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赵小天要杀人了!
弓楚2017-04-08 16:543,689

  !#

  赵小天和云真和尚一路狂奔,云真不知道赵小天要去哪,但是大概能猜出来。

  赵小天一路没停,直奔孙癞子家,他虽然不知道黑子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孙癞子是最有嫌疑的人,孙大傻绝对没有这个胆子。

  进了孙癞子家的院子,赵小天远远就看见摆在门口的猎枪,“妈的!”他怒骂一声,一脚踹开孙癞子家的大门,映入眼帘的场景跟自己设想的差不多……

  翠兰慌慌张张的跑到耳大爷家,门口看见耳根子正拿着斧子在劈柴,翠兰心里想着事,一看耳根子轮着个大斧子就吓一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耳根子也吓够呛,冷不丁的冒出个尖叫,本来耳根子就天生异人,听力极好,这一叫差点把耳朵跟震聋,手上一个没留意,斧子刷的一下飞了出去,正好对面是个木头棚子,斧子硬生生的剁进了木柱子上,陷进去多半个。

  耳根子一回头,看见翠兰说道:“大妹子,你叫唤啥呢,吓他娘我一跳。”

  翠兰这才回过神,着急的说道:“耳根子叔,耳大爷呢,赶紧的,小天哥要杀人啦!”

  “妈呀!”耳根子吓出一身冷汗,眼珠子一转,把木桩子上的大斧子扽了出来,刚要进屋,耳大爷就从里边走了出来,耳大爷一身白色长衫,英气逼人,一指耳根子说道:“胡闹!把斧子放下,边走边说!”

  耳根子嘟囔着放下了斧子。

  耳大爷掏出一个黑色布条,把眼睛蒙住了,在耳根子的搀扶下三人就往外走。

  一路上翠兰详详细细的叙说了经过,耳大爷面无表情,耳根子却一脸的着急,再想想赵小天的为人,三句两句不对就上手的主儿,管杀不管埋,这回可坏了,对方真是不懂事儿,戳中赵小天的命门了。

  铁柱这边,已经请出了村长,村长不紧不慢的说道:“铁柱啊,你说你也是,那黑子能不看好喽?这要是黑子真让人整死了,佛爷村就算是完蛋了,非让赵小天炸了不可。”

  铁柱一拍大腿,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事儿啊,我才来村子多长时间,也没人告诉我,再说黑子平常也不乱跑啊,谁想到就丢了呢。”

  村长说的挺严重,但是心里一阵高兴:“这回你赵小天要是真弄死了孙癞子,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了。”想着想着,偷偷笑了出来,脚步也放慢了,心里就盼着赵小天怒气攻心赶紧整死孙癞子。

  赵小天踹门进到孙癞子家,就看见孙癞子和孙大傻哥俩正坐在桌子旁边,一人端着杯酒,夹着桌子上一个盆里的肉。

  赵小天心底腾的窜出了滔天的怒意,这哥俩肯定是杀了黑子,正吃狗肉呢。

  二话没说,赵小天上前就是一脚,把左手边的孙癞子踹的飞了出去,“咣当”一声,孙癞子撞到墙上,弹了回来都足足有一米。赵小天动作没停,反手一个大嘴巴抽在孙大傻脸上。孙大傻本来看着自己哥哥飞出去,还没等反应过来,赵小天的巴掌就到了,一个趔趄没站稳,扑通倒在地上。

  孙癞子腰上被赵小天踢了一脚,又撞到墙上,疼的呲牙咧嘴,叫都叫不出声,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一抬头刚要开骂,仔细一看,赵小天就在自己面前,两人的脸离的也就十厘米,着实给孙癞子吓够呛,到嘴的脏话愣生生憋了回去。

  再看赵小天的脸,活脱脱一个阎王爷,脸上的肉横在一起,双眼通红,一点眼白都没有。

  孙癞子根本就不敢说话了,俩腿不听话的开始哆嗦起来,心想:“我到底是哪得罪了这个祖宗,怎么跟看杀父仇人一样看着我?”

  孙大傻捂着脸,闷声闷气的说道:“赵小天,你这是要……?”本来想说“你这是要干啥”,但后边的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赵小天看都没看,朝着自己斜后方的孙大傻踹了一脚,孙大傻没反应过来,一脚被踹在了脸上,登时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后脑勺登时肿起一个大包,鼻血汩汩直流。孙大傻疼的捂着鼻子嗷嗷叫,满地打滚。

  孙癞子一看,得亏自己没说话啊,这要是说了,估计也跟孙大傻一样了,大口喘着气看着面前的赵小天不敢说一句话。

  赵小天心里边难受,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一锅肉,再看了看孙癞子,恶狠狠的盯着。

  孙癞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是啥原因,一看赵小天盯着桌子上的肉,反应过来了,颤颤巍巍的拿起一双筷子,往身上蹭了蹭,双头慢慢递到赵小天面前,说道:“小……天爷,要……要不您吃点?”

