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皇家亲情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618

  昭和宫,纱幔垂地,层层叠叠。

  沈蕴卿自回来后,便觉得身子格外的疲乏,吃过中饭,歪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后,更是感觉头晕目眩。

  连红醉端上的茶,也是才刚入口就全都吐了上来。

  吓得红醉脸都白了:“殿下,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自从张太医送来了解药,每日按时服用,病情再没有发作。今天,是怎么了?……

  沈蕴卿纤细的眉头紧紧的拧着,还是抵挡不住身体的沉重与乏力。

  一边抵挡着一阵阵的头晕,一边吩咐红醉去请张太医,不要声张。

  红醉见状吓得魂飞魄散,立即飞奔出去,片刻后,拉着张太医匆匆而至。

  事从权宜,看到沈蕴卿这个样子,张太医也来不及请安,直接就先大概地查看了一下她的形容。

  “服了我给的解毒药丸之后,按理说不该有如此症状啊……”张太医沉吟少顷,又问:“红醉,我吩咐的忌口的东西可否有吃?”

  红醉努力回想一番,然后肯定的摇摇头。

  张太医凝神片刻,鼻子一动,抬起的眼眸中含着惊讶与焦虑,接着高声道:“也没有什么大碍,可能是公主这几天疏于调理,一定要安静休息。这里人太多,气味太杂些。”

  红醉察言观色,对着其余宫人吩咐:“都出去,冲撞着殿下了。”

  直到人都散尽,张太医才站起来在房间内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仙鹤齐天的香炉旁。伸手撩拨了几下,凑过去细细闻过后,才压低了声音道:“殿下的宫里一直都用这种香吗?”

  沈蕴卿的眸光一沉,点了点头,直接道:“愿闻其详。”

  “这香名为彩霞飞,味道轻薄好闻,不似其他香料那样刺鼻,里面含有十几种花的香料,只是桃花占绝大部分。原本这香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殿下体内的毒素未清,桃花粉又是那东西的引子,自然是会有些反应的。不过所幸对身体没有大的伤害,将这香换掉,再过一会儿便可自行缓解。微臣给殿下开上几幅调和的药方,殿下按时服用,再有十来日,体内的毒素便可全清。”

  张太医见这小公主也非糊涂人,加之陆承霭也不反对他帮忙,便索性明言。

  沈蕴卿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吩咐红醉去送张太医,自己则闭目侧卧,一边静待头晕目眩自行消解,一边心中暗自思量。

  直到红醉回来,殿中只有主仆二人,说话也显得方便多了。

  “红醉,这香是什么时候点上的?”

  红醉一边给她揉着额角,一边道:“应该是今天,以前殿中从来不点这种香。这香是今年春天才研制出来的,说是给各个主子们用用。是奴婢去取的,但想着公主喝着药,这香就一直扔着没用。”

  今天?

  从桃花林到今天的桃花粉,再联想起她这几天查案。

  沈曦洛你果然等不及了吗?听说我去了驿馆,怕我定你的罪吗?

  “悄悄的打听,我们出去的时候,是谁换了这香!”

  “是。”

  凤梧宫。

  元嘉帝与元嘉皇后相对而坐,沈蕴卿进来的时候,正见元嘉帝脸上带着笑容与皇后说话,皇后的脸上也洋溢着一种淡然的笑,她感觉到一丝异样滑过心头。

  父母这样温馨的情形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过了?

  那时她还小,住在凤梧宫中,天天能看到父皇对母后的宠与爱。

  她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幼小的心灵就深深的埋下一种希望,愿以后的生命中也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与自己共度长生。

  可惜好景不长。

  父皇来凤梧宫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到了一个月里只有在特定的日子才不得不来,而后宫中对萧贵妃的宠爱则到了极点。

  这样的情形从她十岁开始,至今已整整五年了。

  萧贵妃在只有一个女儿的情况下,从一个小小的嫔位一路爬到贵妃之位,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五年来,萧贵妃越来越跋扈,皇帝则对她始终毫无原则的包容忍让。

  不仅因为萧贵妃娘的哥哥是边关大将,里面或许也有几多真情存在吧。

  沈蕴卿又见这样久违的场景,却再不似从前那般心里充满了甜蜜的幸福。曾经的一切都是出自两个人的真心,而如今则更多的是母后被形势所逼迫,而做出的委曲求全。

  沈蕴卿的感慨有喜有悲,脸上的笑就有些不自然,忙掩饰着道:“儿臣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啊。”

  元嘉帝哈哈一笑,招手道:“来,到父皇这里坐。”

  沈蕴卿点头,挨着自己的父亲坐下。突然眼眶一湿,垂眸道:“父皇,儿臣好久没有靠你这么近了。”

  元嘉帝一愣,不禁也有些喟叹:“是啊,记得小时候你总爱爬到朕的身上玩耍。后来……后来你搬出了凤梧宫,父皇也……也忙于政事,我们父女二人的确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这天伦之乐了。”

  沈蕴卿借机靠在他的肩头,小女儿态十足。

  是的,母后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更应该帮助母后一把不是吗?

