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害人不成终害己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671

  因为方景惟进入侍卫军,是沈耀鸿向皇上推荐的。

  具体的理由就是,庆安侯虽然落没,现在唯一的儿子把差事也搞丢了,但毕竟是跟着先帝打天下的功臣之后。不若给他一个小小的差事,不管职位高低,也算是安慰老臣的心。

  这事皇帝听了当时没有说话,后来凑巧萧贵妃来了,又说了些什么,皇帝才答应下来。

  而如今看来,方景惟一开始是三皇子引荐,这次又和四公主扯上关系。

  萧贵妃没有儿子,而沈耀鸿没有母妃。

  事情的矛头指向哪里,皇帝的心已经起了疑窦,或者那个巧合不是巧合,这个意外也不是意外。

  沈耀鸿在听到沈蕴卿问出这样的话后,脸色更是难看,可是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能说。说了,只会是越描越黑,还只能装作奇怪的道:“三皇妹,不是要审问方景惟吗?怎么扯上了这些?”

  “让三皇兄见笑了,我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说完,眼睛仿佛不经意的瞟了二皇子沈嘉奇一眼。

  只见沈嘉奇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蕴卿接着问道:“你说四公主是跟在你后面进去的,是吗?”

  经过刚才的问话,方景惟心中对沈蕴卿突然多了一丝敬畏。仿佛她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陷阱,一不小心就会摔得自己粉身碎骨,但事到如今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四公主进去的时候,是她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沈蕴卿的话不疾不徐,大家却听得云里雾里,这和几个人又有关系吗?

  “一个。”方景惟想了想。

  沈蕴卿转头对着沈纯纯道:“五皇妹,我们与你四皇姐分开的时候,她是带着宫女的啊,是伊人吗?”

  “不是啊,当时就带着媚人。”

  “可能是我记错了。”沈蕴卿抱歉的一笑:“当时只顾着和你说话了。”

  这边话语还未落,那边沈嘉奇轻轻的“咦”了一声:“不对啊,那公主跟进去的时候,媚人去了哪里?难道,在这么情况都不明的时候,就自己跑了不成?”

  沈蕴卿望了一眼沈嘉奇,赞叹他反应的如此迅速,不过既然有人已经开了口,那么下面的戏就让给别人来演好了。

  “没跑啊,她在林子外面等着呢。”沈纯纯心直口快的回答道:“当时,是我的宫女去寻的她。”

  “媚人,这话可是真的?”沈嘉奇不给任何人喘息的机会,直逼问媚人。

  媚人哪里会想到那么多,她刚刚一听二皇子说她跑了,知道弃主而走是什么后果,吓的刚要解释,不过没有五公主嘴快,此刻听到二皇子直问着自己,赶忙点头:“是的,是的。”

  “那公主是怎么吩咐你的?”这次不等任何人开口,嘉和帝已然凝眉沉脸的问道。

  一个宫女跟着公主出来,公主跟踪人,结果在树林外面就让宫女等着,自己跟了进去。

  她就不怕有危险吗?或者是说,她早就知道里面不会有什么危险?

  听到皇帝的话一出口,沈曦洛知道自己又一次掉进了陷阱中,她怒目而视媚人,希望她的话能回答的圆满些。

  沈耀鸿也是脸色一变再变,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三皇妹,每一句都似是无意的问出,却每一句都直指核心问题。

  其实,事情的真相不重要,让皇上起疑才是最主要的。

  而跪在地上的方景惟则更是害怕,他一个小小的侍卫,皇帝是绝不可能牺牲公主的名声来迁就他的,只能死路一条。

  媚人平时就觉得自己的主子阴沉沉的可怕,也没少受过惩罚,此刻见她那样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吓的整个人都抖索起来。

  “说!”皇帝显然没有那么多耐心等着媚人去编谎话。

  “奴婢,奴婢……公主说让奴婢在外面候着。”

  “父皇。”沈曦洛控制不住的喊了声。

  嘉和帝根本就不想理她:“闭嘴。”

  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显然是动怒了,连大气都不敢喘。

  “具体的经过!”皇帝第一次强烈的表达要听真相,因为方景惟的存在,已经引起他对萧贵妃与沈耀鸿的怀疑。

  那媚人已经被吓的忘记了理智,只是不住的磕头。旁边的孙嬷嬷悄悄的拉了她一把:“皇上问话,只有如实说了,你才能免罪啊。否者,会株连九族的。”

  媚人再也不顾其他,伏地如实道:“公主在凤梧宫外面与萧贵妃告辞后,就带着奴婢往前来,一开始是说要来看皇上,结果走到一半,就不往前面走了。转头向御花园的方向而去。进入御花园到了南面的树林外面的时候,让奴婢自己逛逛,有事就喊公主。公主说她出来,就自己来找奴婢。”

  “真的是这样吗?”皇帝紧紧的盯着媚人:“有没有其他的事情,或者看到公主跟着其他的人?”

