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宁师傅
立誓成妖2015-11-30 18:323,900

  夏日的午后,沈蕴卿慵懒的起身,感觉身上汗哒哒难受的紧,便招呼人给自己进来沐浴。

  红醉边给沈蕴卿擦身子,边道:“殿下,您的皮肤可真是好看啊。”

  “是吗?”沈蕴卿低头看了看自己臂膀,见雪白的如莲藕一般,却是腕白肌红,细圆无节:“倒是比前段时间胖了些呢。”

  “哪里啊,这样子正好。那时候您身体不好,瘦的也不是太好看。现在看来,再过一两年,您肯定比那个莹妃都要美丽呢。”

  自小,沈蕴卿就因为常年有病,身体瘦弱,连肌肤都跟着黯淡了好些。

  上一世,虽然是五官貌美而标志,在肌肤上到底是逊色好多。

  “贫嘴,那莹妃可是绝世的美人儿呢。”

  这个美人儿,从西齐被送到这里来,不知道是什么目的,父皇也真是被迷得颠三倒四的样子。

  不过,那天见父皇似乎是刻意的在众人面前吹捧莹妃,如果不是真心的喜欢,那就是另有图谋。

  作为皇帝这么多年,明明知道自己过于宠爱某个女人,便无异于将这个女人放在炭火之上,萧贵妃是这样,莹妃也是这样。

  父皇到底是什么样的打算呢?难道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人?可是,宫中的女人就这么多,怎么看也不像啊!

  红醉撇撇嘴:“那您还是绝世的公主呢。”

  沈蕴卿一晒。

  公主又如何,一个不慎还不是会落个凄惨的下场。

  红醉见她的神色有异,慌忙道:“殿下,奴婢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本宫只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对了,好久没有见沈煜了,今天他应该是上什么课?”

  “六殿下这会儿可能是在练骑射呢。”红醉想着每隔五天,皇子都上骑射课的。

  沈蕴卿点点头,起身罩上细纱青子小衫,配着白素的点绛裙,一头湿发轻轻的挽于脑后,镜中的人儿有着出芙蓉的美艳。

  这一切不是沈蕴卿关心的重点。自从上次沈煜差点遭人暗算,她的心就一直不安生,想起今天是骑射课,已经有了计较。

  “收拾一下,我们去看看六殿下。”

  沈蕴卿打散了头发,细细的用毛巾裹住,不一会儿的功夫,秀发已经半干,抹上有着淡淡香气的茉莉花乌发膏,用吸纸在一包,顿时香气悠远而发质柔滑。

  果然神清气爽。

  沈蕴卿看着太阳已经不是那么的毒辣,便扶着红醉的手,拿着摇扇,向着宫中的骑射场而去。

  骑射场上,几匹马儿在不停的奔腾,只见沈煜与沈平盛在马上颠簸着从后面的箭篓中快速的抽出一只,搭在弓上,边放马奔跑边瞄准把心。

  “嗖嗖”两箭,一箭正中把心,一箭却偏了位置。

  到底还是学艺不精啊,沈蕴卿低低的叹口气,目光落在骑射场的另一端。

  只见那端一人也是劲装在身,背上的汗在烈日下已然湿透了衣衫,却仍只管盯着沈煜与沈平盛两个人。

  目光炯炯之中,满是严厉之色。

  那人感受到骑射场的边缘多了几个人,等五皇子与六皇子射完箭后,才转移了目光,向这边看来。

  一清水佳人站在骑射场旁的树荫下,一双凤眼不自觉的微微上跳,似乎很不满意骑射场中两个少年的表现。

  见宁炽望过来,沈蕴卿含笑点头示意。

  宁炽哪里想到,三公主会突然对自己露出如此的笑容,心中一紧,来不及反应便也跟着勾了一勾唇角。

  只是这样的笑容多少有些僵硬,连他自己都觉得难受,只好尴尬的继续看着场中两匹马儿急速的奔驰。

  沈煜两箭只中一箭,心中不舒畅的看着沈平盛又射两箭,无奈沈平盛也是刚刚恢复过来,力道差了许多,两箭都偏了。

  见五皇兄没有自己射的好,心中高兴之时,看到皇姐站在骑射场外,忙勒马跑到跟前,翻身下来:“皇姐,这么大热的天气,怎么不在宫中好好休息啊?”

  沈蕴卿早见弟弟那脸上的笑容,是从沈平盛没有射中开始的,便想要规劝一下他:“在宫中哪里能见到你这样的身手。”

  “皇姐,我射的不好。”沈煜毕竟是个孩子,听见皇姐这样夸赞自己,心中高兴。不过碍于平时的礼教,还是谦虚的挠挠头。

  “知道就好,在皇姐看来,五皇弟的箭射的可比你强太多了。”沈蕴卿故意道。

  沈煜刚才不过是谦虚,却没想到皇姐竟然真的是这样想,不免有些不服气:“怎么可能,五皇兄两箭都射偏了呢。”

  “你看你,心里的想法一旦被别人说出来,就要急于反驳吗?难道你就不问问我这样说的原因?”沈蕴卿用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弟弟额头的汗珠,脸上没有任何的责备之色。

