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将计就计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817

  打发了郑内侍,紫影请的张太医就来了。

  张太医看沈蕴卿的脸色有点发白,但精神还好,搭了脉半晌才道:“殿下的身子虽然好多了,但还是不宜过度的操劳。回头微臣再开点补药,喝上几幅养养身子。”

  “麻烦张太医了。”沈蕴卿收回手,顿了顿:“本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太医能否答应?”

  “殿下但说无妨。”

  沈蕴卿正色沉声,换了称呼:“我想跟您学医。”

  张太医一惊:“殿中的身子都快好全了,这些可不是殿下该学的东西。”

  “您也知道,这宫中处处有着不可告人的陷阱,一步踏错就会要人性命。现在,我的身子是好了,可万一……万一要有人再欲害我怎么办?难道,太医您会随时在我身边吗?不过是学得一技,聊以自保罢了。”

  张太医给沈蕴卿看病也不是一两次了,她的那种聪慧与执着,甚至骨子中的坚强,都看在了眼中。

  只是若要学医。一来得有天分,二来……

  王爷那里不知道否会有什么想法。

  沈蕴卿见他为难,也不急:“不如,您就指点几本医书我先看着,哪里不明白的,借着诊脉也好指点。”

  “学医可要吃苦啊。只那些药品的品性就要费很多心神,公主的身体……”张太医的顾虑不是没有。

  “您放心,我的身体我会自己注意的。”

  “既然这样……万不可对外人道才好。”

  张太医无奈的看着眼前小姑娘那双期盼的黑眸,心中一软,竟然不知不觉的答应下来了。

  沈蕴卿大喜:“谢谢您。徒儿……”

  “不可,不可。殿下是要折煞老臣!”张太医见沈蕴卿要行礼,吓的慌忙站起来,一个劲的摇手。

  沈蕴卿也便顺势作罢,只笑着道了句:“师傅。”

  “……”

  雍华宫,宫如其名。雍容华贵富丽堂皇,金砖铺地纱幔轻拂。

  萧贵妃的十指丹蔻紧紧抓着座椅扶手,都要抠出血丝来了。

  沈曦洛秉承了萧贵妃的娇艳与妩媚,艳丽如瑰的脸上还挂着点点晶莹的泪痕,正望着自己的母妃。

  底下跪着的是一个小内侍,头垂的很低,身子都吓的颤抖。

  萧贵妃媚眼一瞪,再没有与元嘉帝一起时的娇柔,生生添了几分凶相:“三公主真的把蓝墨给关了起来?”

  “是。”声音低微的听不到。

  “哑巴了吗?”萧贵妃的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震的茶杯“哐当”一声,杯子盖滴溜溜的转动了半天,才停止下来。

  “是,今天三公主回来说蓝墨在御书房外踩了她的裙角,让她差点从台阶上摔下来,一生气,就把她给关了起来。”小内侍,慌慌张张的开口,好歹说的还算顺溜。

  “怎么没把她给摔死?”萧贵妃不屑的表情,落在沈曦洛的眼中。

  她拿着锦帕拭去眼角的泪痕,轻轻柔柔的喊道:“母妃。”

  萧贵妃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色微缓:“关在哪儿了?”

  “小厨房后面的杂货间。”

  萧贵妃与沈曦洛对视一眼,淡淡的吩咐道:“你先回去,回头有事情本宫会让人去寻你。”

  “是。”

  母女两个来到侧间,沈曦洛暗着微红的眼角:“母妃,沈蕴卿不是个脾气暴躁之人,因为踩了裙角这种事就惩罚下人,您觉得可信度有多高?”

  “难道是因为那香?”萧贵妃一惊:“上次从景山园子里带回来的那个太医,现在可是她贴身的太医。会不会是他?”

  “这可说不准。”

  沈曦洛沉吟。

  上一世,她也是无意中才从太医院中知道,那药有问题,而促进发作的引子是桃花粉。

  后来,她就安排人研究了霞飞香,这香是她放的,也是后来她博取沈蕴卿信任的手段。

  可是,沈蕴卿体内那致命的药却不是她的杰作。

  且至今都不知是谁。

  “可是,最近他们的汇报说沈蕴卿的身子还是不好啊。如果她发现了什么,身子也早该好了,那药也一直在喝。”萧贵妃拿捏不准,眼神望向自己的女儿。

  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沈曦洛自从前段时间醒来,就性子大改,不再跋扈无常,甚至多了些深沉的心思,让她这个母妃都有些惧怕她。

  刚刚,她跑到这里哭诉了一番,说被禁足的苦恼。

  然而在萧贵妃的眼里,虽然是哭,伤心的成分到底是少了很多,只是出于女儿对母亲撒娇,甚至增加自己对沈蕴卿的仇恨。

  “母妃?”沈曦洛见贵妃走神,轻轻的晃一晃她:“怎么了?”

