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御前断案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717

  一会儿的功夫,媚人脸色不太正常的跟着小宫女来了,见到沈曦洛好好的站在那里,才舒了一口气,大大方方的行礼。

  沈蕴卿笑道:“可惜我只带了红醉一个服侍的,那两个小内侍要与我们一同押着宋侍卫,不如,让五皇妹的孙嬷嬷留下吧。她是个老人,也稳妥些。”

  那孙嬷嬷最看不惯萧贵妃母女两个,此刻留下她,折磨折磨四公主的小宫女,她是万分的高兴,见沈纯纯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爽快的答应:“三公主请放心,奴婢一定不负众望。”

  沈曦洛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让媚人与孙嬷嬷一同留下来,并嘱咐道:“好好的看着这里,不许乱动,否则出了事情,宫规处理。”

  这话是说给媚人听的,也是警告孙嬷嬷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沈蕴卿挥一挥手,示意四个小内侍上来押着陆承霭。

  陆承霭脸色一沉:“我自己会走。”

  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刚刚还无比蛮横的宋侍卫,这会儿虽然不高兴,但是乖乖的跟着走了。

  方景惟见事情这样进展,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跟着一起往前走。

  眼神则直直的穿过前面的众人,落在那个纤细而婀娜的身影上。

  沈曦洛则眼睁睁看着事情急转直上,甚至沈蕴卿都帮她说话,更是不可思议,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安,忍不住回头望向宋霭与方景惟。

  而这一回头,正撞见方景惟那脉脉的眼神,一愣后,气得扭紧帕子转了身子。

  沈蕴卿毫不在意这些,只笑着对沈纯纯道:“看来今天是不能与你一同去看玉盏了。”

  “没有事的,皇姐。”沈纯纯笑着道:“我和你们一同去看父皇。”

  一行人拖曳而行,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嘉和帝的御书房。

  嘉和帝正与二皇子沈嘉奇与三皇子沈耀鸿说着什么,见几个公主与两个侍卫走了进来,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

  “参见父皇。”

  “怎么你们几个商量好了,一起来看朕吗?”

  沈纯纯最小,也最天真。她见父皇心情很好,先嚷开了:“父皇,这里有段公案裁决不下,这不请您来断定了吗?”

  “哦,什么公案啊?”嘉和帝锐利的眼睛从底下的几个女儿身上滑过。

  沈蕴卿抬眸迎接到自己父皇的眼神,当嘉和帝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的时候,她看了眼旁边一直在打量自己的沈嘉奇与沈耀鸿,冲着他们微微的点头。

  而沈耀鸿在看到沈曦洛与方景惟一同进来的时候,眉头不自觉的一动,眼里闪过一丝不满,虽然动作小的可以忽略,但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沈蕴卿的睿眼。

  皇帝询问的话语刚落,方景惟在沈曦洛的示意下便开口将事情的经过又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话回荡在整个大殿中,刚刚知道消息的几个人,目光在陆承霭的身上来回的穿梭。

  皇帝沉吟半晌才道:“宋侍卫,你在那里见了什么人?藏了什么东西吗?”

  陆承霭虽然半跪着,但那双狭眸中的精光不容人小看,只见他对上一拜,下面的话说出来后,惊的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微臣是被诬陷的。诬陷我的人就是方侍卫与四公主,她们联合起来想让我当替罪羊!”

  “你胡说!”方景惟指着陆承霭,厉声喝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休得无礼!”三皇子沈耀鸿打断了方景惟的话:“有陛下在,哪里轮到你说话了?”

  皇上淡淡的看了一眼方景惟,见他低下头,才道:“宋侍卫,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被诬陷的?”

  陆承霭不慌不忙的回答:“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天值完勤正要离开,看到与我一同值完勤的方侍卫不向外面走,反而向着后面走去。正好在拐角处,又发现了一个小宫女的身影。我出于一时的好奇想看看她长的什么模样,就悄悄跟了过去。小宫女只和方侍卫说了一句话就跑掉了,而方侍卫则反向御花园的方向走去。我就更加好奇了,结果一跟就跟到了御花园的东南角里面的树丛中。”

  说完,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沈曦洛与方景惟。

  一众人正听的聚精会神,见他这样,便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眼神在那两个人的身上打了个转。

  当沈蕴卿的眼眸落在沈曦若与方景惟的身上时,两人明显感到一阵上当的感觉。

  沈曦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皇姐,难道她早就知道宋霭会反咬一口?只是顺水推舟的把他们两个拉到皇帝陛下面前来?

  怎么可能?那样的情况如此的突然,她怎么会这样的聪明?

