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花园争执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4,180

  莹妃脸色不好的一路直奔寝殿,将手中的象牙缠枝扇狠狠的扔了出去,一下子砸到旁边的小花架,只听“哐当”一声,小花架子倒了下去,连着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散了一地。

  欢儿连忙摆手让别的宫女都下去,劝道:“娘娘,不值得为了那些人生气。”

  “你没看到她们今天的样子吗?张婉仪挺了个肚子,那样的趾高气扬,特别是萧贵妃,几次提起孩子的事情,不就是觉得我是西齐的人,皇上不会让我有身孕吗?”

  欢儿跪下来,替莹妃轻轻的垂着腿:“是啊,孩子是嫔妃的根本。”

  “根本?上次让你打听的事情,你打听了吗?”莹妃的手相互的扣着,紧紧的传递出她内心的那份愤怒。

  “打听了,萧贵妃这段时日则与张婉仪最好,赏的东西从胭脂水粉到吃食都有。不过自从张婉仪怀孕后,吃食都是小厨房做了。”欢儿想了想道。

  上次从莹妃得知萧贵妃指使钦天监的人把她从琼萝馆派到这熙莹宫。便让欢儿打听着萧贵妃平时都赏人些什么东西。

  欢儿有些猜不到莹妃的心思,疑惑的问道:“娘娘,您打听这个做什么?直接告诉皇上不就好了?”

  “告诉皇上?也不过是小小的惩罚她一下,离我要的结果差太多。她既然不容我,断我的念想,我自然会让她明白,永不翻身的道理!”莹妃的那双剪水瞳眸中缓缓的迸发出恨意。

  欢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莹妃思量少顷,冷笑,“既然吃食不能动心思,那就胭脂水粉吧,谁让她张婉仪跟错了主子,并且怀了孕还要浓妆艳抹。”

  欢儿慌忙附耳过去,听着莹妃的吩咐,频频点头。

  直到看着欢儿出了大殿,莹妃妙目中的阴狠才渐渐的退去,被一种朦胧所笼罩。

  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的变得哀怨起来,纤细的身子整个儿深深的陷进贵妃塌中,仿佛久在深闺的怨妇,默默的思念着自己的爱人。

  穿过雅贤门,还要走上一段长长的甬道,绕过天禄阁才能到沈纯纯的宫殿。

  沈纯纯今天出来没有带轿撵,这会走得有点累,便提议道:“皇姐,不如我们穿过御花园的右角,从东南门进从西南门出去,这个时候正有绿阴,既凉快又近便。”

  沈蕴卿知道那个地方,只是因为那一带是在御花园的边缘没有什么景致,便自来很少过去。

  平时也鲜有人去那边走动。

  再说,沈蕴卿从重生后经过两次不大不小的惊险,对那种地方总有些不放心,不免道:“那里偏僻的很,不如我让人去传轿撵来?”

  “哎呀,好皇姐,我每次都从那里过来,没有事情的。”沈纯纯拉着沈蕴卿:“你瞧后面跟着如此多的一群人,又是白天,怎么会有事情呢。”

  沈纯纯不光带着贴身的两个宫女,还有一个教引嬷嬷,另有两个小内侍。沈蕴卿自己也带着红醉和两个小内侍,加在一起确有不少人,

  见沈纯纯确实累了,沈蕴卿只得道:“好,我们从那里走。’

  从雅贤门向左拐,很快就到了御花园的东南门。

  进到御花园中,虽然是阴历七月的天气,但还是有些热,沈纯纯贪图凉快,只管走树林的边缘。

  沈蕴卿也跟着她,一路向前而行。

  走了一会儿的功夫,突然听到林中似乎有人在争吵,两个人相对一眼,沈纯纯没等沈蕴卿说什么,就拉着她跑了过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接着是低沉而更加熟悉的男声:“请问四公主怎么会来这里呢?”

  “笑话,本宫一个公主还要向你汇报来这里的目的吗?”

  “在下只是来这里巡视,没想到不仅惊动了方侍卫,连四公主也给惊动了。”

  “胡言乱语,快说你来这里做什么?”方景惟见有四公主在场,更加的理直气壮:“从前面出来我就发现你鬼鬼祟祟的,一路跟着过来,果然有猫腻。”

  沈纯纯一见两个侍卫和一个公主正吵得不可开交,不由好奇:“你们在做什么啊?”

  沈曦洛看到沈纯纯眉头顿时便皱了起来,她不用想也知道后面跟着沈蕴卿。

  冤家路窄,到了哪里都有沈蕴卿的影子,真讨厌。

  不过心里再有嫌隙,面上也只能规规矩矩:“是三皇姐与五皇妹啊。”

  身后两个侍卫也马上半跪行礼:“参加三公主,五公主。”

  沈蕴卿见到这几个人,不禁觉得好笑。

  前世的两个仇人和一个恩人竟凑到了一起,还真够热闹的。

  陆承霭一身侍卫劲装,越发显得英姿勃发。

  而方景惟……

  上一世的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他好看啊。

  沈曦洛凝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皇姐,见她的目光平和而清澈,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心里却在不停的打鼓。

  眼前这个叫宋霭的侍卫,她从见到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无比的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想想上一世,似乎也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只是这种莫名的熟悉感里夹杂着一丝对他的恐惧之情,至于为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既然方景惟说他是沈蕴卿的人,那,不管是不是,都要先杀之。

