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谋害龙胎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4,127

  到了近前,才发现是要颁布圣旨。

  一众的嫔妃跟着皇后慌慌的跪下,不知道这个时候是颁的什么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张婉仪性情温婉,怀有龙嗣而有功与社稷,朕心甚悦,为慰其辛劳,让其安心养胎,特加封为修仪。”

  “谢皇上隆恩。”

  送走了颁圣旨内侍,祝贺之声连成了一片。

  从怀孕到刚刚满三个月,就连进三级,从一个美人进到了修仪的位置,可见,皇帝对这个中年得子是多么的欢喜。

  张修仪满脸含笑的受了,越发的做出身子沉重的样子。

  酒过三巡,张修仪站起来向高位的妃子挨个的敬酒,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腻。

  莹妃道:“修仪,你这端的是什么啊?”

  张修仪笑道:“莹妃娘娘,嫔妾因为不能喝酒,只能以水代替了。“

  “哦,原来是水啊,本宫还以为是蜜水呢,让修仪的嘴都甜的不知道滋味了。不过既然是水,那本宫的酒也跟着免了。”

  张修仪被说的涨红了脸,刚要发作看到萧贵妃的脸色,突然就笑道:“莹妃娘娘,说笑了。这怀孕的人是不适应饮酒的,若是娘娘不嫌弃,那么,嫔妾就亲自给娘娘端杯酒。”

  说着,已经移出了步子,走到了莹妃的桌子前。

  莹妃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由得她。

  只见张修仪拿酒壶斟满酒杯,一张脸上不知道是笑的太甜,还是恨的上,捧着酒杯道:“莹妃娘娘请。”

  那莹妃见她如此,也不好太过拿捏,只得伸手去接。

  谁知,手刚碰到那酒杯,就见张修仪的身子似乎被一股大力猛的往前一带,扑向那案几之上,吓的莹妃伸手就去扶。

  可惜,张修仪要俏,本来怀孕之人不该穿高底鞋子,可她为了显身段,硬是穿了双高底鞋子,一个不稳,就扑到在了桌子上。

  只听见桌子上杯盘破碎的声音,张修仪站不稳妥,连伸手来扶的莹妃都被带到在地,两个人跌了下来。

  这一变故,惊到了所有人,沈蕴卿喊道:“来人,看好了张修仪。”

  可惜,已经晚了,两个人一起跌落在地。

  吓得所有的人脸色齐变。

  皇后在沈蕴卿的搀扶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怎么样啊?快宣太医。”

  两个摔倒的人都没有喊痛,几个老嬷嬷急忙上去查看张修仪的伤势。

  张修仪只阴着一张脸,厉喝道:“莹妃,你为什么要拉本修仪!”

  莹妃已被自己的宫女扶了起来,因为摔到的缘故,珠钗都有些松散,此刻,她目光平淡道:“修仪,莫要怪本宫,本宫哪里拉扯过你?”

  皇后娘娘见张修仪还能开口说话,示意人扶着她坐下,看看她的脉象,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嬷嬷摸着张修仪的手腕道:“皇后娘娘,修仪没事,只是有点受惊。”

  “那就好,那就好。”

  “修仪,你刚才说谁拉扯过你啊?”萧贵妃此时也凑了过来,关切的问道。

  那张修仪一见人问,眼泪似断了线的风筝,扑簌扑簌的往下掉:“是她,王莹真,是她要害我的孩子。”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皇后的面前:“娘娘,你可要为嫔妾做主啊。这个女人居心叵测,她要谋害皇嗣啊。”

  皇后娘娘赶忙让人扶起她道:“怀了身子的人,行动要多加注意,不管遇到何事,都要以皇嗣为重。”

  这话说的,张修仪微微的低头,任由人扶着做到椅子上。

  见事情闹开,皇后不可能置之不理,回身做到位置上,缓缓的开口问道:“莹妃,你怎么说?”

  那莹妃不慌不忙上前跪下来,脸上没有任何被冤枉的委屈:“皇后娘娘明鉴,当时这么多的人在旁边,本宫何曾拉过她,是她自己不小心的缘故。”

  皇后点点头:“嗯,当时,张修仪背对着本宫,本宫倒一时没有注意。你怎么指证莹妃拉了你呢?”

  “娘娘,我怀着是我与皇上的孩子,不说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这是皇嗣,我怎么可能自己去故意摔倒呢?用孩子搬到了莹妃,还是我吃亏大啊。”张修仪梨花带雨的边说边哭。

  皇后转而问道:“莹妃,你又凭什么说,你没有拉张修仪呢?”

  “本宫说没有就是没有,犯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推出去。”

  皇后转而问道:“在座的人,谁看到了当时的情况?”

