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探望
东边雨2020-02-07 07:083,278

  纳兰秀慧对儿子说道:“其实,母后前来还有一事相告。”

  “何事?”

  “雪真国送来了他们的公主,你父皇没有推辞,答应让她成为应选女。”

  “雪真国?”金御麒没有感到惊讶:“他们国小兵弱,是不是想通过联姻来求得金鎏国的庇佑?”

  “没错。你父皇的意思,宁可多一个朋友也不能多一个敌人,收了公主进后宫,对金鎏国百利而无一害。”

  金御麒冷笑一声,说道:“哼,是不是只要是他国送来的公主我都要照单全收?那我是什么?联姻工具吗?”

  纳兰秀慧倒吸一口凉气,说道:“麒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是在责怪父皇与母后吗?”

  “自小我就知道,要与众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分享同一个父亲,忍受嫉妒、忍受寂寞的亲情,还要时时抵御阴谋,为何?就因为身在帝王家。无论有多少荣华富贵,永远逃不开被安排好的命运。”

  “麒儿,母后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若被你父皇知道了,又要生气了。你是太子,是。”

  皇后的话未说完,就被金御麒打断了:“够了,母后,我不想听。今日我心情不好,母后还是请回吧。”

  皇后无奈,站起身,问道:“那公主你会如何安排?”

  “你怕我杀了她吗?”金御麒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青龙剑:“放心,我的剑向来只杀该杀之人。”他又想到了逃走的刺客,这个女人究竟躲在哪里呢?

  储秀殿即使是应选女,也未能逃过侍卫的追查。所有人都站在大殿内,右臂裸露着,由陈女官代为查验。所有应选女的右臂都光洁无痕,除了慕容倾城。

  陈女官看后,疑惑得问道:“慕容倾城,你这伤是何时得来的?”

  倾城显得很从容:“回大人,今日臣女去了鎏秀宫,是被公主的爱兔挠伤的,若不信,侍卫们可去鎏秀殿一问便知。”

  见她如此笃定,陈女官的怀疑顿消:“既是如此,本官自会告知外面的侍卫,等问清楚明白了,自会解除对你的怀疑。”

  “谢谢大人的信任。”

  陈女官说道:“不必言谢,你们都是应选女,若真出了事,本官也有责任,想你一个区区女流,绣花写字还可以,当刺客?呵呵,怎么可能呢。况且你是慕容府的女儿,这是千真万确的啊。”

  “对了,大人,听说今日可以见到父母亲人,是不是真的?”倾城岔开话题。

  “过了午时,本官就安排你们去喜福门见亲人。”

  “太好了!”倾城笑了起来。

  待陈女官与侍卫交代一番后,所有侍卫都撤走了,其中一人去鎏秀殿核实情况。

  钱雅兰不可置信得看着倾城:“你有本事哦,连公主都成了你的挡箭牌!”

  “那又如何?我还认识如妃娘娘呢。”倾城说道。

  钱雅兰吃瘪,说道:“哼,有什么连不起的,等我当上太子妃,有你好受的。”

  “那等你当上了再说吧。”倾城回应,不管谁能成为太子妃,反正她都可以回府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姐姐,你真的认识公主吗?”季敏敏拉过倾城的手,问道。

  “嗯,只是碰巧罢了。”倾城对她说:“对了,昨日我记了几个偏方,不知道对你娘亲有没有用。”

  “真的吗?”季敏敏来了精神:“在哪儿呢?你有带在身上吗?”

  昨晚的事是个秘密,倾城自然不会告诉她,只是对她说:“给我纸笔,我即刻写下来,等午时一过,就拿去交给你的家人,试一试,总比束手无策强。”

  季敏敏吃惊地看着她:“你都记在脑子里吗?”

  “嗯,只有记在这儿才最管用。”倾城点了下自己的头:“回春堂里有的是医治疑难杂症的医书,等有空我再去看。”

  “不可以,已经冒险一次了,我不会再让你去的。”

  倾城从身上取出公主送的腰牌:“瞧,我有这个!进御书房不成问题。”

  季敏敏正要接过来看看,却被钱雅兰抢了去。

  “钱雅兰,为何你总是如此蛮横无礼!”季敏敏简直受不了她。

  “本小姐愿意,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钱雅兰居然理直气壮。

  “钱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若你弄丢了公主的腰牌,吃不完兜着走的可是你哦!”