  “没什么,母妃只是生气。因为她让你禁足,还赶走了你的教引嬷嬷,更可气的是,皇上从来不在望朔之日以外的日子去凤梧宫。那天去了,还吃了晚饭,甚至晚上说好来雍华宫,结果却没有来。”

  说到这里,萧贵妃就恨得牙根痒痒,这可是她进宫来从来没有遇过的事情。

  “母妃,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不管她有没有发现那药甚至药引,蓝墨是绝对不能留了。”沈曦洛云眸一动,杀机尽现。

  萧贵妃亦附和道:“是,绝对不能留。今晚我会派人去将蓝墨做了。”

  “母妃,凡事小心,一定要干净利落的人才行。”

  沈曦洛似乎还是不放心,却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难道会是个圈套?

  可即便如此,也还是要去。

  “母妃,让去的人带上粒药丸吧。成功与失败,都不要再回来了。”沈曦洛的双手彼此扣着,掩藏在宽大的衣袖中,神色中含着一种杀人的快感。

  萧贵妃轻蹙着眉头,看着思虑越来越成熟的女儿,刚才那个念头又浮上心头,嘴上却道:“好,你放心吧。”

  沈曦洛对于母亲的了解胜过了解自己。她已经看出母亲的怀疑,笑道:“母妃,你答应落儿的东珠项链呢?”

  上一世,沈曦洛就喜欢漂亮的首饰。

  这一世,虽然经历了太多,但同样要装出那份小女孩的纯真与贪然。

  果然提到这个,萧贵妃就冲着沈曦洛道:“瞧你,永远忘不了这些。荷珠儿去取了来,给四公主。”

  “是。”荷珠儿是萧贵妃从娘家带进来的,绝对的可以信任。

  所以母女俩个也不避讳。

  黑夜掩饰的不光是白天的阴谋还有不愿亮明身份的人。

  一袭黑衣斜倚在树杈上,悠闲的望着殿中那盏昏黄的灯光,明亮而温暖。

  一个小小的人影透过窗纸倒映出来,像剪纸中的美人儿。

  一定是在看医书吧?

  虽不知为何突然要学医,但既然她想学,他便自会让张太医帮她。

  沈蕴卿翻着今下午张太医刚刚送来的医书,低头问道:“红醉,看好了蓝墨。”

  “看好了,您放心。”

  “外面起风了吗?”低头看了良久的书,沈蕴卿活动了一下,推开窗户,向外望去。

  一双凤眸扫过不远处黑沉沉的枝桠,抬头看天,果然,今晚起风了。

  陆承霭早在那扇窗子微动的时候,身子一闪,避在树后,从这个角度更能清晰的看到沈蕴卿的容貌与形态。

  趁着沈蕴卿回头的功夫,陆承霭轻功一点,落进屋檐的角落中,踩着屋脊向后方掠去,准备离开昭阳宫。

  却忽地发现了一个小内侍,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小厨房旁边。

  陆承霭停下身子,想看看这个小内侍是否要打什么坏主意。

  只见小内侍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食盒,笑嘻嘻的凑到杂货间门口:“两位大哥,辛苦了。”

  “哦,是小李子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一位内侍见是熟人,笑应道。

  那叫小李子的晃一晃手中的食盒:“闻闻,香不香。”

  “嗯,香的很,是鸡的味道。”

  “除了鸡,还有酒香。”另一个凑过去动了动鼻子。

  “张大哥,好鼻子。这么长的天,咱们喝上一壶?”小李子拉着他们在不远处的石凳子上坐下来。

  “不行啊,公主吩咐要看好了这个宫女,千万不能出错的。”

  “哎呀,就在这里,就着一壶酒,你们的海量我还能不知道吗?喝不醉的,喝不醉的。”小李子从食盒中摆出了一堆的吃食,特意拿出酒壶在两个人的鼻子底下过了一遍:“香不香?”

  “不错,是好酒。”

  “那我们喝点?”

  两个内侍对望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渴望,都点头道:”喝点,就喝点,在这里守着不会出事情的。“

  陆承霭看着三个人胡吃海喝起来,眉头簇紧,这些内侍,太不让人省心。不过,这屋子里关着个宫女?

  想起张太医说有人放了香引子,要害沈蕴卿,陆承霭冰冷的脸上更加挂上了一层霜。

  他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有人来了。这几个人的武功虽然不高,但是都潜伏在小院的四周。

  沈蕴卿早有准备?

  这么说来,今晚倒有好戏看了。陆承霭摸摸鼻子,找了个地方藏身,静观其变。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另外两个内侍就因为酒中蒙汗药的缘故,趴在桌子不省人事。

  小李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绕过两个人,向那个小屋子走去。

  谁知,刚刚伸手推门的功夫,早隐藏在四周的郑内侍带领着几个人就扑了过来,连刚刚倒在桌子上的两个人也爬了起来。

  “你……你们……”小李子被人按倒在地,惊恐的变成了结巴。

  “绑起来!”郑内侍吩咐着:“看好了他们,我去通知殿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