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落水惊魂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831

  沈蕴卿与沈曦洛一起出去不久,郑内侍就提溜着一个小内侍,进来向皇后娘娘汇报,说这个小内侍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什么。

  他只是呵斥了一声,谁对方撒开丫子就跑,见状有异,便喊了几个侍卫上前将其抓住,竟在身上搜出了乌头。

  紧接着,又恰巧被当时送汤给皇后的那个宫女看到,立刻大喊:“就是他,那会儿是他走过我的身边,还差点把我碰到来着。”

  这一下连皇上身边的李内侍都惊动了,不敢怠慢,就和郑内侍一起,将其扭送到了御前。

  龙颜一怒,吓瘫了的小内侍立即就老老实实交代,是他趁着撞了送汤宫女,扶她一把的时候,将手中沾的乌头粉,撒进了汤中。

  沈煜立即追问,一个小内侍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做这种诛九族的事?

  一句话提醒了皇帝,那碗汤原本可是皇后想要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喝的。

  这么说,其实是有人要害沈煜。

  “说!”皇帝恼怒极了:“不说是吗?不说就拉下去,给他上七十二道刑罚!”

  而萧贵妃没有女儿在身边,心里实在没底。

  沈曦洛在路上来的时候说,就算毒不死沈煜,也可以趁机挑拨皇后与魏贵嫔的关系。

  可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萧贵妃的心中慌乱,嘴上的话就不及细思,只知道顺着皇帝的意思:“他不是还有家人吗?抓起来一起砍头!”

  那内侍猛然将头抬起来,眼中如有毒蛇信子一般,死死盯着萧贵妃,正欲开口,身子却一晃,直直的歪了下去。

  背后插着一把明晃晃的短刀!

  “什么人?!”

  “护驾,护驾啊。”

  众人大惊,一片慌乱。

  皇帝却腾的站起来,不顾劝阻径直走到门外,却半个人影也无。

  同一时刻,沈蕴卿则安安稳稳的坐在亭子中,任由红醉一下一下的扇着白绫丸扇,悠闲的看着远处碧波荡漾的颖心湖。

  “皇姐,不闹肚子了?”沈曦洛轻蔑一笑。

  沈蕴卿目光未动,耳边的一对珍珠坠子轻轻的一晃:“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你到底什么目的?”沈曦洛面色一变。

  沈蕴卿的脚已经迈出了亭子,鞋上绣着的金线鱼在光下莹莹生姿,如她此刻的眼睛:“皇妹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肚子疼,休息了一会儿而已。现在要去催促汤药了,皇妹要和我一起去吗?”

  沈曦洛看着沈蕴卿那双凤眸,觉得里面的光不是光,明明就是一个陷阱。

  沈蕴卿毫不掩饰的嘴角一勾:“其实我的目的不过是,让萧贵妃自己待一会儿罢了。”

  说罢,便自顾自施施然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沈曦洛心知大事不妙,气得直跺脚,却不敢再耽误,连忙往回赶。

  见沈曦洛没有再跟上来,沈蕴卿满意的笑了一笑。

  在刚得知事情经过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告诉沈纯纯,这是让萧贵妃吃亏的大好时机。

  沈纯纯在听到她的话后连皇子宫都未曾去,便直接去找她的母妃,冯淑妃了。

  沈蕴卿相信,凭借着冯淑妃的计谋,肯定能找到在路上下毒之人。

  举着丸扇放眼整个湖面,炙热的阳光下,湖水轻轻的荡漾,在湖中心的位置,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隐隐形成一个心的形状,这也是,颖心湖名字的来历。

  沈蕴卿走在湖边的倒垂柳下,遮住那耀眼的太阳,湖上的清风徐徐吹送,带起百褶如意月裙的底部,露出了那小巧而柔媚的脚尖。

  算着时间,估计这个时间药刚刚熬好,便绕到前面的颖心桥,穿桥而过,走在路口等张太医。

  刚走出几步远,就听到后面一阵嘈杂,沈蕴卿还没弄明白,就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侧面的柳树林中,一下子窜了出来。

  那人似是故意而为,伸手拉住她纤细的手腕,又一个劲道使过去,将扑过来的红醉给推倒在地,爬不起来。

  沈蕴卿被牢牢禁锢,挣扎不动。

  那黑衣人挟着她使轻功飞到湖中心,却一下子就松开了胳膊。

  沈蕴卿从高空下落。

  周围的侍卫们全都惊得傻了眼。

  如果公主落下去,救,那是碰了公主的身子,毕竟落水后,夏日的衣服轻薄,很容易贴着皮肉。

  公主不能嫁给身份低微的侍卫,他们的命运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不救,那就是有失职责,还是死路一条。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见一道快如闪电的影子踩着前面侍卫的肩膀,飞向了湖中心。

