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禁忌
东边雨2019-11-05 09:572,956

  傲龙堂已是灯火辉煌之时,整个傲龙堂沉浸在一片纸醉金迷之中,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为了选妃之事,金御麒不甚其烦,此次母后的态度非常坚决,选妃之事已是铁板钉钉。都怪那个国师,没事瞎说什么,是不是闲自己活得够久了。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是太子,只要他勾一勾手指,女人就如同泉水向他涌来。他看了看正服侍他的两个侍妾陆容珍和虞洁儿,她们最近正得他欢心,也确实有几分资色。

  “殿下,为何不开心啊?来,再喝一杯嘛!”陆容珍用纤纤素手握住一只璀璨的夜光杯,送向太子口中,目光里尽显含情默默。她清楚自己此刻正受宠,就该使出浑身懈数牢牢抓住太子的心,若错过了机会,让太子妃挡了道,她就更没有出头之日了。虽然她没有成为太子妃的可能,但能成为太子的宠妃也是未尝不可的事。

  “好!”金御麒接过她手中的夜光杯,一饮而尽。夜光杯共一对,是父皇赏赐于他的圣物,当斟满酒之后,杯底就会浮现游龙戏水,非常珍贵,理应好好收藏的。

  若让父皇知晓如此贵重的礼物却用来寻欢作乐,不知他作何感想?想及此,金御麒突然笑了起来。

  可看在虞洁儿眼中,却误以为太子很开心。她也执起另一个夜光杯,将香气四溢的身体偎向太子怀里,妩媚说道:“太子,奴婢的手举的好酸哦,来,也喝了奴家此杯吧。”

  见虞洁儿如此大胆,陆容珍面不改色,拿起手边的香扇轻摇几下,说道:“殿下,怕是奴婢不胜酒力,觉得好热哦,头也有点晕晕的。”

  金御麒知道她们玩的把戏,冷哼一声,静观其变。

  陆容珍假装起身,突然脚下一软,好似不胜酒力,整个娇躯倒在了太子的怀里,正如她之所料,太子殿下抱紧了她。

  对于这种投怀送抱,金御麒欣然接受。他一手各抱一个,坐享齐人之福。

  而两个侍妾却在暗地里互相瞪视,暗暗较劲。

  对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金御麒早已了然。女人就是这样,天生善嫉,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她们要争就争吧,只要别太过分,他都会睁一眼闭一眼的。因为他要的只是她们的身体,仅此而已。他的真心绝对不会交付给任何一个女子,哪怕是太子妃也一样。

  “殿下,再过些时日,太子妃就会来到殿下的身边,到那时奴婢若要见上太子一面恐怕难如登天了。”陆容珍不舍得看着仪表堂堂的太子,两颗泪珠如愿滑出美眸。

  想当初,她是天正国为表示和金鎏国友好之意,特意当礼物献给了太子。原本以为太子会是一个凶悍且充满暴力的男子,想不到是如此才俊之人,她的一颗心便落在了太子身上。幸好在天正国时,她被有意调教过一番,对于如何取悦男人自有一套。现在的她不图任何好处,只希望太子能多爱怜她一些。

  虞洁儿也无限伤感得说道:“是啊,想来太子妃一定是个拥有倾城美貌、贤良淑德的奇女子,定能深受太子殿下的青睐。奴婢岂敢和太子妃相争,只能暗自垂泪了。”

  “难道本太子有了太子妃就不能再来傲龙堂吗?笑话。没有她,本太子照样快活无比。哈哈哈!”金御麒狂笑几声。

  听他如此说道,陆容珍的眼泪悄悄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魅惑的笑容。

  “殿下,奴婢愿意永远服侍殿下!”虞洁儿娇声说,顺势将柔若无骨的身子更加贴紧太子。

  金御麒开始在虞洁儿的身前逗弄着,惹得她娇声连连。他将鼻子凑近虞洁儿的脖颈处,顿时闻到了浓重的胭脂味,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而后又转向陆容珍,同样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的兴致顿消。

  感觉到太子停止了动作,这次,陆容珍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因为每次殿下和她们亲近,只亲到她们的颈部以下,她娇艳的红唇已期待太子亲吻很久了。

