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捉奸?讹钱!
弓楚2017-04-08 16:541,756

  !#

  赵小天眼珠子一转,啥都明白了。

  村长四十来岁了,老来得子,媳妇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本来是件喜事,可村长怎么看都是垂头丧气的,为啥呢?这要说起他家那位比母老虎还凶的婆娘,怀胎十月,自打怀孕那天就开始跟村长分房睡,急得村长上蹿下跳,好不容易熬过了十个月,那婆娘又开始坐月子,夫妻的那档子事又不知道拖到猴年马月去了。

  村长媳妇怀孕期间村长可没少往老屈家跑,作为老屈家的邻居,屈凯夫又是赵小天发小,所以赵小天时常关心邻居家的一举一动。

  老屈是村里的会计,但凡是被村长支出去算账,那这位英明的村长准是要来老屈家。

  屈大婶成了村长的姘头已经是全村都知道的秘密,唯独老屈和村长媳妇不知道,一来呢,是怕哪年要是闹啥饥荒,村里分粮食会少分自己家两斤,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二来呢,老屈虽然人老实巴交的,可犯起混来是个不要命的主儿,谁都怕因为这事儿闹出人命来,所以全村上下都瞒着这两位,不敢明面上说,也就是背地里几个要好的念叨一下。

  赵小天嘿嘿一笑,家里虽然多了个寡妇,可是这好事咋总是一件挨着一件呢,这不,赚钱的买卖又来了。

  赵小天藏在老屈家院墙下十来分钟,估摸着这俩人也差不多该脱完衣服了,就放下猪头,大步流星的往屈家走,一边走一边念叨着:“屈大婶,凯夫在家吗?我找凯夫下河摸鱼去啊!”

  嘴里喊着,脚底下步子却是越走越慢,这万一进去了,俩人还没穿好衣服可坏了计划了。

  刚一推开屋门,屈大婶正好扣好最后一个口子,捏着兰花指把头发往鬓角后边一别说:“是小天啊,凯夫不在家,你下午再来呗?”

  赵小天环顾一下屋子,没见着村长,难道是从后门溜了。转过头再一想,不对,屈家前两天下大雨把房子压了,后门堵住还没清理好呢,村长应该还这屋子里。

  仔细一看,赵小天明白了。屈家屋子里有个放棉被的柜子,放在地上约莫有一米高。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这么一个实木的柜子,夏天用不着棉被的时候都把被子放柜子里,而且这种柜子都特别严实,怕被子招潮虫。

  这时候炕上多了一套棉被,看来是急急忙忙的拿出来让村长躲在里边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跟屈大婶说:“哦,不在家啊,去西山种地了吧?”

  屈大婶连连回答是。

  赵小天一边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柜子上,俩腿晃荡着跟屈大婶聊天,说不出的自在。

  屈大婶一看这可咋整,这木柜子本来就不怎么透气,让这祖宗一坐,更是一点缝儿都没有,但是又不好意思明说,毕竟这是不要脸的勾当。一边跟赵小天聊着家常,一边心里犯嘀咕,赵小天这是抽的什么风,跑这跟老娘说哪门子家长里短。急的屈大婶额头直冒汗,生怕村长在里边憋出个好歹来。

  柜子不大,空气本来就少,赵小天这么一拖延时间,村长可受不了啊。没过十分钟,柜子里大口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外边的俩人听的真真儿的,可是赵小天还是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跟屈大婶聊天,像是完全听不见一样。

  又过了几分钟,赵小天觉得村长估计够呛了,对屈大婶说:“婶子,大侄子求你个事儿呗?”

  屈大婶心理边也不明白,但是一时半会也猜不出来,就说:“你看你说的,跟婶子还说啥求,有事你就说,是不是又没粮了啊?“

  赵小天摇摇头说:“婶子你应该知道吧,我家多了个寡妇,现在正家当苦力呢。”

  屈大婶点头。

  赵小天接着说:“你也知道我家那情况,我一个人都吃不饱,咋能再养活个寡妇呢,再说了,我这还没娶媳妇呢,家里平白无故养个寡妇说出去谁还敢嫁给我啊。”

  屈大婶表面上点头同意,其实心里边嘀咕:“就冲你佛爷村赵小天这几个字,估计十里八乡也没有闺女敢嫁给你。”

  赵小天又说:“我就寻思着给这寡妇找点活干,也能贴补一下家用,你想啊,我是少爷,他是仆人,这是天经地义的嘛。可是咋这村里能有啥活让一个娘们干的?想了半天,终于让我想到了,村长家媳妇不是前两天刚生个胖小子嘛,这月子没人伺候哪行啊。屈大叔是村里的会计,跟村长走的亲近,我想求婶子跟屈大叔说一声,让他跟村长念叨一下,我家那个寡妇去给村长媳妇伺候月子,村长多少给五百块钱意思意思就行。”

  赵小天连珠炮似得说了一连串,每次提到“村长”两个字的时候,总用腿蹬一下柜子。

  屈大婶这才听明白,这小子原来在这等着我呢啊,五百块,简直是抢劫,要知道,老屈这村里当会计那可是高薪职业,每个月也就一两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