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堂弟聂少东
花痴族长2017-04-11 07:012,844

  三太太捏着那小男孩儿的脸蛋,嬉笑道,“还敢跟姐姐们叫唤不成,在这武家的,哪一个不是比你大的,看你这小脸蛋,真是发痒了”。

  小男孩儿躲过三太太的魔爪,揉着发红的脸蛋,没有半点委屈想哭的样子,反倒是看着念晨多了些许疑惑。

  “她怎么又成姐姐了?姐姐还会哭的吗?”

  “你这兔崽子,看清楚了,这是你武伯伯的女儿,是武家的二xiao姐叫堂姐,听明白了吗?”

  本来念晨还以为是哪个宾客的小孩子,而且看这小男孩儿的面有点生,这一听三太太的话,还真是惊讶不少。

  念晨本就不喜欢说话,在叔叔伯伯面前,更不会想念雨那样爱表现,所以别人一提这武家女儿,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姐姐武念雨。

  而念英呢,人小,但是话却很多,这点比较像三娘,不懂得什么叫做礼仪尊长,所以在人前人后,想干嘛的就干嘛,一张婴儿肥的脸蛋,胖胖乎乎的,单纯可爱,都是人见人爱的,所以爹爹即使在待客的时候,都喜欢抱着念英玩儿。

  念英的可爱,念雨的才华和能说会道,都很招爹爹喜欢,别人所理解的武家,就是武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琴棋书画样样通,三女儿爱吃、爱笑、爱玩闹,可是这二女儿嘛,恐怕知道的就很少了。

  因为不爱说话的缘故,念晨的性格很沉静,让她在树下看书,她就会看到天黑才撒手,让她画画,她就会一直画下去,直到把所有的纸张都画完。

  有人说念晨就是死心眼的孩子,也有人说,念晨只是太乖巧,更有人说,念晨就是一个傻子,不知道狡辩,不懂得讨人欢心,别人喜欢就招人待见,别人不喜欢就是注定的事情,怎么也改不了。

  二太太和老爷都说过她好多次,但念晨一句也没听下去,不是不知道改,而是不想改,因为念晨觉得没有必要。

  照念晨的原话就是:我生下来就是这样,是草就变不得花,是花也要看是什么花,要是一般的颜色花,不提也罢,也没有必要提,长的就这样,没有寒梅的傲骨,也没有冬雪的飘逸,我就是我,没的改变,改变了,那也就不是我了。

  老爷总会骂念晨执拗,说这如今的世道,能改则改,哪有没有的改,也没处去改的道理。

  念晨就会坐在一旁,细听父亲的教诲,不回一句,也不想回,回了,就会换来更多的责骂,那又为什么要回呢。

  不止老爷,凡是说的上话的人,都挨个儿的给念晨上课,但念晨还如往日一样,如何做人的,就绝不会少一分的做下去,别人不欣赏自己,不见得自己就见不得人,那是没有知己罢了,怪不得别人,也怪不得自己。

  想到这些,念晨也心酸了,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个头的小男孩儿,还真有了些疑问。

  “这是我哪家的堂弟?”

  三太太一听这,反倒乐的掩不住嘴,翘着那兰花儿指,没把腰给笑弯了去。

  “人都说武家的二xiao姐性情僻冷,我看念晨你啊,还真是!”

  拉了那小男孩儿过来,蹲在旁边给他擦着脸上的脏东西。

  “这是你聂家叔叔的儿子,叫聂少东,是聂家的独苗苗,你聂叔叔把他当个宝呢,整日跟个泥菩萨一样供着,这兔崽子还说得好,扔个石子儿就能被你爹抽不成,要不是今儿个碰着了你们堂姐弟扔石子儿,还指不定哪天才遇着呢,这少东还不知道有个亭亭玉立的二堂姐呢”。

  少东咬着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念晨,脑袋摇摇晃晃,好似有很多疑问。

  “你怎么是我堂姐呢?”

