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雪真国公主
东边雨2015-12-28 18:393,240

  因与亲人见了面,使得慕容倾城的心情不错,又不用去储秀宫,就躺在床上休息。正要睡着的时候,六公主金御婷来了。

  “姐姐,伤口还疼吗?”金御婷一进门就问,关心之情可见一斑。

  倾城坐了起来:“已无碍。只是觉得有些困乏。”因昨夜动武消耗体力,再加上早晨受伤,才让她感觉疲倦。

  “昨日皇兄被行刺,今日满宫都在查找刺客,有侍卫来询问过,我告诉了他实情,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倾城摇头,说道:“没有,说清了自然没事。”

  “倾城姐姐,你真的好勇敢,若换成是我被雪儿挠伤,怕是要哭着躺上三天三夜了。”金御婷由衷说道。

  “公主哪有那么娇弱。”倾城说道。

  金御婷忽然说道:“姐姐,宫里来了一位雪真国的公主,你听说了吗?”

  “雪真国的公主?哦,我想起来了,陈女官好像提起过,怎么了?”

  “怎么了?你难道很希望她来吗?”金御婷说道:“她是公主,虽然雪真国比不上金鎏国,可她毕竟是身份尊贵的一国公主,听说容貌也是极其出色的,万一她得了皇兄的宠,倾城姐姐,你怎么办啊?”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倾城笑道:“你太子皇兄想要宠爱谁是他的权利,我们无法干涉啊。”

  “不行,我要和皇兄去说,立你为太子妃,那个什么雪真国公主就见鬼去吧!”金御婷一时冲动。

  对于金御婷孩子气的反应,倾城抱以微笑:“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你虽是他的皇妹,但这种儿女私情还是由太子自己拿主意为好。”

  金御婷想了想,才说:“也是,相信皇兄如此有谋略之人,一定不会选个草包当太子妃的。”

  倾城又笑,说道:“你怎么这样说他,不怕我告状吗?”

  “我才不怕呢,皇兄很疼我的,别看他平日总是冷冰冰的,那是没办法才摆的架子哦。”

  倾城心有所感:“是不是应了那句话,高处不胜寒?”

  “应该是吧。我们从小在皇宫里长大,虽然有着锦衣玉食和使唤不完的仆从,可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有时候我在想,还不如一只小鸟活得自由自在呢。”

  倾城看着还是孩子的六公主:“所以,你觉得身为太子妃会快乐吗?”

  “那不一样。太子妃来自宫外,十几年的美好时光是最好的记忆,况且,皇兄又不吃人,若他真心对待一位女子,她必定会幸福的。可是皇兄说过,他没有真心。”

  没有真心?倾城的心一颤,没有真心的男子可以托付终身吗?想来当这个太子妃简直太可悲了。

  两人正聊着,清风进来说道:“小姐,陈女官命宫女来通报,说是明日要应选女每人交一件亲手制作的手工艺品,画作、绣品都可以。”

  “知道了,容我想想,做什么好。”倾城看着六公主,猛然间有了主意:“我想到了,就做纸鸢!”

  “纸鸢?姐姐会做纸鸢!”金御婷惊喜得问。

  “当然,我会的还不少呢。你若喜欢,明日我送你一个,就做成鸟儿的图案,可好?”

  金御婷连连点头:“真是好极了,宫里的工匠虽多,可他们只会做繁复名贵的器物,我说过想要一个纸鸢,可他们说这种东西不适合身份高贵的公主玩,哼,气死我了!”

  倾城只是笑笑,没有搭腔。公主的身份虽然高贵,可有些快乐公主却很难体会得到。相比而言,她的父母就开明多了,童年的快乐将她的心里装得满满的,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能记起往昔的种种,自在又惬意!

  等公主回了鎏秀宫,慕容倾城就马不停蹄得开始准备做纸鸢要用的工具与材料,清风明月自然又是最好的帮手,在府里时,她们也经常做纸鸢来玩的。

  倾城仔细描绘着大鹏的图案,而清风明月将取来的竹子片成合适的条状备用。等一切准备就绪,倾城就开始糊纸鸢,这种活儿既要有细心又要有耐性,稍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

  在天黑尚未到来之前,倾城终于做成了两个纸鸢,其中一个自然是要送人的。

  “小姐,反正天色尚早,不如试它一试?”清风提议。

  倾城说道:“也好,若不能飞,尚可调整。”她将长长的丝线捋顺,缠绕在现做的木轴上。

  长瑞宫外是一条又长又宽的走廊,微风习习,正是放飞纸鸢的好时机。清风主动承担了跑动的角色,而倾城就负责放飞纸鸢。

  “小姐,可以放手啦!”清风边跑边说。

  “我放喽!”倾城笑着放开了手中的纸鸢。

  明月又是拍手又是大喊着:“哇!要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只见大鹏鸟开始歪歪斜斜了一阵,然后缓缓飞起,渐渐稳定下来,不一会儿,就飞离高高的宫墙,开始翱翔在低空中。

  倾城抬头看着纸鸢,很是开心:“呵呵,我们的纸鸢飞得很高呢!”

