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脸色大变
萧瑟红2015-10-30 16:112,297

  话未说完,他已经住了嘴。

  他知道,这样已经够了。这是他的威胁,不仅仅是拿太后,还是拿自己。虽然公子玉箫现在和以前十分不同,然而,他纵是有了自己的主意又如何,国家的兵权,他只有四分之一,还是在关外,而自己和太后两人,一人握了四分之二,一人握了四分之一,无论怎样,都比公子玉箫要强。他现在就想称霸,也太异想天开了。

  公子玉箫目光浅淡的落在顾知秋的身上,眼眸中闪过一抹可笑的光芒,然后,他依然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朕只是想和丞相更近一步罢了,何况,朕是真心喜欢她,若太后真的不允,太后不就太戒备朕与丞相大人了?”

  他的语气不轻不重,听在顾知秋的耳中,却如千万只鼠蚁钻心一般。沉默片刻,他有些无奈的说:“既然如此,多谢皇上对天瑜的宠爱了。”

  “丞相!”沈墨浓从震惊和伤悲中清醒过来,听到顾知秋的话,脸色大变。不,他不要,那是他的表妹……

  顾知秋的脸色冷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对沈墨浓说:“沈公子,希望你记住,是你们家退婚在先,小女现在得皇上宠爱,实属万幸,让我顾家不至于成为京城的笑话。沈公子还是知趣的好。”

  他面上一派清冷,眼角处带着淡淡的不屑,然而,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此时的惊天巨浪。公子玉箫说的没错,太后一定会反对,然而,自己已经隐忍了那么多年,若再不行动,恐怕会被太后抢了先机。公子玉箫看上的不管是顾天瑜还是顾婧琪,终归是自己的女儿,纵然顾天瑜对自己心存怨恨又如何,他是她爹,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他心里明白,自然也知道面对公子玉箫和沈墨浓,该选择谁。

  沈墨浓颓然的跪在那里,顾天瑜秀眉轻蹙,望着孤身一人跪在那里的他,突然间,仿佛所有的繁华都不在,这金碧辉煌的丞相府,因着他的沮丧,而显得那样落寞。

  公子玉箫有些不满的捏了顾天瑜的腰一把,顾天瑜转过脸,看着他笑的甚为得意的面容,突然有些索然无味。帝王与她,终究是她见识短浅,斗不过他。

  “罢了,丞相也莫要再说了。沈公子,朕多谢你对爱妃的疼爱,不过自此以后,她便是我的了。”公子玉箫说罢,已经起身,豪情万丈的抱着顾天瑜,这一刻,琉璃灯火映照在他的眼底,他那狭长的凤眼,笑的越发明媚,染指了灯火,明亮若一汪缀满星星的深邃天空。

  “爱妃,还不愿与朕回宫么?”公子玉箫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对顾天瑜的称呼,可见他此时的美好心情,以及对顾天瑜的宠爱。

  若不是因为顾天瑜先前就了解了他的劣根,说不定也会小小的感动一番。只可惜,她现下对公子玉箫只有厌恶和排斥。

  沈墨浓猛然抬头,有一丝希冀的盯着顾天瑜,顾天瑜咬唇不语,她本想表达自己是傻子,不会说愿不愿的话,然而,她的犹疑,却让沈墨浓鼓起了勇气,他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凌厉的望着公子玉箫,问道:“敢问皇上,天瑜是怎么出现在您的浴池的?”

  公子玉箫将顾天瑜放下来,然后从后面拥紧了她,一边把玩她的三千青丝,一边慵懒而散漫的问:“我哪里知道?所以我才觉得,她是天赐给朕的女人。”

  顾天瑜心中一阵恶寒,小身板也自顾自的抖了一抖,公子玉箫感觉到了,不由轻笑起来,一边绕着她的头发,一边贴着她的耳畔说道:“淘气。”

  顾天瑜抖得更厉害,若不是因为现在有那么多人在,她一定会海扁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还在轻薄自己……

  沈墨浓的脸色微红,目光复杂的望着顾天瑜,顾天瑜垂眸,竟有些不好意思与他对视,他心中一痛,五指紧紧攥着,骨节甚至已经泛白,然而他却依然不死不休的问道:“是么?可是皇上莫要忘了,表妹是个傻子,她连这相府的门都出不了,怎么可能会离家出走?纵然她离家出走了,又怎么进得了那深宫大院?纵然她有幸进了皇宫,宫中道路复杂,每一处都有多人护卫,她一个小女子,又怎么会进入皇上的宫殿?”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一张面容已经不复先前的温和,在激动的情绪下,那原本浅淡如画的眉眼,突然间也似深刻了几分一般,特别是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此时定定的直视着公子玉箫,没有一分害怕,或者是逃避。

  顾婧琪脸色大变,慌张的喊道:“表哥!”

  顾知秋也在公子玉箫的示意下起身,他脸色难看的听着沈墨浓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原本他还以为,顾天瑜离开,多多少少是有顾婧琪的动作,然而现在,他真的要怀疑,这一切,不过都是公子玉箫安排好的。

  可是如果真是公子玉箫的安排,他为什么要掳走天瑜?难道他真的荒唐如斯,只爱女子的皮囊?纵然如此,天瑜从来都养在深闺,公子玉箫又怎么会知道她长的什么样子?难道……他目光中闪过一抹犹疑,望着公子玉箫,似是望着一个狐狸。

  如果公子玉箫一开始便是为了阻止自己将婧琪送到他的身边呢?是不是一切都可以解释合理了?

  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为顾天瑜无奈的穿越造成的的顾知秋,沉默着推测了这么多,若是让顾天瑜知道了,肯定要笑的前仰后合,告诉他一句:亲,虽然你心思缜密,但是心思太密的话,会被说成缺心眼儿的。

  按照公子玉箫的性格,他怎么会介意让顾婧琪进宫?相反,若不是因为顾天瑜这莫名其妙的掺和,说不定过几日,顾婧琪就会成为后宫贵妃呢。

  顾天瑜有几分吃惊的望着沈墨浓,她没有想到,沈墨浓竟然会为了自己,哦不,确切来说会为了那个傻子,敢这么和皇上叫板。

  果不其然,公子玉箫还没说话,那一直站在公子玉箫身边的老太监已经拈着兰花指,大喝一声:“大胆!竟然敢这么对皇上说话!”

  啧啧……顾天瑜想,这老太监,发起狐威来,阴阳怪气的一股骚气儿。

  沈墨浓却面不改色,在所有人都惶恐的跪了一地之时,他依然站在那里,单薄的身子,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他目光平静而又执着的望着不语的公子玉箫,说道:“小民不敢,小民只是想要听一听皇上的解释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