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配偶不是东西
花痴族长2017-04-11 07:002,957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老师,这是什么意思啊?”

  少东抱着一本书,一脸无奈,聂家的少东少爷是最难教的,听说前几日,已经气跑了好多个老师,这几日已经乖了很多,自己才教了小少爷三日。不得不说,这小少爷天资聪慧,皮是皮了点儿,要是能好好的教导,以后一定不负众望啊。

  “关关,讲的就是水鸟鸣叫的声音,这”

  “等等老师,水鸟的叫声怎么会那么奇怪呢,我怎么没听说水鸟都是‘关关’的叫?”

  “这个”

  对此老师真的是很无奈啊。

  “总之,你记住我说的就行了,水鸟的鸣叫声便是‘关关’的释义。雎鸠嘛,就是指的一种水鸟”。

  “有叫雎鸠的水鸟吗?”

  “总之,你记住是水鸟就行了”。

  “老师,你怎么老是总之总之的,老师都爱说总之总之的吗?我娘亲也爱说总之,而且她每次说总之的时候,都是不管对不对,反正就是得听她的,老师,你说这是不是不讲理?”

  “呃这个嘛确实是应该讲下道理的”。

  “那老师,你为什么还要说总之总之的呢?”

  “呃这个,总之”

  “老师,你还总之啊”。

  老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个聂少爷哟,小小年纪,问题倒是不少,要是其他问题就好了,可是这小少爷,偏就爱问些让人很无奈很难解释的问题,这让做老师的,还怎么回答呀。

  “我们还是接着下面讲吧,嗯刚刚讲到哪儿了?”

  “总之”

  “哦,这总之啊”

  老师举着书,半天没想出下面要说的话。

  “嘿,什么总之啊,是讲到雎鸠,然后呢,就是洲了”。

  “粥?米粥吗?”

  “小少爷,你能不能别天天想着吃啊,这洲,是三点水的洲,意思是说,水中的陆地。也就是说,关关鸣叫的水鸟,栖居在河中沙洲。”

  “后面的我真的,窈窕就是身材”。

  顿时让老师大跌眼镜啊,小小年纪,怎么懂什么身材不身材的。

  “谁告诉你窈窕就是身材的?”

  “我想得呗,反正我是知道,窈窕就是女的,窈窕淑女,就是用在女人身上的”。

  “也不然哪,窈窕是指内心和外貌美好的样子,说的是善良美丽的姑娘,不是说女的就全是窈窕淑女,小少爷啊,你要记住的是,只有善良美丽的女子,才能与淑女相媲美啊”。

  “哦,我明白了,就像是二堂姐那样,只有二堂姐那样的女孩子,才能称之为窈窕淑女”。

  “嗯,很好,我们来解释下面的字,什么叫君子”。

  少东瞪着圆圆的眼睛,这君子嘛,还真是没听说过。

  “这里的君子呢,是指的女子对男子的尊称”。

  “那男子对男子的尊称是什么呢?”

  老师擦着汗,这小祖宗怎么又来啦,老是问这种令人招架不住的问题。

  “这个书上没有说,一般是女子对男子的尊称才会这样”。

  “为什么,我的娘亲叫我爹爹老爷呢,她应该叫我爹爹君子才对呀”。

  “呃这个”

  “老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怎么教我啊”。

  “糊涂,老师教你的,你记住便是,这是名句,也是千古佳话,怎么能对老师质疑呢”。

  “那好逑的‘逑’又是什么意思呢?”

  “‘逑’就是指的配偶”。

  配偶?少东挠着脑袋,真是奇怪,书中的文字怎么那么难懂呢。

  “老师,配偶又是什么东西啊?”

  “这个配偶啊,不是东西,就是夫妻的意思”。

  “夫妻?我的娘亲和爹爹也是夫妻,他们也是配偶吗?”

  “那是当然,你的母亲就是你父亲的配偶”。

  “哦”

  少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爹爹和娘亲还有那么多叫法的啊。

  “我刚跟你讲的四句,就是关关鸣叫的水鸟,栖居在河中沙洲。善良美丽的姑娘,好男儿的好配偶。”

  “顺口溜啊?”