  这些嫔妃们恨不得把莹妃这个狐狸精给抓起来,在萧贵妃的开口带动下,都纷纷说是当时看到莹妃拉了张修仪一把。

  连一向与萧贵妃做对的冯淑妃都点点头,说是看到了。

  倒是一直在旁边的魏贵嫔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指责着莹妃。

  感受到沈蕴卿的眼光,魏贵嫔回望了一下,见她对着自己点点头,又对着莹妃点点头。

  魏贵嫔自然明白沈蕴卿的意思,站起来道:“当时本贵嫔离的最近,虽然看的不是太真切,却也看到修仪妹妹举杯,莹妃去接,手碰到酒杯上的时候,修仪一下子就向前冲去。”

  这话说的有点意思,不细品自然品不出其中的味道。

  莹妃去接,自然是接酒杯,怎么会拉动张修仪

  可是,这些嫔妃把素日的积怨在这一刻通过口舌都纷纷的发泄出来,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莹妃,哪里还顾得上魏贵嫔说的什么。

  只有被说骂中的莹妃,抬头望了一眼魏贵嫔,眼神出奇的平淡而无痕。

  “好了,幸好张修仪没大碍。莹妃先回宫,将熙莹宫禁宫,等事情查清楚了再做处理。”皇后虽然不管六宫事宜,但这样的事情,皇后还是要过问的。威严的吩咐下去,一群人也不再说什么。

  赏荷宴就这样草草的散了,沈蕴卿与魏贵嫔陪着皇后娘娘,一同回到了凤梧宫中。

  刚刚坐定不久,皇后便缓缓开口:“魏妹妹,你怎么看这样的事情?”

  魏贵嫔道:“当时,我离莹妃最近,张修仪分明是故意向前倾的。”

  “她要故意陷害莹妃?可是,她敢拿皇嗣去下赌注吗?”皇后疑惑。

  “这也是我疑惑的关键所在啊,只凭着怀孕就连升三级,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她舍得吗?”魏贵嫔凝眉出神。

  沈蕴卿坐在那里,听着两个长辈的话,心里也没有个着落,这个张修仪应该不会傻的拿孩子去做赌注。

  可是,魏贵嫔也说,她明显是故意而为之。

  “贵嫔娘娘,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您再和我说一说。”沈蕴卿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抓住。

  魏贵嫔点头道:“当时,张修仪来敬酒,酒递出去了,那莹妃来接,手还未碰到酒杯,张修仪的整个身子就往前倾去。因为知道她怀着身孕,我也吓的一身冷汗,想要伸手接住她。但她似乎只是晃了晃,有一瞬间还是能站稳的。可不知后面怎么回事,想来是脚下鞋子滑,就一下子控制不住的倒下去。那莹妃见事情不妙,就用自己的身子替她垫了一下,结果两个人就都摔到地上了。”

  张修仪的性子是不可能给莹妃敬酒的,可偏偏要跑到莹妃跟前,这里面本来就有大问题。如果说孩子是假的,也不可能,那可是经过了好几个太医嬷嬷的手,千真万确存在的。

  一时迷雾重重,沈蕴卿也想不明白张修仪的打算:“母后,是否要告诉给父皇?”

  “自然要告诉你父皇的,回来的路上已经让人去通知了,这会儿也该来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匆匆进来。

  翠茗行礼道:“皇后娘娘,奴婢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皇帝陛下。”

  “陛下说什么了?”

  “奴婢进去的时候,贵妃娘娘已经在了。听陛下的意思,似乎他已经知道了。”

  “这么看来,萧贵妃倒是脚快嘴也快了。”魏贵嫔微微的一笑,里面的深意大家都明了。

  皇后接着道:“那陛下还说什么了?”

  翠茗回道:“只说知道了,就让奴婢走了。不过,看神情似乎还是有些为难的样子。”

  能不为难吗?一个是宠爱有加的妃子,一个是带着皇嗣的妃子,孰重孰轻,心里要好好的掂量一下。

  皇后淡淡点头,一笑:“嗯,也好,既然萧贵妃在,事情会很快有着落的。”

  话落在魏贵嫔与沈蕴卿的耳朵中,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萧贵妃如果不借这个机会搬到莹妃,以后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时机了。

  她施加压力,就不用皇后出头来当这个恶人。

  皇上倘若将来哪天想起莹妃的好,自然也就只会怨恨萧贵妃了。

  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沈蕴卿陪着皇后吃过午膳,服侍着她睡下,才回到自己的宫中。

  让人喊了郑内侍过来:“你去瞧瞧,父皇这会儿在哪里,今天又都去了哪里。”

  “是。”

  打发了郑内侍,红醉便进来问道:“殿下,您也睡会儿吧。”

  沈蕴卿抬头向外面望了一望,突然就想起了昨晚上,在月光下,那长身玉立的男人,如一座雕像,似乎还站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想着想着,便不由得靠在榻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支持不住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香甜异常,似乎还做了一个梦。待到醒来的时候,却已全然忘记。

  睁开眼睛,只见外面的太阳没有了正午的那种炙热,带着一种红彤彤的光,似乎到了黄昏时分。

  紫影听到沈蕴卿起身,赶忙进来伺候。

  “什么时辰了?”由着紫影服侍自己,沈蕴卿懒懒的询问。

  紫影笑道:“申时了。”

  “郑内侍回来了吗?”

  “回来了,因您睡着,没敢打搅。”紫影服侍着沈蕴卿漱了口,给她披上一件薄纱小衫。

  沈蕴卿坐在梳妆台前,将长长的秀发随意的一挽,随手捡了只簪子:“让他进来回话。”

  郑内侍进来请安。

  “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殿下,萧贵妃在皇上的养心殿待到午膳时分离开的。她刚走,皇上就让人赏了东西给张修仪,直到过了午时,皇帝去了张修仪的蔓华轩待了有两刻钟的时间才出来。听皇上身边的小内侍说,皇上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

  “这会儿,父皇在什么地方?”

  “在御书房,从景丰宫出来,就一直在御书房。”

  看来萧贵妃真的给她亲爱的父皇,出了个大难题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