  此时,陆容珍将自己红艳的双唇凑近太子紧紧抿着的薄唇,眼看马上就要碰到了,她满怀着喜悦和期待闭上了双眸。

  “放肆!”金御麒突然拉下脸来,将搂着她的手放开了。

  陆容珍毫无防备地跌落在地上,花容失色。

  “殿下息怒,殿下请息怒,奴婢再也不敢了!饶命啊,殿下。”陆容珍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太子面前说道:“殿下,奴婢并未有犯上之心啊!”现在的太子好可怕,可怕得让人浑身发冷。她开始为自己的举止后悔了。

  而一旁的虞洁儿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她在心里埋怨着陆容珍,好端端的干嘛要犯到太子的忌讳,害她也得不到太子的欢心了,唉。

  “你们统统都下去!”金御麒喝退了弹奏丝竹的众人,见她们两个还跪在地上,说道:“还有你们,快滚回去,没有本太子的命令不得出来。”

  “是,殿下,奴婢告退。”虞洁儿率先说道。心中不悦,真扫兴,都让陆容珍这个溅女人搅和了。

  “多谢殿下不治罪之恩,奴婢告退。”陆容珍暗松一口气,战战兢兢起来,跟在虞洁儿身后出了傲龙堂。

  “陆容珍,你别妄想自己有多与众不同,太子的唇是谁都没法去碰的,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还牵累我。”虞洁儿边走边对陆容珍冷言冷语。

  “虞洁儿,你别怨我,我好歹还有这个胆量,起码我试过了,可你呢?殿下一动怒就怕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陆容珍反唇相讥。

  “行了,我们还是别五十步笑百步了。等太子妃一来,我们全都没有好日子过了。有哪个太子妃会甘愿让太子天天流连傲龙堂呢?”虞洁儿忧心忡忡。

  “那可说不准,论美貌、论伺候男人的本事,我们会比那种娇滴滴的高贵大小姐差吗?倘若太子一个不高兴,太子妃照样会哭爹喊娘的。”陆容珍在见到某人走过来时,说话声戛然而止。

  虞洁儿也是同样表情,不敢造次了。

  皇后娘娘就在眼前,她们两个大气不敢出,赶紧行礼请安。

  “太子呢?又和你们亲亲我我吗?”纳兰秀慧绷着脸问。

  两人不敢多说什么,只好低头不语。

  “行了,行了,退下吧。”纳兰秀慧看了她们一眼,继续往前走。

  有人开始大声禀报:“皇后娘娘驾到!”

  一个人正喝闷酒的金御麒,听闻母后来了,便起身迎接:“母后,近日你应忙得很,为何又亲自前来看望儿臣?”

  “哼,你心中可还有母后?”纳兰秀慧愠怒道。

  “母后,何来此言?儿臣惶恐。”金御麒嘴上虽这么说,但从他表情看不出有丝毫惶恐之色。

  惶恐?纳兰秀慧更加不悦,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本宫要与太子单独说话。”

  众人依言纷纷退至傲龙堂外。

  “母后,有何话不妨直言,儿臣洗耳恭听。”金御麒耐着性子说。

  “母后刚和礼部官员对选妃一事进行了更加详细的部署,相信定能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太子妃。”

  “一切由母后作主便是。”金御麒没有表示反对,但他知晓,这最后进行挑选的还是他太子本人,到时候只要他推说没有满意的人选,谅母后也拿他没辙了,他在心里得意地笑了一下。

  “选妃在即,你却仍在傲龙堂胡闹,成何体统?”纳兰秀慧说道。

  当初为太子建傲龙堂是遵照了国主的旨意。说是太子为国立了许多功劳,理应有此待遇。作为皇后也不好说什么,现在看来,真是后患无穷了。

  “母后,有没有太子妃对儿臣来说都是一样的。儿臣不会因为有了太子妃而一切言听计从。”他是太子,有谁敢说个不字。

  “这。”皇后一时语塞。

  “更何况这个傲龙堂是父皇恩准的。父皇除了母后之外,不是还有这么多妃子吗?”金御麒狂放地说道。从小他就很少见到父皇,他不是忙于国事就是有女人缠身。后来他对自己说,以后他只要一个女子就好,一个懂他的女子,一个配得到他吻的女子!

  他的傲龙堂内是住着好多女子,可她们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子。他不允许她们亲他的嘴唇,他的唇只留给自己唯一钟意的女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