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下毒
立誓成妖2016-02-05 10:001,851

  百花会结束已然多日。

  此刻的昭和殿内,沈蕴卿正暂于榻上小憩,红醉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汤药过来。

  沈蕴卿连眼皮都不曾抬,只用手示意了一下。

  红醉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劝道:“殿下,您还是喝点吧,要是觉得苦了,奴婢就给您加点蜜饯。”

  “嗯知道了。你们都退下,我乏了。”

  “是。”

  粉色的蔷薇开始在自由而新鲜的空气之中放肆地妖娆起来,沈蕴卿站起身,轻轻将窗推开,同时不动声色将手中的药尽数浇到花根下。

  她的面容在三月的寒风里越发的苍白,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沉重。

  红醉端着蜜饯去而复返,见状顿时吓了一跳:“殿下,怎的开了窗?风这么凉,再冻坏了可如何是好。”

  沈蕴卿由着她将窗关紧,伸手指了指那盆蔷薇花的根部。

  只见绿色的枝干上已经呈现出黑褐色的斑点,甚至都有些腐烂的迹象。

  红醉一见,面色陡然大变。所幸到底是在宫中当差多年,又与沈蕴卿主仆情深,往往只需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便能彼此明白。

  勉强平复震惊,跪下低声:“奴婢该死,只会浑浑噩噩度日,竟要让殿下先发现不妥。奴婢……”

  沈蕴卿扶她起来,缓缓道:“不怪你,是以前他们做的太好了。”

  红醉陡然抬头。

  以前做得太好,那么现在呢?他们是为何突然露的马脚,殿下又是为何突然发现了的?……

  再联系这几天沈蕴卿的种种异常,红醉的脑袋中突然涌现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可怕想法。

  可是……

  她悄悄地打量了沈蕴卿几眼,又觉得太过荒谬。

  若说是假扮,这未免也太天衣无缝了吧……

  沈蕴卿看到她的样子,不禁一笑。

  到底是自幼便随侍在侧的贴身宫女,她的变化终究是无法完全瞒得过的。

  “你别乱想,本宫不过是病得久,突然看透人性罢了。”

  红醉闻言,抛开疑虑,重重地点点头。

  看着沈蕴卿越发清瘦单薄的身子,只觉心里酸涩得厉害。

  若在寻常的富贵人家,这个年岁的小姐还该是在娘怀里撒娇的孩子吧。

  皇家的人虽说身份贵重,却一生都活在无穷无尽的明枪暗箭中,磨难重重。

  沈蕴卿则无暇理会她的感慨,打发她道:“去请张太医过来。”

  上一世在这方面吃了大亏,当然是不敢再相信一直为自己开方的李太医了。

  至于为什么偏偏会选张太医……

  很简单,因为这一世的沈蕴卿知道,他其实是陆承霭安插在这宫中的人。

  张太医刚刚调进宫,平日在太医院也没什么要紧事,所以来得倒是很快。

  按着礼数把脉时,果如沈蕴卿所料,在他的脸上看到一闪而过的震惊。

  “殿下的身子虚弱,李太医之前的药方正是滋补的,殿下精心养着便好。”

  诊完脉,张太医将双手隐入宽大的袍袖,面儿上却是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

  沈蕴卿心中冷笑,口中则缓缓道:“对了,本宫数日前看过一些张太医的医论,觉得想法甚是新奇,倒是想与张太医讨教一二。”

  张太医的眉头一皱,自己写的那些东西因太过离经叛道,一向都是被太医院的老学究嗤之以鼻的,何以,这个不通医理的小公主竟然能看懂?

  沈蕴卿看到他的神色变化,便清清嗓子,压低声音道:“那日,多谢张太医出手相救。只是我也没想到秋水素的引子,竟然是桃花香。”

  眼见张太医的瞳孔一缩,沈蕴卿揪着的心才放下来。

  那日,说是昏迷,但能听见人说话。说不是昏迷,却浑浑噩噩,如梦境一般。

  朦胧中,只听到秋水素几个字眼,所以今天想试探试探这位太医。

  果然惊到了这位,沈蕴卿也不等他回答,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张太医虽百般不想参合到宫中争斗,却因为她刚刚的一句话而踌躇万分。

  沈蕴卿苍白的脸色因剧咳而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半晌方终于勉强缓过气来,挣扎着坐正,摆摆手哑声道:“不妨事,老毛病,本宫……早都习惯了。只是,太医因我一言入宫,定要受到其他太医的排挤,辛苦了。”

  一句简单认命的话,从那不过十五岁的稚嫩嗓音说起来,却有一种莫名的辛酸凄凉。

  张太医一咬牙,四处打量一番,突然开口,声音则小不可闻:“殿下,黄芪和白芷。”

  他的语速很快,等到沈蕴卿抬眼看他的时候,便只听到一声响亮的:“是,微臣告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