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为刀俎
立誓成妖2016-02-05 10:001,654

  饭后,母女相携来到内殿。

  打发了宫女,说了一会儿贴心话,沈蕴卿才凤眸微微一转,站起来走到那盆花跟前:“来,母后,赏花。”

  皇后也跟着走过去,目光却始终在女儿的脸上停留。

  沈蕴卿也不在意,纤手轻轻的拨弄着花叶,不经意间露出了花的根部,声音压低道:“母后,你看。”

  顺着她的手指,皇后的目光落在花盆中,瞳孔一闪,疑惑道:“这花得病了?”

  “不是。”沈蕴卿的云眸不知在何时染上点点泪痕,身子不自觉的靠近皇后,声音哽咽:“母后,我怕。”

  女儿瘦弱的身子紧紧的贴着自己,皇后的心顿时一疼。

  虽心底善良,到底是在宫中多年,心里也有些计较,否则决不可能平安生下这一双儿女。

  只是思索一会儿,仍不得要领,轻轻拨开沈蕴卿小脸上垂落的刘海柔声道:“卿儿,不要怕,有母后在这里。和母后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蕴卿低眸,缓缓道:“我也不清楚,这几天,女儿实在不想吃那苦苦的药,就背着她们偷偷浇花。可今天……今天又浇花的时候,才发现,这花……花根已经蔓延上一条黑褐色的线。”

  感受到母后拉着自己的手,轻轻的一颤,沈蕴卿抬头继续道:“这花在开始几天,是越开越艳。今天,突然就看着不新鲜了,这才端来给母后瞧瞧。”

  说着,扑通一下跪倒:“母后,我知道不吃药是错的。可是……这花……”

  皇后伸手拉起女儿,眼里没有半分的责备:“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害怕,也不要声张,那药暂时避着人不要喝了。”

  “嗯。母后,我知道的。”沈蕴卿的手窝在母亲温暖的手中,鼻翼微微的一动:“这毒能下到我的殿中,弟弟那里也保不住怎么样,手能伸的这么长,没有点权利可不行。”

  此话一出,皇后岂能不明白。沈蕴卿自小聪明心细,一句话就能说到点子上。

  现在的宫中,是萧贵妃独大。在她看来,萧贵妃有时候除了跋扈些,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又念着她年纪已不小,只有一个女儿。自己的身体不好,她愿意管后宫就让她管着,只没有想到,竟会出这样的事情。

  不管事,并不代表她笨。

  只是这药,到底是谁下的,还有待查证。

  毕竟,萧贵妃没有儿子。

  从皇后的凤梧宫出来,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长长的甬道旁有太监正一盏盏的点亮宫灯,那灯在风的鼓动下,来回晃动,给本来肃穆的宫殿增添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黑夜里,那长长的甬道似乎永无尽头,像极了这宫中说不完的黑暗。

  沈蕴卿知道,今天她带来的消息,足以震撼这位心境恬淡的母后。

  这宫中每个人都不简单,只是母后不喜欢去争,去抢而已。

  管理六宫的权利,母后已经失去了太久。就算她因为母性要保护自己的儿女,一时半会想从萧贵妃那里夺回来会有很大的困难。

  毕竟,萧贵妃的手爪已经渗透到这皇宫中的每一处地方,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自己还是要暗暗的助母后一把才行。

  其实,沈蕴卿对萧贵妃还是不太在意,心里更多的是对母后的愧疚。

  她的母后善良温和,用一贯的贤惠来过着她想要的生活。而自己利用母爱的伟大,拉着她走上这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随时面临无休止的宫斗。

  沈蕴卿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可她的心里却明白。这世间不管对错,只要能好好的活下去,保护好她想保护的人,其余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母后,对不起。

  只有让你认清这个阴暗的后宫,认清这些人奸诈的嘴脸,我们才能活的更久,活的更好。

  我再也不要像前世那样,让你早早的离开我们,让弟弟遭受那样的荼毒。

  沈蕴卿的贝齿轻咬下唇,却阻挡不住凤眸中隐藏的那份坚强。

  直到沈蕴卿的轿撵消失在长长的宫道尽头,一个挺拔的身影才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灿如星辰的眼眸里,仿若永远寒光一片,只有最底层才渗透出星星之火般的温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