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西齐王爷
立誓成妖2016-02-05 10:001,712

  “主子,张大人已经等候多时。”男子刚一进门,便立即有人低声禀告。

  男子微微点头,迈开长腿,进入屋子。

  “微臣,叩见王……主子。”

  张太医此时一改宽袍大袖的太医装束,也是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一见来人便立刻恭敬跪下。

  男子赫然便是陆承霭。

  脱下包裹住全身的黑色斗篷,露出里面的寻常侍卫装:“起来吧。”

  低沉而好听的嗓音从张太医的头顶传来,却让他的身子陡然一震。

  正是因为听不出这声音里的丝毫情绪,他才感到害怕。想想自己今天暗暗指导三公主做的事情,心里不禁越发惊惶:“属下……属下擅自做主罪该万死…………”

  陆承霭的脸色仍是波澜不惊,打断他的话:“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谢主子。”

  张太医忍不住抹一把额头冷汗,爬起身,倒退着离开。刚到门口,又被陆承霭叫住。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陆承霭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一口,旋即,嘴角忽地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不知何故,他突然对那个小公主有了几分超乎寻常的兴趣。

  有着这样尊贵至极万千宠爱的身份,又为何总像是在眉宇藏着那般超乎年岁的沉郁?

  即便确是陷入见不得光的谋害算计,却也充其量不过只是宫中女人间的寻常手段。何至于就让稚龄少女变得竟仿佛历经世间沧桑?

  他一个十数年如一日行走于刀光剑影波诡云谲中的堂堂王爷还没怎样呢……

  陆承霭将茶水饮尽,方淡淡道:“总之,你该如何还是如何,我自有打算。”

  张太医一愣。

  这意思是……

  他还可以继续帮公主解毒?可主子为何忽然要插手嘉和国的后宫争斗?……

  然而虽有不解,却断然不敢多问更不敢违逆的,只能领命退下。

  黄芪和白芷?

  连着两日,沈蕴卿都埋首在医书之中。

  张太医的态度不明,且终究是陆承霭所安插的不轨之人,又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帮着自己呢?所以唯有尽力多学一些东西,终归只能靠自己。

  亲笔写了张便签,待到墨迹干后,小声嘱咐红醉道:“你去送给张太医,若是他说了什么,务必速速回来禀告我。”

  红醉领命出殿。

  沈蕴卿拖着软软的身子靠着垫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虚浮。

  这几日,药汤也不曾进,香炉的东西也偷偷的换过,饮食更是万分小心,怎么还是感觉一点都没好转。

  不知过了多久,几乎快要沉沉睡过去时,才恍惚听到一阵轻而急的脚步声。

  红醉神色如常,进来见礼后,则将声音压到最低:“张太医只说了一句,差得远呢……”

  沈蕴卿立即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下毒的手段竟如此的高明,也难怪前世的自己根本完全没有发现。

  “殿下,奴婢扶您起来,去床上歇息吧。”红醉提高声音,却在扶沈蕴卿的一瞬,手里紧紧捏着的一个小盒子顺势滑入她宽大的衣袖之中:“奴婢去给您弄点小点心,您醒了好用。”

  “好。”

  等门从外被扣上,沈蕴卿才打开那个盒子,里面竟是两丸褐色的药。

  沈蕴卿起身,从妆台抽屉里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寒光一闪,药丸便成两半。

  取一半,化入温热的茶水。

  转瞬,原本清澈的水便彻底形成淡淡的绿色,其间有略深的色泽渐渐汇聚,盘聚成几朵,宛若荷叶飘在池塘。

  同时,鼻尖嗅到了一股极独特的幽香。

  这莫非是……

  沈蕴卿忽地想起一段医书中的简单记载。

  绿荷,生于苦寒之地,每三年的冬至才开一次花,极难寻得。入药,可解百毒。

  这样的宝物张太医居然也肯给自己,倒确是出乎意料。

  张太医这么做所为何来,沈蕴卿一时无解。

  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此举绝无可能只是出于医者父母心。

  沈蕴卿想不通,便不再去计较这些,依旧将每日太医院处所煎的汤药倒入窗外蔷薇花下。

  而她却不知,这一举动尽皆落入藏身暗处的陆承霭的眼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