  沈曦洛仍是不相信的盯着沈蕴卿,陆承霭则接着道:“我去的时候,见方侍卫已经走到树林中了,而在不远处却站着刚刚那个与他说话的宫女。虽是明白非礼勿视,然而却一个收势不及,步子已经迈了出去,结果……”

  说到这里,陆承霭低了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沈纯纯忍不住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啊,你倒是说啊?”

  嘉和帝死死的看了眼沈曦洛与跪在地上的方景惟,厉声道:“说!”

  陆承霭缓缓道:“结果发现,那不是什么宫女,而是四公主。”

  众人皆是一默。

  沈蕴卿强忍着笑意,目光从沈耀鸿的脸上转到了二皇子沈嘉奇的脸上。

  这位二哥从他们进来,不管事情怎么发展都一言不发,而不管陆承霭说什么也都是一脸的平静。

  不知道是真的不为所动,还是静观其变。

  皇帝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陆承霭却仍自顾自的继续道:“我被四公主与方侍卫发现,还未容解释,他们便一口咬定我是来这里见什么人,要密谋什么东西。再后来,三公主与五公主就到了。”

  “父皇,他胡说的。”沈曦洛泪眼汪汪道:“他这是反咬我一口,为自己脱罪呢。当时,我的确是来看望父皇的,结果发现了方侍卫鬼鬼祟祟的就跟踪他,没想到前面还有宋侍卫。”

  沈曦洛哭起来颇有萧贵妃的妩媚之色,桃花带雨,艳丽而娇弱:“父皇,您可是天下之主,您就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的名声被人污蔑吗?”

  谁家的父亲能看到有人如此欺负自己的女儿,更何况是拥有天下的皇帝。

  眼见沈曦洛一句话就要翻过案子,沈蕴卿嘴角一勾,话语冷清:“父皇,我看四皇妹不是那样的人,既然这个侍卫说的是假话,那方侍卫说的必是真的。他可是看到这个人,藏了什么东西在林子里,不如让人取了来,好让他心服口服!”

  嘉和帝看了她一眼,扬声吩咐:“来人,去现场取东西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似乎在等着看这个宋侍卫污蔑公主,私见外人的下场。

  而二皇子沈嘉奇一直无动于衷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沈蕴卿,只见她黑透的瞳眸中,似天上的繁星,亮丽而褶褶生辉。

  如宝石,如日月,里面透出来的那种智慧,是什么都不可能比拟的。

  陆承霭听到沈蕴卿一开口,便狭眸微眯,似被吓到,而正真了解他的人却知道,那是一种欣慰。

  一种自己的心事,有人能懂的欣慰。

  很快,去的人将看守的媚人与孙嬷嬷替换了回来,并称:“回禀陛下,什么都没有挖到。”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他藏了什么东西在地下的啊。”方景惟不可置信的瞪着陆承霭,

  而陆承霭则道:“我说了,我没有,是你们诬陷我的。”

  沈耀鸿凝眉对着陆承霭,眼神中渐渐的有了一丝杀气:“父皇,我看他根本就是在使诈,肯定是听到后面有人跟踪,才故意做出那个样子,准备反咬一口。这个人太过居心叵测,竟然污蔑公主,应该严惩。”

  皇帝轻轻的点头,问道:“嘉奇,你怎么看?”

  沈嘉奇长身玉立,目光从陆承霭与方景惟的身上移开,躬身道:“父皇,儿臣看来,这件事情两者都该罚。”

  “为什么?”

  “不管是谁跟踪谁,都是因为有私心在里面,两个侍卫一个都不能留!”

  沈蕴卿凤眸一挑,笑道:“二皇兄说的很是,但是,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父皇的威严何在啊?”

  这一顶涉及皇上威严的帽子扣下来,沈嘉奇脸色却也仍是未变,只是笑道:“三皇妹说的很对。”

  沈嘉奇是因为已经知道方景惟是三皇子沈耀鸿的人,怕沈曦洛与沈耀鸿联合,也知道单独定方景惟的罪很难,所以就直接一起牺牲掉两个侍卫吗?

  沈蕴卿心里想着,嘴角的笑仍是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父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

  嘉和帝看着自己这个比较喜爱的女儿,知道她一向聪明,遂点头:“有你皇妹牵扯其中,也算后宫的事,你问吧。”

  得到允许,沈蕴卿走到方景惟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曾经的自己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方侍卫,本宫记得你是庆安侯的儿子,负责驿馆的差事,怎么在宫里当起了侍卫?”

  “回公主,因为微臣的过失让庆安侯府丢了差事,蒙陛下垂青,才让微臣供职于侍卫所。”

  “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微臣天天想着能做点什么事,以求将功赎罪,回报陛下于万一。”

  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落进旁人的耳朵中都很奇怪,而只有两个人的神色,起了变化。

  一个是坐在正中央的皇帝,而另一个则是三皇子沈耀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