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两妃争宠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564

  第二天早上,沈蕴卿刚刚起床就听到红醉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公主,你快来看啊。”

  只见她手里捧着几只盒子,摆在桌子上,正与几个宫女吵嚷着打开来看。

  沈蕴卿对那样多脚的小动物,很是排斥,但碍于宫女们似乎都等着自己,只好远远的站着道:“你们打开看看吧。”

  红醉与紫影得了命令,上前去解开几个小盒子的盖子,只见盒子内的蜘蛛都已经跑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层密密实实的网子。

  “公主,你的网子结的好密实啊。”红醉捧着其中的一个,走到沈蕴卿的面前:“瞧,这个网子是里面最密实的一个呢。”

  “是吗?”沈蕴卿笑着望盒子里瞧了瞧,只见狭小的空间中已经被蜘蛛密密的封住了一个角落,笑道:“这是你捉的啊。”

  “这是奴婢替您捉的,奴婢的在那边呢,不过不如这个厚密。”红醉笑的开心,她的心中自然希望自己的主子有个好归宿。

  沈蕴卿明白她的想法,便只淡淡笑道:“好了,给本宫梳妆,去母后那里。”

  主仆几个人收拾妥当,坐着肩舆很快就到了皇后的凤梧宫里。

  沈蕴卿来到殿门口,正见红玉手中端着一盆水,掀帘子出来。

  “参见三公主。”红玉躬身行礼。

  “母后刚洗漱完毕吗?”沈蕴卿点点头,看了一眼红玉手中的铜盆。

  红玉笑道:“洗漱完毕了,正在梳妆呢。”

  沈蕴卿点点头,听到里面传来柔柔的声音:“谁来了?”

  “是我,母后。”沈蕴卿掀起竹篾帘子,轻轻的走进来,穿过正殿,来到皇后卧室中。

  只见她的母后正坐在凤戏牡丹的镜子前,透过镜子对着自己缓缓的笑道:“你来的倒早。”

  “正好伺候母后梳妆呢。”沈蕴卿行礼,走上前来,望镜子中瞧了瞧:“母后未施粉黛还这样的美丽。”

  “早上喝蜂蜜水了?还是吃糖蘸了?”

  “都没有,是被母后这个美人给甜着了。”

  皇后伸手便在她的额头上戳了一下:“没大没小。”

  身后的梳头嬷嬷见状:“也不愿皇后娘娘疼三公主,不说别的,只凭三公主这张小嘴,就招人疼。”

  皇后娘娘与沈蕴卿相视一笑,母女之间的那种温馨感觉,瞬间填满了心头。

  上一世,她的身子不好,都是母后宠溺的对着自己,这一世,自己也能让母后开心一笑,承欢膝下,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幸福啊。

  “皇后娘娘今儿个想梳个什么发髻呢?”梳头嬷嬷询问着。

  皇后便对着沈蕴卿招招手:“来,帮着参详参详,梳个什么好看。”

  沈蕴卿站在镜子后面,看到母后的脸上在眼尾处已经微微的显出了几缕细细的皱纹,但若不细看,还是美人儿一个。

  特别是那双凤眸与冰肌玉骨,与自己颇为相似。

  其实,沈蕴卿的容貌是融合了父皇与母后的优点,妩媚的凤眸中带着一丝冷清与淡然,艳丽中掺杂了雍容与大气,比起其他的人来,更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

  用母后的话说,沈蕴卿长的并不像她,倒是随了皇后的姨娘,沈蕴卿的亲祖母。

  虽然沈蕴卿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早逝的亲祖母,只见过颐养天年被父皇尊为太后的这个祖母,曾经先帝的贵妃娘娘。

  不过,这个皇宫中谁都知道,皇后娘娘是当今皇上的表妹,先帝庄懿皇后的亲外甥女。

  只是,再多的关系也抵挡不住,父皇前有萧贵妃,现在有莹妃,后面还会有谁,连沈蕴卿都不知道了。

  也难怪母后心灰意冷。

  心思婉转,沈蕴卿思索了一下:“今天七夕,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日子,但闺阁中历来流行,母后作为母仪天下之人,不能不稍稍显得隆重些。不如,就梳个天鸾髻,如何?”

  “果然不错,不光名字好彩头,本身既不繁琐也不失庄重。”皇后赞许的对着梳头嬷嬷道:“就依三公主的话吧。”

  伺候着母后梳妆打扮完毕,跟着参加完晨定,又与母后说了会话,沈蕴卿才扶着红醉的手出了凤梧宫。

  没走多远,便遥遥望见前面站在一群人,只有萧贵妃高高的坐在肩舆上,神色冷凝的望着底下的几个人。

  沈蕴卿不想凑这样的热闹,却已经被其中的几个妃嫔看到,无奈也只得走了过去。

  走得近了,才听到人群中有个凌厉的女子声音传来:“一个小小的婉仪,也敢当本妃的道吗?”

