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命悬一线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611

  外面传来内侍尖细无比的嗓音:“皇上驾到,萧贵妃驾到,四公主驾到。”

  该来的总归会来。

  沈蕴卿扯扯了一下还沉浸在心痛中的沈煜,让人扶着神思涣散的魏贵嫔,准备接驾。

  嘉和帝显然已经听了下人的汇报,脚步不停的进到屋子中,愤怒的扫过众人:“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一众人低头纷纷不敢言语,倒是沈曦洛跟在他身后道:“五皇弟还有救吗?”

  跪在地下的一位太医,低低回答:“乌头这毒药太厉害,从古至今都没有解药。”

  “那可怎么办啊?”沈曦洛的眼睛顿时红了。

  “救,立马给朕抢救!”皇帝阴沉着面色,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皇后那伤心欲绝的神色时,微微一顿,然后怨恨的别过头,看着已经瘫软的魏贵嫔,不再言语。

  沈曦洛哭着扑向床边:“五皇弟你怎么能就这样子丢下贵嫔娘娘,你向来与世无争,怎么就被人害死了啊?”

  一句句,若有所指。

  大家的目光纷纷低垂着,只用眼角扫过皇后越来越苍白的脸庞。

  沈煜挺身跑到母后的身边,瞪着沈曦洛:“你不要胡说!”

  “六皇弟,五皇弟他替你死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沈曦洛惊恐的抬头,一副讶然的表情看着沈煜。

  这些话,越来越重。

  皇帝那紧皱的眉头如一把利刃,深深的刺进皇后美丽的瞳眸中。

  沈蕴卿嘴角一抿,上前厉声斥责:“皇妹,五皇弟还有口气在呢,你就这样急不可耐的上前哭丧吗?”

  话音刚落,张太医恰恰进来,忙着对着众人请安。

  “张太医,您看看五皇弟。”沈蕴卿来不及客套,急切的说着,希望他的到来能给奄奄一息的沈平盛一点希望。

  张太医老练的上前,先是把脉后是看脸色及舌苔,转身询问旁边的同僚:“给五皇子服过什么没有?”

  “没有,只是催吐。”几位太医碍于贵人都在,简单的回答,却掩饰不住眼神中的不屑。

  张太医假装没有看懂,果断的吩咐着:“不用催吐了,毒药已经催出来,再吐只会加快血液的循环,让毒药发作得更快!现在让五皇子平躺下,我去开药。”

  “不行,张太医缘何知道毒药都吐出来了?”

  “是啊,张太医,这乌头的毒该用什么解?”

  太医们纷纷质疑。

  沈蕴卿凝眉望了一眼张太医。

  张太医沉稳如常:“不管如何都要试一试,总好比让五皇子躺在那里等死的强。”

  嘉和帝沉吟少顷,点头:“速按张太医的吩咐去做。”

  几位内侍很快捧过笔墨,张太医奋笔疾书起来。

  而萧贵妃一改往日的趾高气扬,安安静静的站在皇帝身后,语气轻柔:“陛下,不要着急,五皇子吉人自有天相,有您这条真龙保佑,不会出事的。”

  说罢一抬头,无意中与沈蕴卿的凤眸一撞,顿时感到一阵阴风透骨而起。

  在这夏日炎炎的六月天,竟生生打了个哆嗦,心中莫名生起一股子惧意。

  沈蕴卿只深深的望了一眼萧贵妃,便转头看张太医写药方,见他洋洋洒洒的写下几种药材,突然笔锋一顿,似乎很难抉择。

  走过去细瞧,这些药全都是带有毒性的药物,乌头没有解药,只能以毒攻毒。

  而见张太医提笔写下一个字,又轻轻的勾去,脸色更加的凝重。

  她知道,这些都是毒药,如果用不好,不仅不会解毒,更会刺激毒发而身亡。

  沈蕴卿的脑海中忽有灵光一闪,不知自己的想法对不对,但是,总好过这样等下去。

  她的声音低微,却清晰的传到张太医的耳朵中:“断子花。”

  张太医的眼睛如被点燃,瞬间亮了起来。

  断子花,顾名思义,服用后会让人断子绝孙,这样猛烈的毒药,用在这里,却是克制黄波草毒性的良药。

  而几乎无人知晓,黄波草实则是针对乌头的最好东西。

  至于剩下的毒性包括断子草的毒,其他几味解毒良药即可解决掉。

  张太医赞许的看了一眼平静的沈蕴卿,这个三公主,不过是经他的手教导了几次,多数时候因为他不方便频繁进入寝宫,都是自己看医书。

  没想到,竟然会举一反三,果然聪慧,是块学医的好料子。

  心里想着,手中的笔,没有停下来,一路下去,让小跟班抓紧取药、煎药,好等会伺候五皇子服用。

  皇帝见抓药去了,才询问张太医道:“有几分把握?”

