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互不顺眼
花痴族长2017-04-11 07:012,824

  “唉哟,姐妹们,不好意思,妹妹我又糊啦!”

  红英扯着嗓子,看着桌上的三个人,脸上乐的像朵花似的。

  红英是大帅的第四个老婆,别人都叫她一声四姨太,一身娇惯的哟,不是穿金就是戴银,也骄纵得很,是得了理就不饶人的那种。

  红英当时和武府的三太太一样,都是个戏子,而且在同一个地方唱戏,但是,那个时候三太太是个角儿,四姨太虽然长得还挺不错,可就是太惯着自己了,眼高手低,直到以鹫被武府的大老爷给看上,娶了回去做了三太太,红英还是个小角儿。

  当时,红英看到以鹫一下子就做了个三太太,在府上是想什么有什么,狗仗人势的,心里那个妒忌呀,怎么自己就没有那个好运呢。

  或许什么事情都要想了才有可能,后面的机会就来了,当时六省都督的苏大帅,刚好打战大胜而归,请属下们去院里看戏,正巧碰上了这红英唱头阵,随后便将红英纳了做妾去。

  红英一下来了劲,没事也约约以前的姐妹儿,打打牌喝喝茶什么的。表面上是叙下旧,实际上就是显摆下呗。不是说今儿个被赏了什么宝贝,就是家里老爷怎么怎么宠着自己。反正就是显显家世,再摆摆阔什么的。

  三太太也知道红英是个什么人,其实啊,她们两个是半斤八两,两个都一样的德行。三太太早就看不过红英了,可是,自己当着面也不能怎么样,毕竟这苏大帅在整个县城里,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也正是因为这样,这红英更是高傲的了不得了,不就是个小小的四房,还真拿自己当什么了不成,三太太心里那个难受啊。

  按理说,这红英是四房,家里也应有大房管着,可这苏大帅还真不知是怎么搞的,虽然有五个老婆,但个个是小,大帅就从来都没有立过大太太,为的就是不想让这群女人整天烦着自己,而且,苏大帅虽然女人多,但是从来都没有特别宠着谁。

  在苏大帅的面前,谁都不敢横着,这大帅可是在战场上呆过的人,杀的人还少了吗,整天身边就跟着一大帮子的人,什么副官呀,小兵小卒啊,个个凶煞着呢,从来不给这些姨太太的面子,这些女人也都只是动动嘴罢了,谁敢跟他们来真的啊。

  苏大帅不管是睡觉还是上茅房,身上都别着qiang呢,姨太太们个个都巴结着,大帅的脾气一直都不太好,而且粗的很哪,谁敢来硬的,那都是找死不成。红英也纳了闷了,这男人哪有不怜香惜玉的,可苏大帅就是这样,难道打过战,看过死人的都这样嘛。

  苏大帅还有一个儿子,叫苏谨轩,今年刚好十八,脾气跟他爹一样,长的倒是秀气,可一点都不给她们这些姨娘面子。苏大帅可是宠着这个儿子呢,听说,苏谨轩还是当时大帅年轻时,和一个江南女子生的。

  听说,那个江南女子,在大帅刚开始得势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想来也是个没命享福的主,大帅应该对那个女人的感情才是最真的,后来啊,娶得那些女人,也都是表面功夫罢了,苏谨轩也就只信他爹。

  那个时候大帅还没有现在的权势呢,现在的一切都是苏大帅在战场上一点一点搏回来的。这也不愧是战场上的英雄,是一条铁汉子啊!

  也正是因为这样,属下们都打心眼儿里敬畏大帅,苏谨轩从小就被大帅教导着,男儿不得一事无成,望把谨轩培养成第二个六省都督苏帅呢!

