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突变
张家四叔2016-02-03 20:122,141

  四叔脸一红挠着头,说:“吴哥,这……这鸟摆在这么显眼,可能有什么说法,我……我担心有危险,还是小……小心点好!”

  吴先生走上前,端详了几下,说:“老四说的对,是应该小心点,看这鸟应该是一只画眉,古代长幼有序,尊卑分明,这里边应该是一个嫔妃,或许是宠爱的侍妾。”

  四叔和张瞎子以吴先生马首是瞻,而我第一次盗墓,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我们都觉得吴先生有理,我好奇的问吴先生,知道不知道这个太子是谁?

  吴先生说:“清代只有康熙的额日子胤仍是太子,康熙对他最为赏识,中年因教子失当、兼之康熙朝后期党争纷乱,致太子人格分裂,历经两立两废,终以幽死禁宫收场,被追封为亲王,不会以太子身份下葬。”

  我说:“这个我知道,在康熙驾崩,诏书是要把皇位传给十四阿哥,而拿诏书的隆科多,也就是胤禛的娘舅,隆科多把‘传十四阿哥’加了一笔,改成‘传于四阿哥’,也就是雍正皇帝!”

  四叔说:“你们说了这么一大堆,你们猜出是哪个太子了吗?”

  吴先生说:“还有一位是溥隽,他是光绪皇帝立堂兄之子为太子,他应该是是清朝末代皇储,真正的末代太子,也有可能是他的墓!”

  张瞎子大字不识一箩筐,听不懂我们说的,他说:“唧唧歪歪说这有个屁用,吴哥这怎么也是好东西,我动手了?!”

  “小心点!”吴先生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张瞎子去取那个画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出现,我不由地后退了一步,看着张瞎子抓到了那只画眉,他用力一扯,那画眉便被他扯到了手中,他笑嘻嘻地吹了吹,交给了吴先生。

  吴先生用指甲刮了几下,摇了摇头说:“居然是镀金的!”

  他们都露出了微笑,我害怕地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四叔迫不及待地搓着双手,说:“这一个灵柩头上,都能……能有一个镀金的,里边说不定有多少陪葬品,你们都……都让开,让我……我来开棺!”

  我们都让开,四叔先用凿子将棺材上边的铁钉翘起,那些钉子已经锈迹斑斑,好像没有钉一样,很轻松地拔了下来,他将凿子丢在地上,又把铁锹的把子扭了下来,在另一头按了一个尖头,顺着棺材缝用力去撬。

  “咯嘣!”一声,我分不清是棺材里边发出的声音,还是四叔撬动的造成的,但那一声十分的可怕,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站立起来。

  忽然,有人在我背后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苦笑着说:“我没事!”

  话一说完,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接着后背发凉,头皮发麻,面如土色,那是因为四叔在撬棺材,张瞎子在一旁瞪着牛大的眼睛瞅着,吴先生就是我的前边,也注视着棺材,那我背后的是谁?

  我原本倒下一半的汗毛,此刻再次完全站了起来,额头的冷汗汲出,手脚发凉,有一种想拉想尿的感觉,机械性地转头看向自己的肩膀。

  那是一只好像是枯树枝的一样的手,没有一点血色,皱巴巴的,我顿时感觉自己裤裆热乎乎的,之前的小聪明顿无,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妈呀”一声,甩开那只手就往吴先生身后钻。

  “娘咧!”吴先生他们回头一看,直接叫出了声,我们四个人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开始乱跑。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只手的主人,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古代官服,露出了的地方仿佛被抽干了一样,那颗头只有拳头大小,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眼睛的地方黑漆漆的,应该是嘴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的残肢,鲜血顺着它的嘴角往下流。

  那家伙的速度不快,和正常人走路差不多,一步步朝着我们走来,吴先生他们比我还胆子大,很快的镇定了下来,尤其是四叔,拿着自己手里的那根带尖尖的铁锹把,狠狠地戳进了它的胸口。

  那家伙好像没有感觉,探手就抓四叔,四叔很机灵地松开了,这时候张瞎子拿出了匕首,直接狠狠地刺向了它的眼睛处,那家伙一伸手,便将张瞎子的手抓住了。

  “你娘……”张瞎子还没有骂,我已经大叫出来,好像抓的就是我的手,长明灯不断地跳动着,发出啪啪的声音,这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张瞎子的右手,被那家伙直接撕了下来,他连叫都没有叫,眼睛一翻便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殷红的鲜血,送着他的断臂处,地面红了一片,当时的我害怕到了极点,感觉这家伙就是阎王殿放出来的恶鬼,双腿一软,跌倒在地瑟瑟发抖,动都不能动了。

  “砰砰!”两声枪响,我愣住了,看向了吴先生,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劣质的短枪,枪管处正冒着烟,而那个家伙“扑通!”一下朝后倒了下去,嘴里还咬着张瞎子的断手。

  吴先生先用牛筋绳将断手处紧紧勒住,四叔马上开始给张瞎子止血,我只是瘫在哪里颤栗不停,看一眼四叔他们,再看一眼那个倒下去的家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里。

  “啪!”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我回神一看,是四叔,他正怒目瞪着我,说:“我早说过,不应该带你来。废物,还不赶快生火!”

  我终于清醒了过来,连忙四处找东西,却发现除了我不知道什么被翘起的棺材板之外,地面还连一个柴草都没有,索性就豁了出去,便朝着棺材里边看一看有什么能烧的东西。

  我一探头愣住了,里边躺着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个年轻人,猴痩猴痩的,尖嘴猴腮,正“呼哧呼哧”出气,而在他旁边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头上带着旗头,长相很标准。

  “你娘的,你愣什么呢?”四叔吼道。

  我用尽吃奶的劲,叫道:“这里有两具尸体!”又感觉自己说的不对,又说道:“好像有一个是活……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