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割腕自杀的刚烈
灿烂如初2017-10-28 16:392,057

苏夏的小脸一阵火辣辣,一种当众被人剥光衣物的羞辱感猛然而生:“你那么多女人,为何非得缠着我不放,我不是你在外的那些女人,我玩不起,我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顾清泽坐直了自己的身子,邪肆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阴沉的脸望着昏黄的前方,冷冷出声:“做梦!”

气氛一时硝烟四起,苏夏自然知道顾清泽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了自己,负气的环抱双肩靠在车椅上生着闷气。

两人一前一后进屋,苏夏无视他的存在直接就上楼回了卧室,只是那道门还未掩上就被一只手推了开来。

“顾清泽,你又要做什么?我很累,我想早点休息,不要在闹了行不行?”苏夏无力的瞟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感情的顾清泽,转身就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今天一大早去哪了?”顾清泽懒散的靠在门背上,居高临下的冷声质问道。

伸手揉了揉散落在额前的发丝,苏夏显得颇为无奈,仰头仰视着高高在上的顾清泽:“我去哪不关你的事,我们都快离婚了,你别逼着我行吗?你这样对得起叶浅语吗?”

“我的事你不用管,那些女人也不需要你操心!”

“你以为我想管想操心,你之前不是跟白语吗,怎么突然就换成了叶浅语?你无非就是想要利用单纯的叶浅语监视着我跟叶骁吗?你心里的那些心思我难道还不知道!你是整个商界中出名的冷血花花公子,我请你不要因为我们之间而去牵连无辜,伤害他人行吗!”

苏夏心里一阵烦躁,起身面对着一脸冰冷的顾清泽噼里啪啦的一顿大吼。

那双阴鸷的双眸越发的森冷,眼里的猩红直直迸出,恨不得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大卸八块!

一把拽起那纤细柔弱的小手,顾清泽就将那那发怒中的人儿压在了床上,两只大手似恶魔般的撕扯着她的衬衣。

“顾清泽你疯了,滚开,不要再碰我!”经历过上次的掠夺,苏夏如今如发狠的狮子,双脚并用朝着身上的男人拳打脚踢。

“我是想要监视你故意拆散你们怎么了?我说过在我没有玩够你之前我是不会放了你。既然家里有着这么一个大美人我不上,除非我脑袋被撞成了傻子!”

顾清泽心里深处的怒点被挑破,双手撕扯着单薄的衣物,只想着将她拆食入腹以解心头之恨!

“顾清泽,别过来!否则我死给你看!”不知苏夏是如何从他身下脱身,一把冲上前就抓起桌上水果篮里寒光冷冽的刀子,锋利的刀刃就对准了自己的手腕处。

“你威胁我!”

顾清泽起身靠在墙壁上,两眼泛着凌厉的冷光,咬牙恨恨。

锋利的寒光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锋利的刀子抵在左手手腕处,苏夏只能以此威胁不让自己在一次的受伤害。

薄薄的唇角勾出一丝不屑的笑意,顾清泽两眼幽幽的盯着苏夏道:“看来你为了姓叶的倒是守.身.如.玉,那好,有本事你就用力割下去死给我看看!”

那张脸,俊美非凡,让人一眼就移不开视线。可如此俊逸的男人说出的话就如同地狱里的修罗,一字一句都带了罪孽的血腥。

心,砰的一钝。苏夏只觉得绝望的如同被陷在了沼泽中。

咬牙抿唇,苏夏带着一丝的震惊和不可思议望着撒旦般的男人。握着水果刀的右手不由的用力划过。

鲜血四溅,腥甜的血腥立即飘散在空气中。汩汩喷出的鲜红色如同喷泉里喷出的水花,美的唯妙却很凄厉。

双眸里噙着一抹自由的笑意,苏夏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顾清泽。那双眼,带着慑人的忧伤射伤了他的心。

顾清泽止不住的震惊,真没想到这个弱小无力的女人竟然会选择如此刚烈的方式来震慑自己。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心狠到对自己都可以下如此狠手,更别想当初她逼走微雪的手段!

眼里复杂的情绪闪闪烁烁,顾清泽竟是这么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张小脸变得苍白无力。

脑袋里迷迷糊糊,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苏夏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摇晃着身子就要栽倒在地。

苏夏就要觉得倒地的瞬间,一双手抱住了的腰间,然后她就没了知觉昏了过去。

顾清泽双手打横将昏迷中的苏夏抱在了怀中,原来她的身子竟是如此的轻飘,一阵风似乎都能将她给带走。

这一刻,顾清泽真有一种怜惜的疼意瞬间上涌。

飞奔飙车到了医院,顾清泽抱着失血过多的苏夏冲进了急救室,锋利阴冷的双眸里带着不安的紧张。

拐角处,刚探望叶骁后正准备回家的叶浅语,恍惚瞟到一眼顾清泽抱着一女人面色焦急的冲进了急救室。而那女人,若是自己没看错,应该是自己未来的大嫂,苏夏!

苏夏?他们俩……

叶浅语突然就有些不安起来,反应迅速的抬腿就跟着追到了急救室。

急救室外,顾清泽正焦急不安的来回走在走廊上,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幕,那鲜红的血液凄厉的骇人,顾清泽真是有种后悔不已的自责。

她毕竟是一条人命啊!若是因自己就这么没了,他觉得自己就跟一杀人犯,丧心病狂的可恶!

叶浅语跟上去后见着的就是心乱惶恐的顾清泽埋头靠在墙壁上一幕,心里就像被猫抓般难受,她轻声走上前问道:“清泽,你怎么在这里?刚才你抱进急救室的女人是不是本地女主播苏夏?”

正处于自责中的顾清泽一听身后响起的声音,抬头,一双凤目没有任何情感色彩的望着面前质问的叶浅语:“你怎么会在这?什么苏夏?里面躺着的是白语,为了想要留住我正闹自杀的小把戏。你快回去,我晚点给你电话。”

白语?怎么可能?那女人明明就是苏夏,虽然距离有些远,也没看清那女人的正面,但那身形一定是苏夏,绝不会是白语!

继续阅读:第20章 阴晴不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妻无价:霸爱前夫狠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