  那是他们前所未见的迅疾,还不到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湖心。

  沈蕴卿紧急中已经屏住呼吸,期望落下去的时候,可以在水中多憋一会儿气息,而不是慌乱的呛水。

  就在她的脚尖堪堪沾到水面的时候,一道劲风袭来,只觉得身子被轻轻的一提,就落进了一个人的怀抱中。

  同前面的那个人不一样,触手都是冰冷的盔甲,硬梆梆的让人很不舒服。

  但,那人却似是在不经意间轻轻的攥住了她的手。

  耳边是轻的不能再轻的话,混着风,如一根湖心的水草,柔柔的挠着她的耳底:“放心,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如此亲密的举动,让沈蕴卿觉得非常不妥,然而却在这样的情景下,又莫名的让她感到贴心而舒服。

  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动作和话语,给她刚才无助到极点的心情,给予了最好的解药。

  微微侧过头,只见薄唇紧抿,似在对她诉说着他的笃定。

  很心安,无比的心安。

  整整两世,这是除了母后以外,唯一一个能给她真正心安的人。

  而这个人,正是陆承霭。

  从湖心到湖边的距离,在陆承霭的轻功下,虽远尤近,两个人短暂的接触,在脚尖落地的瞬间,已然快速的分开。

  红醉早已从地上爬起来,惊呼着扶着沈蕴卿连连问道:“殿下,您没事吧殿下!”

  陆承霭松开了手,默默无声的退到一边。

  郑内侍与皇帝身边的李内侍,也慌忙跑了过来。

  经过刚才的惊吓,沈蕴卿只觉得手脚发软,连沾了水的脚上,都是凉冰冰的刺骨。

  她再精于算计,在武功的份上到底缺少天分,再稳重,在生死面前她也会有害怕。

  陆承霭看着她慌乱无依的模样,突然想起,她在自己怀中时那惊惧的眼神,那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也是她从来都没有露过的情绪。

  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忍不住的想抱紧她,安慰她,拉着她的手,悄悄的告诉她,不要怕,有我在你的身边……

  而经过这么一闹,那个刺客竟就此摆脱了追捕。

  李内侍吩咐抬来了小轿子,送沈蕴卿回皇子宫。

  轿子晃晃悠悠的前行,沈蕴卿坐在轿内,掀开月白裙子,一双金线绣的金鱼小鞋,已经全然湿透。

  如果不是他,那么今天,她就会在生死的边缘挣扎。

  不是她被活活淹死,就是某个侍卫被拉来垫背。

  在那样的危急关头,不知他是当真有着过人的自信还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接不住她的时候,一起掉到水里。

  如果到了水中,真的不是他死就是她亡了。

  想一想这样的后果,沈蕴卿就觉得脊背发冷,一双手也因为刺激过度而紧紧的握着,连嫣红的指甲折在手心都不自知。

  上一次是这样,沈煜差点着了道。这一次她也是这样,因为突然跑出来的刺客,而差点丢了命。

  凤眸微微的眯着,感受着脚尖上不断传来的凉意。

  两次都是多亏了有陆承霭,如果有一次他不在,那么……

  沈蕴卿摊开手掌,看着一滴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手掌,滑落下去,思绪翻动。

  看来她真的要寻个会武功的人来保护,才行。

  回到皇子宫中,整个落水的事情经过张内侍已经禀告给了皇帝。而在回来的路上,郑内侍也把五皇子殿中发生的事情的经过讲给了沈蕴卿。

  此刻轿帘被掀开,首先看到的是母后那张焦急难耐的脸庞,见到沈蕴卿,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颤声:“卿儿,你没事吧?”

  母亲怀中的香气,是从小就习惯的兰花香,沁入心扉的温暖,沈蕴卿鼻子微酸:“母后放心,卿儿好着呢。”

  皇帝也连忙过来看着这对母女,轻轻的拍着皇后的肩膀:“没事的没事的,卿儿好端端的回来就好了。”

  连沈煜都在旁边红了双眼,悄悄的侧过头去,强忍了下来,才走过去恭声道:“外面太热了,父皇和母后还是到屋里说吧。”

  皇帝点头,当先向屋中走去。沈蕴卿与沈煜各在一边搀扶着皇后,萧贵妃与沈曦洛在后面,这时其他的妃嫔也已纷纷赶到,跟在更后面,进到偏殿中。

  张太医已经送了药来,让五皇子沈平盛喝下,此时的魏贵嫔正陪在那屋中,没有过来。

  一行人,各怀心思的坐定。

  沈蕴卿偷瞄了一眼萧贵妃,只见她精致的妆容下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连沈曦洛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害怕神情。

  原来,只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随着目光的转动,沈蕴卿看到的是冯淑妃同样带着可惜之色的面容,与其他几位嫔妃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兔死狐悲的神情。

  刺客没有抓到,皇帝自然十分的震怒,让人封锁了宫门,细细的排查。

  命令吩咐下去,心情不好的皇帝又去嘱咐了魏贵嫔几句便匆匆的走了,嫔妃在皇后的带领下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宫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