  另一个声音紧跟着柔柔的响起:“是,莹妃娘娘,本婉仪自然位小而卑,理应给您让道。可是这肚子里的龙种,却是高贵得很,不知道是您该给龙种让道,还是该龙种给您让道啊?”

  沈蕴卿理解辨认出说话的是张婉仪。

  因前段时间怀了孕,皇上接近四十又得一龙胎自然高兴异常,又因这个张美人进宫时间短,皇上还比较喜欢她,便越过容华那一级别,从美人的位份直接提成了婉仪。

  如果生下孩子,还是要再进封的。

  此刻,张婉仪正抚摸着那还不明显的肚子,趾高气扬的藐视着面前的莹妃。

  莹妃一脸的通红,正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哼”了一声,半晌才道:“照这么说,这里所有的嫔妃都要给你的肚子让道了,当然也包括萧贵妃,是吗?”

  话一出口,张婉仪的脸瞬间变了颜色,抬眸向还坐在高高肩舆上的萧贵妃望过去,眼中似有惧怕。

  难得萧贵妃竟没有受到莹妃的挑拨,妩媚的眼眸一挑:“张婉仪不必惊慌,本宫知道你的意思。”转而对着莹妃笑道:“莹妃妹妹,虽然婉仪妹妹的位份低一些,你又是皇上亲封的莹妃。但是,不管我们到了多高的位份,最重要的本分也还是给皇家延绵子嗣。”

  顿了顿,眼风滑过张婉仪的肚子,旋即转过头,目光落在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沈羲洛的身上,含笑道:“这些能坐到高位的妃子,都是有子女在身边的。当然,莹妃妹妹国色天香,是个例外。”

  言下之意,就算你在妃位,也高不过这些妃位以上的人,更何况你还没有孩子,甚至一辈子都不能生孩子。

  话音一落,沈羲洛便接着道:“本宫是长大的公主,应该不用给婉仪肚子中的小弟弟让道吧。既然我不用,母妃是本宫的亲母妃,自然也不用了。不过,对于那些没有生育的嫔妃,本宫可就不知该怎么样才好了。”

  沈蕴卿只站在外围,侧面看到沈羲洛巧笑倩兮的样子,知道萧贵妃突然变的这样聪明,不过是因为她这个四皇妹在旁边提点而已。

  不过这样的后妃争斗,她是不会多话的。

  此刻的莹妃已然被激得很是恼怒,又因为没有孩子而无力反驳。只见她狠狠的瞪着眼前巧笑的张婉仪,足足过了半晌,才突然露出了一个柔媚至极的笑容。

  “原来,嘉和国的后宫中,是论生孩子的多少,而不论皇上给予的尊卑位序啊。这样看来,倒是本妃错了。”

  话一出口,众人的脸色又变了三变,连冯淑妃带着幸灾乐祸的脸上,也止不住的微微沉了一下。

  可偏偏这个莹妃说完话便再不看众人,绕过前面挡道的张婉仪,笑得冰冷:“婉仪妹妹,可要守好你的孩子,省得掉了护身符。”

  “你……”

  张婉仪的话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见莹妃扶着侍女的手,袅袅娜娜而去。

  沈蕴卿心中冷笑,这场闹剧也不过是看莹妃得宠,而张婉仪有着龙胎看不惯罢了。

  上次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这个莹妃到现在都没有动作,看她刚才的样子应该绝不是一个宽容的人更不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主儿。

  那又为什么迟迟没有对萧贵妃行动呢?

  正自沉思,却见沈纯纯突然从人群中跑过来:“三皇姐,你也在这里啊。”

  这一句话,引得本来没有看到她的几个妃子都纷纷望过来,沈蕴卿只得含笑道:“刚刚过来。”

  “哎呀,那你一定没有看到莹妃的样子,被……”突然,沈纯纯意识到让莹妃吃瘪的是萧贵妃的人,只得生生的将下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沈羲洛丝毫不在意沈纯纯的话,自顾自弱柳扶风的走过来,态度仍是恭敬无比:“见过三皇姐。”

  沈蕴卿淡淡的看着这个已经完全退去跋扈色彩的妹妹,也不多话,只是点点头,回礼:“四皇妹。”

  冯淑妃早知道这两个姐妹不太对付,笑着上前道:“纯纯,喊三公主去你宫中玩会吧。”

  沈蕴卿正想离开这里,便对着沈纯纯道:“听说上次父皇赏了你个稀有的玉盏,我倒想去瞧瞧。”

  沈纯纯高高兴兴拉着沈蕴卿的手,一路走了。

  沈羲洛默默的看着离开的两个姐妹,转头对着萧贵妃道:“母妃,您先回吧,我想去看看父皇。”

  “好。”萧贵妃看着越来越稳重的女儿,心里有着稍稍的安慰。

  很快众多女眷都散了,沈羲洛也转身向着前面而去。

  一切平静如常,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