  “是。”沈煜一向听姐姐的。

  “五皇子身体刚刚好,他逞强不肯说,但一较量必要落于下风,你这时候胜利了也不是战胜他的真实水平,何况,你也没有百发百中,何必要这样喜形于色呢?”沈蕴卿的话轻柔的如习习凉风,散去了沈煜心头的那份炎热。

  沈平盛与宁炽一起从那边过来。

  宁炽没有听见沈蕴卿对六皇子说了些什么,只见他目光略有愧疚之意,全没有刚才的那种小孩子的窃喜。

  果然,这个三公主教导六皇子很有方法。

  “在下宁炽见过三公主。”宁炽微微躬身,施礼。

  沈蕴卿含笑道:“宁师傅多礼了,您是他们两个的师傅,也是本宫应该尊敬的师傅。”

  “不敢。”

  宁炽刚刚二十出头,因为武功、骑射都非常的好,皇上便钦点了他指导两个儿子的功夫。

  沈蕴卿对他的印象很是不错,笑着道:“五皇弟、六皇弟,你们去练骑射吧,我有话和你们的师傅说。”

  “是。”

  “公主有何吩咐?”宁炽躬身问道。

  沈蕴卿的脚步往前迈着:“我们走走吧。”

  骑射场本就特别的大,沈蕴卿想起上次是宁炽提醒沈煜关于互市的事情,缓缓的开口:“上次多谢宁师傅。”

  宁炽一愣,疑惑的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三公主:“公主说的在下不明白。”

  “宁师傅,怎么不记得西齐的事情了呢?”

  宁炽脸上一僵,旋即想起互市的事情来:“那是六皇子聪慧,才能替皇上解忧。”

  “是你这位师傅教育的好,才让煜儿得了父皇的赏识。”沈蕴卿知道宁炽的父亲曾经是一名武将,跟在萧贵妃的哥哥萧天庭手下。

  后来在一次战役中,因为不听主将的调遣,被斩首示众,只留下这个儿子。

  皇帝感念他是名老将,又听说宁炽武功不错,正好老五和老六找骑射师傅,就让他来教教基本的拳脚功夫。

  上一世,宁炽对萧天庭怀恨在心,可惜最后没有扳到萧天庭却自己丧了性命。

  不过这一世,他这样对政治敏感又有一身功夫的年轻儿郎,正是沈蕴卿所需要的。

  宁炽高大的身躯跟在沈蕴卿的身后,脸色看不出喜怒:“三公主,您言重了。我一个骑射师傅哪里懂什么两国邦交。”

  见他的戒心有些重,沈蕴卿也不着急:“不知煜儿可否讲过他前些时候,险些遇害的事?”

  “什么?”宁炽显然是第一次听说:“险些遇害?”

  “是。幸亏当时有几个侍卫路过,否者还真是祸福难料。再说,五皇弟前几天也差点中毒身亡。”沈蕴卿轻轻的喘口气,真诚的望着眼前这位俊朗的少年。

  宁炽细细的琢磨着这个看似少女一般天真的三公主,五皇子的事情他知道,但原来六皇子也遭到过暗算吗?

  可是,三公主告诉自己这些是为了什么呢?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人吗?

  宁炽微微凝神,眼眸从她的脸上滑过,只见对面美丽少女的凤眸中,没有任何的算计与阴谋,只是一种黑到至纯的清澈。

  心中一颤,慌忙收住眼神。这代表什么?

  沈蕴卿见他似乎有些犹豫,便接着道:“本宫今天来,只是想请宁师傅帮个忙。”

  “三公主请讲。”

  沈蕴卿在赌,这个宁炽背着血海深仇,必要投靠一个与萧贵妃对立的人。

  沈蕴卿看着太阳渐渐的西沉,整个大地呈现出暑热后的阴凉,笑的温婉而动人:“让五弟与六弟,学你最好的武艺。”

  宁炽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公主,嘴角的笑有些僵硬,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被沈蕴卿挥手打断:“这个忙,宁师傅可以帮也可以不帮。但是,对平盛和煜儿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如果宁师傅不答应,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但千万不要和我说,您已经尽了全力在教。”

  沉默,久久的沉默。

  宁炽不明白这个小姑娘怎么会有如此的慧眼,发现他身怀绝技呢?

  他的这身武艺可是从来不外露的,就是贴身的小童都不知道。

  宁炽知她是个聪明人,自己在聪明人的面前,能说什么呢?六皇子是皇后娘娘的儿子,又有这么个聪明的姐姐,在后面帮助他,以后的事情虽然未知,但他愿意相信,只要经过他的努力,到了一定的地位,手握一定的权力,就可以替父报仇了。

  “殿下,乌鹊南飞,绕树三匝,当有树可依。”宁炽抱拳躬身。

  夕阳下,宁炽的身影坚定而挺拔,如一颗青松,在夏热酷暑中依然翠绿而茂盛,让人看了便心生凉意。

  沈蕴卿的笑,淡雅而真实:“有宁师傅在,我放心。五弟与六弟必有成大器的那一日。”

  “多谢三公主的信任。”

  话说得明白,宁炽望着眼前这个身量才开始刚刚发育的女孩子,突然有了一种与比自己大好多的人在聊天的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好似都逃不过这个小女孩明亮而透彻的眼睛。

  在她的面前,他不是一个大人,不是一个年长之人,而她却仿若一个指引道路的引者,给他最好的路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这条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