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惨烈的战场
烈阳化海2017-04-08 12:343,573

  还没有的铁雄起身,就听到不远处的一个战士叫道:“小心!”反应敏捷的铁雄一个翻滚同时拔出了腰中的驳壳枪对着冲上来的日军一番点射。

  敢死队员们谁都不要命了!在这个战场上,要命有什么用?在这个战场上,最不值钱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人的一条命!东洋人有一条命,咱川军爷们也有一条命!咱没有飞机,没有大炮,没有坦克,可要是和小东洋面对面的站在一起,大家可不都只有一条命,都只能活一次。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而失去了火力优势的日军,现在不得不和这些川军战士一样,一下就回到了冷兵器时代,血搏血、肉搏肉!要么你死,要么我倒下!

  渐渐的,日军坚持不住了,这些中国军人好像不知道死亡的可怕一般,“嗷嗷”叫着举起大刀,面对日军的刺刀,不躲不避,宁可自己身上挨上一刺刀,也得把一脑袋砍成两半!尤其是一个黑塔一样,一手持着军旗,一手拿着大刀的中国军人,那大刀舞的呼呼生风,一刀一个,干净利落。

  阵地里,一地都是尸体,横七竖八,惨不忍睹。终于,当高大成最后砍出一刀的时候,阵地里最后一个日军也倒在了血泊之中一直到这个时候,高大成才感觉到了疲惫,用战旗撑住自己,张开嘴大口大口喘息着。

  阵地夺回来了!阵地真的被夺回来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拎着大刀片子的川军兄弟,真的把拥有绝对火力的日军给打败了!阵地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完好无损的铁雄接过战旗,发了疯一般的挥动着手里的死字旗!不断的在那摇着、摇着:胜利了,真的是胜利了!

  张烈阳在望远镜中,环顾着四周,触目看去,只有尸体!五十个敢死队员,最后只剩下十三个,有三十七个兄弟,永远长眠在了这里。

  天地苍茫、残阳如血。也同样一直观战的藤田进看到这个情景,顿时感到心颤!过了一会冷静下来的藤田进对田九利雄说道:“真没有想到支那军的杂牌军的战斗意志这么顽强!看来我们这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田九利雄恭维道:“师团长阁下!不是我们士兵无能!而是情报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提前知道支那军的布防情况,部队就不会打的这样艰苦了!”

  就在藤田进预谋下一次进攻的时候,刘雨卿拿着电报走到了张烈阳的面前说道:“继霆老弟!总指挥部来电!让你部即刻增援罗店!这是电令!”张烈阳接过电报,看了看顿时皱起了眉头说道:“刘师长,那里月浦就拜托你了!”说完张烈阳向刘雨卿敬了个礼转身带着部队离开了。

  走出月浦后,张烈阳对电讯兵说道:“立刻给总司令部发电!让他们立刻从松江调拨一些弹药送往罗店!”

  1937年8月31日,日军将华北地区军队统一整编为华北方面军,任命寺内寿一大将为司令官。9月2日,“中国事变”。日本对七七事变后的全面侵华战争的称呼。初称为“华北事变”。9月2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改称此名。同日,为贯彻“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十月方略”,日本陆、海军中央部及外交事务当局作出《处理中国事变纲要》:10月举行华北会战,歼灭位于河北省中部的中国军队33个师;与此同时打下上海;然后与中国谈判和平。日军进攻山西。9月4日,日军部署“华北会战”,日军“河北平原会战”计划。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到达北平就职。辖兵力20余万人,部署华北会战。与此同时,国民党华北方面第1、第2、第5战区战斗序列亦已组成,共计79个步兵师、8个步兵旅、5个骑兵师,约80余万人。其中位于河北省中部的部队,共33个师,即第1战区全部,相当步、骑28个师,和第5战区第3集团军(韩复榘)的5个师。

  日军华北会战作战对象即指此。日军华北方面军作出“河北平原会战”计划:以10月为期在保定地区围歼中国军队33个师,约40万人。第2军快速突破沧州阵地,然后转向西进,占领保定东南方;第1军急袭突破涿州阵地后,即时转入追击;第5师团迅速占领蔚县、涞源,然后转向东进,插入望都(河北)一线,截断保定以北之国民党军队的退路,以期造成保定地区的决战形势,达到围歼国民党军的目的。国民政府修正颁布《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

  9月4日,日本政府为给上海派遣军鼓气,追加侵华军费25亿日元。松井石根被任命为上海方面日军的最高指挥官的9月5日,长江口和黄浦江的日军舰艇共达130多艘。调兵遣将的日本军部,准备着大规模的总攻!

