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阴晴不定
灿烂如初2017-05-08 10:402,111

  见着叶浅语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顾清泽仅有的耐性消磨殆尽,一双眼染上了暴风雨前的阴森。

  他低头,阴冷着一双眼:“我再说一次,你先给我回去,晚点我会给你电话。若是你固执的不相信,那我们何必还要在一起,不如现在就分开!”

  叶浅语身子一颤,真是害怕他会离开自己。一张倔强的小脸立即变得楚楚可怜,赶紧松口软了下来:“不要离开我,我相信你,我这就听你的先回去,一定记得给我电话。”

  踮起脚尖,叶浅语凑唇上前印在了他的脸颊,然后才转身不愿的离了开去。

  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一名戴着口罩的医生就走了出来:“苏小姐只是失血过多,没有生命危险,她现在还未醒来,吊水后就可以回去了,你先去交费拿药吧。”

  顾清泽愧疚不安的一颗心才轻松了下来,神情严肃的望着那医生:“这件事我希望贵医院能保守秘密,我不想看到什么有关消息上头版!”

  “替患者保密是我们医院的责任也是医生的职责,顾少请放心!”那医生很是清楚他话里的意思,恭敬的回答着。

  顾清泽这才满意的点头,转身就下楼去缴费。

  苏夏醒来的时候手上的吊瓶都快吊完,白花花明亮的光线一时让她有些适应不了,伸手就要去遮挡眼前的光亮。

  坐在面前若有所思的顾清泽见着已然清醒过来的苏夏平淡开口道:“别动!你还在吊水。就快完了。”

  此时的苏夏才忆起自己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原以为这男人会不顾自己生死,趁机让自己消失,却是没想到会被他送到了医院,更是不曾想过他会在大半夜里守着自己。

  想来是内心有愧吧!

  “你这女人对自己都能下如此狠心,我真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心!”就在苏夏自以为顾清泽对自己内心有愧时,那冷冷跋扈的声音却又是从头顶闯入了耳中。

  苏夏不耐的翻了一记白眼,转头望了望自己头顶的输液瓶,淡淡的开口:“该叫护士来拔针了。”

  顾清泽这才微起身按响了呼叫铃。

  走出医院的时候,晚风微凉,让身穿一件短袖衬衣的苏夏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白日虽是炎热难挡,但这个城市只要一入深夜,就如初秋里的季节,凉凉入骨。

  走在最前面的顾清泽,突然伸手就褪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转身朝着苏夏走了过来,伸手就是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需要!”苏夏轻微的挣扎了几下,却是被顾清泽伸手就搂在自己怀中,霸道而又蛮横的搂着她钻进了车内。

  夜色清淡寂冷,黑色的豪车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奔驰。车内,一片死水般的寂静。

  苏夏有些无力的靠在座椅上,偏头望着车窗外的清冷。

  “下次不要以死来威胁,并不是每次我都会好心救你!”

  凌厉而又冰冷的声音突地响在她耳际,让她不由的转头望了一眼那冷血无情的男人。

  那双苍白的没有什么血色的樱唇不由的勾勒出一死凄苦的笑意,苏夏心想,这样的男人她一定要逃离!

  见着苏夏安静的沉默不言,顾清泽也冷下了气场,一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路况,眼角里的斜光却是不由的瞟到了那包着纱布的小手,在这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如此凄婉。

  这个女人,顾清泽真是觉得自己着了魔,又恨又忍不住的生出一丝怜惜。

  回到顾家别墅,顾清泽长腿一伸就快速下了车,留下苏夏一人在身后。

  撑着无力的身子踏进客厅,苏夏就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取下放在了沙发上,抬头就想要上楼回自己的卧室,却是一道黑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苏夏不由的眉头微皱,看着他脸上一脸的森冷,她真是有些无力,不想与这男人争吵,抬手轻揉了揉额头,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我很累,不想在跟你吵架了。有什么明天再说行吗?”

  苍白的小脸如林黛玉的柔弱美,虽是毫无血色,却也遮挡不住她那精致的五官。顾清泽伸手,一盒牛奶却是出现在了她的眼皮下。

  “睡觉前喝了,医生说你严重贫血和营养不良。”

  不带任何色彩的音色一落,原本还拿在顾清泽手中的牛奶就被塞到了苏夏的手中,转身,那道人影已是上了楼梯。

  苏夏手里握着那盒牛奶,不可思议的瞪着那离去的背影。

  这男人还是那冰山冷血男吗?

  第二天苏夏醒来的时候,拉上窗帘的房间里已是明晃晃的一片耀眼,望着眼前的一片炫目,苏夏条件反射的抓起放在床头上的手机一看,顿时傻了眼。

  天啊,都早上十点了。自己不是每天都按时设置了闹钟起床吗?这怎么回事。

  掀开被子就匆匆的换衣洗漱,苏夏急急的冲下楼梯时竟看见顾清泽正坐在餐桌上悠闲的吃着早餐,手里还拿着一份早报。

  听着楼梯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顾清泽依旧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坐过来,吃早餐!”

  苏夏敛眉一挑,这才回过神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微愣住的脚步又急急的走下楼梯:“不了,我已经迟到了,我要赶着上班就不吃了。”

  “啪!”的一声,顾清泽拿着报纸的手就拍在了餐桌上,显然被人冷视的顾清泽动怒了。

  “我已经替你请半天的休假,吃早餐!”

  顾清泽头也没回,只是冷冷出声。低头又拿起那份报纸浏览起来。

  休假?这男人还真是喜欢自作主张,难道他不知道请假是要扣全勤奖的吗?

  既然是请假了,苏夏倒是一时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

  顾清泽一记冷眼瞟了过来,冰冷犀利的眼神就落在了苏夏的眼底。

  苏夏被这眼神吓的不轻,身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只好乖乖的朝着盛了各种早餐的餐桌走去。

继续阅读:第21章 代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妻无价:霸爱前夫狠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