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炽焰潭中沐浴
东边雨2019-11-05 09:573,079

  钱雅兰果然有一手,琵琶在她手里弹奏自如,乐曲动人。一曲终了,钱雅梅拍手称赞:“姐姐,你的琴技果然了得。”

  “听到了吧?这才是高手!”钱雅兰自夸。

  倾城站起身,说道:“琴是好琴,乐是好乐,只是遇到我这种不懂音律的,再好也是枉然。”

  “哦,我明白了。”钱雅兰自以为占了上风:“原来本小姐是在对牛弹琴啊!”

  大殿里响起不同的笑声。

  倾城置若罔闻,接过钱雅兰手里的琵琶,两个手指一使力,一根琴弦便无声无息地断了,然后她松开了手:“哎呀,钱小姐好劲力,居然连琴弦也断了。”

  “胡说!一定是你自己弄断的。”钱雅兰说道:“本小姐弹琵琶,从未拉断过琴弦。”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女子,连见到蟑螂也会害怕,又岂能轻而易举扯断琴弦呢?”

  “谁知道你有没有藏着掖着其他本事!”钱雅兰说:“上次,我明明看到季敏敏被菊香推倒,你几个旋身就抱住了她,这也太奇怪了!”

  “姐姐!”钱雅梅真要无语了,她这个姐姐为何总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既然你知道我还有其他本事,那么,今后就离我远一点,还有,离长瑞宫的任何人都远一点。”倾城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钱雅兰似乎被镇住了,呆愣了一会儿,恰好此时龚女官进殿,应选女纷纷回了自己的位置。

  “大人,臣女的琵琶不小心断了琴弦,想换乐器。”倾城说道。

  “好好的琴弦怎么就断了?”龚女官责备道:“慕容倾城,本官原本是不想为难你的,可你实在太不争气,总是惹事,今日课毕,你留下来独自打扫大殿,整理乐器,任何人都不许帮忙,听到了吗?”

  “听到了。”应选女们异口同声。

  “是。”倾城只好答应,一抬头,看到钱雅兰幸灾乐祸的脸,还有季敏敏担心的目光。

  待所有人离开,已是黄昏十分,季敏敏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之前,对她说:“姐姐,要不要我留下来帮忙?”

  倾城当然不答应,摇头说:“不用了,龚女官的命令别违抗,告诉清风明月,让她们不用担心,我会尽快回长瑞宫的。”

  季敏敏叹着气走了。

  清风明月得知小姐又被罚的消息,也只能干着急,无能为力。

  储秀殿虽大,平日却有宫女负责打扫,灰尘并不多,倾城倒也不费什么力气,打扫得干干净净,看到放在各处的乐器,她一时兴起,就将它们统统擦拭一遍,该上弦油的上油,该调音的调音,甚至还忍不住吹了一会儿箫。

  因为玩得高兴,倾城竟然忘记了时辰,当记起要回长瑞宫时,夜已经快深了,她加紧步伐赶了回去。

  长瑞宫清风明月正如坐针毡,见到小姐回来,差点哭出来了。

  “好了,好了,今日是我不对,竟然忘记了时辰。”倾城这个当小姐的赶紧道歉。

  “小姐,季小姐回来告诉我们说你被罚打扫储秀殿,我吓到手指被绣花针扎出血来。”明月说道:“忙乎到这么完,累了吧?”

  “小姐,饿不饿?”清风问。

  “不饿,也不累,倒是身子发痒难受呢。”倾城说道。

  明月机灵:“我明白了,小姐打扫大殿定会出汗,才会觉得身子不适,我去端水给小姐洗洗。”说罢就离开片刻。

  “可惜这里没有木桶,天色又晚,待明日我去问问这里的管事宫女,看哪里有沐浴的好去处,今晚就将就一下吧。”

  “也只能如此了。”

  夜渐渐深了,清风明月服侍小姐睡下后,安心回了厢房睡觉。可倾城没有任何睡意。月亮不知何时从云里探出了头,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她不由得想起睡在这里的头一个晚上,抿嘴而笑。

  忽然,倾城听到房门外有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门,声音一阵一阵的,挠得她越发心慌。她索性起床开门看个究竟。

