铁柱脸都憋紫了,赵小天一甩手把铁柱给扔了出去,铁柱往后一倒,没站稳,噗通一下摔了个大跟头,赵小天这一扔足足把铁柱扔出了三四米。

  三个女人才刚刚跑到,一看赵小天把铁柱给扔飞了,赶紧上前拉着赵小天一个劲儿的劝。

  赵小天怒目一瞪,周围人一看,他眼珠子都红了,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赵小天指着铁柱和张老头骂道:“废物,都他娘的是废物,我兄弟要是出了啥好歹,老子灭了你们老张家!”

  说完赵小天朝村里疯跑,几个人还没倒回来气,一看赵小天跑了,大口喘着气准备追上去。云真和尚脚步快,蹭的一下蹿了出去,紧紧跟着赵小天。丫丫扯着嗓门喊:“少爷,你干啥去啊!等等我们啊!”

  就听老远的地方赵小天骂道:“他娘的,肯定是孙癞子干的,老子弄死这个狗日的!”

  陆子萱跟丫丫一听赵小天的话,这是要杀人啊,也不顾上自己喘气了,赶紧跑着追上去。

  张老头一看赵小天的摸样,也害怕了,当时就想起来前阵子赵小天剁了手指头的事儿,那个血粼粼的场景现在还历历在目,赶紧扶起铁柱说道:“铁柱啊,你赶紧去找村长。翠兰,你去找耳大爷,可不能让赵小天犯浑,快点的!”

  夫妻俩“嗯”了一声,分头跑向村长家和耳大爷的住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