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怪人
张家四叔2016-02-25 14:132,106

  我的话音未落,棺木里边的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我看着他们两个人相互搂着脖子,先小腿开始打颤,接着背后的冷汗慢慢地流动,因为我看到那个年轻人正瞪着眼睛看我,自己感觉好像被恶鬼盯上了一样。

  此时此刻,我哪里顾不得什么生火了,当时脑袋一懵,什么都不管就朝着来时候的路跑去,唯一清醒的就是掏出手电照前边的路,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叫骂我,但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这鬼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待了。

  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十几分钟,马力全开的我终于跑不动了,躬下腰“呼哧呼哧”之喘。忽然,我屏住了呼吸,四周静悄悄的,我身上的汗毛又竖了起来。

  如果按照来时候,我们走进去也就不到三十分钟,现在自己用跑的,应该早就到了那个“天安门”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四周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我气促的呼吸,开始拿着手电四周乱照。

  四周是黑色的石壁,凹凸不平,不像是开凿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天然的通道,我大声叫道:“吴叔、四叔、瞎子叔,你们在哪里?”

  “哪里……哪里……”里边响起了我的回声,接着四周又静了下来。

  定了定心神,我赶快打着手电往回去跑,这一次我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实在是累的一点儿都跑不动了,我才停下来歇息,可是我的心已经急促的狂跳,因为我没有看到吴先生他们,就连一个鬼也没有看到。

  想到鬼,我的头皮“簌簌”发麻,四周静悄悄的,我连忙从背包里边掏出匕首来,给自己壮壮胆子,就算是真的有鬼,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毙,大不了和它拼了,虽然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自己不是它或许它们的对手。

  过了几分钟,却犹如过几年一样,我靠在了墙壁,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渴的要命,我记得背包里边有水,放下背包,取出了一瓶,带出了一块牛肉,一边吃喝着,一边用手电照着。

  照了照这里和刚才差不多,我的第一个反应就联系到了鬼打墙,我小时候听家里的闷爷爷说过,如果鬼打墙之后,你就会一直在原地打转,没有人来带你出去,你一辈子也走不出去,不过我包里的食物和水,应该也撑不了那么久,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在这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如果我还能跑,一定不会靠着墙慢慢地坐下,开始胡思乱想,又想到刚才那个粽子,如果我自己碰到这么一个家伙的话,我觉得给它包里的熟牛肉,它肯定觉得我吃起来更香一些。

  忽然,我有手电好像照到了那边的墙上有字,我艰难的地站了身子,扶着墙朝着那边走去,这一段距离也有是十多米,我却走了三分钟。

  我走到那些字前,有手电照了照才看清,这是一块伫立的大石碑,上边写的繁体文字,我大概看了一下,大体写着是这个人名字,还有一生所做的功勋和爵位,根本就是狗屁的胤仍太子墓,而是一个叫奕雨的人,是清朝光绪年间的一个王爷,封号是雨亲王。这是他的墓志铭或许说是功德碑。

  我这个人还算是对历史比较感兴趣,但这个雨亲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从他的墓志铭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晚清皇室的重要一员,他的学识和才干是首屈一指的,职务当过镶黄旗都统、军机大臣、总理海军等,参加过历史上有名的“甲午战争”,在光绪二十四年病逝。

  我现在算是对这个墓穴的主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刚才看的太痴迷,想的也太入神,那种恐惧感早已经散去,当我目光再次回到这黑漆漆的通道之时,恐惧感又一次席到了我的心头。

  一个人长时间在这种连呼吸和心跳依稀可闻的环境下,想的太多精神容易崩溃,唯一的办法只能定下心来,想着怎么离开这里。

  显然我刚才是奔溃了,不知道为什么看过这个墓志铭之后,我虽然还是害怕,但是没有刚才那么严重了,自己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个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暗道:“这里什么都没有,你瞎想个屁!”

  “你中邪了?”忽然,我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吓得“娘呀”地叫了一声,快速拿手电去照,再次看到那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不知道是死是鬼,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穿旗袍的女人。

  太久的沉寂,他这一声让我全身发麻,我想跑但是腿哆嗦的怎么也迈不动步子,我闭着眼睛,问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那个瘦猴说道:“鬼能和你说话吗?当然是人!”

  他说的也对!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将那个旗袍的女人放在了地上,朝我走了过来,我看得出他的脸色极为不好,眼圈发青,嘴唇发白,然后冷笑着问我:“有水吗?”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浑身终于不再那么僵硬,不管这家伙是谁,但至少他是一个人,我拿出水给他,然后揉着自己的两条腿,过了几分钟才恢复了直觉,而这家伙不知道多久没有喝水了,一瓶水已经被他干光了。

  “你看到和我一起进来的那三个人了吗?”我急忙问道。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你小子可命真大。有一个人估计够呛,他们开始还和我在一起,有东西袭击我们,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原来我逃走的这一段时间里,瘦弱的男子也就是瘦猴,和吴先生他们讲清了自己的身份,他毫不隐瞒说自己也是一个盗墓贼,而且这个地方他不是第一次来。两天前,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四个人,结果都死了。

  杀掉他四个同伴的人,就是那具被吴先生一枪打爆头的粽子,他自己幸免于难逃了出去,但是他见过一次现在靠在墙上的旗袍女人,自己每天晚上都梦到和这个女人幽会,虽然是在梦里,但是他又肯定地说那是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之河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