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表哥,你疯了!
萧瑟红2015-10-30 16:112,349

  “表哥,你疯了?!”顾婧琪跪在那里,突然抓住沈墨浓的袖子,泫然欲泣的问道。要知道他再这么下去,万一公子玉箫怪罪下来,那可是触犯龙威之罪……

  顾知秋倒是有些欣赏的望了沈墨浓一眼,又在心中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那老太监还要说什么,公子玉箫已经摆了摆手,淡淡道:“李公公,无碍。”

  说罢,他轻轻咬了顾天瑜的耳垂一下,那般小心翼翼而又带着点惩罚的味道,立刻让顾天瑜脸色通红,垂眸,再也不敢有所动作。

  然后,公子玉箫示威一般看着脸色阴郁的沈墨浓,说道:“沈墨浓,你的意思是,朕掳走了朕的爱妃?”

  沈墨浓倔强的抬起下巴,一抹流光滑过他精致的下颔,如水墨画上那笔走龙蛇的一笔,说不出的流畅潇洒。

  他迎视着公子玉箫那云淡风轻的面容,继续说道:“小民不敢,小民只是想知道,仅此而已。”

  公子玉箫清浅一笑,抱了顾天瑜重新坐下来,顾天瑜有些焦急的望着沈墨浓,当看到他那般倔强的表情时,心下一痛,竟是有些羡慕那个傻子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肯为了她,这般执着而又不畏生死的与君王作对……

  月上中天,花香弥漫,蝶影重重,雅致而又大气的丞相府内,依然如往日般灯火通明。

  然而,此时府内的气氛却说不出的紧张。

  大厅内,笔直站立的沈墨浓,白色的衣衫随风飘动,在灯火摇曳下,显得苍凉而孤单。所有人都屏了呼吸,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公子玉箫坐在那里,面上依然含笑,手中依然紧紧扣着顾天瑜的纤腰,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沉与狠厉,手突然在案几上重重一拍,那茶盅因这震动飞跃起来,复有落在案几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人跪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沈墨浓纵然不愿,也还是在公子玉箫那声“大胆”中,无奈下跪。然而,他虽垂着眸,眼底却泛着不甘心和决绝。

  顾天瑜此时正被公子玉箫抱在怀中,然而,当她抬眸望着他,才发现他那眼神,竟是冷如冰窖,让人一分也动弹不得。

  公子玉箫沉着脸,说道:“朕已经明明白白的给你解释过了,朕与爱妃是天赐良缘,沈墨浓,莫不是你以为朕在开玩笑?”

  沈墨浓紧抿着唇,沉默应对。

  公子玉箫不屑的冷哼一声,轻轻放开顾天瑜的发,声音沉沉如海一般严肃的说:“朕想要的女人,谁也碰不得,得不到。朕想要的女人,总是这天上的星子,朕也会采摘过来。然而……”

  就在众人以为,他是在承认,顾天瑜真的是被他给绑进了皇宫之时,公子玉箫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爱妃不一样。你说的没错,她傻,不懂世事,朕也不明白,究竟是谁,带她去了朕的浴池,只是,既是朕的,管他是谁,朕也只能说一声谢谢罢了。”他说这话时,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在顾知秋的脸上。

  顾知秋敛眉,这一次他倒是疑惑了,难道顾天瑜真的是被人送进宫里的?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他猜不透,也想不明白。

  “仅凭皇上一面之词……”沈墨浓似是吃了称砣铁了心,竟然再次开口说道。

  “大胆!”公子玉箫面色又冷峻了一分,怒喝一声,眼看便要发作,顾天瑜也是心急如焚,忙拉紧了公子玉箫的袖子,然而,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公子玉箫的脸色不由又冷了一分。

  “皇上息怒。”这时候,看够了戏的顾知秋终于缓缓开口道。

  公子玉箫睥睨一眼顾知秋,眼底闪过一抹不悦,问道:“怎么?丞相也想治朕一个‘强抢民女’的罪不是?”他这话,语气虽是不轻不重,实则凶险万分。

  虽然丞相私下里的确有足够的势力制衡他,然而明面上,他还是皇帝,若丞相敢这么对他,作为皇上,给他治一个‘以下犯上’的罪,他也绝对无话可说。何况,太后也一定会借机发难……

  顾知秋的脸色也沉下来几分,态度比之高才也恭谨了几分,说道:“臣不敢,只是臣以为,沈公子只是因为对天瑜用情至深,才会说这样的荤话。皇上英明,小女得您怜爱,实属万幸,这是喜事一桩,皇上何必坏了心情?今日望皇上给臣一个面子,也给御史大夫一个面子,饶了沈公子罢。”

  公子玉箫依然有些郁郁寡欢,慵懒的瞄了一眼攥紧拳头的沈墨浓,然后懒懒的说道:“既是丞相求情,沈墨浓,念你一片痴情的份上,朕今夜不与你计较。但今日之后,你也该娶了别人,断了对我爱妃的心思!”

  沈墨浓浑身一震,沉默许久,终究无力的匍匐在地,声音凄凉的说:“谢主隆恩。”

  顾天瑜望着地上那无助的身影,不由心痛,敛眉螓首,想到,这就是帝王无情么?一个皇帝,想要什么,想说什么,怎么能容忍别人说二话?她不由有些恼怒,自己,真的要跟这个家伙在一起?

  皇妃?屁!要她安安分分做他的皇妃,还不如要她去做土匪呢!

  公子玉箫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说道:“时候不早了,丞相,三日后我会来接爱妃出宫,至于母后那边,你无须担心,我自有定夺。”说罢,他又在顾天瑜的脸颊上啃了一口,浅笑着柔声道:“爱妃,三日后,等我来接你。”

  顾天瑜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红了,心中也酥酥痒痒的,明知道面前的人是在演戏,却竟然也不知不觉沉沦在了这部戏中。

  公子玉箫却已经放下她,然后让所有人起身,对顾知秋说:“天儿晚了,朕今夜就回去了。”

  顾知秋一脸笑眯眯地说:“皇上不留下来用膳么?”

  公子玉箫摇摇头,依然是一派风雅潇洒的模样,说道:“不了,再说了,朕哪里还有兴趣吃饭?”说话间,他又把目光投向落寞站在那里的沈墨浓,眼底闪过一道算计的光芒,说道:“沈公子,我看天色不早了,你还不回去?”

  沈墨浓抬眸,失落的目光对上公子玉箫那得意的目光,他身体震了震,随即垂眸,长长的睫毛掩了眼底那愤怒不甘的情绪,躬身道:“小民这就回去。”

  “既如此,那就一起吧。”公子玉箫哈哈一笑,全然没了刚刚的严厉和阴冷,转过脸来,对站在大厅内的顾天瑜明媚一笑,柔声道:“美人儿,等我。”说罢,便“啪”的撑开手中的八骨扇,在冷月清风下,潇洒走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窈窕傻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