  说出这句话的一刹那,孙癞子看赵小天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错答案了,因为赵小天眼睛里怒意更浓,他右腿放在板凳上,撸起裤腿,仓啷抽出了他那把乌金的匕首。

  还没等赵小天把匕首对准自己,孙癞子赶紧后撤一步,慌张的说道:“天爷,您有话好好说,我们兄弟俩到底怎么您了,别动刀啊……”

  赵小天右手反握匕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云真和尚在门口一直没阻拦,他心想让赵小天打打人,发泄一下就好了,但是一看赵小天拿出了匕首,又开始调节气息,暗叫一声不好。

  云真和尚还没等赵小天运气,上前一把抓过赵小天的右手,一个擒拿手的反扣把赵小天的虎口钳住,高高举过头顶,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赵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切勿一怒种下孽果。”

  赵小天没理云真和尚,右手一用力,左手变拳,砰的打在云真胸口。若是一般人,赵小天的这一拳不说把人打死,也至少能打的呼吸一滞晕过去。可是云真和尚自幼习武,虽说没有大成,但是念经诵佛这么多年也有些底子,用力一提气,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拳,右手死死按住赵小天虎口不放。

  只是一两秒的功夫,云真和尚嘴角溢出了鲜血,但是还是两眼慈祥和蔼的看着赵小天道:“赵施主可是消气了?”

  两人正在对视的时候,孙癞子慢慢的往身后挪着身子,想找个机会赶紧逃跑。刚挪了一公分,赵小天蓦然回头,大喊一句:“给我跪下!”

  这声音由所有怒气积攒发出,许久都没有发泄的怒火一瞬间爆发出来,院子外边的鸟受到惊吓,四散逃开,一时间几十只鸟像逃命一样向天空飞去,远远看着孙癞子家,忽的飞出一群鸟,给周围的村民都吓坏了。

  隔着几十米的地方,耳大爷和村长正好碰到一起,赵小天的四个字清清楚楚的响在耳边,村长、耳大爷、耳根子、翠兰、铁柱五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看着飞鸟目瞪口呆,紧接着赶紧往孙癞子家走,村长心里一喜,想到:“这事儿成了!”

  半个村子都听见了赵小天愤怒的呐喊,大家都赶紧往孙癞子家走,大街上村民们奔走相告,基本上出动了全村人去孙癞子家围观。

  赵小天这边,孙癞子本来神经紧绷的准备逃跑,可是突如其来的“给我跪下”四个字,竟然像有一股威压一般,他的双腿当时不受控制,库咚一下跪在了地上。

  孙大傻一看自己的哥哥跪在了地上,大喊一声,“哥,老爷们跪天跪地跪爹妈,咋能跪这个孙子?”

  “找死!”赵小天咬着牙挤出两个字,冲着孙大傻的脑袋就想要打一拳,可是右手被云真和尚擒拿手扣住,施展不开,赵小天回头两眼盯着云真和尚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给!我!放!手!”

  云真和尚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说道:“阿弥陀佛,赵施主,孽由心生,得饶人处且饶人!”

  赵小天朝着云真和尚的脸吐了一口吐沫,恶狠狠的骂道:“老子让你放手,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云真和尚眼神依旧坚毅,死活就是不放,并且右手的力气加大了一分。

  赵小天左手握拳,骨头咯咯直响,运足了全身力气,打在云真和尚胸口!

  “砰!”

  “放不放!”

  赵小天一拳基本用了十成的力气,云真和尚毫不动摇。

  “砰!”

  “放不放!”

  又是一拳,云真和尚喉咙一紧,紧闭着嘴唇,把到嘴边的鲜血又咽了回去。

  “砰!”

  “放不放!”

  第三拳一出,云真和尚左腿向后垫了一小步,身子摇摇欲坠,喉咙一阵腥气,“噗”的一身,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全部喷在了赵小天的脸上。

  赵小天满脸的鲜血,用左手背蹭了一下脸,面目看着更加狰狞,直到现在,才真真正正像是一个阎王,不,更像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恶鬼!

  云真和尚眼冒金星,已经撑不住了,但是右手依旧死死的扣着赵小天握着匕首的手。

  赵小天毫无语气的说道:“我再出一拳你会死的,我看你是佛家弟子给足了你面子,别他娘的不知好歹。”

  “阿弥陀佛……”云真和尚有气无力的念了句佛号说道:“昔日佛祖割肉喂鹰,佛曰:‘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施主坠入魔道,那便……便万劫不复……”

  说道最后,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赵小天大叫一声:“好!那我赵小天今天就大开杀戒,先拿你祭我兄弟!”

  说着就要一拳结果了云真和尚。

  孙大傻一看和尚舍己为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上前一把抱住赵小天的大腿,喊着:“大师快走,他真会打死你的!”

  赵小天一看孙大傻的行为,更加气愤,心说:“他娘的,吃黑子的时候没见你这么慈悲,为了一个和尚居然敢逞能,二话不说,抬起脚来一下一下蹬着孙大傻的脑袋。

  云真和尚一看赵小天的狠劲儿,也顾不得其他,放开赵小天的右手,一下子扑到孙大傻身上,挡住了赵小天的脚。

  赵小天已经气的失去理智,根本没注意云真和尚已经放手,右手还保持高举头顶的姿势,一脚一脚的蹬再云真和尚的后背。一下两下三下……足足蹬了十多脚还是不解恨,只听咔嚓一声,赵小天一脚蹬偏,当时踩断了云真和尚的左胳膊,云真本来运气抵挡,被赵小天蹬骨折之后,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赵小天看一滩烂泥一样的云真,这才想起来手中的匕首,金光一闪,朝云真和尚后背一刀捅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