  三太太以鹫那个看不惯啊,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手气竟那么背。看看手上的钱,输都差不多了,本想这次把上次输掉的都回个本儿,却没想到会这样。

  三太太看着红英得意那样儿,心里就来气。

  红英看着三太太不好的脸色,心里就开心花了。

  “唉哟,我说三太太啊,您今儿个可真输了不少啦,我看哪,即使您再这么打下去,也赢不回来什么了,您干吗不知足点儿,要是想打小点儿的,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哪”。

  三太太瞥了她一眼,心里把红英骂了个遍,不就是赢了那么点儿吗,瞧把她尾巴给翘的。

  “谁不知道大帅府上的四姨太啊,这穿金戴银的,可是羡煞旁人了。您是富贵人家,我们这自然不能跟您比了”。

  红英得意的数着面前的大洋,越数就越乐,最开心的,还是三太太的几句话。虽然知道不是打心眼儿里出来的,但红英知道,现在这以鹫心里面别提多气了,以前在戏班子里,这以鹫可是占着自己是头牌,整天得意到天上去了,现在,自己好不容易逮着怎么个机会,当然得好好损下她了。

  “我说三太太,你这话说的,可就真是折损我了。呵呵谁不知道三太太您在武府是说话最顶用的,现在啊,武家老爷是最宠着您啦,谁都知道,这二太太是个不中听的主儿,大太太又死的早,你这三太太呀,不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是你在当家呢”。

  “唉哟,红英妹妹是言重了,我是谁呀,不过是个戏子,嫁进武府做小妾的罢了。不过么这说起来的确是要比妹妹的中听许多,我呢,毕竟是个人人敬让着的三太太,就连二太太都不敢对我呼来喝去的,就更别提府里上上下下的,可妹妹不同啊,做来做去,听着是个小的,实际上呢也就差不多,妹妹你才不值呢”。

  三太太看着红英微变的脸色,心里发着乐,嘴里还不饶人。

  “这大洋嘛,就当是姐姐我送给妹妹了,不就打牌嘛,姐姐还不缺这些个小钱,妹妹你想要啊,就尽管拿着去。看你说的那些,我们不仅要打的大啊,还要打的尽兴,我以鹫是谁呀,会心疼那些个破钱,钱是干嘛的呀,不就是取乐的嘛,要真是看得那么重,那反倒就没的意思了”。

  “呵,看来,这三太太是真不把钱当钱哪,真是名府里面出来的太太,瞧这阔气的呀。不过,我说三太太,您是不把钱当钱了,可这府上每月给的钱太多了不是。也别怪我多嘴,我也是为的你好,您想想啊,您再怎么说,也只是偏房不是,就算这武老爷再怎么喜欢你,你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啊,让别人知道了,还真是会折了你的名声”。

  “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还会怕人说不成。也不怕告诉四姨太,我呀,在那武府说话还是有分量的,谁不知道我以鹫是谁呀,还真能怕了别人的闲言碎语不成了,老爷本来就很宠我,每月赏的大洋都够我赌上个十七八天了,也没有办法哪,一样的偏房,可是不一样的命哟”。

  一桌四个人,就看见三太太和四姨太在这儿争强好胜,谁心里都很清楚,这两个人是水火不相容的。另外的两个,只是一般商人的妾罢了,虽不算寒酸,但哪能跟这两人比呀,而且脾气也不敢跟这两个人横呀,没有想到,才玩儿几盘啊,两个人又给掐上了。

  红英在心里把三太太骂了个遍,这个女人,一直都是狗眼看人低。在戏班子欺负她就算了,现在自己都是大帅的姨太太了,虽然不是那么得宠,可这三太太,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红英也不回嘴,看着三太太淡笑,只是笑容里多了丝不屑罢了。

  三太太也不理会她,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似的,照样打牌摸牌,这个红英,走到哪里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是大帅府上的又能怎么样,当真是反了天不成,照样是个偏房,说起来,她还没自己在武府过的畅快呢。

  三太太摸着牌,用余光打量着红英,心想,一定要把输在她那儿的钱都给赢回来,这个女人,拐着心想把自己的钱给赢过去呀,老爷这几天都在宝芝林里面忙活着呢,上次赏赐给自己的玉镯子都被当了去,现在大洋又都输的差不多了,要是这次也全都输完了,那老爷那儿怎么交代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