  “这是意境,顺口溜哪能与之相提并论哪,我教给你的你都记住了吗?背给我听听”。

  “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嗯,很好,很好啊”。

  聂夫人老远就听到了少东的读书声,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这小子,终于肯静下心来念念书了。

  “东儿,念得怎么样呀?”

  老师看到聂夫人来了,拍了拍少东的头。

  “聂夫人,小少爷很聪明啊,刚刚才念了两遍,小少爷就背的很流畅了”。

  “嗯,听到了,听到了,烦劳老师费心了,我这个儿子,虽是大门子弟,但是心性难教啊,对词文古句,更是没有半点儿兴趣,这几日,老师对东儿的教诲,我是看在了眼里,老师费心了”。

  “不敢,不敢,能教导聂府的贵公子,我实属有幸哪”。

  听到恭维的话,聂夫人也是乐开了花,对于少东的才能不敢讲,但是自己的儿子自己还能不清楚嘛,少东从下就聪明,能多读一点书,对少东以后的帮助是很大的。

  拉了少东在身前,拿了块桌上的糕点,亲手喂着少东。

  “东儿,好吃吗?”

  “嗯,好吃”。

  “呵呵,东儿爱吃就多吃点儿,你这几天都要用功读书,不多吃些可不行,还想吃什么就跟娘亲说,娘亲给你做啊”。

  “娘亲,读书真的好累呢,可不可以不念书了啊?”

  “你这皮孩子,才清静几天,当真又想皮了不成,这书啊,你念得念,不念呢还得念,娘是不会害你的,让你念书准没错儿。告诉娘亲,你今天学到了些什么啊?”

  “我学到了,娘亲,我背给你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聂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啊,她家的儿子就是不好好用功,要是用功起来啊,这指不定以后会有什么大出息呢。

  “好,好,怎么一上午就学到了这几句,还有呢?”

  “还有啊”

  少东用无辜的眼睛看着老师,这老师被看得心虚不少,不是自己没教啊,而是教几句,少爷就问几句,好问不是不好,而是少爷问的问题,都是根本不沾一点边的,全是些令人郁闷之极的问题,这让老师还怎么教啊。

  聂夫人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少东,真不知道这孩子一天都学到哪儿去了。

  “东儿,那你告诉娘亲,这几句是什么意思啊?”

  “哦,是那什么什么鸟,叫什么关关,呃姑娘美丽,就能找到配偶!”

  噗——老师被气得半死啊,聂夫人更是差点儿没吐血,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什么什么关关,什么什么鸟啊!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老师被吓得不轻,站在一旁尴尬的要死,怎么那么聪明一孩子,领悟能力那么差啊。

  “还什么配偶,东儿,你一整天都学些什么东西啊!”

  少东看到变了脸色的娘亲,心里也咯噔了一下,怎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就这样啊,果真是那样,爹爹说得对,女人还真是善变哪。

  “不是东西”。

  “什么?!”

  “娘亲,这配偶啊,讲的就是爹爹和娘这样的,他们不是东西”。

  哎哟喂,老师站在旁边,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聂夫人气红了脸,好好的几句话,怎么都有了这么些个解释啊!

  少东看到脸色更加难看的娘亲,想想刚刚老师说的,自己没有什么地方讲错的啊。

  “娘,老师就是这么说的啊,我有说错吗?”

  老师擦着汗,内心真是苦不堪言哪。

  “聂夫人,贵公子的才能是有,可领悟欠佳啊,我唉!叫我怎么说是个理啊”。

  聂夫人一摆手,再看看少东,这着实气的不轻。

  “也罢也罢,平日太宠着他呢,一到了学问上,就只会凭着脑袋瓜子,胡乱诌诌罢了,以后啊,按他的脾性来教就行了,劳烦老师了”。

  少东则是站在旁边,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就是说的没有那么全罢了,具体的意思不就那么些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