  三太太更是笑的欢了,用手戳着少东的脑袋。

  “你这小兔崽子,当真是脑袋装着浆糊了不成,怎么你们两姐弟都是那么稀罕的人呢,你啊,管二堂姐的爸爸叫伯伯,这伯伯是你爹爹的老哥,你爹爹是二堂姐的叔叔,虽说,不是什么血缘关系,你家姓聂,念晨姓武,但是你爹爹和堂姐的爹爹是拜把子兄弟,比那亲生的还要亲呢,这也沾着亲啊,你不就得管人叫二堂姐嘛”。

  少东抓了抓脑袋,“那大堂姐怎么也叫我小堂弟呢?为什么念英又叫我哥哥?”

  念晨忍不住乐了,这个少东小堂弟,还真是惹人喜爱呢,虽说皮了一点儿,可脑袋里,容不得一丁点儿含糊。

  三太太也被气得不轻,听着少东的问题,把她这个大人都给问糊涂了。

  “我说你个小东西,问问题是接二连三的,我脑袋都缓不过来了,总之,你记住,少东你呢,就得管眼前的姐姐叫堂姐,明白了吗?”

  少东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心里有一丝不服气。

  “我不要,我要当她哥哥!”

  念晨听着也觉得好笑,走到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少东面前。

  “你为什么要当哥哥呢?我是你姐姐,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还是你姐姐,你想当也不成”。

  “那为什么我只能当念英的哥哥,偏就不能当你的哥哥呢?”

  “念英比你我都小,所以管我叫姐姐,管你叫哥哥,你又比我小,当然也得管我叫姐姐啦”。

  少东憋着嘴不服气,三太太看着眼前这两个小孩子,止不住的头疼,看着少东只能苦笑。

  “我说聂少爷啊,这既然都做了我们念英的哥哥了,干嘛还要当哥哥呢,有姐姐多好啊,人人都宠着你,灌着你,人前人后都让着你,这难道还不好啊”。

  “那我不做念英哥哥,我当她的哥哥行不行?”

  三太太哄着没力气了,拍了少东的脑袋。

  “我说,你小子是来劲了不是,要你这脑袋能掰开,姑奶奶我还真想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让我们家念英叫你哥哥,还亏了你不成,年纪那么小,怎么就劲问些没头没脑的问题,你二堂姐不是爱说话的人,别以为这样就是让你骑脑袋上的,二堂姐比你高,长的也比你白净,做你姐姐怎么了,有这么个好姐姐硬是不要”。

  “比我高怎么了,我爹爹说了,男孩子像我这年纪都是那么高,以后我还会长的,长到她那么高了,她长不高了,我还会长,而且我也不黑,以后我多让我娘给我吃蛋白,我还会比她白净的”。

  “唉哟,小兔崽子,谁跟你说的,吃蛋白会变白净啊?那这鸡蛋还是鸡生的呢,我怎么就没觉着,这鸡白到哪里去啊,呵呵——”

  三太太捂着嘴笑,真没想到这小孩子说的话那么好笑。

  念晨听了也忍不住捂嘴,这个小堂弟,还这是可爱的紧哪。

  少东看到两个人都笑他,一下子就急了。

  “反正我知道吃蛋白能变白净就得了,你不是比我高嘛,以后我比你高了,你可就得记得,要让我做你的哥哥”。

  少东指着念晨,一脸严肃的说道。

  念晨愣了愣,再看看少东的表情,脸蛋鼓得圆圆的,像在等待一个答案,有一点期盼,还有一点紧张。

  念晨回过了神,笑说道,“好呀,以后少东比我高了,比我白净了,我就认你做哥哥”。

  “好耶!”

  少东拍着手,一脸雀跃,好像得到了什么奖励一样,笑得开心极了,最后还不忘认真的看着念晨,重复着刚刚的承诺。

  “你说的哦!以后我就做你哥哥!我一定会比你高,比你白净的!我一定要做你哥哥!”

  念晨看着少东,随着他的笑容,翘起了嘴角。

  也许只是少年的一言一语,并不当真,也许只是童真的一句话,并不代表着什么,但人生中的一句话太多太多,多到数不过来,多的想不起,也多的忘不了。

  很多事情都在冥冥之中就安排了,安排了两个人的相遇,也安排了两个人的重逢,不用太多言语,不必过多解释,就只要一个微笑,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彼此就会明白,该舍弃些什么,或许,得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之锦绣梅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