  “这个……奴婢没有看到。但是公主看没看到,奴婢就不知道了。”

  沈曦洛听着媚人说完,才暗暗松了口气,幸亏什么事情也没有对这个宫女提起过。

  “父皇,我是被人冤枉的,我真的是来时的路上看见有人,才临时转了道。”沈曦洛委屈的低着头,嘤嘤的哭泣。

  三皇子沈耀鸿的脸色也是微松,示意方景惟求饶。

  方景惟自然明白,低着头不断的喊冤枉。

  沈蕴卿冷笑一声:“媚人,四公主是从哪里转的道啊?”

  “永贞门。”

  这一句话,又让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

  “笑话!侍卫要从前面去御花园必定不会经过永贞门那条路,而是走长长的甬道,转而进入御花园。四公主怎么会在永贞门看到鬼鬼祟祟的方侍卫或者是宋侍卫呢?”

  沈嘉奇就是这样的迅捷,让沈曦洛与沈耀鸿无法反驳。

  “我怎么会知道,那个方侍卫会走永贞门呢,二皇兄,你问他不就好了。”沈曦洛知道这样推到方景惟的身上,方景惟必定要推到宋霭的身上。

  果然,方景惟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宋侍卫为什么会走永贞门那条路。”

  矛头顿时又都指到了陆承霭的身上,大家的眼光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却不见他有丝毫的紧张。

  陆承霭的嘴角似乎隐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旋即恭恭敬敬的回答:“永贞门是后宫与前朝的分割线,后宫不是一个小小侍卫就能进去的。”

  除非活腻了。

  皇帝的脸色阴沉不定,再这样争执下去,就会围绕着路线展开辩解,离最初的意愿差别太大。

  而此时,沈纯纯的一句话又让皇帝沉思了一下:“哦,也是。当时,我和三皇姐要走雅贤门回我的宫中,而四皇姐就是想去御花园也应该走雅贤门。”

  沈蕴卿立即借着沈纯纯的话头,给了最致命的一击:“可四皇妹说是去看父皇,向前走了啊。”

  既然当时的事情是这样发生的,那么是不是说明,沈曦洛不愿与沈蕴卿和沈纯纯同路,才选择说是去皇帝那里,转而走到永贞门的时候,转去了御花园呢?

  而一直处在旋窝之中的陆承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沈蕴卿一眼,他只是平静的低着头,掩去眼中对沈蕴卿的惊奇与欣赏。

  这件事,如果没有沈蕴卿的加入,他或许真的有些难以脱身了。

  毕竟,沈曦洛是公主的身份。

  嘉和帝听了沈蕴卿最后的一句话,瞬间便做了决定。

  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他不能允许方景惟再在身边呆着,更不能允许沈曦洛与沈耀鸿有什么牵扯。

  “父皇,我就是准备来看您的啊。”沈曦洛仍不死心的说道,没有察觉皇帝的脸色已经冰得要冻死人了。

  “不要再说了。方景惟,撤去侍卫职务,去苑马寺当监副。四公主回宫闭门思过半个月。至于宋霭,本因你上次救三公主有功,要提你当三等侍卫,暂时就不提了,还是蓝翎侍卫,编入随旗营。好了,朕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沈曦洛还不死心,被站在旁边的三皇子沈耀鸿狠狠的拽了一把,才止住了向前的步子,委委屈屈的低头谢恩。

  对于沈曦洛这个样子,沈蕴卿不愿多看。沈纯纯自然也不想与她多说什么,拉着沈蕴卿的手,只管往外走。

  一行人退了出来,方景惟非常沮丧的跟在沈耀鸿的身后,甚至在走的时候,都没有多看一眼沈曦洛。

  这让沈曦洛很不自在。

  她怒火中烧的跑到宋霭的跟前,举手就要一巴掌给拍下去。

  陆承霭轻轻一侧身躲过,冷声道:“四公主请注意分寸。”

  “都是你,是你诬告本宫,本宫还打不得吗?”沈曦洛的火气已经无法抑制,平日的那些温文尔雅再也装不下了,她就像是一头发怒的母狮子。

  “四皇妹觉得父皇给你的惩罚还很轻是吗?”沈蕴卿幽幽的开口:“你要对父皇的判断做出质疑吗?”

  “我……”沈曦洛眼中的怒火在沈蕴卿的几句话后,显露出一种沮丧。

  是呀,父皇已经下了旨意。如果她在这里打了人,就是质疑父皇的判断错误。

  现在父皇已经对她与沈耀鸿产生了怀疑,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岂不更加坐实了父皇的想法。

  “沈蕴卿,本宫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沈蕴卿却就这样笑着看着发狠狂怒的她,这才像是记忆里的沈曦洛,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