  元嘉皇后温婉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卿儿都这么大了,还在你父皇面前撒娇,不知羞。”

  “父皇,你瞧母后啊。”

  沈蕴卿不依的摇摇头,看的元嘉帝一阵心软:“再大也是朕的女儿,朕不宠着谁宠着!”

  见感情戏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沈蕴卿也便收起了那份心境,还是一派天真的道:“父皇,您让我查的案子我已经有些眉目了。”

  “哦?说来听听。”元嘉帝虽然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但还是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蕴卿坐直身子,正色道:“今天,我去驿馆询问了驿丞。发现使者在进宫的那天早上,吃的东西里面有红薯粥。我就奇怪的多问了几句,这西齐的使者,待遇怎么也不可能吃这种东西啊。后来,驿丞告诉儿臣。原来,那天要用的碧米遭到老鼠的撕咬不敢在给使者用。正好庆安侯的二公子知道了这件事情,临时想到用红薯来代替碧米。原因只是因为红薯好熟。”

  沈蕴卿把驿丞说的原封不动的全都说给了元嘉帝,没有添加一丝其他的内容。见元嘉帝疑惑的望着自己,便又接着道:“结果这红薯是没有问题,可,当天宴会上有一道非常有名的菜,叫黄灿盛辉。主要原料是鸡蛋,它与红薯相冲,导致了使者腹泻。”

  “原来如此。”元嘉帝伸手缕缕胡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沈蕴卿靠在他的身边,似乎漫不经心道:“不过儿臣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

  “卿儿如此聪明,也有想不明白的?说来给朕听听。”

  “红薯是好熟,可如果直接用面做成面汤,不是更好熟吗?”沈蕴卿一脸的不解。

  元嘉帝顿时龙颜一紧,嘴角抿直没有说话。

  沈蕴卿接着补充道:“儿臣最爱喝面汤了,记得母后让小厨房每次做都特别的快。”

  元嘉帝默了一瞬,旋即如常笑道:“是啊,那个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你打小就喜欢吃,到现在都不改。”

  元嘉帝的笑容一直延续到出凤梧宫的大门。

  这样美好的时光在他的记忆中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虽然也不乏别的称心的妃嫔,但确然只有与皇后所出的子女们在一起时,才有那种家的温馨。

  轿撵一路向前,在浓黑的夜色中,元嘉帝仰望着甬道上灿然的星空。

  本来觉得沈曦洛聪明伶俐的还不错,如今看来还是比沈蕴卿差了点,想必也是萧贵妃太过宠爱的缘故。

  想起沈蕴卿的美丽聪明与沈煜的上进稳重,元嘉帝的嘴角就不由得缓缓勾起,吩咐内侍道:“把东海进贡的花开牡丹的水晶摆件,送到皇后那里。”

  “是。”内侍点头应着。

  “还有,解除永真的禁足吧。另外给她找两个教引嬷嬷去,好好的看着她殿中的一切,宫中的下人大都是些小丫头,不免会出错的。”

  “是。”

  至于那个庆安侯的二公子……

  元嘉帝的思绪还没有定论,就见茫茫夜色中有个人打着灯笼往这里赶来,一会儿便急匆匆的走到近前,慌忙行礼。

  “你是哪个宫里的,急躁躁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启禀皇上,贵妃娘娘说皇上今晚要去雍华宫,让小的来迎迎。”

  元嘉帝这才想起来,今晚是翻的萧贵妃的牌子,只是……

  “回去告诉你们娘娘,朕累了,今晚哪里也不想去,就歇在乾安宫了。”想起沈曦洛的事情,嘉和帝的心里多少还有些不舒服。

  “皇上?”小太监惊恐的抬头,生怕皇帝不去,自己不好回话。

  皇帝身边的赵内侍自然了解主子的心事,连忙低声呵斥:“还不快退下!”

  小太监才不情不愿的跪着挪动几步,给皇帝的轿撵让开道路。

  直到皇帝的轿撵过去了很久,才无精打采的站起来。

  这可是自从他进雍华宫第一次看到皇帝拒绝萧贵妃,自己回去还不定有什么苦头吃呢。

  而其实,这只是刚刚开始,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不久的以后,这位冠宠后宫十几载的贵妃娘娘将会赢来她人生一系列的下坡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