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结盟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766

  沈曦洛惦记着事情,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从雍华宫中出来,打发伊人去看看三皇子在哪里。

  几个皇子都还没有嫁娶,所以均住在宫中,尚未在外开府。

  伊人回来说三皇子此刻正在自己的院落中用午膳,沈曦洛想起沈蕴卿说那句话时的表情,心情异常的沉闷,似乎一刻都等不得的样子,匆匆赶往沈耀鸿的住处。

  沈耀鸿刚准备小憩,突然听侍从来报,四公主要求相见。

  她来做什么?

  沈耀鸿捧着茶杯神色一怔,自己从来与萧贵妃的人没有任何的牵扯。但萧贵妃如今正受宠,倒也不可得罪。

  “快请。”

  沈曦洛很快进来,恭敬的上前行礼:“三皇兄好。”

  “四皇妹坐吧。”沈耀鸿并不热络也不冷淡,吩咐人上茶。

  沈曦洛笑着接过茶杯,细细的轻抿一口,嘴角一勾:“三皇兄的茶好是好,却还是不及三皇姐的茶香。”

  沈耀鸿眼眸低垂,暂时猜不出沈曦洛的来意,只淡淡道:“哦,是吗?可能是皇后娘娘赏的吧,女孩子自然要比男孩子金贵些的。”

  沈曦洛也不急,又细细的抿了一口,才道:“也是。有皇后娘娘那个嫡亲的亲娘在,总是好过我们这些嫔妃生的皇子皇孙们。”

  “妹妹这是什么话?皇后娘娘也不曾亏待过我们什么啊?”沈耀鸿眼底精光一闪,这个沈曦洛是来探话的还是来拉拢人的。

  沈曦洛低首一笑:“三皇兄误会我的意思了。”她抬眸扫过底下站的人,神色犹豫的看着沈耀鸿。

  沈耀鸿会意,挥手让手下的人退出去,静观其变。

  果然,那些人刚刚出去,沈曦洛的眼泪就顺着脸庞流了下来,自有一股梨花带雨的气质:“皇兄也知道,我母妃只有我这么个女儿,眼看着她受了委屈也不能相帮。”

  “妹妹莫要这样。”

  沈耀鸿更加确定她的来意。这对母女以前何时把他放在过眼里。就因为皇上多去了几次凤梧宫,便想起他来了。

  沈耀鸿心中盘算着要不要接沈曦洛的话。

  如果接了,那么他就是与萧贵妃一党,连萧天庭的队伍也可以为他所用,不过,自己就会受制与这对母女。

  这正是他一直没有去攀附萧贵妃的缘由。

  但以前老六还小,他也没有将其放在心中。今时则不同往日,早上的事情他还记忆犹新。

  老六的身后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身后不光有她那位高权重的父亲,还有一些守旧派的老臣们。

  而自己现在最大的敌手是正带兵在外的老大,他占着长子的名位,又有军功在身,是块硬骨头。

  沈曦洛见沈耀鸿只说了一句安慰的话便没有了下文,便想起上一世与他合作的契机是因为后来沈煜渐渐大了,方景惟全权负责与他接触谈判的。

  但是,这次她一定要做在前面。

  依照她对沈耀鸿的理解,怕是在担心萧贵妃以后有儿子吧。

  沈曦洛用手帕摁着眼角,哭哭泣泣道:“皇兄,你也知道母妃年纪也不小了,父皇宠爱的次数也多,却不见再孕。我以后连个至亲的兄弟都没有啊,只有靠三哥了。”

  这话正中沈耀鸿的心里,他阴鸷的眼睛扫过沈曦洛。这个皇妹一直都听说霸道而不懂礼,这些话会不会是萧贵妃让她来说的呢?

  毕竟一个妃子跑到成年皇子的住处来,很难堪。

  不管以后如何,现在借机与萧贵妃联合,倒是可以利用她的人脉,发展自己的人。就是以后万一闹掰了,他也会得益不少。

  沈耀鸿遂道:“妹妹只管和贵妃娘娘说,以后有什么事,就当我是亲儿子,万不可见外。”

  这就是答应了。

  沈曦洛低眸一笑,想起方景惟的事情,心思又一转:“对了,母妃让我告诉您,皇上的御林军中有皇后娘娘的人,您小心些,或者安插个自己的人也好。上一次,庆安侯府因为使臣的事情丢了差事,这次倒是可以接济接济。”

  沈耀鸿心里明白,他担着兵马司的职务,想要安插个人相对容易,不过要过皇上的眼,不知道那个名字在皇上的记忆中有没有印象。

  “让贵妃娘娘放心,这个我省得。”沈耀鸿低低的回应。

  沈曦洛笑道:“母妃那里总是人来人往,不如我们兄妹亲近些,好说话。”

