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相斗
东边雨2015-12-28 18:393,295

  对于无情的担心,金御麒却想得很开,以他现在的武功,很少有人可以杀得了他。他自幼拜师学艺,师傅是位世外高人,因缘际会之下才传授他一身本领,而他也靠着自己的努力与修为,为金鎏国屡立战功,功名,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反正他迟早会是金鎏国的一国之主,这是命运,是他逃不开的责任。

  皇宫里除了侍卫在四处搜寻外,没有其他人出来走动,天色已深,正是酣睡之时。走到回春堂附近,金御麒忽然觉得不对劲,以往这个时辰这里早已关门落锁,为何今日会殿门微敞?似乎有亮光从里面透露出来。他放缓脚步,无声无息得走了进去。

  慕容倾城正在看书,她手中的这本医术详细记载了几例疑难杂症与医治偏方,看得正起劲,身后忽有微风吹来,她心中一惊,头一个反应就是吹熄了蜡烛。

  “你是谁?为何深更半夜在此看书?”金御麒想要看清楚她,无奈眼前一片黑暗。

  是他,当今太子殿下!倾城听出了他的声音。怎么办?记得旁边有盖着医书的白布,倾城一把扯过来,立即蒙在了脸上。

  金御麒暗觉不妥,将青龙剑提了上来:“刺客,还不束手就擒!”

  刺客?她手无寸铁,怎么就成了刺客?倾城想起上次两人有说过话,为了不被太子辨识出来,她故意压低声音,用低沉的口吻说道:“太子殿下,您误会了,奴婢只是奉命在此找书。”

  果然是个女人,声音如此难听,好似有意为之。金御麒依然持剑在手,不敢有丝毫松懈:“奉命?奉了谁的命令?敢说假话,本太子手中的青龙剑不是吃素的!”

  “这。”倾城迟疑了。为了圆一个谎言就需要编织另外一个谎言,她只好说道:“太子殿下贵人事忙,奴婢这等小事还是不劳殿下费心。夜色已晚,奴婢也该回去交差了,殿下请回!”

  “难道你不怕本太子的青龙剑?”金御麒很佩服她的定力,若换成一般人,早就吓得浑身哆嗦了。

  “奴婢区区一条性命不足为奇,倒是太子殿下身份尊贵,想来不会为难一个婢女吧?若传扬出去说太子滥杀无辜,也不是什么好事。”

  金御麒反倒笑了:“杀一个人对本太子来说何足挂齿,你一个婢女懂的倒不少,不过,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说时迟那时快,金御麒的青龙剑寒光一闪,向着倾城的胸口而去。倾城感觉到了杀气,身子立即向后仰,于此同时,手上抓到了医书,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太子方向狠狠扔了出去。

  “果然是练过的,有两下子!”金御麒的斗志燃起,却不急于将对手制服:“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倾城不敢硬拼,这对自己没有一丝好处,她躲避着他的剑势,向门的方向而去。

  “哼,想逃?没那么容易!”金御麒说话的同时手中的剑飞出,刺穿了倾城的衣袖,剑锋抹过她的右臂。

  倾城顿时觉得生疼,右臂流血了,她紧咬牙关,生生点住了几个穴道,拉开门逃出回春堂。

  “无情,拦住她!”金御麒看到无情就在外面。

  “刺客,哪里走!”无情大呵一声,追赶倾城。

  虽然手上疼得厉害,可倾城哪里敢停下来,还好,脸上的布尚在,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支撑着倾城施展出踏雪无痕的轻功,那无情的轻功也不弱,眼看就要追上了,他一伸手,拽住了倾城的手掌,倾城向后一踢,无情本能得后仰。

  结果,倾城顺利逃离无情的手掌,趁着夜黑风高,仗着高超的轻功,逃跑了。为了怕他们追上来,她有意绕了些路程,等到回了长春宫,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瘫倒在地。

  倾城扯掉脸上的白布,清风和明月正在厢房酣睡,她没有打扰她们,找出药膏为自己抹上,幸好,伤口不是很深。被碰到过的手面开始又红又痒。唉,她的奇症还是没有好。怎么办?倾城躺到床榻上,一遍遍想着对策。

  这一晚,倾城几乎未曾合眼,直到天色泛白,她才打定了主意。

  鎏秀殿一早,清风明月尚未起床,慕容倾城就匆匆赶往六公主的寝宫,她料定昨夜之事太子必定会追查,只好想办法让自己躲过一劫。

  金御婷刚醒,丫环碧儿正在侍候她更衣,欢言进来禀告:“公主,殿外慕容小姐求见。”

  “倾城姐姐?好,快请她进来。”金御婷对身后的碧儿说:“快点,我要去见姐姐。”

  倾城等了片刻,公主就出来了:“公主,打扰你休息了。”

  “姐姐休要见外,我也刚起呐。”金御婷拉过她的手:“姐姐,你的手好凉啊,咦,怎么还红红的?”