  飞了有半柱香的功夫,忽然来了一阵风,纸鸢摇摆不定起来,那线忽然就断了。

  “小姐,不知道纸鸢掉到哪里去了。”清风着急地说。

  “无妨,仔细找找。”倾城说。

  明月皱眉:“千万别掉到什么娘娘公主的寝宫才好。”万一惹到哪位主子不高兴,她们又得吃不完兜着走了。

  “我们分头找吧。”倾城吩咐。

  姐妹俩散开去。

  倾城判断了纸鸢掉落的大概方位,沿着走廊而去。走过几个宫室,她突然听到低低的琴声。这声音凄婉哀怨,好似在述说着什么。出于好奇,她站在了盈福宫门口,琴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盈福宫昨日,她雪灵舞到了金鎏国的皇宫,入住这盈福宫,带着满身的疲累与悲伤,她只能与筝为伴。离别故土已是悲凉,更悲凉的是离开自己心爱之人,来到这陌生的土地上,成为联姻的牺牲品。她有好几个姐妹,个个都未出嫁,她不懂,为何偏偏是她?

  父皇告诉她,金鎏国的金御麒太子是何等英雄之人,他的女人自然是要万里挑一的好女子,而她雪灵舞是雪真国公认的美人,她的美貌在雪真国是最好的。可是,她的心里已经住了一个男人,容不下什么太子殿下啊!

  琴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愤,雪灵舞恨不得弹坏自己的手指,唯有手指流血疼痛,才能让她暂时忘却悲伤。

  顺着琴声,倾城看到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流着眼泪在弹奏筝,她看上去好伤心好难过。她的身后站着一位同样年轻的女子,应该是丫环吧。

  丫环实在看不下去,上前按住了公主的手:“公主请自重!”

  “自重?如意,为何我感觉不到痛呢?明明手指已经拉破了,为何一点都不痛呢?”

  “公主!”如意唤了一声。

  雪灵舞继续流着泪:“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有没有思念我?有没有因想我而废寝忘食?”

  “公主,您别再想他了,忘了他吧,您现在可是金鎏国的应选女啊!”如意急红了脸:“若被别人听见了就不妙了。”

  “听见就听见吧,我不在乎。”雪灵舞哀怨得说道:“对于一个心死之人而言,死或许就是解脱吧!”

  如意慌了,说道:“公主千万别这么想!您是雪真国的公主,是皇上委以重任的使者啊。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雪真国着想啊。”

  雪灵舞木然,说道:“为雪真国着想?”

  “对啊。”如意说道:“金鎏国无论财力与战争实力都比雪真国强,若您成了太子妃,雪真国就可以不怕任何国家的欺凌,即使当不成太子妃,当个妃子也是好的,民间有句上不了台面的话,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呐。”

  “那就要牺牲我的爱情吗?”雪灵舞哭丧着脸,情绪激动:“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当什么公主,我不要当什么太子妃!我只要与他在一起,我只做他一人的公主。”

  如意抱住了公主的身子:“公主,您别说傻话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您不得不委曲求全了!”

  倾城听了,暗暗佩服,好一个深明大义的丫环,原来这位雪真国公主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

  “谁?你是谁?竟敢偷听我们说话!”如意看到有陌生女子进来,立即站起身,一副很防备的样子。

  “倾城失礼,我只是来找纸鸢的,听到琴声就进来了,无意冒犯,刚才你们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倾城对她们行礼说道。

  公主喊着眼泪说道:“听见也无妨,尽管去告状吧,最好将我处死就一了百了!”

  “公主!”如意无奈。

  雪灵舞从怀中取出一块绢帕,擦拭眼泪:“如意,不要怕,本公主不是没有骨气之人,横竖都是死。”

  倾城看到她的绢帕上绣着鹰与蛇,像是某种图腾。

  如意叹着气环顾院子,果然看到一棵树上挂着断线的纸鸢,走过去,够不着。倾城因不可在她们面前施展轻功,只好找了长长的竹竿,将纸鸢够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