  沈耀鸿点点头,心里有一瞬间的诧异,在沈曦洛的微笑中掩饰下来。

  从沈耀鸿的住处走出来,沈曦洛突然觉得自己这一世没有白活。她一定要在方景惟的心中站住脚跟,让任何人都不能替代。

  日子一天一天的热起来,春光再好也总会流逝。

  沈蕴卿想着今天是端午节,昨天母后就让人送来了辟邪的各种东西,今天全宫上下要到皇后的宫中去谢恩的。

  坐着轿撵一路直到凤梧宫外,沈蕴卿才扶着紫影的手下来,向着殿中走去。

  此时的殿中早已来了不少的妃嫔,皇后娘娘因为身体不好,每日的晨昏定省都免了,只有在正经的望朔之日以及大的节日,才接受大家的请安。

  沈蕴卿刚刚行完礼,就见一个梳着百合髻,身着如意云纹衫的可爱姑娘笑着走过来:“三皇姐好久不见,你可越发的好看了呢。”

  眼前这位是冯淑妃的女儿沈纯纯,因为比她与沈曦洛都小一岁,人唤五公主。

  沈蕴卿也笑着回应:“皇妹的身量长高了好些,很有淑母妃的风韵呢。”

  这句话不仅夸了沈纯纯,还间接的夸赞了冯淑妃。

  “瞧瞧,三公主就是会说话。”上一次,在沈蕴卿的帮助下,冯淑妃成功的留了皇上好几晚,自然领情。

  几个人都在说笑,外面尖细的声音响起:“德妃到。”

  孔德妃也是与冯淑妃一同进宫的嫔妃。身体一直不太好,听说当年生下二皇子沈嘉奇后,就一直抱病在床,也是轻易不出来的,就是沈蕴卿也没有见过她几次。

  只见两个宫女扶着一位病怏怏的妃子走了进来。

  沈蕴卿等人站起,行礼。

  德妃娘娘因为常年有病的缘故,脸色有些发白,但丝毫不影响她长的颇为俊俏的面容。

  一双圆圆的眼睛,虽然有些疲态,但黑亮黑亮的发着幽光,挺拔的鼻尖,与饱满的唇形,显得她庄重中带着一丝英气,是个非常好看的女子,容貌在冯淑妃之上,单论气质不输于盛宠的萧贵妃。

  德妃的身子虚弱,众人慌忙让其坐下。

  这边还未开口说话,又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贵妃娘娘到。”

  萧贵妃来了。

  众人脸色各异,冯淑妃当先道:“难得她请安不迟到啊。”

  “姐姐说笑了,这样众大的节日,贵妃妹妹怎么会不懂礼数呢?又不是昨晚伺候皇上累着了。”一位刘修仪呵呵一笑,这里面的典故,大家可是都知道的。

  众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就见萧贵妃款款而来,礼是要见的,省得落人话柄。见过礼后,也就能看出帮派来了。

  萧贵妃旁边围着几个美人与容华,正顺着某位的话,用那斜飞妩媚的眼睛冷厉的扫过刘修仪的脸庞。

  刘修仪坐在冯淑妃的下面,只管与冯淑妃说笑。

  而德妃默默的坐着,似乎这些根本就与她无关一样。

  倒是魏贵嫔与沈蕴卿说着话:“这一向身子可好些了?”

  “谢贵嫔娘娘关怀。身子感觉轻松了一些,但是还不大好。”沈蕴卿笑着答。

  嘉和国,妃以上的才能被子女称为母妃,皇后称母后,妃以下的子女只能称娘娘。

  对魏贵嫔,皇上不是特别的宠爱,倒是因缘巧合的怀了二公主沈蓉蓉与五皇子沈平盛。因为没有什么太大的靠山,两次怀孕都凶险异常,是皇后一力护着才免遭他人的毒手。

  这位性子温和,一路跟着皇后是个知恩之人,沈蕴卿念着五皇子与沈煜一般大,又从小要好,对她也很有好感。

  “你要多注意些身子,天气虽热也不要贪凉。”魏贵嫔当年生下五皇子差点封妃,是萧贵妃一路阻拦,皇上后来就未曾提起。

  沈蕴卿笑着点头:“前几日见五皇弟,又长高了好些。”

  “他呀,一般不爱出来逛,也只是和六皇子要好。”提到儿子魏贵嫔脸上的笑容更深,只要有儿子安安稳稳的,那个一步之遥的妃位不要也罢。

  三三两两说了几句话,皇后在内侍的唱和声中走了出来。

  沈蕴卿抬头仰望自己的母后,一身深红凤凰拖纱深衣,衬得端庄贤淑,颇有气度。

  众人一怔,纷纷行礼。皇后已经很久没有穿如此隆重的袍服,这一出场,顿时镇住了在场所有的妃嫔。

  皇后见德妃也来了,就多问了句:“德妃妹妹,身子好些了?”

  “承皇后的恩泽,天气转暖,身子比以前松乏了好多。”德妃还是一如既往的一个神情。

  沈蕴卿看着这个德妃,说不上什么感觉,总觉得那份病怏怏的后面藏着什么危机一般。

  她不同于贵妃的张扬妩媚,却似乎比贵妃更加深沉与可怕。

  萧贵妃冷笑:“今天皇后娘娘真是好生威风啊。”

  这话说的甚是难听,几个位份较低的嫔妃脸色瞬间都变得煞白。

  倒是皇后,仍是不疾不徐:“倒不是本宫非要这样,是皇上昨晚上派人来说,今天是他登基二十年的整日子,又逢端午这样的大节气,不得不格外隆重些。”

  萧贵妃还待再说,却被身后的沈曦洛轻轻拽住衣袖,又附耳低低说了句什么,方作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