  “多谢公主关心。”倾城抽回自己的手,直接说明来意:“因一个时辰后应选女要集合,故此时前来鎏秀殿。原因有三。其一,我绣了香囊,想亲自送于公主,看喜不喜欢。其二,归还公主的腰牌。其三嘛,有些挂念雪儿,送吃的给它。”

  金御麒接过香囊:“呀,绣得极好,姐姐的绣技真是了得。”她爱不释手着,又闻了闻:“嗯,好香,真是令人神清气爽啊!”

  “我用了与以往不同的绣法,又加了精制的花瓣,公主喜欢就好。”倾城说道:“这腰牌也该物归原主了。”

  金御婷没有接腰牌:“姐姐,既然我将这腰牌送给了你,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在宫里走动有这腰牌会方便些,姐姐还是留着吧。”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公主了。”倾城答谢。

  金御婷对欢言说道:“你去把雪儿抱来,它也该饿了。”

  欢颜立即去了后殿。不一会儿,精神奕奕的雪儿就被她抱来了。

  倾城很开心得抱过雪儿,正想逗弄它,那雪儿忽然像受到什么刺激,利爪使劲挠倾城,她的右臂被挠得鲜血淋淋,吃痛得差点掉下泪来。

  其实,这是倾城有意安排的。她在自己身上偷偷抹了能引起动物发狂的药膏,唯有这么做,才能不着痕迹得盖掉原先的伤口,只是无疑让自己又受伤一次。

  见倾城被兔子挠伤,金御婷大吃一惊:“姐姐,你怎么样?哎呀,都流血了!雪儿,你也太坏了。欢言,赶紧抱走!碧儿,快去请御医。”

  “不用了。”倾城婉拒:“一点小伤,不用惊动御医了,我还受得了。”

  “那好吧,姐姐,你先忍忍。”金御婷又对碧儿说:“上次母后赏了本公主一瓶止痛膏,快去拿来!”

  “是。”碧儿加快步伐去找药膏。

  金御婷扶着倾城坐下:“姐姐,一定很疼吧?”她对着她的伤口哈气:“雪儿怎么突然发狂了呢。”

  “动物发脾气也是常有的事儿。”

  “也对,可能是因为它几天未见你,以为你是陌生人了。”金御婷释怀:“只是苦了姐姐受这么重的伤。回头我去和陈女官打声招呼,你就好好在长瑞宫歇着吧。”

  “不碍事的,抹了药膏会好的,还是别惊动女官大人了。”倾城说道,心中却对六公主有了一些愧疚,自己这是在利用她啊。

  药膏很快就拿了来,倾城让碧儿上了药,借故离开了鎏秀殿。回长瑞宫的途中,她看到有许多侍卫正在加紧盘查,心里多少踏实了些。幸好老天帮忙,昨夜有风,才不至于暴露她身上的香味。

  御龙殿金御麒铁青着脸站着。

  无情低头而立:“主人,请降罪!刺客是我跟丢的。”

  金御麒双手握拳,控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给我去找,一定要找到她!连个女人都制服不了,我这个主子与你一样,都是废物一个!”

  “女的?”无情抬头:“刺客居然是女人?”

  “她说是宫里的人。”

  “难道是巧合?”

  “侍卫奉命在挨宫查人,她受了伤,只要仔细找,一定可以揪出她。”金御麒说道:“你也去,盯紧他们。”

  “是!”无情领命而去。

  过了一会儿,金御麒身后想起脚步声,他头也不回得呵斥道:“本王不是说了嘛,任何人不准打扰!”

  “连母后都不可以进来吗?”说话的是皇后纳兰秀慧。

  金御麒转身,行礼道:“给母后请安!”

  “免礼。”纳兰秀慧前前后后看着儿子:“听说昨夜有人想行刺你,你有没有受伤?”

  “一切安好。”金御麒回答。

  纳兰秀慧这才安心,坐了下来:“麒儿,你可是我们金鎏国未来的国主,可千万不能有所闪失啊。”

  金御麒跟着坐下:“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如今是众矢之的。”

  纳兰秀慧脸色一沉:“谁让金鎏国强大呐,蝼蚁小国也想觊觎我们的领土,除掉你这个太子,就是对金鎏国最好的打击。不过,母后相信,你没有这么容易就被打垮的。对了,刺客抓到了吗?他们有几人?”

  “死了一个,正在全宫搜查。”金御麒简短说道。

  “无情无恨呢?怎么没有保护你?是不是他们失职?”纳兰秀慧问。

  “他们奉命去查了。”金御麒不愿多说,也省得母后担心:“母后若无其他事,就请回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