  钱雅兰看了看腰牌,听了倾城的话想了一下,将腰牌扔给了倾城:“哼,谁稀罕啊。”

  陈女官看着钱雅兰摇头。这位相府千金刁蛮任性,虽容貌尚佳,音律也不错,可为人处事实在恶劣,相较之下,她的妹妹钱雅梅倒是沉稳内敛,知书识礼又懂得分寸。反正再过些时日,等授课完毕,太子妃选定,她就可以安宁一阵子了。

  倾城收回腰牌,季敏敏取来文房四宝,她就将心中所记一字不差得默写下来。

  午时一过,陈女官带领应选女分别与自己的亲人见面。季敏敏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询问了娘亲的近况,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偏方交给了父亲,就算只有一线希望,她也想试一试。

  来探望倾城的是她母亲与三哥慕容尚安。

  倾城问候哥哥后就与母亲抱在一起:“娘亲,女儿好想你啊!”

  “娘亲也想你啊!让娘亲瞧瞧,瘦了没有?”高氏看着爱女:“真是辛苦你了。”

  倾城摇头:“不辛苦,倒是娘亲,几日未见,瘦了不少。”

  “因你久留宫中,娘亲日日寝食不安,听说可以来见你,高兴得一早就起来准备。”尚安将手里的包袱递给倾城:“给,这是娘亲亲手做的糕点。”

  倾城双手接过,很是感动。

  “怕你吃不惯宫里的食物,特意多做了些。”高氏慈爱得说:“也留些给清风明月那两个丫头。”

  “她们在宫里很好,请娘亲放心。”倾城说。

  “离太子选妃还有几日,你确定可以应付吗?”慕容尚安压低声音说:“听说已经喊退了好多应选女。”

  “三哥放心,妹妹我可以应付。在宫里待了些日子,认识了六公主,也认了一个好妹妹,还救了一位宫女呢。”

  “不是说要低调做人嘛,听上去怎么那么闹腾?”高氏说道。

  倾城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娘亲,您还不知道女儿的脾性?我就是见不得恃强凌弱之人,见死不救也并非女儿本意,女儿就是忍不住哇。”

  高氏搂着女儿说道:“娘亲不管你在宫里如何周转安排,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娘亲就心满意足了。”

  “娘亲!”倾城撒娇。

  慕容尚安看着她们:“倾城,三哥别的本事没有,宫里人面倒是挺广的,要不要帮你知会知会?”

  “三哥,你将妹妹当成什么人了?”倾城不悦:“我虽为女儿家,可有些事还是自己拿主意的好。”

  慕容尚安笑了笑:“这就好,我那是试探你呢。”

  高氏嗔了一眼儿子,说道:“你啊,怎么都长不大。都老大不小的了,只知道舞枪弄棍,也不好好找个儿媳妇回来,替你定亲又说不要不要的。”

  倾城取笑道:“三哥,快找个三嫂吧,宫里的公主也不错啊。”

  慕容尚安吓了一跳:“你们别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个。娘亲,今日是来看望倾城的,怎么矛头指向我了呢。”

  “都一样,你们都是娘亲的心头宝。唉。”高氏叹口气,说道:“若不是倾城身上的怪病,她也早就为妻为母了,也不至于进宫选妃啊。”

  慕容尚安看了一眼妹妹,对母亲说道:“娘亲,您真是杞人忧天。妹妹自有她的命数,怨不得人的,况且,依我看来,太子是性情中人,若真的看上妹妹,未必对她不好。”

  “我才不希望太子看上我呢。”倾城说道:“我宁可嫁给要饭的也不嫁给太子。”

  慕容尚安对妹妹说道:“我还是有些相信国师所言的,他说太子妃与香有关,你身上带香,不就是应了预言?”

  “万一是名中带香字呢?”倾城反驳。

  “名中带香字的女子多得很,总不见得个个有资格当太子妃吧?可你不同,身上带香者找遍整个金鎏国,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其实,娘亲也有这么想过。”高氏终于说出了口:“可就是因为嫣儿身上有病,不知道预言是凶是吉啊!”

  “世间本无完美之事,我已经想得很开了。”倾城坦然。

  “行了,还是说些别的吧,免得心里添堵。”慕容尚安说道:“近日皇宫里面不太平,连太子都被人行刺。嫣儿,你在宫里一定要小心啊。”

  “几个时辰前就有侍卫来搜查过。这里是皇宫,何人会如此大胆,竟敢深夜刺杀太子?”倾城问道。

  “这可难倒我了。”慕容尚安说道:“你三哥领兵打仗不在话下,可这种破案悬疑之事的确不是我之擅长。”

  “太子的武功如何?”倾城问。

  慕容尚安回答:“远在我之上。太子的武功修为有增无减,他的青龙剑敌人见了都会胆寒三分呐!”

  好险!昨晚他应该是手下留情了,若不然,自己怕是早已身首异处了。倾城如此想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