  “回陛下,如果刚才只是简单催吐,不要进行后面无谓的治疗,会有十分的把握。现在,因为毒性已经通过血液开始在体内流窜,不过时间尚短,应该还有六七的把握了。”

  “有把握就好。”皇帝这才缓缓的走到魏贵嫔的身边,低声道:“贵嫔,平盛会没有事情的,你不要太过悲伤。”

  魏贵嫔因为刚才的惊吓,到现在才有所反应,见皇帝过来安慰,早已忘掉君臣之间的礼仪,一向守礼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喊了声:“陛下。”就哭倒在皇帝的怀中。

  皇帝哪里见过如此娇弱的魏贵嫔,心中又心疼儿子,又担心着她,情不自禁的拥着怀中的人,低低的哄着:“没事的,没事的。朕会好好的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安心。”

  这一幕其他的人看到,倒也罢了。不过是皇帝爱惜妃子,心疼而已。

  落到萧贵妃的眼中,却真如针尖一下子刺进心里,眼里的愤怒差一点就爆发出来,将周围伺候的人吓的倒退好几步,生怕殃及自己。

  沈曦洛早已看到母亲的模样,上前使劲的捏了一捏萧贵妃的手。总算把她因为嫉妒而冲掉的理智给拉了回来。

  萧贵妃勉强定定神:“陛下,魏贵嫔伤心在所难免,现在只有尽速追查到凶手,才算是对妹妹有所交代啊。”

  皇帝只管搂着魏贵嫔,听到萧贵妃的话,才拍了拍怀中人的后背,示意她起来,旋即去外间坐下:“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伺候五皇子的小内侍忙把情况细致无比的说了一遍,与沈蕴卿听到的无异。

  皇帝刚要说话,沈蕴卿却上前道:“父皇,五皇弟这里不适合审案子,他还昏迷不醒,药还没有来。”

  皇帝的眼神一动,似乎觉得沈蕴卿的话颇有道理:“也好,到偏殿去。”

  沈曦洛觉察到沈蕴卿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故意的看着自己,觉得她诡计颇多,不要上她的当,但一时找不到阻拦的说法,只得娇怯怯的道:“儿臣好担心五皇弟,贵嫔娘娘也担心,父皇您也担心是不是?不如,让我们先在这儿等五皇弟醒过来,好不好?”

  这些话,正中沈蕴卿的下怀。她不想走,怕有人在这个时间段再给沈平盛下药。

  但是她还需要争取时间,查实一些事情。她明白,沈曦洛很是忌讳她,只要她一个小小的动作或者一句话,都要翻来覆去的琢磨一番。

  如果猜不透,就只能阻止。

  果不其然,沈曦洛上当了。

  皇帝看了一眼内室还在低声哭泣的魏贵嫔,又看了一眼仍是昏迷不醒的沈平盛,心里自然担忧:“好,那我们就等等。”

  “儿臣去催催太医院。”沈蕴卿站起身。

  沈曦洛又来阻拦:“姐姐,这些事让下人们去通知就好了。”

  这次,沈蕴卿不会让她这么快就如愿以偿:“皇妹,我也是担心五皇弟,这里有父皇、母后和两位娘娘守着,没有什么不妥当的,抓药煎药的事情,我亲自去盯着心里才踏实。”

  沈曦洛微微一愣,便接着道:“皇姐说的也是,我同皇姐一起去看看。”

  沈蕴卿无所谓的点点头,两个人辞别出来,一路往太医院的方向而去。

  谁知没走几步,沈蕴卿突然皱起眉头:“皇妹,我肚子不舒服,你自己先去。”

  沈曦洛紧紧的盯着沈蕴卿,生怕她跑了:“不如我还是同皇姐回去,让两个宫女去吧,。”

  “这怎么可以?”沈蕴卿一手扶着肚子,脸上呈现痛苦的表情。

  沈曦洛哪里肯放过她:“既然这样,不如直接去太医院,让太医好好瞧瞧。”

  “不用这么劳师动众,我可能只是闹肚子。”

  旁边的红醉已经焦急起来:“殿下,您感觉怎么样啊?”

  这里弄的沈曦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思一转,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皇姐何必要和我卖关子,今天我是哪里也不会去的,就跟着皇姐了。”

  沈蕴卿什么话也不说,只管斜倚在红醉的身上,示意扶着她到不远处的亭子中休息一下。

  沈曦洛冷笑同行。

  与此同时,五皇子的殿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皇帝稳稳的坐在正当中,皇后坐于左手侧,萧贵妃与魏贵嫔坐在下首,沈煜一直站在皇后的身边。

  一个内侍模样的人正瑟瑟发抖的跪着,头磕在冰冷的地面上,看不清脸孔。

  “说,是谁指使的你?”皇帝愤怒至极。

  “你要想清楚了再说!”萧贵妃的模样亦是严厉至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