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演了一场戏
司舞舞2017-05-14 04:361,543

  苏熙嗤笑一声,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以为他是那个唯一,不想十男九坏,在法国,她疯狂哭喊,自残,如今她的身上还残留有余疤,她瞎了眼,老天瞎了眼。

  “别和我提什么当初。有我挡在你们面前,你们又怎么能相爱,又怎么能结婚呢?说到底,是我成全了你们,你说,对不对?”苏熙垂头,捋了捋刚才因为走得急,而弄皱的衣袖,冷笑一声,说道:“我妈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从小她最疼你,但没有说给你听过,我觉得她说得很对,现在,我说给你听,你要听吗?”

  年司曜那双眸子已冷如冰,苏熙却绽放笑靥,美丽绝伦。从小她就生得漂亮,如今她已二十,花开一样的年纪,满眼沧桑,却遮挡不住风华正茂。

  “她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司曜最爱你,我死了以后,你一定要听司曜的话,他那么好,又那么喜欢你,那是你的福气,你一定要珍惜。”苏熙一字一句分毫不差的复述,完了以后她咧开嘴笑了笑,像十几岁年纪时那样娇憨的扬起头,眸中仿佛有点点星光,“我觉得她说得真对,你觉得呢?司曜……哥?”

  年司曜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漆黑如墨,叫人看不清里面隐藏的东西,他的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下垂,仿佛有太多的悲伤在里面,已经沉痛得快要负荷不下去。

  “所以……”苏熙冷下脸来,“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戏,以前的那个苏熙已经死了。”苏熙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被你们,亲!手!杀!死!了!”

  苏熙欲走,却被年司曜死死拉住,他沉默的一句话也不说,哀痛的双眼犹如寂灭的灯火影影重重。

  “放手!”苏熙挣扎不脱,再次怒道。

  他沉默不语,仿若一世纪那么久,才说出四个字:“跟我回去。”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苏熙怒气蓬勃,转头间,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挺拔的身影正向他们两人的方向走来。

  是他?

  苏熙认出他就是飞机上坐在她身边的男人。

  “熙熙……”耳边,年司曜还在不屈不饶。苏熙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跑至男人面前,做出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大胆的举动。

  “亲爱的,你怎么走那么慢。”伸出一只手挽上男人的手臂,娇嗔道。

  冷不防被冲上来的人挽住胳膊,傅越泽微微皱眉,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

  苏熙冲着他眨眼,希望他能懂得她的意思,适当配合。

  傅越泽却微眯双眸,这女人其实长得很美,甚至比他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但在飞机上,她不是还特别声明对他不感兴趣?既幼稚又可笑,现在却……

  淡漠的视线扫过苏熙身边用敌视不信的眼神看他的男人,微眯的丹凤眼中危险的神色一闪而过。

  原来如此,有意思。

  再次低下头,只见小女人大睁着眼睛,一脸求配合的表情,微微地勾了勾嘴唇。既然想要他的配合,那么到底怎么配合由他说了算。

  下一秒,倾身,他冰凉的唇吻上她的,不过片刻,便撤离开来。

  “怎么不等我就走,真是越来越胆大了。”听似情人般宠溺的数落。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当场让另外两个人愣住。

  苏熙完全没想到他会那么做,一点也没防备,呆呆的用手抚着唇,瞪大的双眼中满是错愕。

  他亲了她?

  他怎么能这么做?!

  但是她又不能给他一巴掌或是踢他两脚,是她先挽上他装亲密,是她打定主意利用他。

  自作孽不可活!

  苏熙扯出僵硬的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爸爸安排了人来接我,我想着先把他们打发了,再和你一起走的。”

  可现在没人有心思探究她笑容的真假,年司曜的脸色在她挽住傅越泽那一刻起就几经变色,晦暗难辨,所有的强硬终于在傅越泽的那一吻后坍塌殆尽。

  “你不和我回家,是因为他?”他脸色煞白,双手微微颤抖。

  这种时候,苏熙当然不会自己拆自己的台,她毫不犹豫的点头,为求逼真,另一只手也毫不犹豫攀上傅越泽的胳膊,看向傅越泽的双眼,盈满爱慕和痴迷。

继续阅读:第4章你以为你跑得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老公追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