  门外无人,她一低头,原来是一只小兔子。她将它抱到光亮处,却愕然发现茸毛雪白的兔腿上带着血迹斑斑,好像是受伤了。

  倾城想仔细看个究竟,却不料,兔子受到惊吓,后腿使劲蹬了蹬,窜下桌子就跑,那门本就未关严实,它越过高高的门槛,向无边的黑暗冲去。

  炽焰潭倾城立即尾随其后追了上去,兔子慌不择路,跑得很快,无奈腿上带伤,一跳一跳的样子很是可怜。跑了很长时间,或许是受伤的缘故,它突然停下来一动不动得趴着。

  倾城终于追上了它,弯腰将它抱入怀中。趁着月色,她看清是兔子的后腿被什么东西咬到了,血仍在继续流着,得立即为它止血才行。

  这是哪儿啊?倾城这才想要看清自己身在何处?这里四周都是树木,地上种着各种花和草,散发着阵阵气味。月亮倒影在一个水潭里,那水潭很深很大。

  倾城走到水潭边,用手探了探,水居然是温的,不远处还有一座屋子,没有透出任何亮光,因此看不真切。

  倾城用温热的潭水将兔子带血的伤口清洗干净,然后取下发带为兔子细心包扎。不多时,兔子像缓和过来一般动弹起来,它挣脱了倾城的手,一眨眼便钻入草丛不见了。

  这是什么地方?她该怎么回去呢?倾城有些犯难了。她望了望四周,只听到虫鸣声,连树也安静极了。她看着眼前大大的水潭愣了一下,再次将手伸入水中,感到特别温暖和舒服。

  想到自己几日没有沐浴,刚才又因为救兔子衣裙上染了血迹,倾城有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倾城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沐浴之乐,不时还和水一道嬉戏着,不由自主得发出满足的笑声,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屋里居然会有人。

  因为寒病发作,金御麒独自一人待在炽焰潭。他站在潭里练功,籍此增强自己的功力,这里的水永远是温的,可以为他驱除寒冷,然后他进入潭边的居室盘腿静坐,调养身息。当他听到有水声之时正是练到最关键之处,因不便分心,故未加理会。

  等他收功出来细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他是在做梦吗?有一个女子居然会在他的潭中沐浴。她的头发又黑又长,在水里犹如盛开的黑莲花。因她是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她的长相。她会是谁?竟敢在这里沐浴!他居然听到了愉快的轻笑,是那么惬意、无拘无束。

  金御麒不确定自己此刻的心情究竟为何?该高兴还是该生气?他忽然有些好奇,拥有如此长发与声音的女子会长得如何?

  仿佛是听见了他心底的声音,那女子慢慢转过头来。刹那间,他几乎屏住了呼吸。

  他见过很多女人,却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她的美,毫不矫揉,浑然天成。金御麒不想眨眼,仿佛一眨眼,这一切就会消失一般。

  他尽量不发出声响,以最快速度走出炽焰居,显然,那女子没有察觉到他的出现。他轻提一口气,使出轻功,轻而易举就来到女子的身后:“你是谁?”

  尽管他的声音不大,却着实吓到了倾城。

  倾城“啊”喊了一声,然后很快反应过来赶紧勾过衣物,使出自己超卓的轻功迅速跃出水面,几个旋身,将衣物裹回身上,向一旁逃去。

  金御麒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他使出移形换影之术,挡在了倾城面前:“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可是八卦阵。”

  倾城低着头,不想让他看清自己的脸,因为她清楚,现在的自己虽然狼狈,但容貌可是货真价实的。

  金御麒伸手将她拦住:“想走?没那么容易,说清楚了再走也不迟。”或许是因为她的美貌,也或许今晚自己心情好,他居然想逗弄逗弄她。

  倾城光脚踩他的鞋面,想趁机逃走,可他竟然纹丝未动。

  “你知道本、我是谁吗?”金御麒故意问。

  倾城摇头,若她知道是哪位皇宫贵胄,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尴尬境地。

  “你不会是哑巴吧?”金御麒逗她。

  哑巴?倾城计上心来,嘴巴里啊啊啊了几声。

  金御麒坏坏一笑:“真是哑巴?你放心,我有能治好哑巴的秘方。”说罢,他一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她的甜美大大超乎他的想象,顷刻间,他有些欲罢不能了,然后,他的鼻息间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香味。

  “你,无耻!”倾城终于忍不住推开他:“休要无礼!”眼泪,在她眼眶中打颤。自打娘胎出来,她从未被如此非礼过。

继续阅读:第21章 与太子不对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