  特别是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岂能放过。

  其实,沈曦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着陆承霭面熟的原因。

  因为上一世,方景惟早在开始就赢得了皇上的喜欢,没有到侍卫中去,连带着她在皇宫中也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

  后来陆承霭兵临城下,且本人戴着遮住半边脸的盔甲,她还来不及看清楚,便被一剑杀死了。

  至于那种恐惧,不是因为上一世死在对方手里而产生的本能反应而已。

  沈曦洛压下心中异样,转而柔柔的看了一眼方景惟,恰见方景惟低垂的头正好抬起,向这边望来,正准备给他一个无比美丽的笑容时,却突然发现,那视线竟擦着自己过去,直直的落在身后的沈蕴卿身上。

  好,真好。

  沈曦洛的笑瞬间便冷了下来,看向沈蕴卿:“三皇姐既然在,那可要主持公道。”

  沈蕴卿一笑,眼角扫过自始至终站得笔直而挺拔的那个人:“四皇妹处理就好。”

  不出所料的碰了个钉子,沈曦洛深深的吸一口气,迅速转身:“既然三皇姐说了,那就不客气了。方侍卫,把这个人给本宫押到父皇那里!”

  “是!”方景惟一动就要上前去抓陆承霭。

  陆承霭的狭眸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侧身躲过伸来的手臂:“敢问,四公主为什么要抓在下?”

  “你光天化日的跑到此地做什么?不知道这里是御花园吗?”沈曦洛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一个侍卫竟敢反抗自己。

  “敢问四公主,御花园有规定侍卫不能来吗?”

  沈曦洛微微的愣了一下。

  御花园是有巡逻的侍卫,也没有规定什么人不能来,但是……

  方景惟见状,迅速的补充道:“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看到有个人影从这里一闪而过,你还蹲在地上似乎在埋什么东西,这里面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越来越热闹了。

  沈蕴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一切,连一向多话的沈纯纯也不再说话。

  沈曦洛沉声:“宋侍卫,方侍卫说的对吗?”

  陆承霭冷然的眼神刮过方景惟的脸。

  上次方景惟就无端挑衅过,自己不想与他多做计较罢了。

  方景惟逼问:“这是我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

  陆承霭轻轻一嗤:“我说过要抵赖吗?”

  “你不用狡辩,挖开那泥土看看,就一切都明白了。”

  方景惟与陆承霭对立的站着,能明显感到他对自己的压迫,但是,证据可以说明一切。

  “宋侍卫,让开吧,让本宫看看你埋了什么。”沈曦洛示意方景惟上去挖开。

  谁知,那宋霭却身子不动,断然拒绝:“不行!”

  “让开!”沈曦洛身子往前一步。

  宋霭继续纹丝不动:“不让!”

  “你!”

  “这里什么都没有。”

  “本宫是公主,你敢不遵从本宫的命令?”

  陆承霭沉默。

  两个人箭拨弩张的对峙着,沈蕴卿则颇有兴致的旁观,这个陆承霭到底是怎么了?

  她的眼睛落在了陆承霭的那双鞋子上,只见那上面没有任何的泥土,干净而整洁。而他脚下的土,虽然上面有被鞋子踏过的印记,但是根本就没有因为被翻动而松动的痕迹。

  “好了,四皇妹,和个侍卫吵吵嚷嚷的成什么体统?”沈蕴卿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本宫倒有个疑问,想问问。”

  “三皇姐,请讲。”沈曦洛只得勉强压下火气。

  沈蕴卿眼波流转从他们三个人的面上扫过,最终落在了方景惟低垂的头上:“方侍卫?”

  “在。”方景惟听到三公主喊他,急忙的应声。

  “这么吵下去不是个办法,本宫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你就和本宫说说当时的情况吧。如果真是这个侍卫有什么事情隐瞒,本宫必和四皇妹一起将其上报给父皇,不容他这样的人再待着侍卫军中!”

  方景惟见三公主和颜悦色的对着自己,甚至在最后的时候,还说要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宋霭,心里一阵欢喜。

  他照着刚才的说辞道:“我与宋侍卫同在侍卫军,今天一早我就发现,宋侍卫的神色不对,过了不长时间,他便自己一个人就鬼鬼祟祟的跑了出来,我跟踪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有个身影一闪而过。他则快速的蹲下来,不知道在忙什么。”

  “哦,是这样啊。那四皇妹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四公主是在路上碰到在下,看到在下神情紧张,就询问了一下,而后一道跟了过来。”

  沈蕴卿无比相信的看着方景惟:“你是好样的,看来这个宋侍卫果然有问题,来人啊,带他去见父皇,让他自己和父皇说清楚。”

  “是!”后面的四个小内侍,顿时站了出来。

  “对了,还要留下几个人看现场,留下谁好呢?”沈蕴卿有些为难的看着大家。

  沈曦洛自然不肯把这样的机会拱手让人,怕被人取走了证据,但她的身边偏偏没有跟着宫女,急道:“这不妥。”

  “四妹妹又怎么了?你要不放心,喊你的宫女来吧。”沈蕴卿淡淡的看着她。

  沈曦洛想起,来的时候把媚人留在了外面,忙道:“媚人在外面,喊她过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