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故人
立誓成妖2016-02-05 10:001,789

  沈蕴卿目送张太医匆匆消失于宫门外,抬头看着天空中凝聚的晚霞,面沉如水,脑海中却是陆承霭的脸孔。

  想起,前日也是这样的夕阳斜下,满天的晚霞如上好的丝绸铺满天边。

  沈蕴卿贪恋景色,遂与红醉一起悠然缓行,途经御花园。

  远远听见前面亭子里传来的吵闹声,沈蕴卿忍不住蹙眉道:“红醉,你去看看,皇宫内院,是谁大声喧哗,真当皇后不问事了么?”

  前世的沈蕴卿即便后来被迫决断杀伐,但性子到底是随母后的温和宽仁,许多事只要不伤及根本都不太追究,却也因此而埋下了不少祸根隐患。

  如今的沈蕴卿则不得不警醒起来,要从细微之处开始严加整顿。

  红醉不敢忤逆,当下便快步走向亭子。

  御花园此时并无其他人。

  沈蕴卿独自站在原地,恰巧瞥见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自小径路过,心中一动,未及细思便下意识张口将他唤了过来。

  那侍卫的步子一顿,随即依言近前。

  是个弱冠青年,英俊挺拔眉清目朗。

  沈蕴卿在看清对方的样貌后,脑中一片空白。

  那天桃林中昏迷前的一幕,沈蕴卿只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万没料到,竟是真的……

  当初给予自己最后一丝温暖的人,甚至今生甫相遇便救了自己一次的人,此刻就这样站在面前,如此猝不及防。

  沈蕴卿心中万般思绪翻涌之际,陆承霭则已然低眉敛目,规规矩矩的行礼:“不知殿下唤属下所为何事?”

  蓦地回过神,沈蕴卿轻轻咳一咳,苦笑:“那天……谢谢你。”

  陆承霭低下头,浓重的长眉微微一挑,阳光投射下来的角度恰好挡住他脸上的神色变化,只有声音不变:“公主所言,属下不明白。”

  嘴角划过一丝无奈的笑意,沈蕴卿的身子微微晃了一晃,涩声:“噢,是本宫认错人了。”

  陆承霭不管她说什么,都始终守着该有的臣属本分,并不曾再多看她一眼。

  但不知何故,总能莫名地感觉到什么地方似有异样,却也只是眉心一闪即逝的错觉,沉入心底。

  “回宫吧。”沈蕴卿转过身子,心里的苦意不胜凄凉,却又无处诉说。

  “属下恭送公主。”陆承霭的声音淡淡。

  沈蕴卿眼底的悲恸在一瞬间深深地蔓延开来,最终还是忍不住侧首回望。

  恰恰陆承霭心中异样,想看看她醒来时的模样,同样在一瞬间抬头,与她目光一触,只觉仿佛心中某个深不可及的地方,骤然一颤。

  未及回味思量,沈蕴卿却已收回视线,神色如常的缓缓离去。

  徒留陆承霭站在原处,心中怅惘,而不知何故。

  夜晚降临,月色高照,暗沉而神秘的黑夜似乎也被这皎洁所打动而分外的温柔多情。

  窗外一株独立飒飒的蔷薇,落了满地的嫣红。

  男人彷如鬼魅,无声无息立于阴影处,望着那青窗薄纸上淡淡的如玉身姿,或是沉眸,或是扶额。

  蓦地微微侧耳,旋即身子一晃,踪影不现。

  “是谁?!”

  几乎同时,寝宫内昏昏小憩的沈蕴卿陡然惊醒,厉声叱问。

  “殿下,是我。”从回廊拐角匆匆走来的红醉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而入。

  沈蕴卿眉心微蹙,便听红醉又接着说道:“殿下,奴婢方才好像看见有个人影在窗前不远处,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她的声音刻意压低,在这安静的氛围下显得越发诡异。

  沈蕴卿面色一沉,思量半刻。

  难道竟是有谁在监视自己?又是谁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而似乎自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什么正悄然偏离上一世的轨迹……

  “殿下,您身子不好,早些休息吧。或许,刚刚只是奴婢眼花。”

  沈蕴卿看着红醉满脸担忧的样子,又望一眼夜色沉沉的天际,敛眉应了。

  片刻后,殿内灯盏渐次暗下去,终归寂静。

  伏在屋顶的男人这才稍稍松口气,自己进宫探听消息,却无意中经过昭阳宫外。想起那日她躺在自己怀中的娇弱,与御花园中憔悴的模样,就有心来瞧一瞧。

  只是,终究还是没有能看到,心里跟着荡起一丝失望。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个公主罢了,与大业无益。

  男人摇了摇头,甩掉那些无谓的思绪,旋即施展轻功于屋檐间游走穿梭,飘然无声,最终没入一处屋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