  尽管,在前面的战斗里,国民革命军18军的忠勇将士们,以血肉之躯,对抗敌人陆海空联合作战的火力优势,并且给与敌人以严重杀伤,但是,十几天来,18军在罗店各部的伤亡也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至9月7日,罗店一线的第11师阵亡官兵2120余名,第14师阵亡849名,第67师阵亡3100余名,第98师伤亡2590余名,第56师伤亡380余名,第75军的第6师两旅只存战斗兵1600名。

  各部伤亡过半,虽经补充,但兵力不足。即使这样,18军各部仍然每天组织还有战斗能力的人员,以分队规模,几乎不间断地出击,试图把敌人彻底赶出罗店,保证在上海地区的中国军队的侧翼安全。争夺罗店的外围战依然惊心动魄。中国军队用“一寸山河一寸血”来概括这片土地上的激烈搏杀,日本军队则称罗店为“血肉磨坊”。日本陆军省兵务局和上海派遣军的官兵对罗店及罗店附近的村庄印象极深,厚厚的战死者登记册和陆续寄回去的死亡通知书上,关于战死的地点一栏,许多人都填着“月浦”、“吴淞”、“蕴藻浜”和“罗店”,其中尤以“罗店”为最多。

  第十五集团军,为了减少伤亡,让部队有个喘息的机会,决定将部队后撤五公里。报告送到老蒋那里,他两次回电说:“罗店至关重要,必须限期占领。要求将士有进无退,有我无敌,不成功便成仁!”陈诚和罗卓英二人接到电报,知道老蒋势在必得罗店,再不敢在蒋的面前提“后撤”二字。立马组织第十一师、第十四师、第五十一师、第五十八师、第六十七师等五个师兵力,进行顽强反击。连战两天,却未获成功。到了9月4日,老蒋大发雷霆,再次给他们冷冷地甩下一句话:“今天如果夺不回罗店,师以上军官统统就地处决!”中外记者如蜂地拥到罗店前线,采集最新消息,一时间,罗店成了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老百姓碰到一起,议论最多的就是罗店,这个说,罗店被敌人占领了;那个说,你的消息过时了,它已被我们夺回来了;再一个人说,不对,最新的消息,罗店又到了敌人手中。有人摇头叹息:唉,敌人对罗店势在必得,今天不占,明天一定会占;很多人却信心十足地说:不对,我们今天不能占领罗店,明天一定会占领!

  老蒋的命令传到前线,陈、罗二人商量后,决定把重新夺回罗店的重任交给第十四师。前敌总司令陈诚颁发了进攻罗店敌军的部署。当夜,罗卓英在他的嘉定司令部,发布了攻击命令。郭汝瑰知道上级对此战抱的是必胜的决心,自己必然要抱着人在罗店在的决心,因此,他写下了遗书,交给师长霍揆章,然后撸袖咬牙对他说:“这是我的遗书,我马上带两个团去,拿不下罗店我不回来见你了,请你将我的遗书交给我的家人。”他指挥两个团,一阵风冲到罗店以北,在此遭到了敌人猛烈炮火的拦击。有个团长问郭汝瑰怎么办。郭汝瑰一跺脚回答道:“还能怎么办?前面就是地狱也要去!”

  部队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冲,在快接近罗店时,八十三团的官兵只剩下12个人了。郭汝瑰指挥他们一口气冲到了罗店镇中心。傍晚,罗店终于被他们拿下。师长霍揆章望了望损失惨重的部队,对郭汝瑰说:“不能再打下去了,再这样打下去,我这个师长成了光杆司令了。”

  第11师、第14师和67师与98师配合顽强进攻,扫清了外围,第14师在罗店东北攻击,进至王家宅、陆家村、潘宅附近,第11师和67师攻到罗店南的方芯市,第51师和第58师1旅进展到长桥、六维、潘家桥一线,敌我往返冲突,血战整夜。罗店东北敌我死伤四五百人,泾河为尸体填满,河水赤红!

  刚刚走出月浦不到一刻钟,张烈阳收到了宝山的求援电报。看着手中的电报,张烈阳边命令部队向宝山转进,边发电给总司令部。

  陈诚收到张烈阳的电报,站在地图前看了看说道:“立刻给张烈阳发电!让他立刻增援宝山,务必坚守到明天中午十二点!”说着陈诚知道张烈阳部都是自动武器,弹药消耗很大!所以急忙有命令副官送两车弹药千万宝山。

  一个小时的急行军后,宝山城映入了张烈阳的眼中。看着已经被日军包围的水泄不通的宝山城。张烈阳拉动了手中汤姆森冲锋枪的枪栓说道:“弟兄们,跟我冲!打开一条路杀进宝山城!”

  听到张烈阳的命令,特战队员们像狼一般向日军冲了过去。在城楼上的中国士兵看到穿着奇装异服的军队疑惑了起来,大声叫道:“营座!你看看是不是我们的援兵到了?!”姚子青听到士兵的叫声,拿起了望远镜一看,看到特战队员钢盔上的国徽笑着说道:“是的!是我们的援兵到了!”

  在特种作战部队凶猛火力梯次强攻下,只用了短短的半个小时,张烈阳带着部队肃清了迂回包抄的日军一个中队。在城楼上的姚子青看到这个情景,立刻命令道:“打开城门,把我们的人放进城!”

继续阅读:第76章:巷战狙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者胜之抗战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